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终过尽松陵桥

发布日期:2018-12-06浏览次数: 字号:[] 作者:黎之川 来源:《江苏地方志》2018年第5期

100年前的吴江长桥

“曲终过尽松陵路,回首烟波十四桥”,南宋姜夔的一首《过垂虹》诗,让松陵“十四桥”一举与唐代大诗人杜牧笔下的扬州“二十四桥”相媲美。

由此留存谜一样迷人的考据题目——“二十四桥”谓特指?“十四桥”是否历历可数?文学与史实若即若离,但“有此一说”均不为谬。

松陵为吴江县治所在,历来是。这得益于松陵的“松”——松江,又称吴淞江,发源于东太湖口,东流入黄浦江。这是吴江的母亲河,理所当然也是松陵这方水土的源起。同时,关系到“陵”——相对的高地。吴江为水乡泽国,整体是一块洼地,矮子里拔长子,无山无丘的这方水土,便被抬举为“陵”。松陵之名,最早见于《吴越春秋》;清乾隆《吴江县志》释为“地在吴淞江上,比江颇高,有若丘陵然耳”。

洞庭太湖东,自古为滩涂。松陵之“陵”系难能可贵之一相对高地。吴淞江发源于此,吴江的县名也出于此。查阅古地图,“水印”昭然,如足迹比比皆是,又如夏日繁星不可胜数。

陵不高,水横流。于是桥便多,桥姿桥联熠熠生辉。“垂虹秋色满东南”,光一座“垂虹桥”,就足以雄镇太湖,传奇千古。

垂虹桥落成于宋庆历八年(1048),相当于沈括《梦溪笔谈》中所载活版印刷术发明的年代,用木万计,长逾千尺,取名“利往桥”,俗呼“长桥”。元代改建为石桥,62孔,后增至85孔。(关于桥孔数目,说法不一,有说63孔、72孔,甚尔有说99孔。这也正常,一则桥的毁建属动态,一则文学笔调难免夸饰。)“环如半月,长若垂虹”“三起三伏,蜿蜒如龙”,恢宏壮观,独步江南。桥两堍分立“汇泽”“坻定”凉亭,桥心则建垂虹亭,“登以四望,万景在目”。历代歌咏、描绘垂虹桥的诗画不胜枚举,就桥联而言,最著名的一副是:“八十丈虹晴卧影,一千顷玉碧无瑕。”集宋人杨杰《舟泊长桥》诗句。八十丈大致260多米(未能免俗,落入机械思维窠臼了),石板,一拱联一拱,恰似彩带波上舞;今天新建的东太湖大桥长2600米,钢筋混凝土,平铺直叙,捷达顺畅。古今呼应,两相对照,有何感想呢?1967年5月,垂虹桥坍塌,仅存东西两端二十余孔。今修缮17孔,断桥,象征性,聊作凭吊。“垂虹遗址”紧邻“千年县学”,被列为江苏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垂虹桥遗址

“十里波光连宝带,一弯月影映垂虹。”这联对应的浮玉洲桥已荡然无存,但给出的信息却激荡人心。桥建于明万历年间,拱形三孔,位松陵镇北。上联中的“宝带”,直指风光无限的苏州宝带桥(53孔连拱石桥),下联中的“垂虹”,无疑依傍“江南第一长桥”垂虹桥。山外青山楼外楼,在“垂虹”面前,“宝带”只有谦逊的份,俗呼“小长桥”。

保存完好、体量最大的古桥,当数三里桥。位松陵镇北门外,东西横跨古运河。此桥始建于元朝,现桥为光绪十一年(1885)重修。独拱,花岗石,上下台阶达90级,拱似优弧,矢高12.5米。可以想见,当年南来北往的“漕运”船只经由此桥时,将是怎样一番壮观景象。桥东岸为古纤道,造桥者匠心独运,于桥东台拱脚加设栈石,让纤夫“顺理成章”穿行而过。如此体贴、巧妙,令人叹为观止。现在,京杭大运河已整体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吴江松陵段的古纤道成为其间一个灵动的亮点。

三里桥

虹桥,梁式三孔,民国十九年(1930)建。此桥敦朴,如一个不事修饰的“TT”,素面朝天。桥体一色,花岗石,桥长24.2米,宽2料,高3.2米。尤其是中心桥面并列搁置的三整块长条石,实属少见,叹为观止。此桥位镇区盛家厍,昔跨骑在吴淞江源头引水渠上,与垂虹桥相望。“厍”为“村庄”,盛家厍为镶嵌在松陵镇区的一田园、一后花园。此处原有城墙,为松陵老东门所在地。(可惜,昔时诗意盎然的“都市山林”被而今杂乱无章的“城中村”彻底玷污!幸喜的是,盛家厍毕竟逢上了“保护与开发”新时机,作为“历史文化街区”,2013年开始重新打造,虽说至今仍艰难。)虹桥的桥联,美丽如虹又清新似水,曰:“春日几家还放鸭,秋风何处不思莼。”水乡风情,尽在其中。

太平桥,即吴家港桥。同样素朴且显单薄,位盛家厍南尽头。原为梁式三孔,现改建成极单调的单孔,冷落衰败得让人不忍回眸。犹记,20世纪90年代,站在太平桥上,远望,水塘连片,野趣一片。记取“野趣”,今已无觅的太平桥桥联依然叫人留恋:“千家城廓蚕桑地,万顷烟波鱼米乡。”

盛家厍最堪入画的桥当数泰安桥。花岗石独拱桥,初建无考,清光绪十八年(1892)重建。桥面“高登”,背景为黛瓦粉墙封火檐。南北走向,引一线清溪入古城。桥长13米,宽3.4米,矢高4.4米。如若旅美画家陈逸飞大师生前有缘到此,泰安桥准能成为吴江版的“双桥”(上文提及的“虹桥”与之折角呼应)。此桥之美,唯留待“后陈逸飞们”发掘。桥联有两,惜西向一侧已被遮砌不少,犹显“鲈乡”两字;而东向一侧清晰可见,联语境界开阔又贴切,云:“近傍城隅通笠泽,远连淞水隔垂虹。”笠泽为太湖别称,又是吴江的代名词。有桥如斯,不亦幸乎?

盛家厍泰安桥

盛家厍在城中,松陵的另一个“厍”——南厍,在村郊。南厍的桥,多为独拱桥,端庄,古朴。始建于明、重建于清的聚龙桥,两面镶嵌对联,气象开阔,声势雄壮。其一曰:“文澜高壮银河色,虹势遥迎玉殿光。”初建无考的永宁桥,同样两面嵌联,桥联诗意汪洋,氤氲荡漾。其一云:“近通笠泽潆元气,遥接吴山毓秀灵。”笠泽为太湖古称,吴山则与“吴江”隔水相映。

时光流逝,许多的河流消失了,许多的村庄湮没了,许多的桥梁自然被拆毁了。这是社会发展的“进行时”,奈何不得。城市在天天高,城镇也在日益扩张。行走在归属镇区的“长坂路”上,蓦然忆起,那一座长长的“长坂桥”还泰安吗?置身城市包围圈中,依然守望着的那一泓来自乡野的清涟?

长坂桥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