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梅花玉雕的实践与体会

发布日期:2019-01-09浏览次数: 字号:[] 作者:钱建良 来源:《江苏地方志》2018年第6期



中国的玉文化可谓源远流长,从新石器时代、夏、商的神玉文化,西周的礼玉文化;秦、汉、唐的德玉文化,宋、辽、金的饰玉文化,至明、清的鼎盛时期。一路走来,玉文化随着时代的改变而发生着变化。到了当代,现代玉雕因地域条件、文化传承、经济活动等不同而表现出了强烈的地域性特征,形成了以南、北两派为主的玉雕作品,各具特色、百花齐放。

一件优秀的玉雕作品除了上好的材料、巧妙的构思设计、精湛的制作工艺外,还应顺应时代潮流,体现时代特色。新时期的玉雕创作以“传世之作”为目标。我尝试着把浓郁的地方特色文化融入作品中,具体便是着眼于“梅花”题材的创作。

采用天然的红皮设计点点梅花,精致而典雅,花窗格玲珑剔透

良缘玉雕工作室/图

桃形盛器“福寿”水洗,整体采用青玉雕琢而成,三足,腹内剜空。雕刻对称蝙蝠双耳带活环及随形寿桃,雕刻生动形象,器壁均薄匀称,弧面光洁素雅,刀脚干净利落,寓意福寿双全

取自上好的和田白玉雕刻,圆雕云彩,浮雕太湖石,镂雕水波纹,掏膛制作香囊。陆游《长相思》词:“云千重,水千重,身在千重云水中。”世人皆知太湖美,碧波万顷的太湖水蕴藏着无尽的钟秀造就了石之精品—太湖石。太湖石像一幅极具神采的水墨画,那份质朴、那份飘逸是江南园林的胜景,是大自然一颗璀璨的明珠,表达了作者对故乡深挚浓厚的思念之情。52×50×21mm3 43g

一枝独秀,认定梅文化在吴文化中的历史地位

我的家乡在苏州城西三十里外的光福镇,光福以“香雪海”梅花而闻名于世,康熙三次、乾隆六次在此赏梅,留下御碑和诗篇,被列为中国四大赏梅胜地之一。悠久的历史与深厚的底蕴,使梅文化成为当地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

梅花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有着广阔、丰富、深邃的文化内涵与精神象征。“玉雪为魂冰为魄,梅花凌寒独放。”它不仅象征着清高正值、不屈不挠的人文精神,更体现坚强无畏、独立奋进的民族气节。

凸显特色,构思梅元素与玉雕作品的巧妙融合。

明人张岱在《陶庵梦记》一书中将当时的玉雕作品赞为“吴中绝技”,光福作为苏州的手工艺之乡,雕刻的作品呈现出“精致细腻”的地域风格。

我将梅元素作为创作系列玉雕作品的主题,沿用苏州工艺一贯的制作风格,坚持玲珑剔透、图案精美和工艺精细为创作理念。在设计过程中,结合材料的本身特性,在作品的形制上,以梅花香囊、梅花水盂、梅花胸针、梅花文房等形式呈现,形成系列。

精益求精,表现梅花精神与吉祥文化。

用现代工艺表现中国传统文化之吉祥文化,如梅花与喜鹊相伴的“眉梢添喜”,梅和竹一起的“梅竹双清”等。在构图布局上,借鉴江南文人画的设计,巧用留白,去其累赘,通过细部的精心刻画来和形式的简约,凸显“傲骨梅无仰面花”的精神气节。在简约时尚中保持传统元素,力求传统与现代的统一。在制作手法上将线刻、薄意雕、圆雕、镂雕、一面坡等雕刻手法有机结合,追求线条与笔意美,以“雕物现意,雕形见神”为目标,凸显梅花的风骨与精神。

“守护”香炉选材为上等青海青玉,运用了薄胎工艺技术。以中国传统辅首图案“守护”为两耳,三乳足底饱满有张力,盖取活环,周圈镂空拐子龙纹饰,疏密有致,整个香炉器壁均薄匀称,弧面光洁素雅,刀脚干净利索。充分发挥了“苏邦”玉雕的精、细、雅、洁,是吴地人在此氛围中培育的情感、形成的思想、练就的心灵手巧的技艺。清乾隆帝对于薄胎工艺技术倍加珍爱,曾感叹:“在手疑无物,定睛知有形。”

获2016年江苏民间文艺“迎春花”奖

碧玉,重218g 尺寸:20cmx18cmx15cm

薰盖上琢鹭鸶嬉戏于荷间,薰体是浅浮雕技法表现工艺,底座清云飘逸,作品比例匀称,小巧而精致。三思而后行的古训出于《论语》,这句话的意思是要养成做事前多思考的好习惯

“丹凤朝阳”比喻贤才赶上好时机,是中国传统吉祥图案之一,也是征兆吉祥的雕刻和民间年画题材,寓有完美、吉祥、前途光明的含义。《禽经》:“鸾,首翼赤曰丹凤。”凤,传说为鸟中之王,象征美好、幸福;丹凤向阳,太阳具光明之意。纹饰以此构成。作品材质细腻,雕刻手法娴熟大方,镂雕,斜刀纹处理干净到位。新疆和田籽玉,重55g,直径55mm,厚度20mm

馨香苏城系列香囊,以梅花(和田玉山流水)、月季花(黄玉)、荷花(碧玉)、玉兰花(白玉)作香囊,更是苏城花卉代表,在苏州园林造园中都有很好的体现,蕴含浓厚的中国传统思想和文化内涵。总重:147g

气韵生动,整体与局部的辩证统一

“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就像梅花的香味需要经过寒冬的磨砺一样,优秀的玉雕作品,也要经过手工艺人的精心雕琢与打磨。对我们而言,琢玉的过程是理性思维与感性情感相互交织的过程,“形神皆备、气韵生动”是目的,用理性思维去追求作品整体与局部的辩证统一,用感性情感来感受玉料温润和柔、纯粹天成的气息与刻刀给玉料赋予的崭新语言。

在追求作品整体与局部辩证统一的时候,我更关注作品的线条,林语堂说:“有了线条,中国画之艺术哲学——理、意、气、趣而后见。”玉雕作品中的线条与中国书画的线条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线的流动可以刻画形象、传递精神直线刚劲有力,曲线优美柔和,折线棱角分明……雕刻者根据自己的意图,通过运刀来呈现不同的线条之美,恰到好处地体现物体的轮廓、虚实、动静等,从而使作品的意、形有机地融为一体,达到形神兼备,气韵生动的艺术效果。

虚·傲系列水盂。水盂除实用意义外,更多的是带有观赏陈设。它供置于书斋的案几之上,与砚田相伴,与文人相对。可息心养性,“一洗人间氛垢矣,清心乐志”;可助文思,“几案之珍,得以赏心而悦目”

获2016第九届中国(苏州)“子冈杯”银奖

青玉部分:27.8g 尺寸:140×25×23mm3

白玉部分:314g 尺寸:97×85×70mm3

书香传家香囊。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古代读书人的志向和抱负。读书可以知诗书,达礼义,修身养性,以立高德。这里所说的“读”,当然是读圣贤书,为的不仅是做官,更重要的是学“礼义廉耻”的做人道理。在古人看来,做人第一,道德至上。中华文明的记录也是从甲骨文、竹简开始延续至今的,它承载着历史与文化,让中华文化留存世界

“一琴一鹤”香囊,新疆和田籽玉,重37g,尺寸60×28×17mm3,由古琴、鹤组图。相传中国宋朝铁面御史赵拤常以一琴一鹤为友,清廉简朴,过着清淡高雅的生活。寓意为官廉政,品德高尚

形神兼备,追求艺术更高境界

“形神兼备,气韵生动”,是艺术追求的最高境界,除了需要理性思维的精心设计之外,更需要雕刻者用心感悟。列夫·托尔斯泰曾说:“艺术不是技艺,它是艺术家体验了的感情的传达。”只有在作品中全身心投入自己的精力和情感,才能收获成功之作。下刀之前需凝神静思,做到意在刀先,观全局而顾细节,以“心如止水”的状态,进入与玉石对话“玄之又玄”境界,这样出来的作品才会给人以巧作天合之感。

在博大精深的中国玉文化面前,我们的知识如同沧海一粟般的渺小,然而“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在中国进入新时代的今天,作为玉雕手艺人,抱着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心,希望通过自己不懈的学习,努力钻研,把地方特色文化理解好,在传承中创新,创作出可以体现时代特色的优秀作品。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