僻园:清初“山水花木甲白下”的金陵名园

发布日期:2019-05-15浏览次数: 字号:[] 作者:王聿诚 来源:《江苏地方志》2019年第2期

明清金陵私家园墅,城南为盛。其中徐达家的东花园、顾璘的息园、姚元白的市隐园、顾起元的遁园、邓旭的万竹园、胡恩燮的愚园较为人们所熟悉。清代聚宝门外,除了清末名园又来园(刘园)外,还曾有一个“山水花木甲白下”的清初名园——佟国器的僻园。

一、郊居尘自远,苍翠障河干

僻园,亦称南园。因为佟国器所有,故俗称佟园。

佟国器,字汇白(一说“字思远,号汇白”),辽宁襄平人,居金陵。隶汉军正蓝旗。贡生。顺治二年(1645)授浙江嘉湖兵备道,迁按察使。十年再迁福建巡抚。十五年调浙江巡抚,十七年被革职。他能诗擅文,著有“茇亭诗、燕行草、楚吟诸集”。革职后他在金陵聚宝门(今中华门)外营造僻园,园名取意于杜甫《严公仲夏枉驾草堂,兼携酒馔,得寒字》诗中的“百年地僻柴门迥”句和陶渊明的《饮酒·其五》诗中的“心远地自偏”句。园内屋宇参差,林峦错落。牡丹、芍药各千百本,池莲、岸柳高下咸宜。有长林、桂岭、桃李园、蕊香津、玉兰丛、牡丹台、松磴、菜圃、竹坞等景名。

清顺治六年进士、官至翰林侍读的安徽桐城(今枞阳)人何采写有《僻园》诗(《诗持》卷二收录):

草堂传盛事,不数瀼东西。月里秋无恨,花前路欲迷。乐游中岳近,招隐小山齐。自顾惟逋客,清香许共携(《桂岭》)。

瑶华宫里植,移向辟疆园。雨际云辞岫,春晴雪满村。高人闲共对,芳意淡常存。玉树枝枝好,由来属谢墩(《玉兰丛》)。

菡萏随时种,池塘任意营。盘中纤舞动,镜里晓妆明。色借仙人掌,歌怜相府声。因知清净理,香气入残更(《蕊香津》)。

小帘花外拂,到即倚绳床。莫遣愁为府,应知醉是乡。兰生迎上巳,菊落就重阳。幸对公荣饮,长年剩鹔鹴(《酿墅》)。

佟国器整日优游其间,时与文友宴集唱和。杨钟义《雪桥诗话》有“小阁幽篁,酒客常满”之语。清初顾景星《白茅堂集》卷十四有《汇白僻园席上步宋荔裳韵八首》,其四云:“自矜疏凿趣,肯羡辟疆园。花石能邀客,茶汤别做村。野香沿岸入,硕果几枝存。更爱秦淮好,秋来水满墩。”

“辟疆园”乃东晋平北将军参军、吴人顾辟疆家的名园,名人王徽之曾慕名前去游览,唐代诗人陆龟蒙有“吴之辟疆园,在昔胜概敌”之赞,后遂用为咏园林胜地之典。清八大诗家之一的宋荔裳,写有《佟汇白中丞僻园》四首、《佟中丞招饮僻园重赋》四首。

《佟汇白中丞僻园》四首:

中丞开别业,选胜古长干。树老柴门窄,泥香屐齿香。置亭招奕客,劚笋税园官。坐爱江天晚,斜阳独倚栏。

冶游喧士女,车马竹林西。路旁蒹葭入,行因蛱蝶迷。远山清不断,芳草绿初齐。比舍饶新醸,清樽处处携。

画廊标物外,那复似人间。石色连松影,波光乱竹斑。巢云多鹳鹤,佐酒出鲂鳏。况值初弦月,高歌未拟还。

忆昔山阴道,扁舟到寓园。侧看崖际屋,直似画中村。胜赏今难在,风流此尚存。由来歌舞地,应在谢公墩。

其一中的“选胜古长干”尚待推敲,因为佟园的位置距离“古长干”尚有一段距离。其二中的“比舍饶新醸”写的是僻园景观之一的“酿墅”(亦称“酿村”)。

《佟中丞招饮僻园重赋》四首:

未遣双童报,多因看竹来。忽闻红药发,正尔绿樽开。客有登楼赋,人有运甓才。东篱丛菊少,须及雨中载。

莺啼殊未倦,燕垒恰初莺。花外春风改,林端夕照明。青藤过旧格,白纻谱新声。听彻吴儿曲,严城每曙更。

逢迎宽礼数,藉草任高眠。莫叹金城柳,长参玉板禅。钟声诸寺近,塔影万灯悬。扫径公应许,墙东借一椽。

归田惟种秫,花槛俯糟床。纵饮宁论直,逃名自有乡。异香夸上若,嘉会聚高阳。镇日留髡醉,无劳典鹔鹴。

其三中的“逢迎”即接待。“玉板禅”为笋的别名。“塔”即大报恩寺塔。“扫径”表示清扫迎客。反映了主人了好客与客人的自由自在、不受拘束。

其四中的“逃名自有乡”让人联想到唐人司空图“酣歌自适逃名久,不必门多长者车”诗句。末句中的“典鹔鹴”即“典鹔鹴裘”,典出《西京杂记》司马相如因贫以鹔鹴裘贳酒与文君对饮故事。

佟国器也写有《和宋荔裳游余僻园韵》诗:

郊居尘自远,苍翠障河干。石老连云卧,香酣促酒干。孤松堪结侣,五柳欲辞官。款户君偏独,斜阳兴未阑。

由于和诗者众,后遂有《僻园倡和集》之编。顾景星撰有《僻园倡和集序》,序文说:“此则东山宋观察荔裳偶倡而众和之者,公之园遂名满天下。”因为宋琬等著名诗人咏诗的传播,僻园遂成为闻名全国的园墅。

侄辈佟世思所撰《与梅堂集》卷三载有《僻园歌奉献家中丞汇白伯父》、卷四载有《僻园呈家中汇白伯父》二首。

《僻园歌奉献家中丞汇白伯父》歌中有“君不见辋川台榭蓝田月,右丞别业堪愉悦;又不见谢安昔日卧东皋,赌墅围棋破寂寥。我家中丞应把臂,长林丰草共游遨”之句,将僻园与唐代诗人王维位于陕西蓝田的辋川别业和东晋谢安的东山墅相类比。《僻园呈家中汇白伯父》二首“僻园尘不到,野色拥柴门。曲磴繁花路,寒河老树根。人同秋水洁,山自六朝存。蹑履长干上,风流忆谢墩。”“楼迥疑仙署,堂开倚碧霄。万峰齐入座,一水远通桥。翠霭晴飞鹤,苍烟晚度箫。我来非赌墅,千里不辞遥。”

二、先著“十咏”定“十景”

《金陵园墅志》记载,僻园“后为历阳牧夏禹贡所有,则万竿苍玉、双株文杏、锦谷芳丛、金粟幽香、高阁松风、方塘荷雨、桐轩延月、梅屋烘晴、春郊水涨、夜塔灯辉,所称十景。”“僻园十景”实际出自清初金陵诗人先著的《南园十咏》。

南园是康熙年间政绩卓著的和州知州夏禹贡赋闲居金陵时,“以江上之田易而有之”。康熙二十一年夏天,先著曾客居园内,可谓“流连于花药禽鱼间者,非一朝夕”。第二年春天有淮上之游,遂在到达广陵时,于舟中“标其最胜者为十目,系以长短体十阕”。词牌景名分别是《水龙吟·万竿苍玉》《琐窗寒·双株文杏》《绮罗香·锦谷芳丛》《高阳台·金粟幽香》《甘州·高阁松风》《南浦·方塘荷雨》《摸鱼儿·桐轩延月》《解连环·梅屋烘晴》《扫花游·春郊水涨》《月下笛·夜塔灯辉》。

如写僻园竹林美景的《水龙吟·万竿苍玉》:“渭滨千亩苍凉,此间日有凌云势。锦绷才褪,抽梢一夜,满园龙子。密叶交加,风吟不到,月穿无地。向深林坐听,琅玕奏响,入耳处、皆生翠。叹想子猷高致,真不愧、此君知己。行天赤日,炎蒸顿失,幽襟如洗。参寻玉版,多年公案,不妨拈起。趁逍遥静日,挥毫重与,撰淇园记。”

如咏僻园桂花的《高阳台·金粟幽香》:“雁欲来时,枫将变侯,小山辞赋殷勤。细蕊烝开,层峦一片浮金。郊扉岂便容高枕,料繁花,幽树耽人。更添情,共喙争飞,上下鸣禽。芗林居士当年植,为者弥芬烈,寄慨雄心。杯底清光,月中殿影沉沉。西风渐续黄花兴,到黄花,秋更堪吟。急登临,日启南园,共醉东邻。”“金粟”系桂花的别名。“芗林居士”即南宋词人向子諲,写有多篇咏桂名词。

最后一阙《月下笛·夜塔灯辉》则是借景,写的是“佳丽长干,望中萧寺,插天金碧”的大报恩寺琉璃塔晚上“忽明灯,万户光生,蜃楼海市浑未识”的夜景。

三、雍正时改为“养济院”

先著另写有《僻园左右桃花》诗:“桃花灼灼笑东风,一带篱门菜圃通。昔日幽篁深巷满,多年文杏画楼空,春波有意犹浮蕊,夜雨无情任洗红。树已成林园废尽,来看初不识邻翁。”僻园在先著在世时就已经荒废了,让他颇为感伤。

僻园在清代江宁地方志书中通常称“佟园”,遗址雍正时改为养济院。《〔嘉庆〕江宁府志》记载,明代洪武年间建养济院于城北通江桥柳林中,万历年间改建于三山门(今水西门)门外水次仓侧。康熙二十八年所建育婴堂也位于三山门外。雍正十二年,“奉旨改建二堂于聚宝门外之佟园”。两江总督赵宏恩倡捐银九千六百余两,置田拨洲,又归并旧育婴堂田房租作为衣食费用。乾隆二年又增建残废、老妇二堂,四堂分门别类收养。乾隆五十九年四月,“因堂内残废所人数众多,住屋仅三十余间,不敷居住”,江宁知府吕燕昭遂增建号房并住房二十间。养济院后毁于太平天国战乱。《〔同治〕上江两县志》称养济院为普育堂,同治四年改建于城内剪子巷。

关于辟园的位置,文献记载较为模糊。《〔同治〕上江两县志》是以驯象门作为佟园位置坐标的。《〔同治〕续纂江宁府志》卷八《名迹》在以西街来宾桥为起点介绍古迹时说:“大路则西经旧废疾老人诸堂低水次仓、驯象门、赛工桥。”可见佟园位于来宾桥西、驯象门东。金鳌道光年间所著《金陵待征录》在介绍“韩襄宇园”时说“襄宇子敬修又辟寒山园,临城壕,与佟园对宇”。城壕即外秦淮河。联系“野香沿岸入,硕果几枝存。更爱秦淮好,秋来水满墩”“苍翠障河干”“一水远通桥”等咏佟园的诗句,可知佟园北临外秦淮河。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