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淮区地方志历史文化资源的价值与应用

发布日期:2019-03-08浏览次数: 字号:[] 作者:金毓平 来源:《江苏地方志》2019年第1期

明远楼夜色里的倒影

秦淮区地方志历史文献系统内容中,囊括了秦淮的自然景观、人文景观、民间传说、历史典故、风俗民情、土特名产等各个方面。从南京市范围看,一部南京史,三分之二以上在秦淮。因此,挖掘、整理、宣传秦淮地方志历史文化,以凸显其价值,对提升秦淮知名度、扩大认同感、增强文化自信以及促进经济社会发展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一、秦淮区地方志历史文化资源基本情况

秦淮区地方志文化资源最早可追溯到三、四千年前青铜器时期的窨子山古文化遗址。有文字明确记载的也有两千多年,春秋时期吴王夫差筑冶城,是秦淮区域内第一次出现“城”这一字眼,同时也是南京“城”的胚胎。明朝陈沂《金陵古今图考》记载:“金陵在春秋本吴地,未有城邑。惟石头东有冶城。”传云:“‘夫差冶铸于此。’即今朝天宫也。”229年,东吴孙权迁都建业后,历史典籍中对秦淮区域内的名胜古迹以及历史人物、事件等,则记载的更为周详。大体上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正史:二十四史、清史稿以及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持编纂的《中华民国史》。其中主要有《三国志》《晋书》《南史》《宋书》《南齐书》《梁书》《陈书》《新五代史》《旧五代史》《明史》《中华民国史》等。

二是编年史:主要有清人陈作霖所撰的《金陵通纪》十传续四传。

三是地理书:主要有《〔元和〕郡县志》《〔元丰〕九域志》《太平寰宇记》《舆地广记》《舆地纪胜》等。

四是方志:主要有《〔景定〕建康志》《〔至正〕金陵新志》《〔洪武〕京城图志》《〔万历〕应天府志》《〔康熙〕江宁府志》《〔康熙〕江宁县志》《〔康熙〕上元县志》《〔同治〕上江两县志》等。

五是专志琐志:主要有《金陵梵刹志》《金陵玄观志》《金陵琐志九种》《金陵岁时记》《金陵园墅志》《金陵胜迹志》《新京备乘》《秦淮志》等。

六是杂史传记:主要有《建康实录》《六朝古今图考》《金陵通传》《金陵待征录》等。

七是稗官野史及杂记琐言:主要有《江南野史》《江表志》《金陵琐事》《客坐赘语》《留都见闻录》《六朝故城图考》《板桥杂记》《白下琐言》等。

八是诗文:主要有《昭明文选》《世说新语》《太平广记》《玉台新咏》《金陵百咏》《金陵杂咏》《金陵图咏》《秣陵集》《秦淮诗抄》等。

以上各类古籍中,对秦淮的记载甚为详细,有的不惜浓墨重彩,进行人物刻画、景物描写或事件本末的记述,这对讲好秦淮故事、推介秦淮文化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和佐料。

二、秦淮区地方志历史文化资源的价值

地方志历史文化资源的价值一般是指其资政、存史、教化功用,但是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有所侧重。马光祖在《〔景定〕建康志》首创“补世说”:“天时,验于岁月灾祥之书;地利,明于形势险要之设;人文,著于衣冠礼乐、风俗之臧否;忠孝节义,表人才也;版籍登耗,考民力也;甲兵坚瑕,讨军实也;政教修废,察吏治也;古今是非得失之道,垂劝鉴也。夫如是,然后有补于世。”正是这有补于后世,使方志历史文化资源功用得以进一步拓展。就秦淮区地方志历史文化资源而言,其价值既有共性的一面,又有独特的地方,可成为新时期推动秦淮创新发展的有益借鉴。

(一)理政之镜龟

所谓“非志则无以知历代之成宪,非志无以知山川之险易、田地之肥瘠、谷种之异宜,非志无以知户口之多寡、官吏之贤否。是故圣王重焉。”“治天下者,以史为鉴;治郡国者,以志为鉴”。通过对秦淮优秀历史文化学习,可以使我们从中汲取营养,拓宽人文视野,认识和把握社会发展的规律,进一步提高领导能力和执政水平。

(二)道德之养毓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丰富哲学思想、人文精神、教化思想、道德理念等,可以为人们认识和改造世界提供有益启迪,可以为治国理政提供有益启示,也可以为道德建设提供有益启发。” 秦淮地方志记载了本地著名历史人物、英雄模范、能工巧匠、贤臣烈士等,这些本乡本土的史实,有利于当今的人们激励气节、分清是非、提高认识。同时,也为官德建设提供了宝贵的历史经验和文化遗产。

(三)经济之鉴资

地方志是经济建设的参考凭借。有关秦淮志书中记录了区域性农作物、手工制品、美食小吃等,可为区域土特名产、饮食文化开发提供参考;有的还记录了自然灾害、河道运输、人口发展以及百姓生活等情况,荟萃了大量的地情的信息资源,对发展地方经济起着重要的指导作用。

(四)科研之论据

地方志对天文气象、水文雨量、自然地理、地质矿藏、土壤成分等都比较全面的、立体的记载,是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综合性文献,具有其他著述和出版物无法比拟的系统性、完整性、准确性、权威性,既有纵横古今的宏观概况,也有专业很强的微观科目资料,为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提供了及其丰富的研究资料。如《白下琐言》记载了道光辛卯年江南大水,淹灌贡院、疫疾流行、死亡甚众的情况,为在洪涝灾害后传染病学提出了研究课题。

(五)旅游之全书

旅游是人们满足求知、求乐、求异、求新的活动。游客在风景名胜中无法直视旅游地的历史文化和人文逸事,必然需要借助导游书的介绍和引导。而志书中大量风景实物照片和说明,感官性强,稍稍加工即可成为讲解稿、导游词。对游人而言,有此一书,即可游遍一域。如前不久区地志办编撰发行的《金陵老门东》,从街巷、典故、诗词、童谣到名人故居、小吃老字号应有尽有,不啻于南京老门东的“百科全书”,系统地将老门东的历史文化和当下文化、业态一网打尽,说透了老门东的“前世今生”。假若游人有此一书,俨然可为老门东的资深导游,何愁不优哉游哉。

(六)民俗之传承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入乡随俗”。秦淮地方志对本地民俗及其传承有很详细的记载,如《金陵岁时记》对南京,特别是老城南各种节日、婚丧嫁娶、上梁进屋的风俗、禁忌都有详细的记录。这些传统风俗民情,集中了秦淮不同时代的创造智慧和人文精神,在历史的长河中丰富了地方文化及社会文明的内涵。今天,学习了解传统风俗民情,对进一步联系群众,做好群众工作将不无裨益。

三、秦淮地方志历史文化资源的挖掘与利用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提出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发挥文化引领风尚、教育人民、服务社会、推动发展的作用以来,秦淮地方志历史文化资源的挖掘与利用进入了一个更为崭新的时期。区地志办本着围绕中心、服务党政决策,在遵循效益原则、主动利用原则、创新原则的基础上,推动地情文化进机关、进社区、进学校,增强秦淮的社会知名度、影响力,增强民众作为“秦淮人”的身份认同感,汇聚成一股磅礴气势,共同为建设“强富美高”的新秦淮做出应有贡献。

(一)深耕细作,系统编纂

历史典籍由于受个人观点和知识结构的影响,大多存在认识上的问题和时代的局限,有的仅记载一时一地的人或事、文化或风俗,矿藏或物产,处于零散化、个体化状态。要使之适应新的时代发展需要,就必须进行发掘与整理,使之系统化和规范化,以增强其生命力、扩大其影响力。截至2018年底,区地志办已系统整理、编纂地情书100余本(套),数千万字,其中形成系列的《秦淮夜谈》26辑。其他如《南京门东门西地区历史文化资源梳理集萃》《晚清南京老城南历史风貌》《金陵凤凰台历史文化概览》等一系列历史文化资料汇编及图片、诗词、纪事丛书等70余部(套);整理校注《留都见闻录》《运渎桥小志》等古籍4种;并在参阅古籍的基础上完成了《白下区志》88年版、2005年版以及《秦淮区志》2003年版的编纂(截至两区合并时的《白下区志》及《秦淮区志》也正在编纂中,预计“十三五”期间完成撰稿)。使秦淮地方志文化资源从沉睡于典籍档案之中醒来,鲜亮地活跃于现实之中,从而彰显出秦淮文化的深厚底蕴与魅力。

(二)按图索骥,活化胜迹

有故事的城市才是人文城市,才是有灵魂、有生命的城市,才能留得下浪漫思绪与夜泊之情。地方志文化资源不同于小说,不同于演义,大多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少有虚构,从某种意义上讲比较枯燥。如何运用这些文化符号,使人们更好地进行记忆与体验,就需要进一步加工和活化。从1984年夫子庙的复建,到秦淮风光带规划,再到门东、门西建设无一不是这种活化的结果。特别是南京中国科举博物馆,以“为国求贤”“鱼龙变化”“金榜题名”等主题,绘声绘色地讲述讲述古代士子学习生活和1300年中国科举史,亦可谓其中经典之作。

(三)鉴古知今,服务群众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坚持以人为本、执政为民,接地气、通下情,想群众之所想,急群众之所急,解群众之所忧,在服务中实施管理,在管理中实现服务。”利用方志历史文化资源服务群众,不仅仅是修志、出书那么简单的模式,要不断开辟地方志服务人民群众的新领域,丰富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使人民群众潜移默化地了解秦淮历史,提高文化口味,不断加深对秦淮这片土地的热爱。2014年,区地方志办与朝天宫街道在草桥市民文体中心内共同打造《可园史志馆》,除了介绍方志学家陈作霖先生的事迹外,还详细介绍朝天宫地区的近百个老地名,在方志文化进机关、进学校的基础上,实现了进社区、进街巷。

(四)旁征博引,助力新城

南部新城是南京主城一块待开发的区域。除了总体规划、功能布局等因素外,重要的是反映其深厚的文化底蕴。2016年开始,区地志办对南部新城区域的历史文化资源全面普查,广泛收集,以历史沿革、地名简释、窨子山遗址、外郭三门、神机营、大校场、民间传说、历史影像等12个篇章,近15万字, 250帧图片,编纂完成《南部新城历史文化概览》,为新城建设奠定了历史文化基础。同时,充分挖掘南京及南部新城地区历史文化资源,完成了顺天路、承天路、应天东大街等南部新城未来的52条道路、29座桥梁、3座公园的命名方案,进一步彰显地域文化特色。并且,按照行政区划编辑完成《南部新城旧貌影像》一书,完整记录了区域内的道路、桥梁、河流、池塘、村落、学校、幼儿园、民居、大校场和企事业单位的地形地貌、建筑现状,拍摄了数万张图片,留存下一份珍贵的图片资料。

四、思考与启示

(一)秦淮地方志历史文化资源博大精深,是秦淮这片土地上的巨大财富,需要珍惜

秦淮地方志文化历史久远,资源丰厚,人才荟萃,英贤辈出。多到每走一步就有一个故事,每到一处即有一个人物。从固态文物角度上讲,区内拥有区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130余处,其中国家级11处、省级34处。从历史文化分类上讲,有宫廷文化、忠义文化、报恩文化、宗教文化等。从历史朝代分,有六朝文化、南唐文化、明文化、民国文化等。如果吸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做到古为今用,不仅可以进一步增强人们爱国、爱家、爱秦淮的文化自信,还可以“正人心,敦风尚,明正谊,垂治规”。可以“备行政官吏之鉴览,已定其发施政令之方针……使在位者鉴资得其要,发施得其宜”。更可以扩大秦淮区知名度和美誉度,成为吸引资金和人才、促进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不竭源泉。

(二)秦淮地方志历史文化资源繁星皓月,是创建全域旅游的资料长编,需加利用

秦淮地方志史籍中很多都蕴含了丰富的旅游资源和旅行游览的资料,一些志书凡例、序、跋及辑录的文献,还有很多关于旅游方面的议论,是秦淮创建全域旅游的资料长编。一是可为创建全域旅游提供丰富的信息。如民国胡祥翰撰《金陵胜迹志》,记载现今秦淮境内胜迹近80处。如白下亭、青溪小姑祠、快园、青溪九曲坊等都是当年在秦淮河边很有故事的地方,可惜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湮于尘土之中。二是可为创建全域旅游增添文化内涵。如《金陵琐志九种》记载了一个不为普通人所熟知的秦淮,其中《运渎桥道小志》详细记录古运渎一带流传的掌故逸闻,以及桥梁、里巷、街衢、庙宇、园林的变迁和民俗的变化。《金陵物产风土志》记载了百姓每日三餐。早上为汤饼、馄饨、糍团、油炸诸品,谓之点心。而穷人则以“锅巴”作为点心。《金陵园墅志》介绍了一个在今东水关一带的随园,园中有青松翠竹、瀑布流泉,奇石叠山,是明末焦润生与客人饮酒吟诗,品古论今之地,在当时十分有名气。比现在鼓楼区袁枚的随园至少早了100多年。三是可为创建全域旅游提供科学依据。如《秦淮志》全面介绍了秦淮河的流域、汇通、津梁、名迹、人物、宅第、园林、坊市、游船、女闾、题咏、余闻等12个方面的史料文献,为沿秦淮河旅游规划提供非常好的借鉴。

(三)秦淮地方志历史文化资源特色显著,是彰显秦淮文化内涵的名片,需予重视

秦淮地方志历史文化在几千年的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自身的特色,可以这么说,一部南京史,大部在秦淮。秦淮文化最著地方特色不在“江南锦绣之邦、金陵风雅之薮”,而是南京土著文化与宫廷文化和北方士族文化的交融。这种交融形成了包容、大气而又细腻、丰满,深具“特、精、优”之实质。然而,由于种种原因,秦淮地方志历史文化宣传还存在一些不足,很多人尚不了解秦淮地方志文化。因此,一是要加强地方志人才队伍建设。中华文化之所以源远流长,绵延至今而没有中断,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历朝历代都非常重视志书的编纂,而编纂志书则少不了精通史学和文学的高才。所以,做好秦淮历史文化的传播必须培养构筑系统文化工程的领导人才、涉猎范围之广和学科之众的专业人才以及方志理论研究人才等。二是要加强全区干部队伍的方志文化素养。一个地区的历史文化内涵,跟所在区域干部队伍历史文化素养成正比。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如果干部队伍中每个人都对本区域的历史文化如数家珍,那么,其文化传播将成几何数级递增。比如,成都市对新任公务员都要进行地方志历史文化知识培训,并使之成为干部队伍“进门”关口,颇值得借鉴。三是要加大秦淮方志文化宣传力度。借助新媒体的宣传效应与宣传优势,不断探索地情文化、地方志书、综合年鉴、方志数字馆建设等,普及秦淮方志文化,让更多的人知道秦淮历史、熟悉了解秦淮发展,为建设“特而精、最南京”的新秦淮提供更多的认同感和正能量。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