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力保护色:
霓裳羽衣——探寻织绣中孔雀羽线的秘密

2018-12-17 09:37:12信息来源:《江苏地方志》2018年第5期浏览次数:字体:[ ]

江宁织造博物馆馆藏现代云锦作品《万寿中华》《九龙图》

孔雀,五色点注,华羽参差。文学作品中,“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最经典地刻画出缠绵凄婉的孔雀形象;现实生活里,她傲然挺立,冷艳恬静的形象深入人心。这些都是我们熟悉的孔雀影像,却很难想象除了情感寄托,观赏互动,孔雀那绚丽的羽毛还能应用在织绣中。然而,孔雀羽毛在织绣中的使用却由来已久,并且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南齐书·卷二十一·列传第二·文惠太子》云:“(太子)善制珍玩之物,织孔雀毛为裘,光彩金翠,过于雉头矣。”可见,至迟在南北朝时期,人们就已经掌握了用孔雀羽毛进行丝织品加工的技艺,而且织物光彩夺目,深受当时贵族阶层的青睐,引领着社会潮流。

孔雀羽线,是织绣中的特殊材料。它选取孔雀尾巴上的翠绒,以丝线为线芯,将丝线和孔雀羽丝捻合,精心加工而成。孔雀羽线不褪色,在光的折射之下不同的角度还会呈现出不同的色彩。此种线异常珍贵,及至明清时期,孔雀羽线多用于织绣皇帝或王公贵族袍服上的云龙纹。

明朝散文家张岱《陶庵梦忆》开篇就写道:“列二交椅,褥以黄锦,孔雀翎织正面龙,甚华重。”从目前保留的文字档案和出土实物也可见,孔雀羽线在明代皇家贵族服饰中较为常见。北京定陵出土丝织物中,明代万历皇帝的“孔雀羽织金妆花纱龙袍料”“黄无极灵芝纹地织金孔雀羽妆花四团龙缎袍料”“红如意云纹地织金孔雀羽妆花八团龙缎袍料”等所用材料就包括孔雀羽线。

南京的江宁织造博物馆展厅内,有这样一件龙袍料极具价值。虽然是一件复制件,却被誉为“复制品中的国宝”。著名作家沈从文先生作为服饰专家就曾评价过:“其选料、织纹、色彩、图案、织造技艺都同历史真品相同,堪称再现传世稀珍原貌。”它就是复制品“织金孔雀羽妆花纱龙袍料”。

清乾隆“孔雀羽穿珠彩绣云龙吉服袍”

这件作品是根据1958年北京定陵出土的明代万历皇帝国朝盛典冕服复制而成。当时出土后,龙袍在短时间内碳化,颜色几乎无法辨认,有些地方也早已破损。唯有龙袍上的真金线和包裹了孔雀羽丝线织成的十七条龙依然色泽艳丽,还闪烁着宝石般的七彩光泽。1979年,这项复制工作交由南京云锦专家。专家们经过资料查询和织物观察,发现复制工作的难题之一就是孔雀羽线。孔雀尾羽每年都要自然脱落一次,再生长出新的尾羽。制作孔雀羽毛线需要搜集当年脱落的孔雀尾羽。另外,除了搜集孔雀尾羽的困难,专家们通过放大镜看出,羽毛是粘在丝线上的,如果没有丝线,羽毛就没法织起来。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她们特地从动物园大量收集孔雀脱落的羽毛,一根一根地手工将羽毛和丝线捻在一起,复制出了整件龙袍所需的孔雀丝线,长度竟达300多米。

整件龙袍料复制件采用“纱地妆花”织造工艺,在薄如蝉翼的纱罗地上用真金线、孔雀羽线和五彩丝绒盘织出金翠交辉的团龙。当观众变换位置时,会发现孔雀羽线显现出棕、紫、蓝、绿、黑等不同的色彩。这是因为羽毛在加工时,羽毛上的翠绒经过搓、捻,成螺旋状展立,形成立体的金翠交辉的立绒。在织物上高高凸起的龙纹,使得整件织品也呈现出浮雕般的装饰效果。再慢慢退后几步,眼前的龙仿佛入云入雾,在瑞气袅袅的万道霞光中浮游翻动,栩栩如生。

清初叶梦珠《阅世编》卷八记载:“昔年花缎惟丝织成华者加以锦绣,而所织之锦大率皆金镂为之,取其光耀而已。今有孔雀毛织入缎内,名曰毛锦,花更华丽,每匹不过十二尺,值银五十余两。”“两”,是中国清朝的基本货币单位。史景迁《曹寅与康熙:一个皇室宠臣的生涯揭秘》一书中引用康熙时期外国使者马嘎尔尼爵士的文章,马嘎尔尼估计,一个中国的农民一天有五十厘,或者说一年有十八两银子就可以生活了。可见,使用孔雀羽线的织锦价值不菲,对于清朝时期农户家庭遥不可及。然而,它的珍贵特殊于封建社会贵胄家族而言却颇为常见。《红楼梦》第五十二回“俏平儿情掩虾须镯 勇晴雯病补雀金裘”中,一件“乌云豹氅衣”赚足了风头。贾母介绍:“这叫作‘雀金呢’, 是俄罗斯国拿孔雀毛拈了线织的。”曹雪芹以“金翠辉煌、碧彩闪灼”八个字向我们展示了“雀金呢”的外观特点。后来,宝玉不慎让氅衣被炭火烧了指顶大的一个洞。晴雯提出,氅衣是孔雀金线所织,也拿孔雀金线用“界线法”织补,或许可以过关。这时麝月笑道:“孔雀线现成的,但这里除了你,还有谁会界线?”由此可见,清朝时,孔雀羽线,作为一种高档服饰材料依然流行,为皇家贵族所青睐。

故宫博物院现存一件清乾隆“孔雀羽穿珠彩绣云龙吉服袍”,是现存清代“铺翠”工艺吉服袍唯一的传世珍品。全袍以绿孔雀羽捻线大面积铺绣,整件袍子看起来金翠交映。故宫博物院的专家用三维视频显微系统多角度地对袍服上的孔雀羽线进行显微观察时发现,袍服中的孔雀羽线,由一根浅绿色丝线与一根孔雀羽干两侧对生的羽毛丝加捻在一起。以绣工细密不露线痕且针法娴熟的苏绣,钉绣在织物表面,整体翠绿,华贵无比。

复制件织金孔雀羽妆花纱龙袍料,将孔雀羽线劈丝搓捻成线之后,再和捻金线、各色彩绒,一梭一梭地进行局部织造。乾隆时期的孔雀羽穿珠彩绣云龙吉服袍,孔雀羽线不是作为织物的经纬线存在,而是作为装饰钉绣在织物表面。这体现了在织绣之中,孔雀羽线可以用“织”和“绣”两种不同方式进行使用。并且,孔雀羽线一般不单独使用,会与蚕丝线、真金线或者各色彩绒加捻成线。因而,使用了孔雀羽线的织绣会呈现出镶金点翠、灼灼其华的视觉效果。

孔雀羽线的优良特性在现代织绣中一直沿用,江宁织造博物馆馆藏现代云锦作品《万寿中华》,56只仙鹤精心织入了孔雀羽线,力求接近自然,仙鹤翩跹竞飞栩栩如生。《九龙图》以故宫九龙壁为原型织就而成,同样采用局部孔雀羽线织造的方式。龙姿造型各异,其中,正龙以孔雀羽线织成,营造出“云行雨施,品物流形,首出庶物,万国咸宁”的博大意境。

孔雀羽线,一个藏在织绣之中的秘密。光彩金翠,碧彩闪灼,这是孔雀羽线令人惊叹的天然无上价值;而千百年来的传承往续,在织绣之中的不断使用,更是孔雀羽线凝结的匠心匠魂。

复制品“织金孔雀羽妆花纱龙袍料”局部

(编辑:陈 恒
【打印本页】【我要纠错】【关闭窗口】

[全文下载]: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