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汴河的记忆

发布日期:2018-09-05浏览次数: 字号:[] 作者:毛守旗 来源:《江苏地方志》2018年第3期

中运河大桥

古老的汴河,历史悠久,自开挖距今已有1400余年。“西有黄河东接淮,绿影一千三百里”。这是隋代利用人工整修挖掘的一条规模宏大的河流—通济渠,史称“大运河”,亦称古运河,因其主干道在汴水一段,故也称之为汴河。它沟通了黄河、淮河和长江三大水系,成为隋、唐时期南北运送漕粮的主要通道。

然而,岁月的沧桑巨变,古老的汴河如今已失去了当年“官舻客艑满淮汴”的繁忙景象。淹没在历史烟云中的汴河,只留下了断断续续的千里故道。至今泗洪县境内仍然保存着一段最为完好,隋、唐时期的古运河遗迹,即从青阳镇至临淮镇,全长34.1公里,人们称之为“老汴河”。这一宝贵的文化遗存,见证了古运河千年的历史。

开渠以通漕逸游下扬州

古之大运河并非天然河流,是一项人造水利工程。唐以前称之为沟、渎、渠等,到宋代大运河之名才始见史册。然而,现代的人都熟知京杭大运河,对古运河即汴河的存在却是那样的陌生。岂不知汴河是古运河的主要干道,是当代大运河的历史根系。

提到大运河人们很自然地与隋炀帝联系起来。隋大业元年(605),命左丞相皇甫谊和大臣辛亥,征调河南、淮北100多万民工开挖名为通络渠的大运河,即汴河。从当年农历三月二十五日开工至八月十五日竣工。在那人力是唯一动力的农业社会年代,短短五个月时间内就完成这样一项浩大工程,时间之紧,任务之重,可想而知,给人民带来何等的压力和负担!其时,全国仅有800万户(约4000万人左右),把开挖通济渠的任务压在河南、淮北100多万民工身上,确实是一副沉甸甸的担子。为此,唐代诗人李敬芳利用这一史实,写下了一首《汴河直进船》诗篇:“汴水通淮利最多,生人为害亦相和。东南四十三州地,取尽脂膏是此河。”读来实在耐人寻味。

汴河分南北 东南注于淮

在老汴河的记忆中,当年开挖大运河主干道汴河,分为两段:第一段,自洛阳“西苑”开始,引谷、洛二水,向东流经阳渠故道,在偃师至巩县(今巩义市)的洛河口进入黄河,利用黄河通航,顺流而下;第二段,在坂渚(今河南荥阳市汜水镇东17.5公里处),出黄河引黄河之水入汴水,向东经过万胜、大梁(今开封市)与北汴合流,转向东南,经陈留、杞县、睢水、宁陵、商丘、谷熟,进入蕲水故道,又经夏邑、永城、宿县、灵璧、夏丘(今安徽泗县),至青阳(今泗洪县),向东南下溧河洼,在临淮(盱眙对岸)入淮河。折转向北沿淮河直达淮阴清口,转向东南至山阳(淮安)。与此同时,征调淮南民工十余万人整修扩大了自山阳到江都至扬子(今江苏仪征县)入长江的山阳渎。这段运河原称邗沟,最早为春秋鲁哀公九年(前486),吴王夫差为了北上争霸所开。南起长江,中穿众多湖泊,到山阳末口入淮。隋文帝时曾加以疏浚。隋炀帝时开挖通济渠命一起整修,整齐划一,“渠干宽四十步,渠旁皆筑御道,树以柳”。

古代的汴河,分北汴和南汴。北汴又称汴水、汴渠、古汴河。源出河南荥阳县,流经开封、砀山、萧县至徐州入泗水。凡一水入于他水则有“口”名。故运河入江则曰瓜洲口,泗水入淮之处为泗口,又名清口、大河口。水经注云:“泗水经角城北,而东南流注于淮”。角城,今泗阳县李口镇,旧称李义口。过角城而东南行,至古淮阴城西南而注淮。古之淮阴县在楚州(今淮安区)西四十里,即今马头镇附近。淮水自盱眙来,经淮阴县西,而纳西北来自泗水。古代,淮河右岸分布着白水塘、破釜塘、富陵湖、万家湖、泥墩湖等湖陂,那时河是河,湖是湖,一般情况下,河、湖互不相连。洪泽湖成湖前,淮河经由盱眙第一山、龟山脚下向东北,斜穿今洪泽湖水域,蜿蜒流向淮阴故城西侧。淮阴故城因地处淮水之南,故名淮阴。因此,《水经注》曰:“淮阴故城北临淮水”。淮河由淮阴北侧向东流,经淮安、安东(今涟水)城边东流入海。

何谓泗水、泗口?《清河志·泗口考》载:泗水在境内所行之道,顺清河以上之旧黄河(即今宿迁、泗阳黄河故道),宋以前未南行,自此以上至徐州皆古泗水。泗流甚清故曰泗口。唐崔国辅《漂母岸》诗曰:泗水入淮处,南边古岸存。秦时有漂母,于此饭王孙。韩侯钓于淮阴城下而遇漂母,崔诗谓为泗水入淮处之南岸,可知今马头镇直北即为泗口。正如胡三省通鉴注引南北对境图所云:淮阴县距淮五十步,北对清河口十里。纵观诸多历史资料不难看出,北汴合流至徐州入泗水,经宿豫(今宿迁)到淮阴清口入淮,转了一个“S”形大弯,并非隋凿通济渠老汴河的线路。

隋以前汴泗会彭城(今徐州)之东北,然后东南入淮,即徐州至淮阴清口入淮处。隋大业元年(605),开挖通济渠,改线新道,撇开徐州以下泗水河道开新渠,汴水直达于淮(盱眙对岸入淮处),不复入泗(水),称为南汴。即从开封起开挖新的汴河渠道,经陈留、雍丘、宁陵、宋城(商丘)、永城、宿州、灵璧、虹县(今安徽泗县),经青阳直下溧河洼,其洼长40公里,宽10~15公里,古沥涧水由此洼流入淮河,由于地势低洼,引黄济运流失太多,兼之溧西、溧南岗水爆发时航行困难,隋大业三年(607),改由青阳镇、经徐城(今城头乡)、临淮头折转向南,经古泗州,塞断沥水而入淮。由此形成了隋唐时期古运河南汴与北汴两条东西走向。

盛世修河道 败世淤堵塞

汴河的变迁,与封建王朝的盛衰息息相关。在封建统治时期的旧中国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盛世修河,河不顺则漕不顺,漕不顺则国必不顺。虽然说的是治理河道发展漕运与国家命运的关系。但这句话带有一定的局限性,是从封建统治者的根本利益出发而整治河道,主旨发展“漕运”。汴河就是在这种思想支配下开辟出来的。

隋王朝的建立,由于隋文帝杨坚的努力,隋朝很快进入强盛时期。隋开皇元年(581)建都长安,为便于把潼关以东地区的粮食、布帛运到首都,开皇四年,杨坚命当时的“巧匠”宇文恺率领民工开凿广通渠,西起大兴城(今西安市),东至潼关,长300里,引渭水注入,便于水道运送漕粮。

隋炀帝继位后,迁都洛阳,称为东都。为巩固隋王朝的统治,加强中央集权,加速江南和其他地方的物资转运,继大业元年开凿通济渠、整修山阳渎后,大业四年(608),又征调河北100多万民工,引沁水南达黄河,北到涿郡(今北京),从洛口至涿郡的永济渠以通漕运。大业六年,又征调江南10余万民工开凿了从京口(今镇江)至余杭的江南河。这样就形成了以洛阳为中心,流经现今的京、津、陕、豫、冀、鲁、皖、苏、浙九省市的庞大腹地。这时隋文帝时开凿的广通渠遂成为著称于世大运河的中间一节。

唐玄宗开元年间,注重社会经济和农业生产发展。唐人元结说:“耕者亦力,四海之内,高山绝壑,耒耜亦满。”其时全国兴修50大项水利工程,其中包括兴修广济新渠。

开挖广济新渠主要是南汴河改道。新唐书地理志记载:宿州虹县有广济新渠,开元二十七年(739),汴州刺史齐瀚鉴于“淮汴水运路自虹县至临淮水流迅急,旧用牛拽竹锁上下,急流难制”。乃奏,自虹县开河三十余里入清河百余里出清水,又开河至淮阴北岸十八里河(地名)入于淮,免淮流湍险之害,名广济新渠。改道后的广济新渠,并没有解决“水流迅急”的问题,后人仍改回原道。为解决青阳镇水位落差大的问题,在青阳镇南汴河上筑坝,名二里坝、三里坝,抬高青阳镇以上水位以利通航。

京都长安位于西北,每年要把东南地区100万石左右的粮食运抵长安。唐玄宗天宝十四年(755)冬,爆发了“安史之乱”,期间,洛阳被占,淮河受阻,汴渠淤堵,这条漕运线路完全被中断。广德元年(763),安史之乱平息。如何恢复漕运,把江淮的粮食调运到关中,成为唐王朝必须解决的实际问题。面对这样的烂摊子,唐代宗李豫将这副重担交给了刘晏。

广德三年(764),刘晏深入江淮察看地形,了解民情,总结前人办理漕运的经验和教训。写给代宗一份治理漕运的具体意见。疏浚淮汴,改革漕运,代宗十分支持,并让他全权负责办理。刘晏便发动民工,组织兵丁,控制浚流,打造船只,训练漕卒。并把过去官户督办漕运的办法改为官运;又改原漕米散装为袋装;并将征调民夫的徭役制改为出钱雇工转运的雇佣制。在“不发男丁,不劳郡县”(《旧唐书·食货志》)的情况下,江淮粮米源源不断地转运到京城。

汴河的衰败是从唐朝后期开始的。唐末军阀杨行密与朱全忠(后梁太祖)争夺两淮地区,互有进退,攻守无常,长期兵连祸结,导致汴河淤塞不堪。据《宋史·武行德传》载:“唐末杨氏据淮甸,自涌桥(今宿州市)东南悉为污泽”。五代十国期间,江南出现独立政权,汴河漕运逐渐冷落。后周世宗显德二年(955),准备进攻南唐(国名,都城今南京市),才发动宿州境内的民夫将汴水“依故堤疏导之,东至泗上”,并进一步疏导河流入淮,舟楫可以入于长江。

北宋以开封为中心,称汴京,漕运亦重。由于汴河口长期引黄入汴,使汴河淤积相当严重。宋真宗大中祥符八年(1015),太常少卿马元方曾“清浚汴河中流,宽五丈,深五尺”。宋仁宗天圣九年(1031),调近州丁夫五万,对汴河进行疏浚。皇祐三年(1058),设立河渠司,负责汴河的疏浚事宜。据宋人王巩说:“汴河旧底有石板石人,以记其地理,每岁兴夫开导至石板石人为则。”可见当时北宋王朝对疏浚汴河的重视。

宋神宗熙宁六年(1073),汴河河床已严重淤积,“观相国寺,几及屋檐”,宋神宗也为此忧心忡忡。疏浚汴河迫在眉睫。熙宁八年,王安石再相后,主持一次大规模汴河疏浚工程,自汴河到泗洲,浚深三至五尺,“惟虹县以东有礓石三十余里不可疏浚,乞募开修。”

北宋后期,汴河每岁疏浚制度未能维持,淤淀日益加重。据沈括说:“京城东门之雍丘、襄邑,河底皆高出堤外平地一丈二尺余,自汴堤上瞰民居,如在深谷。”为疏浚汴河,由沈括主持从京师上善门测量到泗洲淮口,为八百四十里一百三十步(合470.4公里),两地高差为十九丈四尺八寸六分(合60.6米)。于是采取了分段筑堰法,对汴河进行整治。为解决汴河水流湍急的问题,熙宁十年(1077),范子渊拟请将黄河使用的“浚川耙”移至汴河使用。

宋高宗建炎元年(1127),金兵攻陷汴京,宋室南迁。高宗赵构逃至临安(今杭州市),史称南宋。建炎三年,为阻遏金兵继续南侵,高宗命东京留守史杜充故意决开黄河,以水代兵,让黄河水沿汴河东南来,这次人为的黄河决口非但没有能阻止住金人的南进,却使汴河长期流淌着黄河之水,泥沙逐年沉积,河床越抬越高。南宋与金国长期对峙,战争连年不断。金国人占据了北方,已经没有利用汴水搞漕运的需求,汴河的治理疏浚自然停顿,以致汴河淤塞,有些地方河床高出陆地,枯水时干涸成路面。南宋乾道五年(1169)孝宗赵慎派楼钥出使金国,坐船北行,途中到了汴河故道,汴水几乎断流,不得不弃舟骑马北行。其北行日录记下了当时的景况:“自离泗州,循汴而行,至此河益淤塞,几与岸平,车马皆由其中,亦有作屋其上。”“宿州一带汴河底多种麦。”由此可见,南宋后期,汴河已经变成干枯的地上河。

纵观汴河的通航史不难发现,隋唐宋时期畅通数百年的汴河(南汴),随着黄河之水的迁徙,汴河的作用渐渐地衰退了。从宋代光宗绍熙五年(1194),黄河侵泗夺淮,到清代咸丰五年(1855),黄河故道北徙,这661年间,“黄河之水天上来”,素有“悬河”之称的黄河数次决口,导致隋唐宋时期的老汴河在悄无声息中消失了。

当代著名的运河史专家黄景略先生说:“在编文物地图集时,有幅全国运河图,看了许多材料,就是查不到唐宋运河遗址……通济渠这段,我不能只画开封到洪泽湖两头,中间没有点怎么能画成线呢?明明知道运河有唐宋的,也有明清的,就是找不到唐宋的记载”。

然而,据时人武继羽先生编著的《洪泽湖通志》(长江文艺出版社2012年6月出版)中,有三幅插图,即:《北宋汴河示意图》《北宋汴河及清汴引水渠位置对照图》和《北宋汴河行经示意图》显示,汴河流经地区的河道路线,以开封府为中心点,西沿洛水,东至巩县筑漕汴引水渠到河阴境,流经荥泽直达开封。开封府向东南方向有两条河道线路叉开,一南一北,分北汴和南汴。北汴自开封沿古汴河故道至徐州会泗水,经宿迁达淮阴入淮水,过淮安沿淮扬运河到扬州。南汴则从开封到陈留,经雍丘、襄邑、宁陵、宋城(商丘)、永城、宿州(宿县)、灵璧、虹县(泗县)、青阳至古泗州,从盱眙对岸入淮,折转向北,沿龟山运河达淮阴、淮安、扬州。由此可以看出,北宋时期的南汴河基本与隋时通济渠运道路线是一致的。从而推断,唐代的大运河航道线路应与北宋时期的航道线路也是一致的。由此说明隋唐宋时期大运河自开封到古泗州(今洪泽湖水域内)河道流经线路的一致性和唐宋时期大运河流经线路的可考性。

历经朝更迭 汴河随湮废

汴河运道的衰退,与封建王朝政治中心的转换有直接的关系。从元代起,其政治中心转移到北京。改变了元以前由洛阳、开封利用汴河通漕的历史。于是开辟了京杭大运河航线,以供南粮北运。

元代建都北京,称元大都,漕运以北京为中心。自1194年黄河侵泗夺淮后,黄河由河南封丘南,开封东至杞县分为三股入淮:即经杞县、太康由颍河入淮;经鹿邑、亳州由涡河入淮;颍、涡两河严重淤塞,致使整个河流移到商丘至徐州段的汴河故道。由于北方长期战乱,经济凋敝,而南方地区则经济繁荣。因此,“元都于燕,去江南极远,而百司庶府之繁,卫士编民之众,无不抑给于江南”。元代的京杭运河,就是在这种形势下开辟出来的。将隋唐宋时期的汴河走向,由两个东西方向,改成一线直通南北方向,京杭运河的主线路与洛阳、开封汴河主渠道彻底分离。

明代前期,黄河在古汴河故道南北迁徙不定,以高于运河水位的昭阳湖水源济运。明建国初期定都南京,明成祖永乐年间迁都北京,南粮北运任务繁重,尚书宋礼扩浚会通河。虽然运河全线畅通,但运河与黄河交叉,黄河每次决堤都影响运河的安全。明永乐十三年(1415),开沙河故道,由淮安城西管家湖至鸭陈口入黄河,将里运河延伸至淮阴县码头附近,漕运由此至徐州仍由黄河航运。

明弘治七年(1494),为阻止黄河向北决口,在黄河北岸修建西起胙城(今河南延津县境内),东抵徐州,长360里的太行堤,逼使黄河水全流入淮。随着黄河河床淤高,淮河及沂、泗诸河壅阻,淮水潴积形成洪泽湖,沂、泗水潴积形成骆马湖。因黄河侵泗夺淮,淮水、沂、泗水交袭泛滥,导致今宿迁境内,时年洪涝灾害频发,百姓田舍毁灭,时有“百里无烟”境况。

明万历六年(1578),潘季训总理河道事务,提出“蓄清刷黄”“束水攻沙”的治水方略,主持兴修徐州至邳州、宿迁、桃园(今泗阳县,下同)到淮阴筑堤工程。与此同时,修筑洪泽湖大堤,蓄高淮水以敌黄水,以期将全淮之水迫经清口,会黄河入海。但,终因淮不敌黄,黄淮并涨,造成西淹泗州皇陵,东决洪泽湖大堤。于是潘季训主持在徐州至淮安段黄河上筑溢洪坝,并在宿迁境筑归仁集至白洋河(今洋河镇)的归仁堤,逼睢水和邸家湖清水汇入黄河,借助冲刷宿迁以下黄河泥沙,又防止黄河水南泻泗州,保证漕运在淮安至徐州段安全。

明末清初,社会动乱,水利失修,河道荒废,特别是黄、淮、运交汇在一起,相互纠缠,形成十分复杂的局面。万里黄河交灌,乘高四溃,淮、沭、沂、泗诸河出路被堵,洪水横流,田园村舍被洪水吞没,“男妇漂没,不可胜计”,给人民造成重大灾难,也给初建的清王朝造成诸多困难。特别是每年要把江南财富运往北京,因运河堵塞,漕运成了大问题。为此康熙皇帝将河务、三藩、漕运列为三大国事,并且“夙夜廑念,曾书而悬之宫中柱上”。康熙十五年(1676),黄河在砀山以东两岸决口数处,归仁堤溃溢,清口淤为陆地,洪泽湖大堤决口30余处,淮水全入里运河,里下河地区变成泽国,运道淤塞,难以通航,形势严重。康熙帝将渎职的河道总督王光裕解任勘问,由安徽巡抚靳辅接任河道总督。

靳辅受命河道总督后,深入实地勘察,总结前朝潘季训等治水名家经验。经过通盘考虑,提出“治河之道,必当审其全局,将河道运道为一体,彻头彻尾而合治之”的治河方略。以《经理河工八疏》上奏康熙,得以批准。靳辅治河11年,主要是堵决口、疏浚河道,“束水攻沙”,以水治水为第一要义。开挖杨庄至海口河身,创筑云梯关以下束水堤,并在黄河南岸和洪泽湖大堤上建造分洪闸坝。开挖皂河至窑湾接泇河之河道,再开挖皂河—支口—桃源—杨庄的中河,形成自微山以下到淮阴杨庄,至今仍用的中运河。中运河的形成,使漕运船只完全脱离了在黄河逆水行舟之苦,实现了黄河与运河彻底分开,提高了航运速度,保证了航运安全,结束了元明以来清口以北利用黄河通漕的历史。基本形成今天京杭大运河贯通南北的格局。

北宋汴河及清汴引水渠位置对照图

走进新时代 古河换新颜

虽然古运河早已改道,昔日的汴河逐渐衰退。然而,今泗洪县境内仍然保存着一段最为完好的隋唐宋时期古运河的遗迹。它不仅属于中国的,也属于世界的。2014年6月22日,在卡塔尔首都举行的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大运河成功地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宿迁中运河41公里段和泗洪境老汴河34.1公里段,一并载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史册。

荡漾的汴河水如昨,但物是人非。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将沉睡几百年的老汴河(泗洪段,下同)进行综合治理。1950年冬,国家拨出专款,对老汴河进行全面疏浚,左堤退建;1955年,加固老汴河堤,左堤结合筑王刘沟防洪堤做至邱台,右堤结合筑溧东防洪堤,加固到岗庄,两堤加固13.5公里,完成土方24.3万立方米;1966年,再次疏浚老汴河,清淤、排渍,让老汴河能够更好地通航,灌溉农田。同年11月,开挖新汴河,因河道贴近“老汴河”而得名。其河主干道上自宿县七岭子截引沱河开始,穿越津浦铁路,在东二堡再接引濉河,经灵璧西、泗县南,穿泗洪境徐家岗入溧河洼,全长127公里。1970年5月竣工。国家投资15438万元(包括影响工程)。共完成土方10845万立方米;石方21.93万立方米;使用混凝土7.6万立方米。建筑大型节制闸一座,名为团结闸,闸下建一座翻水站。沿河岸边修筑生产桥涵41座;筑溧东防洪堤29.2公里,溧西防洪堤13公里。新汴河工程完成后,上承河南来水,横跨安徽淮北平原,于泗洪境内流入洪泽湖。自此,老汴河成为泗洪境专用排涝内河。

1975年11月,泗洪县动员县直机关干部和五里江农场、县原种场、畜牧场、林业站、园艺场、陈圩林场计4778人参加疏浚老汴河城隍庙至编织厂段1.5公里,完成土方5.7万立方米。1991年拨出专款在二河口建老汴河节制闸5孔,每孔净宽6米,净高8.5米,闸底高程9米,闸顶高程17.5米。2000年以后,实施水环境综合治理,把水利建设与生态、景观融为一体。疏浚整修老汴河,培高加宽两岸大堤,植树造林,种花养草,建起两条长长的风光带,把古老的汴河装点的更加美丽。

如今的老汴河,已成为防洪、排涝、通航、引水灌溉等综合性河道,并保持着1400年前人工开挖古河道的风貌,再现“隋堤烟柳絮如雪”的盛景。

当你来到泗洪县城—青阳镇,走进老汴河岸边,两岸风光带风姿旖旎,景物宜人。亭台轩榭、小桥流水、莺歌燕舞,绿茵茵的草坪像一块长长的绒地毯舒展,绿茸茸的草坪上花丛点缀,花团锦簇像一幅美丽的图画,显得格外地靓丽。

沿着青阳镇老汴河岸向东南方向走去,穿过石集镇,到达城头乡,继续前行至临淮镇,清澈的老汴河水,涓涓不断地流入洪泽湖。回头再看老汴河,更让人耳目一新。岸边一条宽阔平坦的林荫大道,南来北往的大、小汽车川流不息;两岸的城镇高楼林立,端庄大方,街道整洁,文明规范,再也听不到小商小贩沿街叫卖的声音;沿河两岸的农舍,一幢幢楼房拔地而起,农家人也住进了集体庄园,新农村、新气象,再也找不到昔日茅屋、篱笆墙的影子。

翻开历史的长卷,老汴河惊奇地发现,这里饱含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古代文明的积淀,既为宿迁大地添光增彩,也为宿迁大地创造生态财富提供有利的条件。时代在变,滚滚向前的车轮永不停息。过去的陈年旧事在老汴河的记忆中已成为历史,老汴河将伴随着新时代的列车再续新篇。

北宋汴河行经示意图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