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尽千帆黄泗浦

发布日期:2019-10-28浏览次数: 字号:[] 作者:丁 东 来源:《江苏地方志》2019年第5期

地球上,水也许是最让人心动的存在之一。

“天上浮云如白衣,斯须改变如苍狗。”如今的黄泗浦,掩映在地处江苏张家港市域中心地带的东渡苑景区,北距长江约14公里,河面仅10余米宽,相伴着岸边一八柱歇山式亭中,高1.98米、莲花底座、六边形、莲花帽顶的古黄泗浦石质经幢,以谦卑的模样偎依在故乡千年的土地上。曾经飞鸟翔集、舟楫纵横,风帆升起又落下的景象,只能借助想像。原本碧海长天、浪击岸石,即便在光绪八年(1882)的地图上,依然标注为“大江”的地方,早已沧海桑田。

明明是“河”,为何称为“浦”呢?答案自有出处。北宋熙宁年间,应天府户曹参军郏亶撰长篇奏章《吴中水利书》,其中多处提及黄泗浦,言“古人治水之迹,纵则有浦,横则有塘”,以“东取海潮,北引水灌田”。黄泗浦因其南北纵流,名“浦”;不远处的盐铁塘,因其东西横贯,名“塘”。

黄泗浦何时开凿?名称从何而来?曾有人推测黄泗浦系战国时期楚国春申君黄歇开挖。据史载,公元前247年,楚考烈王把吴地江东12县,即今苏锡常、上海一带,封赐予春申君黄歇。吴地靠江襟湖,地势低洼,水患频发。黄歇在吴11年,《越绝书》记载了他疏浚河道、抑制水患、兴修水利、造福生民的种种事迹。百姓出于感恩,择黄歇姓名中的“黄”、春申君中的“申”“君”,用于山、水、地名,如上海的黄浦江、苏州的黄埭镇(原名春申埭)、楚申巷、无锡的春申涧、江阴的黄田港、君山等。据张静芬《中围古代的造船与航海》第16章记载,黄泗浦原名“黄歇浦”,后流传为“黄泗浦”。若果真如此,黄泗浦距今至少已有2200多年。

至于黄泗浦的规模,唐代以前并无记载。直至宋代,方留下些许记录。北宋景祐二年(1035),范仲淹守苏州郡,曾亲临长江之滨,“督浚白茆、福山、黄泗、浒、奚五大浦”,以改变吴地之水“艰于入海”之困。

相比较而言,南宋范成大对黄泗浦的记述较为详细。其纂修的《吴郡志》称,北宋宣和元年(1119),苏杭一带水患严重,受朝廷委派,深谙水学的两浙提举赵霖大规模兴修水利,疏浚一江、一港、四浦、五十八渎。此役自正月二十一日役夫兴工,至宣和二年八月初十竣工,历时一年零八个月。黄泗浦为疏浚的“四浦”之一。据记载,疏浚后的黄泗浦北通长江,南至太湖,“长七十里有畸,面阔八丈,底阔四丈八尺,深七尺,通役十二万六千九百余工”,与同时疏浚的长江要塞江阴黄田港相比,河面阔出一丈五尺,河底阔出一丈八尺,所费人工多1倍。其疏浚长度在“一江、一港、四浦”中最长,达70余里,其余江、港、浦皆不过二三十里。

由以上记述可见,有关黄泗浦在宋代是一条吴地出江人海的重要河道,浦口最宽处90米,距海岸线300米,能通过当时最大海船的说法,并非虚妄之言。

古黄泗浦,蕴蓄着无穷的力量,从太湖出发,一路浩荡向北,直达长江口,恰似一支翡翠玉搔头,斜插在长江的发髻上。

黄泗浦通江达海,那么,其出江口究竟是怎样的呢?据专家考证,黄泗浦在隋唐时期即为中国一个十分重要的出海港口。称其为港口,离不开天然的地理条件。远古时期,黄泗浦以北乃长江口海域,波涛万顷。及至南北朝,始有胡逗洲、南布洲等数块沙洲浮出江面 ,这些浮出长江口江面的沙洲,成了南岸黄泗浦港口的天然屏障。此外,查阅相关旧志,也能找到黄泗浦是港口的依据。清康熙《常熟县志》记载:“黄泗浦在县西北,南通江阴,古代志书所称‘江尾海头’”;《重修常昭合志》记载:“黄泗浦、奚浦并为出江大口” ;“北入扬子江,设巡检司守其要害”“巡检司设巡检一员,弓兵一百名,还设置多座烽火墩”“亦循(宋代)建炎时遗制也” 。

以上仅为文字记述,印证黄泗浦为出海港口,最具说服力的依据,是古黄泗浦遗址的重大发现。遗址位于张家港市杨舍镇庆安村与塘桥镇滩里村交界处,距今黄泗浦1公里,总面积约1.2平方公里。考古专家自2008年12月至2018年12月,历时10年,先后对遗址进行了6次考古发掘。

据南京博物院所撰《张家港市古黄泗浦遗址考古成果汇报》,发掘发现了六朝至隋唐时期的水井1口,灰沟1条,排水漕1条,路面1条,以及唐宋时代的砖砌墙基、夯土台基、木桥、仓廒等诸多遗迹,出土了陶器、青瓷器、酱釉器、瓦当、石佛像背光以及白瓷、影青瓷、黑瓷、青花瓷等200多件标本。尤其是从一口水井中出土的一面葡萄纹饰的唐代铜镜,相当精美。“别小看了这个铜镜,在唐朝一枚这样的葡萄纹铜镜可以换一个婢女”,考古专家林留根说。此外,除出土的来自全国20多个窑口的瓷器外,最能证明当年港口繁荣状况的,是从河道打捞上来的数千枚“开元通宝”等唐宋时期的钱币。据专家称,这些铜钱有的整串落水,有的甚至可能是整箱沉下去的。

2019年3月29日,201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正式发布,黄泗浦遗址入选。专家们得出了黄泗浦遗址曾为繁华出海港、是海上“丝绸之路”发源地的结论。在黄泗浦这一国际性港口及货物集散地,北方瓷器及南方丝绸、茶叶等,从这里运往罗马、波斯、东南亚及日本等地。

黄泗浦既为重要港口,必然有城市或集镇作为依托。那么,这个城市或集镇又在何处?

从理论上讲,黄泗浦当年所依托的城市似乎是苏州。《唐大和尚东征传》中有“苏州黄泗浦”之句。但郡城苏州离黄泗浦毕竟有近百里之遥,很难说是港口的直接依托。翻开元代常熟《琴川志》,找寻到“宋元诸浦示意图”上的黄泗浦,其浦口醒目标注着一个重要的集镇——庆安镇。

清初史家钱陆灿在纂修《常熟县志》卷五《市镇》时,把庆安镇列为第一条。载曰:“庆安镇,去县西北八十里,在南沙乡,滨江,旧名石闼市,宋元丰间改为镇,旧有石门,今废。”从旧志记载中可知,庆安镇在宋代以前,乃市肆兴盛、商贾云集的石闼市,至北宋元丰年间(1078~1085)才将“市”改为“镇”。其“石闼市”地名的由来,源于集镇滨江而踞,前人为节制江海洪潮,特地在镇北建造的一座石质水闸。及至明清,河水改道,水闸遭废。庆安镇究竟建于何时?钱陆灿没有记载。

想要查清庆安镇创建的时间,《陆氏宗谱》中的记述可资参考。谱载,西晋时期,东吴大将陆逊的族孙陆濯落户庆安,集镇自此而兴。至东晋时,庆安镇有居民四五千人,为常熟西北大镇,而此时常熟全县人口尚不足5万人。据史家考证,庆安镇东接黄浦泗,西至双泾河,其一条南北向的镇区街道长达二里多。镇区有“石闼夜泊”“圣寺晚钟”“方桥观涛”“漕缶飘幡”“西塘桑啼”“鹅湾牧唱”“茯苓栖霞”“滩里晴沙”等风景。其中“圣寺晚钟”指的是尊胜禅院飘出的钟声。

据清康熙《常熟县志》记载,在庆安镇西市梢,有一座建于梁代大同二年(536)的古寺。北宋大中祥符元年(1008),朝廷将尊胜禅院赐名为净居禅院。《海虞别乘》描述净居禅院云:“寺有瑞石像,铭曰:素台月举,腾光于梵室;妙趾神行,布武于椒殿。”诗人李湛写有《游净居院诗》:“入门松桂深,清气生人心;霞影迷窗绮,花光照地金。微风起层阁,初月升高林;中夜魂自健,满空钟磬音” 。从诗中可窥当年寺院的环境、建筑及规模。尊胜禅院历经兵燹,到1949年解放时仅剩残基。据史学家对寺院残基实地测量,寺院占地55.2亩,折合约3.7万平方米。

古黄泗浦遗址挖掘出具有寺院类建筑中轴线结构布局的旧基,出土了石佛雕像、天王雕像的头部,尤其是在河道两岸的明代桥墩里,出土了大量刻有“释迦如来舍利宝塔……民安兵戈永息”等文字的铭文砖(与南京大报恩寺宋代地宫中出土的文字基本一致),也证实了这一带佛教建筑的存在。而且,现今位于日本奈良市的唐招提寺,其南大门、中门、金堂、讲堂、食堂、僧房的平面布局,与尊胜禅院一模一样。

由此可见,古黄泗浦出海港的直接依托,应是庆安集镇。

穿越历史,可以想见,当年这里热闹非凡,人们临水而居,文人墨客呼朋引伴,商贾小贩成群结簇,羁旅庆安镇,泊舟黄泗浦,南来北往,东接西送。好一幅繁华图,好一方江南景!

如此,鉴真在这里停留,寄住尊胜禅院,然后启航第六次东渡,也就顺理成章、不足为怪了。

被日本人称为“天平之甍”大和尚的鉴真(688~763),江苏扬州人,俗姓淳于,生于唐中宗嗣圣五年(688)。鉴真幼年在扬州大云寺出家,18岁从道岸律师受菩萨戒,21岁又从弘景律师受具足戒。26岁登座讲演律疏,乃著名律宗大师。尽管东渡失败五次,66岁高龄,且双目失明,仍决意东渡,纯粹是被日本皇室邀其传授“真正的”佛教的诚意感动。用他的话说,“是为法事也,何惜身命。诸人不去,我即去耳”“我欲求之不惮远”。

其第六次东渡从黄泗浦启航,并非他的选择,而是日本第十次遣唐使团的安排。原因很简单,日本遣唐使团每次渡海前来中国,有固定的往返线路,在黄泗浦靠岸,登陆休息、补充给养后,再顺长江到扬州,从陆路奔长安。若回日本,循原路返。日本鉴真研究权威、著名学者安藤更生在其著作《鉴真大师与唐文化东传》中印证了此说,他写道:“黄泗浦这个地方,是迄今唯一可以知道的遣唐使舶发着地点的遗址”。

据日本天平时代(710~794)著名作家真人元开所撰《唐大和上东征传》记载,753年,鉴真从苏州黄泗浦起航,经过一个多月海浪颠簸,抵达日本萨摩国阿多郡的秋妻屋浦(今日本鹿儿岛县川边郡坊津町),并于次年(754)二月到达日本遣唐使船队的始发港——难波港,带去了佛学、医药、建筑、雕塑、绘画、文字、印刷、丝绸、瓷器等,成了日本的建筑之父、律宗之祖、文化恩人。

在老天佑护下,鉴真终于到达彼岸。而同行的阿倍仲麻吕则是另一番演绎。

阿倍仲麻吕(698~770),汉名晁衡(又作朝衡),字巨卿,朝臣姓,安倍氏。716年,18岁的他被选拔为遣唐留学生,717年10月随第九次遣唐使入唐,到达长安,受鸿胪寺安排入国子监进修。经过近10年的苦读钻研,高中进士,出仕唐朝。因深得唐玄宗器重,常侍奉御前。晁衡在华36年,其诗作《三笠山之歌》“翘首望东天,神驰奈良边,三笠山顶上,想又皎月圆。”(或称《望乡诗》)表达了浓浓的思乡之情。玄宗见此,不忍再留,遂擢升其为秘书监兼卫府少卿(从三品,掌管器械、文书、政令),以“使臣”身份,东渡返日。行前,王维、储光羲、赵骅、包佶等好友刷爆朋友圈,分别留下了“别离方异域,音信若为通”“屡言相去远,不觉生朝光” “知君怀魏阙,万里独摇心” “锦帆乘风转,金装照地新”等赠诗,抒发离别之情。

出发时,晁衡与藤原清河乘一号船,鉴真偕众人乘二、三、四号船。岸上的遣唐留学生及僧侣们吟唱着“渡大海如平地,居船上如坐床,四船联翩,不日平安归来!”的歌谣,为船队送行。

面对滚滚波涛、海上明月,晁衡感慨万千,诗兴大发,留下了“万里长空色绀青,举头一望起乡情”的诗句。船行数日,储光羲“东隅道最长”竟一语成谶,一号船遭遇狂风巨浪,与其它船失联,被狂风裹卷到了安南的驩州。在往后的一年半中,又屡遭海劫人祸,全船170多人,仅晁衡等10余人,历尽艰辛,返回长安,完成了一趟名副其实的“文化苦旅”。

此前,正在安徽宣城一带游历的李白,得到晁衡失联的消息,以为晁卿早已葬身大海,悲恸中写下了《哭晁卿衡》。晁衡在长安读到李白“日本晁卿辞帝都,征帆一片绕蓬壶。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诗句,深受感动,惆怅不已。代宗大历五年(770),晁衡殁于长安,终年70岁。为表彰晁衡的功绩,唐代宗追赠其为潞州大都督;836年,日本仁明天皇追赠其正二品,诏书曰:“身涉鲸波,业成麟角,词峰耸峻,学海扬漪,显位斯升,英声已播。”鉴真大和尚在日传法10年后,结跏跌坐,面西而化,终年76岁。日天天平宝字七年(763),鉴真弟子思托、忍基等为鉴真塑像,高二尺六寸五分,“顶骨秀、颧骨张、鼻梁高、唇紧闭、静含睑、浮微笑”,形仪端穆,栩栩如生。

鉴真、晁衡,灵魂安住他乡,一个回望,一个远眺。其情其状,唯“故国回首月明中,唯留残梦遗千年”可资描绘。

“樱花簌簌落经幢,此地曾经有怒泷。或自高僧东渡后,多少明月照春江。”千帆过尽、佛音悠远的古黄泗浦,不啻流连着鉴真、晁衡、藤原清河、吉备真备等名人的身影,更流传下一首首情义深笃、意境高深的美丽诗篇。她既是大唐向樱花岛国文化输出的一个码头,更是大唐走向世界的一个港口。那一艘艘船只、一个个船队,在云谲波诡、变化莫测的一片汪洋中,背负着神圣的使命和高贵的梦想,从这里起航,驶向大海深处,驶向大洋彼岸。

晁衡诗碑

沉默的时间蕴含着无与伦比的力量。湮没在历史长河中的古黄泗浦,因鉴真成功东渡,而成为佛天云护、吉庆并臻的人间福地,成为自加压力、百折不挠的精神源泉。

相伴着被二胡琴弦拉长的蓝色涛声、被东渡帆影定格的昔日辉煌,古黄泗浦再不是江尾海头的悲秋客,她正从千年往事中转身,重放异彩——在江和海热吻相拥的地方,一个占地面积达17.7平方公里、总投资50多亿元的黄泗浦文化生态园,正踏着曼妙的足音,向我们款款走来。

该园位于张家港市杨舍城区和塘桥高铁新城之间,是一个集遗址保护、生态休闲、商业居住于一体的城市综合功能区。中心区以锡张高速公路为界,划分成东西两个景区。西区突出城市功能和居民的融合;东区立足浦塘文化理念,彰显郊外原野的别样风情。

随着湖区开挖产生的大量土方堆土成山,以及湖区的成形,黄泗浦生态园核心区的轮廓越发清晰。除依托园区水域外,核心区通过湿地保护、水质改善、植树造林等多维度、多样式生态修复工程,重现天蓝水清、芳草萋萋、野苇浩荡、林木苍翠、群鸟翔集的景象,打造出了一个更加健康的生态系统、一个更具个性的生态长廊、一个更为立体的城市“绿肺”,给港城居民不一样的体验。

而其中最大的亮点,当属黄泗浦遗址公园,她带着远古的回响,以其深厚的文脉,注视并畅想着未来。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