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若虚《春江花月夜》诗中景地推测

发布日期:2020-05-06浏览次数: 字号:[] 作者:徐振宇 来源:《江苏地方志》2020年第1期

提 要:唐代诗人张若虚的《春江花月中夜》被誉为“孤篇盖全唐”,诗中所描写的景地历来众说纷纭,根据《春江花月夜》诗中所描写的江潮连海、芳甸、汀等实景,与诗中景致相符的景地只有瓜洲一带。唐初期到唐中期,从瓜洲北面到镇江为近海广阔的江面,符合江潮连海的景象;初唐时瓜洲为江大沙岛,符合诗中的“芳甸”描写;到中唐时瓜洲因泥沙淤涨,与扬子津相连,瓜洲与扬子津之间存在诸多小沙汀。从张若虚其人仕历以及与“吴中四士”的交游行踪分析,无论其从任职的山东兖州顺泗水、运河南下吴越,还是从扬州乘舟南下吴越访友,都必经扬子津渡口到江南,瓜洲为其必经之地。因此,瓜洲顺理成章地成为《春江花月夜》创作景地。扬州市瓜洲镇所建张若虚纪念馆暨春江花月夜艺术馆,再现千年前春江花月夜胜景,对理解与体悟《春江花月夜》诗中唯美意境,感受这一千古名诗的魅力等,均起了积极的作用。

关键词:《春江花月夜》 景地 张若虚 瓜洲

唐代诗人张若虚以一首《春江花月夜》“孤篇横绝,竟为大家”。这首用乐府吴声歌曲名而作的诗,以江为场景,月为主题,将春、江、花、月、夜五大意象完美地融为一体,描绘出一幅清丽脱俗、壮美邈远的春江月夜图。由春天、夜晚、江水、花树、明月构成的一幅清丽优美的画卷,月光所极之处,万物无不染上那一份纯净、清幽,千百年来使无数读者为之倾倒,《春江花月夜》由此被闻一多赞为“诗中的诗,顶峰中的顶峰”。

然而,这首诗从唐至元一直倍受冷落。据文史学家程千帆先生考证,今存唐人选唐诗十种、唐人杂记小说,宋代《文苑英华》《唐文粹》《唐百家诗选》《唐诗记事》,元代《唐音》等唐诗选本,均未见他的诗作。最早收录张若虚《春江花月夜》诗,是宋人郭茂倩的《乐府诗集》卷四十七,共收《春江花月夜》同题诗五家七首,张若虚的这一首也在其中。直到明代,这首诗才被重视,这期间埋没了近800年。明代以后,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一路风光,备受文人推崇,各种评论、赏析层出不穷。关于诗中所描写的景地也众说纷纭,有镇江焦山说、江都大桥说、扬州曲江说、浙江富春江说、湖南浏阳说等等,但大多以点窥面,缺乏说服力。

读诗者、写诗者和研究诗词者都知道,诗多以景生情,由景生思。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也是如此,全诗36句,写实景的诗句共十句“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所以诗中描写的景地应该从这十句中去推测。从诗中分析,首先可以确定景地为江,而且是近海或宽阔的江面,必须有潮水,要有江中大小沙渚。同时满足上述条件才有可能是《春江花月夜》诗中所描写的景地。

对照上面的条件来看诸多说法。江都说、泰州说、镇江说等,基本以长江近海为论据,而未提及近景论证,故不足为凭。曲江说认为古有广陵潮可到曲江,但张若虚是初唐人,初唐时曲江已成内陆,长江渡口已至扬子津,不可能有江潮连海的景观,所以也不足为凭。至于仅凭“青枫浦”而认定的浏阳说更是无稽之谈。“青枫浦”见于古诗多处,多非定指湖南浏阳浦梓港。如:权德舆《黄檗馆》:“青枫浦上魂已销,黄檗馆前心自苦。”岳珂《碧云亭晚眺》:“日落青枫浦,云平白苧山”等,而是泛指游子所在的地方,暗用《楚辞·招魂》“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春心”及《九歌·河伯》“送美人兮南浦”,隐含离别之意。更何况浦梓港也看不到江潮连海的景象。而富春江说,仅凭“春江”二字臆测,更是荒谬。

那么张若虚《春江花月夜》究竟描写的是哪里呢?《春江花月夜》诗中写到感怀时,无意中留下一条信息“但见长江送流水”。可以确认,此江为长江无疑。

既然是长江,那诗中之景又是长江哪一段呢?单从初唐时江潮连海的景象看,从六合到泰州江段都有可能,所以镇江说、江都说、泰州说应运而生。不过诗中又提到两处近景。第一是“芳甸”(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古时称城外为郭,郭外为郊,郊外为甸。江流“宛转”地转了一个弯,弯中还有一个百花盛开的“芳甸”,芳甸之上远远地可以看到花林。第二是“汀”(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汀是指水边平地,小洲。这两处近景描写,也正是“镇江说”“江都说”“泰州说”无法解释的地方。

好在这段江面恰好有一个地方满足这三个条件。据史料记载,初唐时,长江渡口在扬子津,瓜洲为江中沙岛,扬子津渡到瓜洲江边是自然水道。唐中期,沙涨北移,瓜洲与扬子相连,航道淤塞。开元二十五年(737),润州刺史齐浣开凿伊娄运河25里,从瓜洲至扬子津,沟通了运河与长江航道。此处透露出三条线索:其一,从瓜洲北面到镇江为近海广阔的江面,符合江潮连海的景象。其二,初唐时,瓜洲为江中大沙岛,正好符合《春江花月夜》诗中的“芳甸”描写。其三,从初唐到中唐短短一百多年时间,瓜洲就因泥沙淤涨,与扬子津相连,说明瓜洲与扬子津之间存在诸多小沙岛,也就是所谓的“汀”,这也验证了诗中的“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仅仅诗中景致相符,还不足以说明《春江花月夜》诗中描写的景地在瓜洲,那么再从张若虚其人仕历与行踪分析。《全唐诗》第117卷:“张若虚,扬州人,兖州兵曹。”事迹略见于《旧唐书·贺知章传》。中宗神龙年间(705-707)与贺知章、贺朝、万齐融、邢巨、包融俱以文词俊秀驰名于京都,他与贺知章(越州永兴人,今浙江萧山)、张旭(苏州人)、包融(润州延陵,今丹阳人),号“吴中四士”,文词俊秀。胡小石在他的《张若虚事迹考略》中考察张若虚生平仕历与交往情况,认为“其一生游历地域甚为有限,除兖州之外,大多未出吴越间”。其他三位都是江南人,张若虚无论从山东兖州顺泗水、运河南下吴越,还是从扬州乘舟南下吴越访友,都必须经扬子津渡口。那么,瓜洲将是他必经之地。

如果把创作景地设为瓜洲,那么一切就顺理成章了。某个春天的夜晚,张若虚去吴越寻访好友贺知章、张旭等人,盘桓多日后归来,泊船于瓜洲江边,一下子被眼前的景色迷住了。向东看江面宽阔如海,春潮浩荡与大海连成一片,一轮明月好像随着潮水一起升起。春江之上波光粼粼,到处都有明亮的月光。江水曲曲折折地绕着开满鲜花的瓜洲流淌,月光照射在瓜洲江边的花树上,好像细密的雪珠在闪烁。不远处的江中汀洲之上,有薄雾流淌如飞霜一般,分不清是洲上的白沙还是月光。面对此情此景,张若虚不由地发出“哀吾生之须臾,羡月亮之永恒”的人生思考,想到了自己到了春半还未回去,远在山东兖州的妻子是否倚楼望月,也在同一片月光下想念自己。在流连眼前美景、怅怀心中相思之际,不知不觉月已西斜。

显而易见,无论从诗中描写的景致,还是张若虚仕历行踪来分析,瓜洲都与《春江花月夜》诗中景地相符。因此,可以推测张若虚《春江花月夜》作于瓜洲的可能性最大。

瓜洲,始于晋,盛于唐,有着近1800年的历史。地处长江与运河交汇处,是长江重要渡口。李白、白居易、王安石、陆游等众多著名诗人在此留下了数千首诗词歌赋。其中,李白的《题瓜洲新河饯族叔舍人贲》、白居易的《长相思》、王安石的《泊船瓜洲》、陆游的《书愤》等不朽名篇流传千古,因而瓜洲渡自古以来就享有“诗渡”美誉。根据张若虚《春江花月夜》创作景地的推测,2019年,瓜洲镇投资建成了张若虚纪念馆暨春江花月夜艺术馆,这对于纪念张若虚其人,理解与体悟《春江花月夜》诗中唯美意境,感受这一千古名诗的魅力等,都能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