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宁织造府的戏曲往事

发布日期:2018-09-27浏览次数: 字号:[] 作者:陈奕通 来源:《江苏地方志》2018年第3期

南京大行宫地区的江宁织造博物馆内,有一座“曹府戏苑”。它隐身闹市,庭院深深,翠竹掩映,戏台飞檐翘角,精雕细刻,一派古色古香。江宁织造博物馆在清代江宁织造遗址上建立,讲述着江宁织造府的辉煌过往。不大的庭院里,为何专辟二进院落为“戏苑”?难道戏曲之于当年的江宁织造府颇为重要?没错,织造府虽专管皇家织造,却与戏曲有着不解之缘。故事要从三百多年前主政江宁织造府的曹雪芹家族说起。

康熙三十一年(1692),三十四岁的曹寅从苏州调任江宁(今南京)。彼时的曹寅,正是“贵胄公子,意气赫奕,光彩射人”,在苏州织造府的任期尚未完结,他又奉皇命接掌名震天下的江宁织造府。未来的二十一年,江宁织造府将在他的经营下进一步走向巅峰。而在此之前,乃父曹玺已经在这个颇受瞩目的位子上工作了二十二年。子承父业,时人皆知,这是康熙皇帝的特别关照。随曹公子同时入驻江宁织造府的,就有他在苏州时期精心打造出的“曹家班”。赴江宁上任前的重阳节,意气风发的曹寅在苏州拙政园广延宾客、大集名流、赏菊观乐,曹寅家班闪亮登场,演出了《李白登科记》,一时传为佳话。

这一年,曹寅还创作了杂剧《北红拂记》。该剧以唐代传奇《虬髯客传》中“风尘三侠”红拂女、李靖、虬髯公的故事为基础进行创作,用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扣人心弦的故事情节借古喻今,表达了顺应历史潮流、认清天下大势、遇明主而附之、实现个人抱负的观点。这种观点的形成似与曹寅的家世背景密切相关:曹家本为汉人,明末清初被俘而成为满洲八旗“包衣”,虽然“包衣”本身地位极低,但顺治年间曹寅之母孙氏被选为皇子玄烨(后登基为康熙皇帝)的保姆,曹寅之父曹玺成为内廷侍卫后更于康熙年间执掌江宁织造府,而曹寅本人自小与玄烨一起长大,既是“奶兄弟”又是同窗好友,私交甚笃。如此独特而复杂的家族经历使曹寅审时度势,在天下大势初定之时做出了“顺势”之选。

康熙四十年(1701)前后,为迎接圣驾南巡,曹寅以明代散曲家陈铎同名旧作为蓝本,创作了杂剧《太平乐事》。该剧处处洋溢着欢快热烈的气氛,多角度展现了康熙年间社会各阶层欢度上元灯节的热闹场景,一派国泰民安、歌舞升平的繁荣景象。《长生殿》作者、著名戏曲家洪昇评价该剧“传神写景,文思焕然,诙谐笑语,奕奕生动”;文学家朱彝尊则说:“意匠经营,穷工极致。聚沙为塔,鞭石成桥,未足喻其变幻。”该剧毫无悬念地获得了康熙皇帝的青睐,《圣祖五幸江南恭录》记载:“十八日……各官上朝请安,进宴演戏。皇上亲点《太平乐》全本庆贺万寿。”文中的《太平乐》,正是曹寅苦心创作的大戏《太平乐事》。

曹寅曾经自评“曲第一,词次之,诗又次之”,可见其对自己戏曲作品的看重。《北红拂记》《太平乐事》之外,曹寅还创作了大量戏曲剧本。其孙曹雪芹的《红楼梦》第五十四回“史太君破陈腐旧套 王熙凤效戏彩斑衣”中有这样一段描写:

(贾母)指湘云道:“我像他这么大的时节,他爷爷有一班小戏,偏有一个弹琴的凑了来,即如《西厢记》的《听琴》,《玉簪记》的《琴挑》,《续琵琶》的《胡笳十八拍》,竟成了真的了,比这个更如何?”众人都道:“这更难得了。”

贾母提到的《西厢记》《玉簪记》皆为传统传世名作,独有《续琵琶》竟然是曹寅本人的作品。该作现存三十五出,讲述文姬归汉的故事,在人物塑造方面颇有新意,至今仍然是北方昆曲剧院的常演剧目。曹雪芹在《红楼梦》中设置了大量戏曲活动的描写,同时,以这样巧妙的方式纪念祖父曹寅、向其致敬,可见曹寅对戏曲的热爱深深影响了曹雪芹。

曹寅剧作以优美的文辞、新颖的立意颇为时人称道,曹寅也因此成为清初文坛上极具影响的戏曲作家。难能可贵的是,曹寅不仅是一名优秀的“编剧”,还是优秀的“演员”和“导演”。

前文说到的朱彝尊的孙子朱稻孙《挽曹荔轩先生四首》赞道:“每逢清兴发,风月一身担。”诗人张大受《赠曹荔轩司农》亦云:“有时自傅粉,拍袒舞纵横。”这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活跃的“演员”曹寅——精力充沛,兴之所至,常常登台亮相,与家班演员一起唱曲演戏,尽显风雅。而作为“导演”,曹寅不仅经常组织苏州拙政园《李白登科记》那样的“主场演出”,还时常率领家班成员外出“巡演”。

康熙四十九年(1710)春,曹寅家班就曾应邀到扬州盐商郭元舒的府第演出。时人王文范写下《郭于宫宅观通政曹公家伶演剧,兼送杨掌亭入都》:

客满中庭花月多,春灯如昼酒如波。

掐筝荤笛行云驻,细按红牙白云歌。

长杨羽猎素知名,此去腾蓦莫计程。

应忆桃花泉畔醉,梦中犹听绕梁声。

可见,戏曲在江宁织造府尤其是曹寅本人的对外交游过程中发挥了相当重要的作用。戏曲在当时是江南文人雅集的重要谈资,对戏曲创作、演出、品鉴各环节都颇为精通的曹寅,得以结交众多江南文士、高官显贵。觥筹交错中,康熙的宠臣曹寅不露声色地完成了对江南汉族知识分子的“统战”。上文提到的著名戏剧家洪昇、文学家朱彝尊以及王士祯、徐乾学、毛奇龄等都是曹寅的座上宾。尤其是与洪昇的交往,在清代戏曲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那是康熙四十三年(1704)五月,曹寅盛情邀请洪昇来到江宁。他召集南北众多名士,举行盛大宴会,演出全本《长生殿》,三天三夜,尽欢而散。在满堂名士的注目下,曹寅恭请洪昇独居上座,自己在一旁作陪,两人座前各放一本《长生殿》剧本,两人一同拍曲观戏,一时间传为盛事。

三百多年过去了,织造故地的戏台上,依然常常会有迤逦之声悠然唱起,曲折连绵,美妙醉人。戏台两侧,著名红学家、戏曲研究专家吴新雷教授创作的对联熠熠生辉:

曹府家声传织造,红楼遗韵演春秋。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