旧时南京人的行旅

发布日期:2018-11-29浏览次数: 字号:[] 作者:徐龙梅 来源:《江苏地方志》2018年第5期

衣食住行是人类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按照我国历史上惯用的风俗事项分类法,行旅主要是围绕人们的出行及交通工具、行旅路程展开的。世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有了路。在远古时代,先民们沿着野兽出没的小径进行搜索猎捕,渐渐踏出了路。然后就发展到骑马、坐车狩猎,行旅交通工具因地而宜,也就形成了各种风俗,陆上行旅,骑马坐轿各有各的规矩,行船荡舟各有各的习俗。

古代交通不便,加上观念保守,人们视出行为忌讳,诸如“父母在,不远游”“儿行千里母担忧”“行船走马三分险”,故而形成一种出行风俗,出门前得翻翻老皇历,看看今天是否黄道吉日,是否出行犯忌,看喜神、贵神、财神方位,决定自己向那个方向走为吉,甚至还要看十二个时辰的凶吉。有的人出远门前,还要跪拜祖宗和灶王爷,祈求保佑一路平安,有的做生意的,出门前还要吃顿水饺,寓意水饺清清爽爽,如煮饺子时,饺子煮破不能喊破了,要讲“挣了!挣了!”表示出去做买卖,挣大钱了。

骑马

老南京谁是最早利用畜力作为交通工具的,并无历史记载可考,零零星星的描述,可追溯到秦汉,秦始皇“驰马于此”,汉末秣陵尉蒋子文骑马追歼强盗,可见骑马历史之早。东吴孙权“每田猎,常乘马射虎,虎常突前攀持马鞍”(《三国志·吴书·张昭传》)。骑马出行,威风、快捷,为官宦富绅所喜欢。

到了宋代,因毛驴性情温顺,抗病耐劳,老百姓喜欢喂养,故而骑驴骑骡的也很普遍。王安石定居金陵“未敢以人代畜”,而是骑驴游钟山。城北人往城南去骑驴,郊县农民送粮送菜进城,也是用驴驮来。即便是一些寄情山水的人也还是喜欢骑着毛驴优哉游哉游山玩水。怪不得现代人喜欢把野游的人唤作“驴友”,那朝代还没有叫这个词儿的。到了明代,一些朝廷命官出门访友或衙门办公,骑骡骑驴,司空见惯,连国子监司业景中平时也是骑驴上班(见《客座赘语》)。到了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陈独秀骑毛驴经仪凤门进城参加江南乡试,他曾写回忆文章提到:“城内惟一的交通工具只有小驴子,跑起路来,驴子颈上一串铃铛的叮当声和四个小蹄子的哒哒声应和着,坐在驴背上的人似乎都有点诗意。”

旧时,人们把牛马驴骡作为交通工具,到组成马队、马帮,贩运大宗货物,乃至组成镖局,押运金银财宝,可以说是劳苦功高,故主人对驴、马十分照顾,一日奔波跋涉,驮运辛苦,到了晚上投宿,就将货物从马、驴身上卸下,让其休息,喂水喂料,遇有郊野蚊虫肆虐,主人还会在上风口点燃麦草,用烟火熏赶蚊虫,并在和马牛驴交朋友的过程中,积累了不少爱护牛、马、驴的民谚:“牛要满饱,马要夜草”“牛有千斤力,一时不能逼”“驴骑后,马骑前,骡子骑在正中间”“要想牲畜钱,要跟牲畜眠”等。

坐轿

轿子作为陆路上的交通工具,是最有地方特色的,从汉代到现代,总能见到它的身影。

汉代初,轿子形同小车,用人力畜力牵挽,到了魏晋时将辇车卸掉车轮,改用人力担抬,便成了轿子,后来轿子做到“中方八尺,左右开四头,其下交施三十六横”,需要36个人来抬,叫大辇,而“小辇形似轺车,金装漆画,但施八横”,即现代人讲的八抬大轿。

六朝时,轿子以人力担抬,称之为舆,分为肩舆(用肩膀挑)、板舆(两人垂手握持)、卧舆、步舆、篮舆等,《南齐书·东昏侯记》载:“萧宝卷曾让潘妃乘卧舆,自己骑马跟在后面,外出游荡。”

至宋代,轿子里放了椅子,或是改为双层,上层半截嵌进木板当坐凳,铺以软垫,下层为踏板,由于坐轿舒服,无行船走马之险,坐轿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几乎是无所不在,无处不至。

至明代,洪武元年(1368)朱元璋下令,严格执行坐轿等级制度,连官轿纹饰、抬轿人数都得按制行事,不得谮越。如官轿:省一级、道府级官员乘坐绿呢银顶轿,由8人抬,鸣锣开道13下;而平民坐的轿子,只能是两人抬的青布小轿,“庶民车及轿,并用黑油,齐头平顶。皂幔,禁用云头”。城里的富户,一般都有自家的轿子、轿夫和轿厅,而普通人家有事出行,若要乘轿子,都向轿埠预约租用,在人口密集的地方,皆有轿夫在等待客人招雇。南京城南三山街一带的教敷营原名轿夫营,就是因为明代夫子庙地区十分繁华游客如云,很多轿夫在此以抬轿谋生,久而久之有了“轿夫营”的地名。有趣的是,城里人信仰的城隍菩萨、财神、关圣帝也坐在大官坐的轿子里。害怕抛头露脸的小姐、少奶奶和大夫出诊看病也享同等待遇,以坐轿代步。

在民间使用最多的是花轿。花轿是结婚时抬新娘的轿子,由汉代的“婚帐”到唐代的“花车”演化而来。到了宋代,轿始定型。据传南宋孝宗皇帝为皇后专门打制了一顶“龙肩舆”,有座椅、踏子和门窗,内有红裀褥,外有围幛和门帘,后传至民间。明代南京,皇后、嫔妃、公主出门乘轿,不用男子或太监抬轿,而专从闽南招来大脚女,她们可以直接将轿子抬入宫内。明清时期,南京出嫁新娘出娘家门要鞋不沾地,故得乘坐轿子,花轿除披红挂绿外,四角还挂琉璃灯,下缀大红彩球,轿夫也系红腰带,穿红扎绿。至黄昏时,“于轿前鼓乐齐奏,择年轻四人,各手执一明角灯,随舆至女家,谓之迎亲宝轿”(〔明〕杨循吉《金陵杂志》)。民间花轿质量高低颇为悬殊。有的花轿内还有子轿,即轿中有轿。大花轿停在男家门外,子轿抬进堂屋内,新娘在堂屋内上、下轿。用花轿迎接新娘,表示对新娘的尊重,民间有风俗,不可对面去兜轿帘,否则会被认作“冲了轿神”,将有灾难临头。作为交通工具的官轿及民轿,至民国初期渐趋消失。迎亲花轿也改用彩绸装饰的马车、汽车,新中国成立前夕在乡间仍能见到,此后慢慢停用了。现在的仿古婚礼上迎亲花轿又重现身姿。

驱车

孙吴时的建业,陆路出行工具主要是车,“车,古者曰车,声如居,言行所以居人也。”就像现在下象棋,“车”不念车而念“居”音。按当时的礼制,不同地位、身份的人所乘车也大为不同,就其用处可谓“五花八门”,有各种各样的车,诸如:辇车、役车、猎车、骡车、辎车、轺车、栈车、胡奴车、元戎车等。

六朝时,开始时行牛车,社会上层人士日常出行常乘牛车,不但能在平地行驶,道路崎岖也一样运行。《宋书》载,刘宋的刘德愿驾牛车的技术了得,“百步之外,振辔疾驰,从两杆之间从容地飞驰而过。”

那时,也出现过敞篷车,用于民间载客运货,因无篷盖,俗称“露车”。还有一种一人推的独轮车,史载“竹林七贤”中的刘伶出游时,“常乘鹿车(即独轮车),携一壶酒,使人荷锸而随之”(《晋书·刘伶传》),说明鹿车轻巧,在许多坑坑洼洼的路上一样行驶。六朝时,为官者出门多骑马,亦多乘马车。无论牛车、马车,多为方形车厢,圆形顶盖,取“天圆地方”之说。东晋及南朝,对乘车有严格的规定,其装饰分玉、金、象、革、木五等,拉车的牛也有数字规定,任何人不得逾越。

明代乘马车规制:“明洪武元年令,凡车不得雕饰龙凤纹。职官一品至三品,用金饰银螭绣带、青幔。四品五品,幔素狮头绣带、青幔。六品至九品,素云头青带、青幔。”其实在当时,庶人中除商贾巨子能乘马车者外,一般老百姓乘不起马车。到19世纪末南京城内又兴起马车。此种马车由上海传入,多为两轮,少数几辆西洋四轮马车由驻下关商埠街的洋商引进,分敞篷和有篷的两种,系铁箍轮盘。到光绪三十年(1904),始改用橡皮轮,乘车者可少受颠簸之苦。宣统二年(1910),南京添置马车40余辆,供乘客包用,自此马车开始为市民服务,成了市里的“小公交”。到抗日战争前,南京马车300辆,多半用于迎送旅客或供市民郊游用。抗日战争胜利后,马车增至千辆,并定线路行驶,变成市民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此种马车敞篷,有两排座位,乘客相向而坐,可坐4~6人,最前面高出部分还可坐驭手及乘客2人。即使到了民国,马车仍然是南京城里的主要交通工具,公交汽车出现后,马车的使用并未全部被取代,马车的优点是沿途可带客,招手即停。为了招徕富人阔少,有的马车还仿制欧式马车,车厢四周有玻璃窗,悬有窗帘,隐秘性好,大都由富人包乘。

独轮车,到了清代及民国年间,就成了郊县运输用的手推小车,在车驾中部有一只近1米高的木质车轮,雅号“一轮明月”。左右各以木条钉成框架间隔,既可防护车轮,又可当扶手捆牢货物。车轮两侧左右可各坐1人,或左边坐人,右边放行李杂物。郊县常以此车运粮及大型陶缸、石灰、沙石或柴草。车夫将一根编织的帆布带系在左右两根车把上,将带子中央往肩膀上一套,两手用力提起车把,腰身挺起,两足用力蹬地,车子便“吱呀,吱呀”地推行。此车即使在山间羊肠小道也能通行,将人员、物资运送到穷乡僻壤。新中国成立前夕作为民工支援前线、运粮运柴的重要文物,已送进历史博物馆,不再使用。

清光绪二十年(1894)两江总督张之洞力主修建从开埠码头下关至市区的主要大道,这条路完全参照上海租界的马路技术结构标准,石铺路面,可通马车,故取名江宁马路。该路穿过仪凤门,沿娄子巷(今三牌楼大街)、马台街直入鼓楼、绕鸡笼山下,穿碑亭巷一路南下,直到通济门,此路的竣工,成了南京道路向现代城区过渡的起点,要得富,先修路,从此,极少有商业市面、多菜田荒地的鼓楼一带,开始走向繁荣。清宣统二年(1910)我国近代史上第一次举办的大型物产博览会——南洋劝业会,在丁家桥至三牌楼湖南路一带展出,为了给赴会参观者提供方便,专门在会场外修筑了宁垣铁路,南起中正街(今白下路)北接沪宁铁路,全程票价十枚铜圆,南来北往的乘客,如在丁家桥劝业会大门口下车,正好一半行程,5枚铜圆即可,当时火车头牵引三四节车厢,每节载客八九十人(有座),一小时一趟,十分快捷。另外,劝业会场周长约8里,在外围铺设了轻便小铁路,花几枚铜圆即可绕场一周,会场南北长四里,场内设有马车、人力车,可随时接待观众,游览参观工业、农业、教育、卫生、军火武备、美术、侨商产品等展馆。

清末,南京又动工兴建了全长7.3公里的宁省铁路,从金川门入城,经三牌楼、丁家桥、无量庵(鼓楼)、北极阁、珠江河、督署衙门(总统府)到中正街(白下路),小火车一开,推动了城市建设的发展,南京人的出行,变得更为方便、快捷、安全。1908年,沪宁铁路全线通车,当年运送旅客300余万人次,铁路列车成了出门远行的主要交通工具。

1928年南京中山大道的建设,从海陵门(挹江门)入城,经山西路、鼓楼到新街口,折东至陵园大道,成了南京人最重要、最有代表意义的国际一流大道。市内主干道更为宽敞通达。

但是20世纪50年代,虽说南京的主干道都已铺上柏油路面,公交车来来往往,编织着都市的繁华,而那些较狭窄的次干道上,都依然是马车的天下,路面不平坦,多为卵石铺成,马车行驶在高低不平的路上,轮箍发出沉闷的咔咔声,车厢东摇西晃,乘客也随之像墙头草一样,摇摇摆摆,坐这样的车出行,也是活受罪。

随着城市建设日新月异的发展,川流不息的车辆,将南京的繁华延伸到古城金陵的四面八方,仅陆上交通工具,就从自行车、巴士、轿车、摩托、轻骑发展到助力车、快捷的出租汽车、宽敞舒适的地铁列车。南京人为家乡百年来交通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而自豪和骄傲。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