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新阳

发布日期:2018-07-26浏览次数: 字号:[] 作者:李广荣 来源:

家是灵魂寄宿地方,家是生命起源之地,从柔弱变成强悍是家无私给予,回家是灵魂在召唤,回家是血液在催促,回家是骨头早已刻上印记,娘的笑容,老父亲久违的眼神,亲情相望忘却了生活艰辛于烦恼,家的呼唤,尊重生命起源的温馨,每次回到家乡,就好像浏览一幅画。这次要住下来,过日子,踏遍久违的土地,交流亲切的乡音,复制我少年的过往。一句乡音俚语,一声乳名的呼唤,一种小吃的吆喝,一段有趣的民间故事传说,在不经意间,唤醒一种长久的记忆与思索。

家乡新阳村的历史,如线装书陈列在那儿。旧为盐城西北乡,地处古射阳湖畔。由于当年在鸿门宴上,前楚将项佰救过刘邦的命,所以汉高祖六年(前201),刘邦就封刘缠(即前楚将项佰)为射阳侯,家乡始为侯国封地一部分。经过漫漫历史长河,盐城西北乡鱼盐兴盛。塘河东十八团至沿冈地带,人们煮海水为盐;塘河西临湖地区土地开发,射阳湖成为江淮间航运的要津。文化经济的崛起,催生了盐渎县的诞生。汉武帝元狩四年(前119),从古射阳县划出盐渎县,与射阳县分湖而治,湖东为盐渎县。盐城西北乡(包括今建湖全境)位于湖东,故被划属盐渎。建湖西南水乡,千古街镇新阳、射阳、建阳并列,誉为射阳湖畔的“三阳开泰”。新阳最初开发的是顾姓,历史上有顾家庄一名。明万历年间,湖垛东乡祁氏一支迁徙过来,卜居庄东,从此丁繁户衍。清末明初,顾家庄改为新阳。新阳小街是长约600米的石头街,沿街古老砖木结构、高低适度的瓦房,集中反映了本地建筑特色。密密麻麻的店、行、坊、馆一个接着一个。商品种类繁多,土产、特产、水产、百货、南货等应有尽有。因为小街是刘邦侯国封地,主街形成龙躯粗壮有力的小街,深沉,算不上风流倜傥,却有股气质,赋予无穷的韵味。小街分出龙爪似的小巷,巷深路平,与两旁房屋配合则色泽融合,焕发出一种古色古香的气息。

我喜欢散步到小巷里,小巷飘荡时光里最饱满的地气。走进小巷,穿越着历史长廊,静心领悟,似是踏入时空隧道一般。走过一条小巷,低头望去,小巷铺着石板,窄小而幽深,历经岁月的磨砺,筑成平平仄仄韵脚。那石板的缝中,长出了小草,不高,每当人们踩过他们的时候,他们弯下了腰,让人们踏过去,然后再缓缓立起来。石头上布满了青苔,有些苍老,但透着古色古香。路边,传来乐声,千丝柳条在风中舞蹈,等于为我指路:沿着前面那棵黄葛树一直向前走,左拐,再上斜坡,找到了儿时曾玩耍的院子。我顺着歌声而来了,一群姑娘们正唱着淮戏,伴着园子里的鸟语花香,我不禁觉得,我又走进她们圈子,我又回归到童年。真是:“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小巷大多都通河,河是家乡的灵魂,家乡的肉体,河的一波三折,婉转,朦胧,蜿蜿小河,潺潺流水,跨上弯拱小桥,可以这么说,桥就是家乡的最美之处。真是:“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小巷,是那么苍老,留给人的只是回忆,小巷经历着光辉与风雨,也承载着变迁和动荡,但小巷依然显得质朴与纯洁,高雅中透露出清晰,一段段可歌可泣的故事,记载在小巷的历史中,每当翻开其中一页,不由得为之感慨,为之兴奋。酷暑的傍晚,于凉爽的清水河中濯体后,摆出一碟花生米,一盘辣椒,开一瓶冰镇啤酒,把酒临风,其乐陶陶也!搬出竹床、藤椅,到屋前占一块地盘纳凉赏月。有的三五成群谈天说地,有的倚墙独处吸烟,喝着茶水,领略古人所说“一啜咽云津”之氛围。

家乡的小街,她伴随着这里的人们从童年到暮年,愈长愈俏丽。在这个小街里,每一条小巷、每一池清水都有属于她们自己的味道。回到家乡,一路上闻着稻田里特有的泥土清香和夏天微热天气的混合体,感觉自己是“麦田外的守望者”。至于守望什么,连我自己都不清楚,也许就仅仅是为了守望能与自己共同分享感觉的人吧!除此,他的慢节奏,已被现代都市的快节奏给冲淡了,现代文明充斥着生存的空间。因而,许多小巷,差不多像冰棍一样融化了,和城郊的炊烟一样,被轰鸣推进的挖掘机推远了,飘到了终将成为古代的天空中去了。

新阳小街往西,便是西阳村。过了石拱桥,便是号称“江北第一大寺”千年古刹泰山寺,每日晨钟暮鼓,梵音嘹亮,香火不衰。这次回来,亲历了两次规模较大的民俗活动。一是“二月二”打水平,以抬“大刚老爷”的前扛,每次下水的位置为水标,说是可以预测当年水势。二是“三月三”西阳村庙会,说是寺僧们绕地诵经一圈,可为子孙祈土地一顷。这种神化了祈祷,骗过了千万香客。围观者更是岸上人挤人,河里船靠船,热闹非凡。

风雨千年,世事沧桑。展开历史的画卷,新阳小街乃人文荟萃之地,清代同宗学者35名,武科4名,可谓“崇文者蜚声痒序,尚武者高掇巍科”。这里也是个出故事的地方。清代盐城四大奇案之一的“急拿王兆”和淮戏“西阳村小鬼扛柴”等传奇剧目出之于此,给古老的新阳小街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而今,小街风貌犹存,流光溢彩,是个洋溢着现代化气息的新农村。轿车进入寻常百姓家,家乡的莲藕基地已初具规模;虽然檐头挑起酒幌,家居装修的富丽堂皇,仍不失其本色。石头街、小巷老屋以及石级上下的河码头,常常惹来一班班摄影发烧友和画家来写生。如今的小街就像一个大家庭,留守的老人们情同手足,晚上端杯端碗在门口或屋里一坐,也会侃起深、沪股市,电视足球彩票,韩国明星的整容和俄罗斯女郎……

家乡的小街,有特点、有温暖、有风情。家乡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皆系着我深深的眷恋。当我想起这美好的一幕,就像又回到了离别许久的家乡……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