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岭摩崖石刻

发布日期:2019-09-11浏览次数: 字号:[] 作者:顾小平 来源:《江苏地方志》2019年第4期

苏州城西部与太湖之间有一脉山岭。春天晴朗的天空,满眼山峦的青色中树荫墨绿,空气中有淡淡的湿气,春风中飘来一缕缕青草的香味。

山脉迂回曲折,从南向北,有灵岩山,山顶有吴王夫差与西施的馆娃宫,紧倚着北边的天平山相传是东海龙王龙尾扫成,天平山上有范仲淹坟地,自明代,官宦文士经过苏州,都要来天平山拜祭,清乾隆皇帝六下江南,四临天平山。再向北是白马涧生态园,历史可以追溯到2500年前,春秋战国时乃吴王养马之地,越王勾践被俘后在这里为吴王养马,卧薪尝胆十年,如今还留有饮马池遗迹。通往龙池的小道为古御道,两侧有清乾隆当年的行宫遗址、明朝文学家赵宧光题刻的千尺雪、寿星石,明末清初大书画家徐枋的涧上草堂及洗心泉,还有云谷飞瀑、乾隆御碑、寻马亭、水滨步道、天工石韵、十里木栈、游泳池等景观。2002年,生物学家在龙池里发现了有5.5亿年历史的活化石——桃花水母。

方圆几十里的山脉峰莲岭接,层林叠翠,极为壮观。把这个山岭称为“吴中第一”的明朝宰相王鳌,曾经用诗句形象描画山石奇险、突兀云端的非凡气势:“亭亭一盖倚苍冥,俨若端人人自敬。狮同奔伏象山迥,支硎秦台皆退听,横山当面横作屏,背拥莲花互相映。林林万石相拄撑,倚扦半天欹不定。”当地人称这一带是寒山岭。

寒山岭的得名可以追溯到明代万历二十二年(1594)秋天,赵宧光遵父遗嘱在这里买下二百亩山地葬父,带着妻子陆卿子、儿子赵灵均进山守坟。赵宧光是宋太宗赵炅第八子元俨的后代,宋王室南渡留下一脉,渐渐在苏州太仓就有了赵氏一族。陆卿子是姑苏当朝进士、著名书画家陆师道的女儿。陆师道官至尚宝少卿,工诗歌及古文辞,工书法,小楷,精通绘画,艺术功底深厚,陆卿子出自名门,却无半点架子。夫妻二人天作房,地当床,寻找水源,在山间找到了一条流淌的小溪,赵宧光捧起一掬泉水喝了一口,吟出了两句诗:“石室可蔽身,寒泉濯温手。”陆卿子朝着身后的山脉说:“这一脉水,来自数千年前,就是说,我们的山岭早就受着这脉寒泉的恩泽,不如就以寒泉命名吧!”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赵宧光与陆卿子埋头山岭,将这些峰岭一一踏勘,常有惊喜发现,他们逐个命名。“芙蓉峰”因山峰俊秀,如平地插起芙蓉而得名,赵宧光作诗“东望望不及,西山山万重。劈空人而起,一簇青芙蓉。”他把“芙蓉”二字刻于高5米的芙蓉峰侧崖上。“元崖”位于芙蓉峰西侧,是一块巨大的整块山崖,坐北朝南,处于寒山岭中心,仿佛是一幅立体浮雕,赵宧光在元崖题刻巨幅摩崖“无边崖”。“玉雪岑”位于元崖西北侧,高而锐,有白石如玉屑,布满石壁,赵宧光为此作《玉雪岑》“一峰高嵂屼,散雪作瑶岑。疑是司花女,时时此一临。”玉雪岑崖体下藏着“丹井”,是悬崖在崖壁上的一个深潭,发现它时正逢天雨,细水顺着悬崖淌下,崖壁被浸成红色,赵宧光当即诵《丹井》一首“浮云驻危栈,游客觅瑶浆。旁有仙人进,疑传李伯阳。”并以斗方的篆体“丹井”二字镌刻在了紫色的崖壁。“菡萏峰”则与玉雪岑并肩,立于南侧,在豁然中开的寒山空谷间仰望,如同双峰插云。菡萏是荷花的古名,赵宧光《菡萏峰》描述道:“一朵青芙蓉,簪簪上凌空。山灵畏花落,瓣瓣藓泥封。”菡萏峰美石簇拥,层层包裹,形若荷花。更令人叫绝的是,峰面崖壁,有一组“情侣石”突兀而起,男的眼角鱼尾纹清晰可见,女的齐耳短发,眼睑微合,他们耳鬓厮磨。赵宧光依此景写下两句诗“奔泉静注千寻壑,飞瀑晴回万仞峰”,刻在寒山岭的空谷泉流量最密处的石壁上。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加上人类的情感表达,使寒山岭变得不凡。赵宧光的笔下流淌着诗句《中峰飞泉》《支根泉》《千尺雪》《曲塘》《清凉池》《一线泉》《洒头盆》……他将这些诗句刻在了山石上。赵宧光、赵灵均父子以篆学显,陆卿子以诗词胜,而媳妇文淑则以画独领风骚,所谓“父子篆学,姑诗妇画”,被人称为“吴门三秀”。一时间高士名流纷纷来到寒山岭。文人墨客、名士名宦络绎到来,广西道监察御史前中书舍新都懋康、四川巡抚王维章、史学家张铨、剧作家王衡、书画家陈思、吴明郊、医家翁应祥、军事家茅元仪、卜士袁景休等等,他们或登上山巅岭头,指点江山,挥斥方遒,或徜徉于幽涧秀水,或端坐凉亭小阁,品茗嚼韵,高谈阔论,吟诗作对,谈字赏画……

乾隆皇帝在乾隆十六年(1751)春正月第一次下江南,大步流星走在寒山岭的山道上。他看到了奇石、眼云石、马头石、芙蓉峰……有丘壑、一线天、倚天堑、藏蛟峡……他走进楼阁,有移文亭、空空庵、印堂……见到了那么多的摩崖石刻,风格各异,镌刻极精,他让侍从拿来了文房四宝,一口气写下《寒山千尺雪》长句:

支硎一带连寒山,山下出泉为寒泉。

淙淙幽幽赴溪壑,跳珠溅玉多来源。

土人区分称各别,岂能一一征名诠。

兰淑策马寻幽胜,山水与我果有缘。

就中宧光好事者,引泉千尺注之渊。

泉飞千尺雪千尺,小篆三字铭云峦。

名山子孙真不绝,安在舍宅资福田。

槃陀坐对清万虑,得来曾有诗亦然。

雪香在梅色在水,其声乃在虚无间。

自此,乾隆六下江南,六次来到寒山岭,甚至住在当年赵宧光的寒山别院,先后写下了四十首诗。他还让工匠模仿寒山岭,在他的紫金城里也修建一座寒山岭。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