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写的诗篇——岛城扬中

发布日期:2019-10-28浏览次数: 字号:[] 作者:顾大志 来源:《江苏地方志》2019年第5期

园博园航拍

地理学者说扬中是万里长江呼日出,千年绿岛应潮生,经济学者说扬中是江中明珠、鱼米之乡,水利人说扬中是头顶一江水、脚踏一只盆,诗人说扬中是大江奔腾欲何至,天落三岛集于此”……无论如何,扬中都是一首诗,是天公饱蘸大江之水挥毫写下的壮美诗篇,是一首水写的诗篇、一曲水奏的乐章。

千百年来,奔腾不息的长江水孕育了异彩纷呈的长江文化,创造了璀璨夺目的长江文明,也催生了扬子江中这座生机勃发、魅力无穷的年轻岛城。扬中并非只有一座岛,而是由太平洲、中心沙、西沙岛、雷公嘴四座江岛组成,这些岛屿自诞生那一刻起就注定与水相伴相生、如影随形。扬中岛卧枕长江下游、扬子江畔、圌山脚下、三江营口,在水一方、因水而生、以水为名,名取“扬子江中”之简称。扬中是连接苏南、苏北两大经济板块的一条“长江走廊”,地理位置十分特殊,北面分别与扬州、泰州隔江相望,南面与镇江、常州一衣带水。

城西公园

扬中水韵天成、砥柱中流、气势豪迈,尽管万里长江浩浩荡荡、势不可挡,但奔流至此,也得分道两边、礼让三分。这里地势险要、水湍浪急,踞长江之要冲,扼淮河之门户,自古以来便是兵家必争之地、交通咽喉要塞,这里的“三江营”与上海吴淞口、南通狼山、江阴要塞、镇江象山并列为长江五大江防要塞。这里也是1949年“百万雄师”横渡长江的一座“跳板”,曾被陈毅元帅誉为“江心跳板”,其《七律·知己知彼》诗中有“长江跳板稳如山,众寡悬殊不等闲”。

当年扬中这块“跳板”架起来之后,陈毅秘密三进泰州、陶勇率新四军一支队四团二营到苏北与皖北交界处建立苏皖支队、叶飞率新四军一支队六团主力到苏北,以及1940年7月,粟裕率领新四军在江南的大部队渡江北上,到江都东部的塘头镇组建苏北指挥部,都是通过这块“跳板”进军江北的。

扬中伴水而长、傍水而兴、以水为美,是一爿碧水环抱、地腴水秀的神奇绿洲,这里既有大浪淘沙、惊涛拍岸的大江风貌,又有小桥流水、波光潋滟的田园风光,也有长虹卧波、渔歌唱晚的岛城风情。“一朵碧云来自天上,一块翡翠美了长江”,站在圌山之巅,乃至浮云之上,放眼江洲大地,葱茏葳蕤的扬子江畔,百里江堤绿浪绵延,水天一色,碧波荡漾,氤氲迷蒙,碧绿的江水、防浪林、草坪、岛屿……浑然一体,美不胜收、妙不可言。

我送亲人过大江雕塑

“水乡的路,水云铺;进庄出庄,一把橹”,这是水乡的特色,过去的扬中亦是如此。这里沟河纵横、水网密布,全市拥有各类沟渠3500余条、总长1800余公里,可以说扬中是典型的圩区、水乡。1994年第一座长江大桥建成之前,扬中是一座孤岛,交通不便,进出全靠摆渡、轮渡、汽渡,内港行船,水运发达。而今,五桥立交、大道通衢,扬中已然成为连接大江南北的重要交通枢纽,但滚滚东流、大气磅礴的长江之水依然是、永远是岛城扬中不变的背景和底色。

在扬中,水系是绿色的“生命线”,一座座演绎“江中园、园中水、水中绿”的亲水平台,不仅给市民提供了大型绿地和休闲场所,也让每一个渴望的心灵有了诗意栖居的港湾。

谈及水系,便不得不说园林绿地。水韵芳洲、渚堤颂歌——作为承办第八届江苏省园艺博览会的园博园,潺水叠绿,驰草漾墨,在滨江公园、城北公园、城西公园、国土公园等扬中诸多园林中独领风骚。方圆千亩的园林、令人瞩目的河豚、珍品荟萃的盛会,2013年中秋在这独具魅力的扬子江畔璀璨绽放、盛献全省,尽显“一品园林”“最美扬中”的卓然风姿。尤其是那二十座浓缩了江苏园林至美景致的特色展园,错落有序,别有风情。“江伴园、园融水、水蕴绿”自然生态与亭台水榭、茂林修竹等人文艺术在这里水乳交融,相映成趣。真可谓:水韵芳洲碧连天,扬子江畔翠意浓;千年绿岛换新颜,一品园林映水中!

扬中水土肥沃、物产丰富,淡水资源十分独特,江鲜美食令人叫绝。舌尖上的扬中,既有土生淡水鱼的土腥味浓,又有洄游海水鱼的鲜美纯清。扬子江水不仅孕育了富饶的扬中岛,也孕育了二百多种颇具地方特色的江鲜水产,尤其是刀鱼、鲥鱼、河豚“领军三味”闻名遐迩、蜚声海内外。品此“三鲜”,其它无味。

园博园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扬中恰恰沾尽了这美好春光。每逢烟花三月、鸢飞草长的最美时节,这里总会水暖鱼跃、空水澄鲜,春天不仅在长江上驻足,也在味蕾上绽放了。此时的绿杨城,钟灵水秀,江鲜肥美,食客云集。

长江三鲜美,河豚第一鲜、天下稀。河豚素有“水族至尊”的美誉,其肉质滑腻似脂,滋味腴美,香鲜畅神,是大江恩赐的鱼宴至宝,且乡亲们烹饪技法独特,代代相传,尤其是燕竹笋、秧草烧河豚,味美至极。正如苏东坡所言,“举箸大嚼,食河豚而百无味”,可见河豚之味美妙绝伦。

再说刀鱼,它因应市最早,故列三鲜之首,成为江南早春的时鲜美味。江刀体型狭长而薄,颇似尖刀,全身银白,晶莹可爱。清明节前的江刀,肉质细嫩爽滑,骨软如无,鱼刺入口即化;清明后,细骨却鲠扎如麦芒,颇为神奇。苏东坡吟诗赞之“恣看收网出银刀” “芽姜紫醋炙银鱼,雪碗擎来二尺余。尚有桃花春气在,此中风味胜莼鲈”。

“三鲜”中鲥鱼最为名贵,是国家一级野生保护动物。史料记载,康熙皇帝偏爱鲥鱼,扬子江一带每当春夏之交就忙“打鲥进贡”,鲥鱼起水即死,只好以“飞骑”赶送,3000里路程只准44小时内送到,可怜“金台铁骑路三千,却限时辰二十二”“人马销残日无算,百计但求鲜味在”,三十里一塘,日树旗杆夜悬灯,日夜兼程,接力传送,军民苦不堪言。且扬子江周围滥捕鲥鱼,江中鲥鱼顿减,还是山东按察使参议张能麟挺身而出,向康熙帝谏言,康熙才免去鲥贡。如今,若能尝到养殖鲥鱼,也算是一饱口福了。

“一朝品江鲜,四海百味淡”,正是冲着扬中的江鲜美味和扬中人的热情好客,无数游客纷至沓来。不论是慕名而来,还是如期而至,他们都会坐拥大江、把酒临风,都会尝河豚、品江鲜,尽兴而归、满载而去。在握手与挥手之间,扬中人迎来送往,乐此不疲;在品尝与回味之间,外地人流连忘返,乐不思蜀。

扬中美,美在水。水的烟波浩渺、水的汹涌澎湃、水的灵动清流,都给人一种美的感受、美的情怀、美的智慧、美的遐想、美的启迪……浩瀚的长江之水也赋予了扬中人如大江般豁达宽广的胸怀、如小河般宁静淡泊的心态。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扬子江水不仅孕育了灵秀的岛屿、丰盛的水产,也培育了聪慧贤明的扬中人。扬中可谓人杰地灵、精英荟萃,正是从扬中这座神奇的宝岛上,走出了当时共和国最年轻的工程院院士的海军少将马伟明,走出了两弹一星的功臣、航天科学家刘明春,走出了美国宇航局雷神公司首席光源科学家、镇江21世纪“海归领头雁”黄振春,走出了集丝竹之精华、扬民乐之神韵的世界制笛大师常敦明,走出了编制《清明上河图》《中国百帝图》《出师表》等精品力作的国家级竹编大师耿月新,更走出了扬中历史上最年轻的县委书记、现任中央委员、民政部部长黄树贤……他们都是喝着扬子江水、吃着大米粥、拈着咸秧草、蘸着镇江香醋长大的土生土长的扬中人,他们都是扬中的骄傲,是伟岸的长江之子。

扬中水美、景美、人美,社会和谐,物质丰裕。扬中作为首批国家级生态示范区、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区,不仅有着生态岛城水清河晏、闲庭信步的内苑图景,更有着现代都市车水马龙、流光溢彩的繁华街景,快节奏、慢步调在这里融为一体,和谐交织成扬中人左右逢源、从容自在的丰盛生活。中国工程电气岛、中国河豚岛、中国河豚文化之乡、国家生态市、国家卫生城市、国家园林城市……一系列国字招牌、城市品牌高度浓缩,充分彰显了扬中这座长江经济带上宜居、宜业、宜游的现代岛城的最美形象和独特魅力。

泰州大桥下的扬中江面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