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明式”到“明意”——“苏作”的创新实践

发布日期:2019-03-18浏览次数: 字号:[] 作者:顾晓清 来源:《江苏地方志》2019年第1期

中国的明式家具被誉为“东方艺术的明珠”,是家具史上的巅峰之作。“苏作”红木家具是中国三大传统家具流派之一,经历了漫长的历史积淀,是一代代工匠对制作技艺传承的结果。今天的“苏作”工艺是站在无数历史巨人肩膀上的。接力棒到了我们之手,我们这代人该如何让“苏作”家具这朵奇葩,绽放出时代的光芒,创造出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苏作家具呢?对于苏作家具人来说,既是责任,也是使命。

鼎力管帽椅

一、明式家具之特点

明式家具是我国家具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主要特色为:造型简练,结构合理,线条流畅,工艺精巧。经过历史的检验,明式家具可以堪称完美。

明式家具线条美。它通过框架结构,以线条为主要造型,打造出各种个性鲜明的家具。明式家具还习惯运用曲线与直线的对比,体现出柔中带刚的效果。

明式家具结构美。它以圆浑柔润的架构,给人以自然的美意,达到“增一分则长,减一分则短”的境界。明式家具制作者还考虑视觉效果,比如明式家具箱柜类中有一款“圆角柜”,上窄下宽,乍看,感觉设计上有些怪异,但稍微走近几步看,就会发现,当视线平行时,具有“稳重大方,坚固耐用”之美。

明式家具榫卯美。它不用胶水粘连,就靠榫卯结构,使家具外观美观,内在坚固,尽显朴实之美,也体现工匠智慧。榫卯是明式家具之灵魂,明代就有几十种之多,每个名称的榫头卯眼,在制作中会根据外观的不同造型,派生出多种榫卯,颇具匠心,变化万千,耐人寻味。

明式家具是中国硬木家具之典范,其众多的高明之处,值得今人传承。但用今天的科学思维与时代眼光看,明式家具也还有许多值得改进之处。比如,今天人们对人体骨骼、结构的理解与认知已远超越明代。家具,说到底是实用品,要追求实用性、舒适度。今天的现代生活对家具的功能性也提出诸多新的呼唤,比如电脑的使用、空间的变化,家具如何满足。今天人们对家具舒适度的追求,也是明代家具无法完全满足的。因此,假如我们一味地还原古款,那么这些家具就会陷入“泥古”的窠臼。家具也是应该在传承经典灵魂的基础上,有所创新、有所改进、与时俱进,符合时代审美需求。

镶嵌瓷板沙发

二、时代呼唤家具传承创新

苏州明代的工艺是辉煌的。但今天的苏州工匠不能躺在明代苏州功劳簿上吃老本,更不能固步自封。

世界著名建筑大师贝聿铭先生,在中国四大名园之一的拙政园旁建造苏州博物馆,他没有拘泥于苏州传统建筑,而是建造了“中而新,苏而新”的新苏博。这几个字其实很好地诠释了传统与创新的关系,也理应成为家具传承、创新的指导。

苏作家具只有创新才能走入新的人群。纵观当下家具市场,很多传统家具盲目照搬照套古人的家具经典款式,一味模仿,缺乏创新,设计上的惯性思维,很难得到年轻人的和认可喜爱。长此以往,传统“苏作”家具,很可能成为博物馆展品,成为僵化的非遗品。优秀的文化作品应当充满活力,为更多的年轻人喜爱。创新是唯一出路。

 

新明式维U两椅一几

苏作家具只有创新才能融入新生活。我们已步入新的时代。新时代、新生活,对日用家具提出了许多的新要求。比如现在所处的是一个电脑时代、手机时代,各种新的电器产品进入家庭,对家具的功能提出了新的需求。我们进入的是一个科技时代,新科技、新工艺层出不穷,电脑为人类插上了智慧的翅膀,苏作家具的设计与生产完全可以借助这些翅膀飞得更高,走得更好。

苏作家具只有创新才能重回“世界家具艺术之巅”。对于苏作明式家具,我们有一份文化自信。历史上,“苏作”明式家具被称作“文人家具”,归类为艺术。如今,“苏作”明式家具生产技艺已录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但这毕竟已是“过去式”了,明式的工艺辉煌毕竟需要续写。今天,世界已成了一个“地球村”,传统文化,现代文化,各种民族文化同时登台、同时呈现,艺术的多样化打开了人们的眼界,提高了大家的品位。谁如果还是坐井观天、墨守成规,谁就将被社会淘退。作为“苏作”家具设计者、生产者,同样要站到宽阔的、高筑的平台上,学习更多的先进文化,借助别人的智慧,吸取多方的营养,不断提升审美观,使自己变得更加聪明起来,让“苏作”明式家具成为“苏作”明意家具,焕发出更加迷人的光彩。

三、从“明式”到“明意”的创新实践

苏作明式家具是家具艺术的制高点,确实,明代的苏作家具到了一个很高的平台。然而,对美的认知,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制高点后的路要走下去,一代人要有一代人的担当和作为,传承与创新必须同在。苏作家具,必须在传承优秀传统文化精髓的基础上,走创新之路,艺术之树才可能长青。

精雕云纹镶嵌书房 

家具器型上的创新。苏作明式家具有许多优秀的工艺,比如“千拼”。千拼工艺,是拼接优质瘿木的边角料,上千块“豆腐干”都做了锲口,用锲钉、榫卯结构相连接,形成大块板材,打磨得如婴儿肌肤,用做家具的面。千拼工艺,既展示瘿木之美,又体现了榫卯之美,更体现了工匠“尊重天物,惜木如金”的精神,实在是一绝。苏州西园寺就珍藏一件明代千拼条案,每年都吸引大批研究者前往观摩、摄影摄像。今天,我们接过千拼工艺,但作了改进,没有采用一色的瘿木,而是选用了不同树种、不同色彩的瘿木,镶嵌攒接,色泽靓丽而沉稳。我们也没有学做明代的条案,完全的器型创新,做成了一张宝座,构建素雅、淳朴,不起任何凹凸线脚,凭借材料的宽窄与厚薄比例的不同,体现明式家具的线条美。座面正面与扶手、后背均采用了“千拼”工艺板。这一张“冰竹纹围屏千拼宝座”以传统工艺、现代色调、创新器型成为苏作“明意”家具的代表之作。2013年,获江苏省“艺博杯”金奖,2016年,送北京双年展出好评如潮。家具种类上的创新。明代家具坐具以椅子为代表,在客厅与偏厅一般均置放两椅一几,明代也有以罗汉床接亲待客的做派,但罗汉床与现代沙发毕竟相距甚远。现代家庭客厅都以沙发为主,需要看到现代人普遍喜爱的舶来品——沙发的原因。真皮沙发的舒适感、布艺沙发的温馨感,都是远远胜过明式硬木家具的。民国以后,苏作家具中出现了硬木沙发新品类。今天,我们传承明式的灵魂和民国之创新的品类,在材料,综合工艺的融入等方面大胆创新。其一,是在红木家具中融入了其它工艺门类,比如在沙发的靠背,扶手部位融入了苏州刺绣、景德镇瓷版画等元素。不同艺术门类在同一件作品上综合体现,使得一张红木沙发发出更加绚丽的文化光芒。其二,是在红木家具和布艺软垫的结合上动脑筋,硬与软、冷色和暖色,红木与布艺的交叉迭现,使一张明意红木沙发深受用户欢迎。家具工艺上的创新。必须承认,当电脑进入红木家具的设计与制作环节后,其精准度和精细度,能使明代工匠瞠目结舌。以雕花为例,我们用电脑打胚与初步制作,运用在某些回纹线条、花板的打底等方面其精准度,远超手工工艺,也是手工雕刻无法比拟的,当然,我们仍强调手工加工与制作,花板的雕花主要还是以手工雕刻为主,体现了每一件作品的个性化。明式家具的传统的雕刻技艺有浅雕、透雕、立体雕等等,电脑的加盟,技法创新出现了“丝翎檀雕”,它的工艺细到千分之一,随着光影的变化,仿佛能看到鸟儿羽毛的光泽变化与自由流变。将写意雕刻进入红木家具的雕花,在深色靠背板上,雕刻写意山水、写意花鸟,乍看又如手绘画稿,自然生动,色彩和谐,所有这些,都让苏作家具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

从明式家具到明意家具,创新无止境。创新永远在路上。

 

 明式交椅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