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传奇名楼——燕子楼

发布日期:2020-10-15浏览次数: 字号:[] 作者:蒋 锋 黄 磊 来源:《江苏地方志》2020年第5期

燕子楼

俗称为徐州“五楼”的霸王楼、彭祖楼、黄楼、奎楼、燕子楼,体现了徐州传统文化的特色,尤其是历代文人墨客在此写下了诸多称颂徐州及描述徐州风土人情的名篇佳作,给游人留下诸多遐想。其中的燕子楼,就是徐州很有名的一处古迹。

一、徐州燕子楼的历史变迁

燕子楼,是闻名遐迩的徐州名胜古迹,可谓变迁有年。原址何处?诸多历史史料公认在张愔的旧第中。旧第又位于何处?无从查考,但知其初毁于战乱,唐景福二年(893),徐州行营兵马都统时溥被朱全忠打败,危急中与妻子登燕子楼自焚身死,楼遂化为灰烬。以后重建,楼址模糊。燕子楼屡毁屡建,在宋代、明代、清代都不断地重新修建、修复,地址也多次变更。文天祥在《吊盼盼》一诗中,有“问楼在何处,城东莫如雪”句,似乎此前楼在城东。后有《明统一志》记载: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迁建燕子楼于城西北隅。[1]997清光绪九年(1883),徐州知府曾广照于城西南城垣上重建;光绪十五年,被徐州道段喆复移于城西北,如此反复。后复建于西南城垣的燕子楼,楼前有荷池曲港,每当春回大地,桃红柳绿,燕子翩翩,风景秀丽,是当时徐州地区的最高建筑。1928年,国民党第一军军长刘峙驻防徐州,认为旧城墙有碍现代国防建设,决定拆除徐州城墙,遂找到铜山县县长刘炳晨。此时,刘炳晨因教育经费发愁便答应了,并指定教育局长胡锡三及一些地方士绅成立 铜山县政府城垣变卖委员会,议定将变卖的城垣所得之款全部充作教育经费,古城墙遂拆除变卖,昔日坚峻壮观、逶迤相连的古城墙在人们的视野里彻底消失,古城墙西南隅的燕子楼再被毁坏,荡然无存。1932年,燕子楼在徐州西南隅重建。1938年,徐州沦陷时,燕子楼再度蒙难,遭受飞机轰炸,主体部分受创严重,随后日军将这里变成了一个马场。新中国成立后,在燕子楼遗址上,建起燕子楼小学。

如今的燕子楼,是1985年徐州市政府根据史料记载重新仿建的,位于徐州电视台塔下的云龙公园内知公岛上,从空中俯瞰,绿树丛林中掩映着这座小楼,四面临水,犹如水浮绿洲,似洲耸琼楼。楼为宋式,仿木结构,双层飞檐,古朴典雅,飞扬的挑角犹如临空展翅的燕子,被人们称之为燕子楼。楼内陈列有历代歌咏燕子楼的诗词、壁画。楼的西面、北面是一个由长廊环绕的院落,在长廊内墙上镶嵌刻有“燕子楼”的书法石碑;长廊尽头盖有一亭,厅内树有唐代美女关盼盼的汉白玉雕像,关盼盼亭亭玉立,双眸柔情似水,情意绵绵,美艳中透露出几分凄苦忧思的神情;院落内有一水池,临池有赵朴初先生书写的白居易燕子楼石刻。地处云龙公园一隅的燕子楼,因美丽的传说形成佳境之地,形成一道古色古韵的风景。燕子楼成了市民日常健身休闲的绝佳去处和游人的游览胜地。

二、燕子楼与绝代佳人关盼盼的历史缘结

谈起燕子楼,人们一定会想起绝代佳人关盼盼。关盼盼,唐代贞元、元和年间徐州名妓,多才多艺,能歌善舞,擅长演奏玉箫、瑶瑟,又工诗能画,可谓一位才女,因而受到官宦权贵的赏识。《唐才子传》称她“能华藻,才色双美”。当时徐泗濠节度使张建封之子张愔于其父病故后,被徐州军民拥护继任节度使,并被朝廷加封尚书的官衔,镇守徐州。张愔非常仰慕关盼盼的才貌,用重金将她买来,让人教她歌舞,使她成为能舞《霓裳羽衣曲》的歌舞能手,并把她纳为小妾,特地在节度使衙门的后花园,专门给关盼盼盖了一座漂亮的小楼。小楼建成后,有许多燕子飞来戏耍、栖息、繁衍,成为一时景观,时间长了,人们习惯称关盼盼居住的小楼为燕子楼。

(一)关盼盼为夫守节后人敬慕

关盼盼嫁给张愔,时间大约只有短短几年,元和元年(806),张愔被朝廷任命为兵部尚书,但在就任途中病逝。张愔去世后,归葬洛阳。关盼盼何以自处?清代同治年间《徐州府志·人物传》载:“盼盼感恩,誓守,独居燕子楼十年,无二志,作诗三百余章,皆以写其哀慕。”现在留存的尚有三首[1]997

楼上残灯伴晓霜,独眠人起合欢床。

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未是长。

北邙松柏锁愁烟,燕子楼中思悄然。

自埋剑履歌尘散,红袖香消十一年。

适看鸿雁岳阳回,又睹玄禽逼社来。

瑶瑟玉箫无意绪,任从蛛网任从灰。

这一守就是十余载,关盼盼怀念旧爱而不再嫁,歌声不作,舞袖香销,在燕子楼里过着独居的孤寂生活,寡居的日子是漫长而凄苦的。盼盼将终日思念着逝去的夫君的感情寄托在诗词里,写下许多怀念昔日爱情悲欢的诗篇,编为《燕子楼集》,只可惜这些诗词大多未能传世。

(二)白居易所作《燕子楼》诗传千古凄绝恋情

白居易于贞元十九年(803)登拔萃科,贞元二十年授校书郎时游徐泗,张愔在府中设宴盛情款待。席间,张愔命盼盼歌舞助兴。此景被白居易载于《燕子楼三首并序》中:“徐州故张尚书有爱妓曰盼盼,善歌舞,雅多风态。余为校书郎时,游徐泗间,张尚书宴予,酒酣,出盼盼以佐饮,欢甚。予因赠诗云: ‘醉娇胜不得,风袅牡丹花。’尽欢而去。尔后绝不相闻,迨兹仅一纪矣。”诗中描写关盼盼醉酒的娇态,把她比为风中的牡丹花,留下终生难忘的记忆。张愔的堂兄弟张仲素在武宁军任司勋员外郎时,经常出入张愔府第,对张愔和关盼盼的事甚为了解。元和十年(815),张仲素从洛阳到长安时,见到白居易谈起往日亲朋故事,说张愔病故后,盼盼“幽独块然,于今尚在”十余年没有再嫁的事,并拿出关盼盼怀念张愔的《燕子楼》三首诗。白居易说:“词甚婉丽,诘其由,为盼盼作也。”“予爱绘之(张仲素)新咏,感彭城旧游,因同其题作三绝句”[2]

满窗明月满楼霜,被冷灯残拂卧床。

燕子楼中霜月夜,秋来只为一人长。

钿晕罗衫色似烟,几回欲着即潸然。

自从不舞霓裳曲,叠在空箱十一年。

今春有客洛阳回,曾到尚书墓上来。

见到白杨堪作柱,争教红粉不成灰。

白居易所和诗的最后两句,意为墓地的杨树已经长得够粗了,可那个女人仍然活着。过了一段时间,白居易显然觉得上面两句话的意思还不够直白,按捺不住而“复寄一绝,微风(讽)焉。”《尧山堂外纪》[1]978有这首诗,题为《感张仆射故妓诗》,曰:

黄金不惜买峨眉,拣得如花三四枝。

歌舞教成心尽力,一朝身去不相随。

此诗讥讽张愔身前不惜黄金蓄养歌妓,但功名利禄乃身外之物,人死如灯灭,带不走权力,带不走金钱,带不走美色。

关盼盼是绝顶聪明之人,看到此诗时心痛欲绝,肝肠寸断,思前想后,觉得必须抗争以明其志,她哭着说:“自我公薨,妾非不能死,恐百载后以我公重色,有从死之妾,是玷我公也”。意思很明白,尽管人殉是残忍而愚昧的旧俗,我关盼盼也照样可以屈从;只是如此一来,日后的张公名声就要被玷污了:爱美色,竟要从死之妾。显然,对人殉一俗的看法,关盼盼的见识比白居易高明了许多。她又特意和白居易一首七绝诗,责问这个“舍人”,整日奔走于王公贵官左右,为什么不能理解她这个弱女子的深深情意,竟会对自己没随张愔去死而感到惊讶!诗曰:

自守空闺敛恨眉,形同春后牡丹枝。

舍人不会人深意,讶道泉台不去随。

关盼盼虽然发泄心中的愤慨,可终未能消去心头的幽怨,自此不再进食,十余日后离开了人世。宋朝陈荐《燕子楼》[1]978诗:“仆射新阡孤兔游,侍儿犹住水边楼。风清玉簟慵欹枕,月好珠帘懒上钩。残梦觉来沧海阔,新诗吟罢紫兰秋。乐天才思如春雨,断送残花一夕休。”其中的“乐天才思如春雨,断送残花一夕休”,对白居易责难关盼盼未能殉夫的思想和做法颇有微词。从此,关盼盼独守燕子楼的故事千古流传,所住的燕子楼也由此成为历代诗人怀咏感叹而流传千古。

三、历代文人墨客咏怀古楼名扬四海

关盼盼所居的燕子楼古迹已经荡然无存,岁月流逝,物是人非,历代诗人都为关盼盼的孤苦和忠贞之情所感慨,多有题咏,如苏轼、文天祥、陈师道、萨都剌等,都有咏怀燕子楼的作品。

(一)宋、元、明朝诗人咏怀古楼诗

苏轼在《永遇乐·明月如霜》词序中说:“彭城夜宿燕子楼,梦盼盼,因作此词”,其词为:

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清景无限。曲港跳鱼,圆荷泻露,寂寞无人见。紞如三鼓,铿然一叶,黯黯梦云惊断。夜茫茫,重寻无处,觉来小园行遍。

天涯倦客,山中归路,望断故园心眼。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古今如梦,何曾梦觉,但有旧欢新怨。异时对,黄楼夜景,为余浩叹。[3]

其意是苏轼在此不觉进入梦乡,睡梦中,他似乎见到了关盼盼,盼盼风姿绰约而又忧怨的身影始终在心里晃动,醒来后不禁黯然神伤,乘着茫茫的月光,在小园里不知所措地走着。“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古今如梦,何曾梦觉,但有旧欢新怨。”道尽了张愔和关盼盼的故事,抒发了苏轼的感叹之情。

文天祥被俘北上,途经徐州凭吊燕子楼,写下“因何张家妾,名与山川存,自古皆有死,忠义常不没”的诗句,借题抒怀,表明忠于国家民族的心迹。[4]

宋朝陈师道《登燕子楼》诗“绿暗连村柳,红明委地霞。画梁初著燕,废沼已鸣蛙。鸥没轻春水,舟横着浅沙。相逢千岁语,犹说一枝花” [5]。陈师道预见到千载后人们相逢,还会说起“风袅牡丹花”的“一枝花”关盼盼。

元朝陈孚《燕子楼》一词也表达了这种凄婉之情:“长相思,久别离,东风不暖残燕支。乳鸦困,柔鸾悲,樱桃泫红腻,蘼芙凋绿滋。牙床琥珀枕,梦君君不知。” [1]978

萨都剌在徐州也曾到燕子楼寻访,看到关盼盼居住的燕子楼的凄凉,睹物伤情,亦作《燕子楼》诗:“何处春风燕子楼,断碑落日古城头。画眉人远繁华歇,无数青山生暮愁。” [6]写的是阴风惨惨,一派昏暗,感慨关盼盼的悲剧结局,也反映了他对所处现实的不满。

明曾棨《燕子楼》:“楼外双旌去不归,楼中寂寞减容辉。合欢枕冷愁长在,织锦机寒恨永违。青镜自嗟鸾独舞,画梁无复燕双飞。只今艳骨成尘土,空有行人吊落晖。” [1]978道尽了关盼盼寂寞孤苦的生活,最后还能成为后人凭吊和感叹。

(二)名楼古韵扬四海缔结友好交往

历代有关燕子楼的题咏,深受人们的喜爱和传颂。唐代诗人白居易咏颂燕子楼的诗被传至日本,1200年初被编入日本《百人一首》诗集。其中,在日本诗人大江千里的诗里,就有模仿(实际上是翻译)白居易燕子楼诗的一首“燕子楼中霜月夜,秋来只为一人饮”。1984年,为了发展日中友好关系,日本民间组织“日本徐州会”“歌留多会”及“中国古典文学爱好者”纷纷来信,愿意与徐州市一起重建历史古迹——燕子楼(唐代古迹)。1985年,在日本友人的捐助下,在云龙公园的知公岛上重建燕子楼,成为游客观赏游览了解徐州历史文化的一道靓丽的风景,也成了传承中日文化友好交流的象征,楼前有中日双方合立的诗碑,由中国赵朴初先生所书的白居易《燕子楼》诗第一首的后两句:“燕子楼中霜月夜,秋来只为一人长。”与其相配的是日本国冈崎嘉平太先生所书的大江千里为白居易诗而作的和歌。21世纪,为了进一步扩大徐州历史文化名城的影响力和知名度,云龙公园遂改名为燕子楼公园,凸显燕子楼公园的文化底蕴,进一步促进徐州文化旅游事业的发展。

(作者简介:蒋锋,徐州市史志办公室宣教处副处长;黄磊,徐州史志办公室秘书处科员。)


参考文献

[1] 赵明奇.全本徐州府志[M]. 北京:中华书局,2001.

[2]唐诗鉴赏辞典[M]. 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3.

[3] 苏轼.东坡乐府[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10.

[4]徐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徐州市志[M].北京:中华书局,1994:2227.

[5]陈师道.登燕子楼[M]//宋词鉴赏辞典.北京:燕山出版社,2000.

[6]萨都剌.燕子楼[M]//徐州历史文化丛书: 徐州歌咏. 北京:中华书局,2005:105.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