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海第一湾:打造长江保护的张家港样本

发布日期:2020-09-23浏览次数: 字号:[] 作者:丁 东 来源:《江苏地方志》2020年第4期

张家港湾

地处长江下游南岸的张家港市,总面积999平方公里,其中,水域面积195.67平方公里。拥有80.4公里的长江岸线,是一座古老而年轻的港口工业城市。说她古老,是因为境内部分乡镇有着5000多年的历史文明。河阳山歌传唱数千年,东山村、古黄泗浦遗址分别于2009年、2018年入选中国考古十大新发现;说她年轻,是因为1962年成立的沙洲县(1986年撤县成立张家港市),距今不过58年。其东部片区的部分乡镇,由长江泥沙淤积而成,仅一两百年的历史。

建市以来,张家港凭借着滨江达海、岸线资源丰富的得天优势,大开发、大开放,形成了以钢铁、纺织、化工、机械制造、物流为主的产业集群,经济实力一直位列全国百强县前三甲。在这30多年间,虽说城市扩张了、经济发展了、收入增加了、百姓富裕了,但与之相伴的是生态环境的恶化。80.4公里的长江岸线绝大部分被码头、船坞以及钢铁、化工、制造类企业占领,少数地方成为钢渣等废弃物的堆场。除东部片区的乐余、常阴沙留有10多公里的生态岸线外,其余地方几乎找不到整片的滩涂湿地。“临江不见江,近水难亲水”,成了张家港百姓的一块心病。

自2016年1月党中央、国务院提出“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长江生态保护战略后,如何护一江清水、还绿色于民,成了摆在张家港面前的一道考题,而张家港人必须交出一份无愧时代、令人满意的答卷。

一、长远谋划,绘就长江保护新蓝图

“张家港今后的发展,再不能走以前拼资源、铺摊子、毁环境的老路了,我们坚决不要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GDP!”2018年9月,新任市委书记沈国芳在全市三级干部大会上满怀深情、掷地有声地说了上述一番话,这也是中央环保督查组指出张家港存在重大环境问题之后沈国芳向全市人民做出的承诺。沈书记上任伊始,对全市长江岸线作了实地巡查,主持召开长江岸线整治专题会议,成立了由潘国强市长任总指挥、常务副市长卞东方任副总指挥、抽调部门及镇区20多位干部组成的长江生态保护工作专班。下设规划、建设、拆迁安置等工作组,统一集中办公,紧锣密鼓地展开各项工作。

仅三四个月时间,就出台了《张家港长江岸线保护总体规划2019—2029》《香山双山旅游度假区总体规划》《张家港通洲沙江心岛生态湿地总体规划》《张家港湾生态保护、建设专项规划》等一系列详规。按“立足长远、狠抓当前、重点突破、有序推进”的原则,抓实抓好相关工程建设。

在全面完成2018年4月启动、总投资40多亿元的东部滨江区域东沙化工园40多家企业整体腾退的整治工程后,市委、市政府下决心重塑长江生态长廊,把“张家港湾”建设工程列为2019年度民生实事工程,启动了“最美江堤、最美江滩、最美江村、最美江湾”建设。其初衷在于践行“长江大保护”战略,给市民、游客打造一个面江亲水、愉悦身心的好去处。张家港湾建设区域,上起老沙码头、下至段山港,岸线全长约12公里,面积140万平方米,总投资37.6亿元。

张家港湾所在区域,是长江奔流入海的最后一个拐弯处,也是最后一段江滩。长江流经八省二市一区,共11个省级行政区,干流超过90度的弯道共181道,第一道在云南丽江,最后一道即为张家港湾。

张家港湾形成初始于唐宋时期。长江江阴以下喇叭形江段,由于靠近南岸的江中,有巫山、镇山、段山露出江面,再加上江阴上游长江漫滩发育不一致,形成凹凸岸,迫使长江主泓道摆荡北移。由此,北岸不断坍削,南侧水流变缓,泥沙加快沉积,逐步形成江中沙洲。嘉靖元年(1522),南正兴沙、西大阴沙、东段山沙积涨成陆,与巫山、镇山、段山并连。明末清初,北岸沿江一带的失地农民、渔船民,迁徙至南岸,围圩造田,终形成了张家港湾。

以后,随着港口建设、工业扩张以及过度捕捞、河道采砂等,张家港湾的生态环境遭到破坏,尤其是老沙码头至段山港一带,塔吊横陈、网簖遍布、废物乱堆、荒草丛生,成了人迹罕至、难于涉足的地方。如果不加整治,任其“野蛮”,既有损张家港文明城市的形象,更有违长江大保护的方略。

据说,张家港湾建设的报告递交苏州后,主要领导高度赞赏,写下批语,称张家港湾为“江海第一湾”。“我们一直说是长江最后一道湾,咋就成了第一道湾?”本地领导起初有些不解,后恍然大悟,从下游的入海口往上游算,张家港湾岂不是第一道湾?其寓意为:拥有张家港精神、样样工作争一流的张家港人,在长江生态保护上更要力争第一。

二、握指成拳,打响江湾建设攻坚战

说干就干。工作专班的全体同志,根据各自的工作分工,挂图作战,倒排时序,会同张家港保税区相关部门和街道,克服时间紧、工程多、任务重的困难,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力争在2020年6月前将有模有样的“江海交汇第一湾”呈现给市民。

根据规划,张家港湾以“长江江滩湿地绿色提升港城样本”为目标愿景,打造“四个最美”。结合“百年一遇”江堤改造,配套观景亭、塔、轩及驿站等设施,建设融防汛通道、健步、休闲、观光于一体的亲江步道,打造最美江堤;突出江边滩涂“湿地”特色,设置观光游憩及生态科普型项目,打造“最美江滩”;推进特色田园乡村建设,提档升级民宿休闲、传统种植、江滩芦苇观光三大产业,打造以江畔风光为特色、红色文化为内涵的“最美江村”;呼应双山香山风景区一体化运作,推动形成“山的形状、岛的韵味、江的风情”滨江特色,打造“最美江湾”。

围绕以上目标,先期实施了“百年江堤提升、江滩养殖清理、生产岸线腾退、生态环境修复、道路交通优化”五大整治提升工程。工程招标、项目实施、建设管理、养殖清理、企业腾退、植树造林等各项工作同时展开。主要领导几次三番进行现场办公;专班副总指挥卞东方副市长坐镇一线、现场指挥;专班成员想在前、冲在前、干在前,放弃了双休日及国庆、元旦等假期,忙着啃一个个硬骨头。

也就四五个月的时间,全部拆除了占有1.53公里岸线的8个杂货码头;腾退了造船厂等5家企业;清理了区域内160多户畜禽养殖及违建屋棚;12公里长的“百年一遇”达标江堤改造已进入尾声;种植了100米宽、面积2175亩的林带……这一段长江岸线终于迎来了江水摇荡绿影、护坡绿草如盖、林木悄然生长的重生蝶变。一道绿色的张家港湾呼之欲出!

三、高位推动,解决治水清水老大难

张家港,倚江而兴,拥江而美,因江而名,水养育了、滋润了这座城市。但要守护好一方清水,在人口日益增多、城市大规模扩张的今天,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水的问题症状虽然出在水里,但源头和症结往往出在岸上。

正是看到了这些问题,为重现长江“水清鱼跃、岸绿景美”的良好生态环境,张家港市委、市政府咬住“河畅、水清、岸美”的河湖治理目标,在退港还城、修复沿江生态的同时,花大力气做好“治水清水”这篇大文章。自2018年起,全面实施沿江经济带转型发展、生态环境提升两个“三年行动计划”:加强长江岸线保护,分步推进入江排污口“减半”工程,严格开展“散乱污”企业专项整治,生态岸线占比超过50%;加快长江沿岸造林绿化及江堤整治,见缝插绿,见空补绿,拆违还绿;开展岸线非法占用清除专项行动,推进长江岸线出新工程,把治水提质作为重中之重的政治任务和民生工程,强力推进。

在两个“三年行动计划”的实施过程中,重点攻坚“两违”“三乱”整治。以“零容忍”的态度、“零增长”的举措,拆除违章建筑,严控新增违法建设;攻坚污染源头治理,严查非法排污行为。攻坚工作取得了明显成效,至2019年年底,市级河道拆除、整治 “两违”项目232个,恢复岸线8800米,腾出沿河空间14万平方米;镇村组河道恢复岸线6万余米,腾出沿河空间41万余平方米,恢复被侵占水域4万余平方米。2019年,完成23条美丽河道建设。在“三乱”治理方面,长江沿线累计清理违建3.16万平方米、乱堆放37处、非法养殖68处、垦种3.4万平方米、“三无”船只146条。在“清洁家河”百日行动中,农村河道环境得到集中整治,河道面貌有了明显改观。

与此同时,为构建治水清水的长效机制,市委、市政府深入贯彻河长制改革工作部署要求,以组织体系再升级、河长履职再强化、治水护河再深入为目标,全力打好碧水保卫战、河湖保护战。搭建融“信息查询、河长巡河、投诉建议、政务公开、公众参与”等功能为一体的智慧治水平台,让河长制工作真正落地见效,努力护好“盆”里的水,管好盛水的“盆”。

为增强实实在在的治水本领,2019年,张家港组织450余位基层河长参加能力提升培训班。给各级河长印发了《张家港市河长制工作应知应会手册》。进一步梳理河长制各项工作机制,不定期组织第三方暗访、测评,将结果与考核、评优挂钩。如今,各级河长“巡河、治河、护河”成了常态。2019年,全市410名河长累计巡河13000余次,处理涉河问题420项,办结378项,办结率达到90%,一批河湖管治重点难点问题得以推动解决。

此外,还利用“一报两台”、微信公众号等新媒体,刊登河湖治理保护工作动态。利用“高炮”、墙绘、公交站台等,大力开展户外广告宣传;积极开展“世界水日”“中国水周”大型宣传活动;突出共管共治,不断拓展“美湖使者”“河小志”“护河先锋”等特色志愿服务项目,培育了一支300多人的党员河长、企业河长、专家河长等“民间河长”队伍,在全社会形成了“人人参与、人人受益”的河湖治理新格局。

大河奔流开新路,层峦竦峙争高峰。早春时节,来到张家港湾,2019年开始栽种的25000多棵树苗,已长得错落有致,春天的光亮闪耀在枝头,焕发着勃勃生机。

让我们一起期待母亲河——长江的华丽变身吧!

(作者简介:丁学东,笔名丁东,1967年出生,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2007—2017任江苏省张家港市政府副市长、现任张家港市政协副主席。)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