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力保护色:
黄金韶其人其事

2020-07-24 09:30:25信息来源:浏览次数:字体:[ ]

提 要:清道光至同治年间,广西人黃金韶曾长期在江苏为官,先后担任常熟、昭文知县,海州直隶州知州,通州直隶州知州,苏州知府,亲历了在常熟任上督剿受太平军影响的土匪,在海州任上堵截捻军、修复凤凰城,在通州任上镇压响应太平天国的军山农民起义,见证了江苏地方官府对太平天国运动的应对,折射了这个时代的重大社会变化。

关键词:太平天国 黃金韶 常熟 海州 通州


熟悉民国史的人都知道黄绍竑这个人,黄绍竑(1895—1966),又名黄绍雄,字季宽,广西容县黎村镇人,新桂系三巨头的第二位,以政治谋略见长,历任国民党第七军党代表、广西省主席、十五军军长、湖北省主席、浙江省主席、内政部长、交通部长、国民党中央监察院副院长、监察委员、立法委员、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委员、军事委员等职。新中国成立后,又担任过国家政务院委员、全国人大常务委员、全国政协委员等重要职务。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黄绍竑的祖父黃金韶在清朝道光、咸丰、同治年间曾长期在江苏为官,先后担任过知县、知州、知府等职。

黃金韶(约1822—约1867),字印山,广西容县黎村镇平潭村人,道光二十七年(1847)丁未科进士,初任江苏省常熟知县(1847年任),又转昭文(1912并入常熟)知县,后升任海州直隶州知州(1855年正月任)、通州直隶州知州(1862年任),同治四年(1865年)升任苏州知府。

黄家是容县望族,在清代中后期,家族中先后出过3个进士、5个举人,人称“父子公孙三进士、族中五举人”,显赫一时。

一、常熟、昭文任上,救灾剿匪

道光二十七年(1847),黄金韶赴京参加丁未科会试,最终以二甲100名考取进士。与常熟庞钟璐、福建沈葆桢为同科进士。按照惯例,黄金韶、庞钟璐、沈葆桢等新科进士是年五月初五晋见道光皇帝,随即交吏部掣签分发各省以知县即用。黄金韶抽签抽中常熟知县。

黄金韶到任常熟知县时,正逢常熟发生水灾,他立即投入抗灾救灾工作中,并大力赈济灾民,最终使百姓渡过了难关。随后,他又清厘积案,严禁讼棍。当时常熟乡下有一帮号称“野鹅党”的流氓,四处欺压良善、危害乡里,黄金韶毫不留情地将为首者抓了起来予以严惩,从而还了一方太平。

咸丰三年(1853)二月,太平军攻占金陵,一时东南震动。三月,督臣令各州县设立军需局。常熟知县黄金韶和昭文知县任鲲池邀请绅士设局于常熟城隍庙,国子监助教曾彬文(字德钧,号仲才,昭文县副贡生,候选国子监助教)和内阁中书丁云瑞等总负责局务,为清军提供后勤保障。 

在太平军影响下,常熟一带有土匪蜂起响应,聚集千余人四乡劫掠。黄金韶亲自带领官兵,并问计于候选同知、常熟王庄人陆贤,最后连续督剿七日,终于攻破土匪老巢,尽数歼灭之。此役,黄金韶得到朝廷嘉奖与赏识,后以功升任海州直隶州知州。

黄金韶曾在常熟留下过若干痕迹。道光三十年(1850)春,他曾和昭文知县章惠(浙江山阴人)一同陪苏州知府王梦龄游虞山,并在桃源涧留下了题名石刻。可惜由于多年的风吹日晒雨淋,石头上的字迹至今已经模糊不清、无法辨认了。

黄金韶还曾参与疏浚过福山塘等河道。据《漏网喁鱼集》记载:“道光三十年,又闻圣驾于正月十四崩。时,章令在白茆量勘,举董筹议。皇太子即位,改元咸丰。其时河干官员,摘缨穿孝。二月初开工,章令又往徐六泾、浒浦估工并举。三月二十,本府王梦龄临工。章又到高浦筹浚。惟福山常令黄金韶承办。”上文所述三人游虞山,就是在这段时间内。

黄金韶在常熟时与吴县王希廉、昭文赵同钧交好,三人曾结拜为异姓兄弟,咸丰七年(1857)七月王希廉作《孪史》一书,黄金韶和赵同钧都曾为之作序。

二、海州知州任上,修复凤凰城、堵截捻军

咸丰五年(1855),黄金韶因功升任海州直隶州(今江苏连云港)知州,他在任上做的最大一件事就是修复凤凰城。

凤凰城原名南城,位于现连云港市海州区,因建于东西凤凰山之间,故又称凤凰城,南朝刘宋南青州刺史刘善明(432—480),平原人。垒石为城,是为凤凰城建城之始。

咸丰十一年(1861)五月三十日,捻军首领刘天福率1.6万人攻破凤凰城,当时驻守凤凰城的东海营都司石龙章战死,古城遭到了空前浩劫,原有三个城门,在战争中皆遭损坏。

战后,黄金韶向朝廷请帑金修缮凤凰城,得到朝廷的批准。这年冬天,城墙修缮完毕,黄金韶亲自为三个城门题写城匾:北门为“秀挹云台”,东门为“蓬瀛拱卫”,南门为“古凤凰城”。时至今日,只有南城门上的石匾还嵌在城门上,上刻“古凤凰城”四个大字,字径约50厘米,字体古朴雄浑,苍劲有力。上款“咸丰辛酉年”,落款“州牧黄金韶”,字径4厘米左右,字迹已漫漶斑驳不甚清楚了。

连云港古凤凰城

黄金韶在重修南城以后,迅速补充东海营的驻军,修筑战争工事,召回逃难居民。城内居民的生活秩序逐步得到恢复,南城得以劫后重生。

1958年“破四旧”的风潮中,凤凰城的城墙遭到拆除,古城毁于一旦。只有山上的部分墙基和南城门幸存于世,它矗立在古城之侧,饱经风雨。

黄金韶在海州知州任内,还多次堵截过捻军的侵扰和围歼地方土匪。

同治元年(1862)五月,黄金韶在江宁布政使、代理漕运总署吴棠的统一指挥下,会同参将袁世功、都司张保圣,将流窜在海州所属朱洲圩内的一股土匪全部歼灭。事后黄金韶等受到朝廷嘉奖。

三、通州知州任上,镇压军山农民起义

同治元年(1862),黄金韶转任通州直隶州(今江苏南通市)知州。在这任上,他差点遭遇了灭顶之灾。

咸丰十年(1860)八月,太平军攻占常熟,此时江南除了上海外,其他地方基本被太平军占领,整个太平天国形势再度大好。在这种大形势下,与常熟一江之隔的通州地区也有人蠢蠢欲动,想要响应太平军发动起义,攻占通州。

其核心人物为清廷驻狼山镇标兵头目陆家升、陈廷贵。两人本来已经因为军功而被保举为五品武官,并且享受双饷待遇,可是他俩仍不满足,提出多种要求,结果被他们的顶头上司——70多岁的老总兵泊承升严厉批评了一顿。陆、陈二人满腹怨恨,便偷偷渡过长江,来到与狼山一江之隔的常熟福山镇太平军驻地,约太平军渡江北上,表示愿意做内应,一举拿下通州城。哪知太平军当时的策略是守住江南,暂时并无渡江北上的想法,于是对他俩说:“倘若你们果然有诚心,那就靠自己的力量占据通州城,作为投奔我军的见面礼吧。”

陆家升与陈廷贵慨然允诺,但返回江北后,觉得仅凭自己的力量很难实现目标。他俩左思右想,想到了狼山东南的军山一带,两杯茶教教主黄朝飏(也有作黄朝阳的)、茅广福等聚有徒众数千人,倘能说动他们起事,还愁拿不下通州城么!于是连夜派出亲信前往联系。

所谓两杯茶教,又称“后天会”或“后天教”,是以茶饮为名义的教派组织,出现于清朝道光年间,为扬州里下河的一位僧人首创,原始教义不过是茶禅结合,入教者受戒、素食、诵经,有时候也替人治病并敛些钱财。那位僧人死后,此教传给了扬州人盛广大与通州人黄朝飏、茅广福等。

黄朝飏(1802—1863),通州余西场人,后迁居军山东北不远的三号圩(今属南通市开发区)。当年已满六旬,是狼山广教寺的佃户,练得一身好武艺,并粗通文墨。他先后联络了以卖膏药为掩护的盛广大、军山草庙庵武艺出众的果成和尚、武艺高强的施四海、施小七兄弟等人,以“吃素”为名,秘密组织了后天教,在军山借“上供”之机,进行聚会。教友很快发展到数千人,其中大多是姚港到老洪港之间的贫苦农民,也有州官衙门下层官员和差役等。

陆家升原以为说动黄朝飏要费一番口舌,哪知黄朝飏受太平天国起义的影响,目睹清朝政府的腐败,早已想揭竿而起、推翻淸廷在通州的统治了。双方一拍即合,于是再次和常熟的太平军取得了联系,并刻制了印章,规定了标识、信号,制定了起义的详细计划,决定在农历五月十四日晚上,在军山举火鸣炮为号,迎接太平军渡江北上,合力攻占通州城。

眼看着起义即将爆发,却在关键时刻出了问题:五月十二日,黄朝飏下令军山一带的居民每户出五百文钱,以资助会众们的宗教仪式(实质是准备起义的军事训练)。有一位沙董企图阻止这一“无故敛民”的做法。黄朝飏勃然大怒道:“到了今天还敢如此托大么?”立即率领会众,将他家的房子给烧了。这位沙董逃到城里,向衙署告发黄朝飏“谋反”。

通州知州黄金韶得信,一边命令紧闭城门,严密防守,一边会同狼山镇总兵泊承升、通州团练督办王藻派兵镇压,一时间,腥风血雨笼罩小海、新港镇一带。黄朝飏、茅广福、陆家升、陈廷贵以及两杯茶教的头目们相继被擒,随后被黄金韶全部杀害。黄朝飏妻陈氏及其未成年的孙子亦未能幸免。盛广大逃到了泰州,不久也被捕,在泰州被凌迟处死。这次起事前后死难者达上百人,史称“军山农民起义”。

常熟人柯悟迟当时正在通州避难,他全程目睹了行刑场面,并将之记入了其所作《漏网喁鱼集》中:“黄朝飏、茅广福等被处死时,官府如临大敌,提三营大兵防范,皆戎装严肃,黄金韶亲自监斩……”

当标兵头目陆家升与陈廷贵被绑进州衙时,通州的大小官员、狼山镇的大小将领无不震惊——万没想到,问题竟然出在自己军队内部!审讯的结果,发现连泊承升的一个心腹旗牌官也有“逆迹”,即加入了起义军阵营。泊承升委婉地请黄金韶从轻发落,黄金韶大笑道:“人爱贼,真可谓至死不悟!”随即喝令将旗牌官与陆、陈二人一并斩首。 

知州黄金韶在审讯窝藏黄朝飏的妙如和尚时,妙如和尚声称根本不知情,要求释放回去。黄金韶申斥说:“窝藏反叛该当何罪?”接着便下令将妙如和尚拖到州衙西侧的三衙墩巷斩首。

军山起义之所以流产失败,原因很多。就起义方而言,主要是组织不严密,领导人意志不坚定,具体行动与太平军意见不一致,得不到太平军的实质支持;而在清政府官方,通州知州黄金韶和总兵泊承升等掌握着远比起义者更强的实力。黄金韶先前在常熟时就镇压过地方暴动、在海州任上也多次与捻军作战过,其危机处置意识较为敏锐。

为镇压这场未遂起义,清廷杀了起事的主要当事人。这是一场悲剧,但是倘若军山起义成功,通州城被夺取,太平军再引兵北上接应的话,整个通州地区无疑会沦为往来厮杀的战场,死于战火的可能就要以成千上万来计了。从这个意义上说,黄金韶镇压这场起义,客观上使通州躲过了一场战祸。

今日军山

四、升任苏州知府

黄金韶因在地方上对危机应对处置成效卓著,获皇帝赏花翎头衔(相当于正省级官衔),并于同治四年(1865)八月十九日升任苏州知府,这是他任职的最后一个职务,不久因母丧归里,受聘主讲绣江书院,46岁卒于家,其后安葬在波里公建山。

(作者简介:陈建华,现供职于常熟海关。在《常熟史志》等刊发表多篇文章。)

(编辑:陈建华
【打印本页】【我要纠错】【关闭窗口】

[全文下载]: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