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金陵杏花村:名园荟萃诗意浓

发布日期:2018-12-06浏览次数: 字号:[] 作者:王聿诚 来源:《江苏地方志》2018年第5期

唐代杜牧有诗云:“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尽管该诗是否为杜牧所作,牧童遥指的杏花村究竟在何地一直存有争议,古都金陵的宋元地方志中,都记述了金陵杏花村。明代状元焦竑撰《重建风游寺碑记》亦云:“都城西南隅,别开一境,崇岗曲折,林麓翳然为杏花村。”它的方位古今也都认为是在凤凰台一带。但具体位置所在,学者说法存在较大差异。有人认定位于凤凰台西北集庆门公交站场一带,有人认为在南京一棉纺织厂(现南京金双强纺织集团公司)内。而居住在杏花村的明代学者、诗人顾起元在其著述《懒真草堂集》中说得很明白:“杏花村方幅一里。”也就是说,今花露岗周围一带,均属杏花村。

何处当年杏花村

在清末、民国的地图上,杏花村均被标示在凤凰台西北。如1946年中外史地编译社编制的《南京全图》上,“杏花村”名明确标示在“终所巷”南,仓顶西南,凤游寺放生池北,豆腐巷(今豆腐坊)东,已成了“巷”名。笔者实地踏访、问询,证实事先推断:“终所巷”即今五福街南段。故清末、民国的地图上的杏花村,即今“凤游寺”路北段。民国吴楚《白下愚园游记》的文字可以佐证此种说法:“下坡得茅舍一间,酒帘红露树杪槿篱之间,题曰‘西圃’,即杏村沽酒。此处近杏花村,墙外有阮步兵墓。寓曾题一绝云:‘牧童遥指杏知何处,小杜风流剧可怜。我欲隔墙呼阮籍,相携同醉杏花天。’ ”阮籍在凤凰台上,这样,位于凤凰台东侧的愚园即明代魏国公家族的西园,就被排除在了杏花村之外。而《万历江宁县志》载“凤凰台在宋保宁寺后杏花村东北”;天启年间的《南京都察院志》载“杏花村在瓦官寺向南,今废”;天启年间孙应岳的《金陵选胜》一书也说 “凤凰台在城南杏花村东北”,凤凰台北面的仓山(今仓顶)一带就被“逐出”了杏花村境。

清初,余宾硕在《金陵览古》诗集“杏花村”诗前记载:“缘城二里,至杏花村。春时花发,烂如霞蒸,中多名园,左右垂荫交匝,时鸟变声,川亭绣峙,林篁邃密。余有屋数椽,近在村中,旁构小楼。每夏时高卧北窗,清风徐来,轻林委浪。按眺农圃,情邈灌疏矣。出村北,入瓦官寺。” 余宾硕在杏花村中构楼建屋,对杏花村范围比较清楚,“出村北,入瓦官寺”,易让人以为余宾硕是说杏花村在瓦官寺南,其实不然。他在该书“瓦官寺”诗前又记载:“骁骑卫仓在杏花村中。”明代的骁骑卫仓在凤凰台北,曾经的老地名“仓门口”“仓坡”,今天的老地名“仓顶”,犹存的仓顶大井均为其历史留痕。可见余宾硕认为今天的花露岗周围均属杏花村境。这与明代杏花村中的“遁园”主人顾起元的“杏花村方幅一里”说法比较一致,两位堪称杏花村里的隔代芳邻。根据两人的说法,今天的集庆门公交站场、南京金双强纺织集团公司、仓顶小区均属古代杏花村境。

杏花村成“杏村园”

明代中期官至南京礼部尚书的倪谦《游杏花村》诗云:“都城之内西南隙,有杏成林千万植。阳春二月花正开,烂如云锦天机织。都人游赏趁韶华,林下追欢纷络绎。诗社龙君折简邀,亦欲乘时莫虚掷。肩舆不惜村径深,曳仗儒生复来集。登台眺望景无穷,满耳笙歌声未息。开筵酬劝杯酒传,畅饮笑谈情狎惬。折花行令促迟延,分韵裁诗戒雕饬。人生会合苦不常,醉后看花目频拭。与君归去已云晡,远村犹带斜阳色。”写出了杏华村的杏花盛景、游赏盛况。但“烂如云锦天机织”的杏花美景并不能覆盖整个杏花村的景致。顾起元在《懒真草堂集》中说 “杏花村方幅一里内,山园据其十九。虽奥旷异观,大小殊趣,皆可游也”。同时期的周晖在《二续金陵琐事》“杏村园”条目下引述了顾起元记咏的凤台园、佚园、王尔祝园、卜太学味斋园、许典客园、汤熙台园、吴孝廉园、方太学园、张保御园以及顾起元三个弟弟的小园等十几所山园,这是明代杏花村境况的真实记载。

徐家西园最清远

凤台园是第六任魏国公徐俌之子、锦衣卫指挥徐天赐在已荡然无存的瓦官寺的寺址上营建。他新筑了凤凰台、凤麓台,疏凿凤凰泉,立堂建轩,下临碧池,多植古树修竹。但万历十九年(1591),魏国公家族就将凤台园出售,僧人圆梓明澄设法募集资金购回,将原来的丛桂庵扩建为占地四十亩的瓦官寺。凤凰台、凤麓台被平毁,树木被卖给别的私家园林。顾起元对僧人毁景牟利行为大为不满,赋诗说:“伤心千古凤凰台,萧瑟僧寮翳草菜。歌扇舞衣无处觅,西风蝉咽不胜哀。”南京榜眼余孟麟也深有同感,其《凤台园》诗云:“高台曾是主家园,摇落西风半废垣。不复居人思竹格,空余过客问桃源。疏林遫遫寒流咽,荒径萋萋露草繁。独有秋萤烟水外,飞来依旧照黄昏。”

西园也是徐天赐所建,遗址即今愚园。王世贞约在万历十八年所撰《游金陵诸园记》中对此着墨颇多:“入园为折径以入,凡三门,始为凤游堂,堂差小于东之心远堂,广庭倍之。”与东园相比,西园是堂小庭院大。园内的括子松,高约三丈,直径三尺,相传宋仁宗手植,已有四百年树龄,婆娑掩映可爱,下覆“紫烟”“鸡冠”二古石。除了凤游堂,院内还有来鹤亭、掔秀阁。水景有“广袤十许丈”的芙蕖沼,有“匝以垂杨,衣以藻苹,倏鱼跳波,天鸡弄风”约十余亩的“小沧浪”(今愚湖)。园内有合抱古榆,修竹千挺,夭桃、丛桂、海棠、李杏数十百株,还有频婆、杨梅、桃李、异种白蒲桃等奇卉名果。西园的风格特点,王世贞归纳为“清远”。顾起元称西园“水木最为森秀窈窕,惜堂宇巨丽,小损山泽间仪”。可惜到了万历末期,因数度易主,缺乏治理,荒芜过半。但园中的古括和古石,依然为“诸园之冠”。后为官至蓟辽总督的吴用先所有,筑有葆光堂、澄怀堂、海鸥亭、木末亭、荼蘼轩、桃花坞、梅岭、菊畦、荻岸、桐舫、茆亭、南轩、云深处诸胜。

邓家院子万竹园

万竹园位于花露岗西南麓,靠近城墙根,主人为徐四锦衣(徐继勋)。王世贞《游金陵诸园记》记载:“园有堂三楹,前为台,台亦树数峰,墙可万数仞,朱楼扄鐍,甚固,启之亦殊壮,盖其所栖宿处也。堂左厢三楹,亦可布席,自此以外则碧玉数万挺,纵横将二三顷许。” 王世贞与友来访,主人辞疾不出,只是叫仆人献茶招待。王世贞在《七律·汤比部詹内翰邀同少司徒方公游徐公子万竹园时主人以疾不见》吟道:“莫嫌张廌解辞宾,有例何曾问主人。客比七贤差恨少,侯同千亩未言贫。琮琤别写风中韵,峭蒨平添雨后神。但醉逃禅浑亦得,已公兰若是西邻。” 万竹园后为王尧封和张文晖两家分购之。张文晖,字孚之,官至长芦转运使。园名佚园。一日佚园仆人与邻人为一树相争,文晖制止,说:“家本军卫,三百余年属魏国公治下。我偶得一官,分买其园,心颇不安,又与人争树乎?王孙不能守其园,我子孙能守此乎?”遂让之。顾起元称万竹园“台榭见存,古树深篁,窅然异境”。顾起元《佚园》诗云: “万木琅轩抱石斜,朱栏深锁但栖鸦,自从仲蔚辞三径,谁为羊求扫落花。” 万竹园清初归顺治进士邓旭所有,依然“琅玕万个”,园内主体建筑为“青嶰堂”,堂前有半圆形的池塘,水面烟雾勃郁,傍晚犹盛,升腾旋绕“登阁望之,如匹练然”。

顾起元静寓遁园

顾起元自己的遁园位于凤凰台南,有懒真草堂、月鳞、花径、郊旷楼、劈花舫、小石山、横秀楼、郊旷楼、月鳞馆、快雪堂诸胜。其中“以懒真草堂松竹阴翳,最饶胜致”。顾起元在《遁园记》中解释:“园何以名遁,志遁也。遯于志,惟园寄之。”“遁之志三,日静、日懒、日病。静不任嚣,懒不任役,病不任劳。”在这里,他“可以息机,可以谢事,可以养疴。” 故朝廷“七征不出”,园中遂有七招亭以志其事。他在诗中咏道:“其地不盈弓,所贵远俗状。自无车马音,但有烟霞相。西邻嘉树多,垂帷荫深巷。流影坠庭除,皜曰翳重障。”1972年,遁园因南京第一棉纺织厂(现南京金双强纺织集团公司)扩建织布车间被拆除,计历经16代400余年。仿佛当年徐达家族,杏花村也是顾氏家族园林集聚地。其二弟顾起凤园在骁骑仓前街。“有池可种莲,高阁突兀,延瞩东南诸山。”三弟顾起楠园在骁骑仓北,“修竹数十竿,小屋数椽,饶有野趣”。四弟起贞园,在九天祠北,土地平旷,起贞在此构屋、种花、植竹,情形大抵与遁园相仿。

佚园北是许长卿的新园。许长卿是嘉靖十四年会元许谷的孙子,官至鸿胪寺丞。因鸿胪寺秦朝称“典客”,故人尊称他为“许典客”。新园原来也是万竹园地,夷旷可数百丈,花竹多秀野之致。许长卿常与诗友啸咏其中。顾起元赋诗云:“半亩方糖看戏鱼,豆棚瓜架日萧疏。高堂把酒听黄鸟,恰是江南五月初。” 顾起元还写有《雨中过花露岗望许长卿小楼》:“春深日日雨帘纤,寒勒花枝晓雾添,玄度可知悭酒兴,小楼烟午闭青帘。”许长卿另有旧园在骁骑仓西,九天祠南,有堂、有阁、有亭、有轩,园内绣球花极大而繁茂,可与凤凰台下的紫薇竞秀。顾起元赋诗云:“玄度闲情问薜萝,征花选石对婆娑。名园不浅春华色,总让中庭玉树多。”

位于杏花村口的汤熙台园,该园地虽不广,颇多佳树名木,园亭旁有几株老杏树,开花时节,红霞映地。顾起元《汤熙台园》诗云:“杏花村外酒旗斜,墙里春深树树花。莫向碧云天末望,楼东一抹缀红霞。”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