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往江南车行疾 将渡运河舟往来——扬州最早汽车站影片资料解读

发布日期:2018-04-26浏览次数: 字号:[] 作者:杨赓来 来源:江苏地方志

设施皆备的车站,行色匆匆的人群,熙来攘往的渡口,悠然鼓帆的轻舟……这是民国年间拍摄的扬州汽车站及毗邻运河的影片所展现的画面。这段时长1分41秒的无声片惊现于美国南加州大学网站,辗转经热衷于研究扬州历史文化的朱德林先生披露,引起了轰动。它弥足珍贵,称其为是关于扬州的最早的影片资料,恐怕无出其右。从其所聚焦于扬州汽车站及邻近运河的内容来看,是扬州第一家汽车公司——商办镇扬长途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聘请美国摄影师所摄。那么此片涉及了该公司哪些史实呢?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不妨四两棉花八把弓——细谈(弹)细谈(弹)。

影片中一一展现出扬州最早的汽车站的停车棚、车站牌、候车厅……都是清一色的新建筑。那么它们建于何时?此片摄于何时?

据《扬州市志》史料,民国年间《申报》《民国日报》等报纸报道和时任镇扬公司铁路联运办事处副主任金治新回忆,历史上扬州、镇江之间的交通,或由扬州买舟沿运河经瓜洲渡江,或陆行至江边渡江,耗时费日。1907年,我国公路客运发端于青岛。1910年,青岛诞生了中国最早的汽车站——馆陶路汽车站,其后汽车客运从沿海地区向内地渐次发展,扬州人对这一新生事物也跃跃欲试,以解决镇江、扬州之间行路难。

从1918年宝应绅士卢殿虎开始牵头筹办,历经艰难曲折,扬州最早的公路——扬州至六圩公路,于1922年7月开始动工,于11月竣工,全程14.7公里,土路筑成,晴通雨阻。当年12月13日在福运门对岸空地上,举行通车典礼,各界嘉宾400余人乘汽车行驶全程,盛况空前。此时沿途车站站房、车场尚未建成,并不具备开业条件。但扬州人“洋性”,“尝鲜”急不可耐。于是自1923年1月4日起,以开通“游行车”为名,定班售票,每日开出4班,当年夏天又增开为6班。

私营镇扬公司不但是扬州第一家,也是苏北第一家公路汽车客运公司,它与苏南最早的沪太、上南等汽车公司系同步筹建,可见其时扬州人感知交通新趋势,追逐装备新潮流,把握市场新机会的能力,丝毫不居苏南人下风!

嗣后陆续建成扬州汽车站及沿途各站设施。影片中所展示的停车棚、候车厅,顶上并无片瓦,而是白铁皮。毗邻候车厅,开有4扇西洋窗户的建筑,则是镇扬公司的办公房,公司董事会设在此处,董事长卢殿虎常倚窗口观察汽车进出动态,见车上满载乘客,则喜不自禁;见空载,则戚戚焉。

影片中有长达6秒时长的镜头聚焦于一处高耸的自来水塔,正是此塔泄露了此片拍摄时间上限的“玄机”——不早于1925年秋。因为史料记载,这座扬州当时罕见的自来水塔,系供修车工间用水及车辆加水之用,正是建成于1925年秋。影片表明,其时扬州汽车站营运设施已经齐全。

此片拍摄时间下限呢?可从该公司坎坷遭遇窥知端倪:1926年公司营业红红火火,盈利大幅增长,1927年则厄运当头——时值北伐军节节奏捷,军阀孙传芳部节节败退至扬州,强迫公司车辆全供军运。孙部撤离扬州时抢走一辆轿车,捣毁其他车辆,炸毁六圩车站,公司几近瘫痪。兵灾过后,元气渐苏,不料1928年3月的一个深夜,公司停车库失火,焚毁大小汽车18辆,车站设施伤痕累累,面目全非。可见,影片中焕然一新的车站,只能拍摄于1925年末至1926年间。

影片中熙熙攘攘的人群多穿起了棉袍棉裤,苦力也穿上了短袄棉裤,不过深冬常见的行人“抄手”(双手拢在袖中)者尚少,运河岸边树木多已凋零,水已很浅,与岸顶落差很大,岸边房屋打入水中的木桩多已裸露,可见时值冬季枯水期。至此,我们可以断定,拍摄此片最早在1925年初冬,最迟在1926年初冬。

镇扬公司有多少辆运营车

影片拍摄了镇扬公司的15个员工站立在3辆客车旁。一辆大客车,每辆可载10人;两辆小客车,每辆可载客4人。这是镇扬公司全部家当了吗?不是!

1925年,镇扬公司上路运行的客车有8辆,其中8人、10人座的客车6辆,4人座的轿车2辆。票价分为专车、客车两种,专车是每辆轿车单程,票价大洋4元,客车每票大洋8角。当时扬州商家店员工资每月也就五六块、七八块大洋;小学教员月工资也就十几元,如此票价,不为不昂。客人乘4人坐的轿车,除了付票价外,还付给司机小费,大客车司机则无此项收入。公司实行“利益均沾”,让所有司机每月轮开小轿车若干次,每个人都有收取小费的机会。不料小费“大锅饭”而导致小轿车常发生零部件损坏、丢失而无人担责的情况,震怒之下,公司遂改变方法,考核全体司机,从中择优专门开小轿车,杜绝了此类事件发生。  

影片中只见一大、两小三辆客车。其余5辆大客车哪儿去了?正行驶在扬圩公路上。

客车每票大洋8角,是当时扬州、镇江之间的客运小轮船票价的2倍多,显得奇高。但是,仰仗速度是轮船三四倍的优势,扬州人宁愿多花钱也趋之若鹜,汽车客运日渐兴隆,而轮船客运却日渐衰微,即使镇江几家轮船公司所开的扬镇班客轮在1924年减价竞争招客,甚至随票送毛巾揽客,还是无济于事,经营惨淡,江河日下,不得不全部撤停歇业。镇扬公司从此垄断了镇、扬客运,不但在六圩、镇江自建码头、自开渡轮,方便乘客一票到站,还与沪宁铁路、沪杭铁路各站之间,互售“一票到底”的联运客票、行李包裹票,尽其所能提供优质服务方便乘客。

在历经1927年兵灾、1928年火灾后,公司于1929年至1931年7月得以恢复元气。1931年8月遭受特大水灾停业,损失惨重。从1932年至1937年间又快速扩张,为了适应乘客数量大增的需求,于1934年购置了30座大客车8辆,步入大型客车运行新阶段。1936年,公司还开通了沿江重要码头——霍桥的货运。

霍桥濒临长江夹港,当年上海大达、大能两公司开沪霍线江轮,每日客、货穿梭不息,是沪扬两地工业品及农副产品集散地,同时从镇江、泰兴口岸及沿江各处的小轮船、木帆船的客、货班也在此出入。扬霍路成为主要的物流线。原先沪扬往来商品经此路,全靠板车拉、驴骡驮,改由镇扬公司承运后,时间既快,费用又省,大受货主欢迎。

1936年是镇扬公司的鼎盛年,拥有客车、货车、轿车、篷车共28辆(当年全国最大城市上海共有运营的客、货车400辆,北方大城市天津有300辆)。在职员工、机工、司机及勤杂工130人,全年运送旅客30万人次,营业收入22万元,盈利1.3万元。此后即一连串厄运当头了:1937年,日寇占领扬州,公司资产尽入日商之手。1945年抗战胜利后,又遭民国政府“敌伪产业处理局”大员敲骨吸髓盘剥,公司艰难挣扎,濒临倒闭。扬州解放后,公司进入公私合营;又于1956年1月,经扬州市人民委员会批准,纳入国营江苏省汽车运输公司扬州分公司。

影片中只见10人座,4人座客车,10间停车棚只能停放10座客车,未见30座大客车及货车踪影,未见大型车棚,亦可佐证此片拍摄于公司起步的1920年代,而绝不会拍摄于快速发展的1930年。

福运门专为汽车营运而开

影片拍摄了毗邻车站的古运河:河边停着大大小小船只,河中一艘木船乘风鼓帆由东向西悠然而行,一艘渡船泊在运河南岸码头待客,运河北岸依稀可辨福运门。门前一座建筑,有网友看此片后认定:哦,那是一座牌坊。

说来话长,开筑扬圩公路前设计时,原拟扬州车站设在繁华的钞关城门外,但此城门狭窄,川流不息的车流、人流、货流常在此堵塞,倘再建汽车站,必然雪上加霜,堵上添堵。勘察后,参与筹建公路的上海华洋义赈总会扬州支会的外籍工程师来因建议另辟城门,权衡再三后选定在钞关与徐凝门之间的引市街(当时名李官人巷)对直处,另辟一城门,名曰“福运门”,扬州人俗称“新城门”。新开城门与筑路同时进行,也恰巧同时完工。当时商定开辟新城门属公益事业,开门经费先行由镇扬公司垫资,“羊毛出在羊身上”,日后从票价中附加收取垫资款(高昂的票价中即含此款和路、桥维护费)。所以,从影片中所见拾级而上穿过福运门抵达的并非当今渡江路南(当时名木香巷),而是引市街。清代,这里是买卖“盐引”的市场,此盐引乃盐商贩运食盐的专营凭证,可以炒买炒卖。引市街是从城南进入市中心的必经之道。沿街两侧除盐商大宅院外,原本就杂处商店,如1891年开设的张顺福茶食店,1912年开设的华兴理发店。开辟福运门成为通往车站的要道后,此街日益繁华,1928年以后相继开出同济医院、镇和酱园、万鑫池浴室、五洲旅社,还有林林总总的衣局、茶水炉、饺面馆、烧饼店、煤炭店等。

影片中那条空荡荡在运河北岸待客的渡船,不过片刻工夫即载满行人、独轮车。两个渡工分别站立船两头,配合娴熟,一个起锚离岸,一个撑篙启航,驶向北岸福运门。这艘船体宽大、两侧装有铁条栏杆的渡船,是车站与扬州城联为一体的配套设施,供乘客、行人及公司员工上下班之用。福运门前的建筑,并非网友观片后所说的什么“牌坊”,而是公司花费450元大洋所建的园林式砖木结构亭台,飞阁流丹,轩敞宽大,行人远眺,对岸车站历历在目。影片中有一面旗帜一闪而过,这面旗帜高悬在车站屋顶的旗杆上,上书蓝底白字“镇扬公司”四个大字。每天有专人升降此旗,早晨升起,下午末班车开出后降落,雨天则空。旅客在亭上,见旗则知有车而进,无旗则止,免得徒劳往返。亭名富有诗情画意,曰“待渡”。

福运门渡口作为扬州通往江南的枢纽,随着客流与时俱增,小小的摆渡船日益不堪重负,行人过河拥塞难行,叫苦不迭。后在此搭建浮桥,通行又常出事故。直至1947年10月,江都县政府方发文募捐建桥。在沪开理发店的扬州人任大荣,回乡探亲目睹过河之难,于是倾家捐出1亿法币,连同邑人所捐2亿计3亿元,招标后由刘顺记瓦木工程处承建,于1948年2月在此建起一座木桥。为感激任大荣裸捐之举,遂名曰“大荣桥”。摆渡船、浮桥就此退出历史舞台。1980年任大荣尚健在,在上海居20平方米陋室,家徒四壁,但对当年裸捐1亿法币之举,无怨无悔。1953年在大荣桥西50米处建渡江桥,使用才5年的大荣桥即告“退休”而拆除。

万物方生,万物方逝,废兴成毁,交替无穷。如今徜徉在渡江桥南东侧的五金商品交易市场,这里竟日车水马龙,市声鼎沸。询问过客:“您知道这里九十年前是何处吗?”十个过客十个一脸茫然:“不知道!”——九十年前的扬州汽车站,正是在此啊!

“苍天变化谁料得,万事反复何所无。”(杜甫)当年镇扬公司拍摄此影片,是为了在沪宁沿线大城市电影院放映做广告,不料却留下了极其珍贵的影片史料,让今人目睹了九十年前扬州人出行舟车劳顿之状。九十年前的扬州人也难以逆料扬州今日高速“铁(路)、公(路)、机(场)”皆备,今人出行,追风逐日,千里之遥,俄顷可达哦!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