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想长干形胜迹,梦回金陵山水间——南京长干里的历史文脉

发布日期:2021-01-12浏览次数: 字号:[] 作者:顾苏宁 丁津津 来源:《江苏地方志》2020年第6期

明代大报恩寺遗址(陈志文 摄)

“城南最南京”是南京人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老城南可谓南京文化的根与魂,是最能代表南京地域文化的主要区域。而地处雨花台以北、秦淮河南岸的长干里,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梵宇林立,商贸兴盛,人文风雅,见证了南京城市发展的盛衰起伏,俯仰千年,占尽繁华。

越城肇人文 重彩书华章

公元前12世纪,随着中原文化的影响和周人势力的扩张,“泰伯奔吴”使南京纳入吴国属地。后来吴王夫差择冶山铸剑,为后人留下“剑池”遗迹。春秋战国时期,南京地区处吴、越、楚三国争夺拉锯之地,南京长干里一带地势高抬,北倚秦淮河,南临雨花台,西控长江,凭借优越的地理环境,终登上历史舞台。

公元前472年,越王勾践灭吴后,命范蠡筑越城以作军事据点。越城正是择址于今南京中华门外西南长干里地区。作为南京最早的古城,越城拉开了南京2500年建城史的帷幕,潜移默化影响着南京城市中心的变迁和发展。此时的长干里,百姓居住于越城边的秦淮河两岸,贸易兴盛,形成了南京最早的“市”。秦汉时期,因长干里一带可经由秦淮河入江,交通便利,这里出现了南京最早的码头,不少居民漂泊水上,以舟为家,以贩为业,长干里开始成为兴旺的商业区和货物集散地。越城的筑建,确立了后来的南京城在中国历史与地理上的重要位置,长干里因此成为中国四大古都之一——南京城市的发祥之地。

烟水六朝事 璀璨长干里

东吴东晋南北朝时期,王侯将相们看中了南京山水齐备、交通便捷、经济发达的独特条件,6个南方政权相继建都城于如今的内秦淮河北岸。六朝烟水浸染了无数文人骚客的心,南京文化积淀愈加丰富深厚。此时长干里一带在越城修筑后的700年间,已日渐成为南京农业、手工业、商业集中的繁富之地。

[明]朱之蕃《金陵四十景图考诗咏》之“长干春游”

“长干”地名,源自当时江东地区方言里把山冈之间的平地称为“干”,因此距建邺城南5里的地方,约是今天雨花台和花露岗以及周边山丘之间、秦淮河一带的长条形平地遂称之为“长干”。东吴时期,孙权在今内秦淮河以南立大市,长干一带楼屋鳞次栉比,百姓、贵族、商贾云集。西晋文学家左思在《吴都赋》中首次记述了长干里的模样,“横塘查下,邑屋隆夸。长干延属,飞甍舛互,其居则有高门鼎贵,魁岸豪杰。”长干里商民沿秦淮河的筑堤“横塘”经由长江驾船出航,商业贸易繁盛,众多高官贵冑择此地而居。东吴重臣张昭就住在长干里,门前有桥,时称张侯桥。东吴大将陆逊之孙,著名文学家陆机、陆云兄弟也生活于此,为长干里市井文化所滋养。陆机入晋后对这片故土仍魂牵梦萦,一曲《怀旧居赋》,“望东城之纡徐,邈吾庐之延伫”,这里的东城就是指的越城,其思乡之情,溢于纸间。

[明]文徵明《东园图》(故宫博物院藏)

金陵乃中国南方佛都,六朝的长干里正处于南京佛教传播的核心区域。东汉末年,佛教在江东地区开始传播,及至东吴,长干里一带已“有尼居其地为小精舍”。西域高僧康僧会来江南传教,在长干里一带创建了江南第一座寺庙——建初寺,并圆寂于寺内,后来诸多高僧如帛尸梨密多罗、释僧祐、释道儒等都曾在此讲经译经。随着朝代的更迭,此处东晋建为长干寺,南朝陈为报恩寺,北宋初年重建长干寺,宋真宗时易名天禧寺,元改慈恩旌忠教寺,明为大报恩寺。虽寺塔屡易,但佛法薪火相传,生生不息。秦淮河畔渐渐成为佛教丛林,从江南首寺建初寺到天台宗祖庭瓦官寺,从东晋法显传法译经处道场寺,到瘗埋唐玄奘舍利的三藏殿,直至瘗藏佛祖释迦牟尼顶骨舍利的北宋长干寺地宫,长干里不断接引来自海内外各地讲经求法的高僧与信徒,成为中华文明的福地和佛教文化传播的圣境。

寻幽怀古意 问君几多愁

公元589年,隋军攻陷建康。其政治地位的下降并不能阻止城市人文特质的发展,受益于繁荣的经济,金陵古城不仅风物秀美,而且经过六朝烟水的沉淀,愈加显出独特魅力。大量的文人墨客、名流雅士纷至沓来,寻幽怀古,吟诗作赋,咏唱流传千古的诗篇。

[宋]苏汉臣《冬日婴戏图》(局部)描画天真童趣(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唐代大诗人杜牧、李白、刘禹锡多次游览金陵,与友人泛舟秦淮,棹歌玩月,凭吊古迹,排遣情思。“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两个著名典故就出自南京的长干里,出自李白的《长干行》。“君家何处住?妾住在横塘。停船暂借问,或恐是同乡。”“家临九江水,来去九江侧。同是长干人,自小不相识。”出自诗人崔颢的《长干曲》。在李、崔两诗中,不约而同写了长干里青年男女间的爱情故事,间接反映了长干里情趣纯真、充满生活气息和美好希望的社会民风,以及民间繁忙的商贸活动。唐代以后,描写长干里的名篇佳作仍史不绝书。宋王安石、周邦彦和元萨都剌均以《金陵怀古》为题,歌咏其眼中的南京,“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芳草凝绿。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酒旗戏鼓甚处市?想依稀、王谢邻里。燕子不知何世。入寻常、巷陌人家,相对如说兴亡,斜阳里。”“玉树歌残秋露冷,胭脂井坏寒螀泣。到如今、只有蒋山青,秦淮碧!”……清代画家郑燮曾作《念奴娇·金陵怀古其六:长干里》,描摹了长干里一带“逶迤曲巷,在春城斜角,绿杨荫里。赭白青黄墙砌石,门映碧溪流水”的清丽隽秀之景,并表达了愿意终老于此的希冀。长干里,作为优美的文学意象,为历代文人雅士留下无限的灵感和创作空间,同时也为南京这座城市保存了更多的文化记忆。“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人们每每吟诵起这首传世词篇时,都会联想起南唐,联想起李后主,想起那偏安一隅、辞赋风流的江南国度。多少年来,南唐梦一样萦绕在无数文人雅士的思绪之间。

明代南京《历代互见图》

有人说,如果可以穿越时光隧道,回到古代的某个时段生活,那么最应该选择的就是宋代,因为当时物质富足、艺术繁荣、社会生活丰富多彩。事实上,宋代的这些为后世人们向往的风貌在南唐已现雏形。南唐和宋朝相仿,一方面是国势日危,不断地丧失土地,另一方面却是歌舞升平。因此后人常常设想,如果不必担忧那日益逼近的中原军队的脚步,那么南唐会是一个很适宜生活的时代。

南唐时期,南京城市建设迎来一次中兴,杨吴城壕将秦淮河下游圈入金陵城内,而于城外另挖护城河(即今外秦淮河),始建长干桥。长干桥成了御街直达城外长干里的必经之道。秦淮河及其支流两岸汇聚了大量的商铺和手工业作坊,以及茶楼、酒肆、旅馆等,市民生活丰富多彩,使得长干里一带在后来的千余年时光中,一直是南京城内人口最稠密、商业最繁盛的地带。南唐最为后人所称道者,除李后主诗词外,就是著名画家顾闳中受李煜之命,潜入名臣韩熙载位于长干里戚家山的府宅,根据韩的生活形态绘就的《韩熙载夜宴图》,一段君臣猜忌的宫闱旧事成就了中国绘画史上的高峰力作,而长干里作为画作的发生地与见证地也永彪史册。

大明京师地 南都繁会楼

明代可谓是南京画卷上最为浓墨重彩的部分。朱元璋于1356年攻克集庆路后,直至称帝前的12年间,一直居住于距长干里不足2公里的吴王府里。1368年,朱元璋以“应天府”为京师,建立大明王朝,南京第一次成为全国统一政权的首都。明初修建南京城墙,比南唐的金陵城规模扩大了两倍,城内依据功能分区,传承千年的老城南仍是热闹非凡的商住区。明初在夫子庙开办国子监,监生近万人,其中还包括部分外国留学生。

江南贡院明远楼

朱元璋还下令于当时南京秦淮河两岸建16所豪华酒楼,合称“花月春风十六楼”,为京城官民宾旅游乐、宴集场所。其中国家级宾馆“来宾楼”“重译楼”以及“来宾桥”就位于长干里,专门招待外国使节和商贾。郑和下西洋后,随之而来的各国使者络绎不绝。到了明中后期,南京虽已成为陪都,秦淮河长干里繁华富庶依旧,这在明代著名画家仇英所绘《南都繁会图》中有栩栩如生、让人身临其境的生动体现。此时,文伯仁《金陵十八景册》之“长干”、朱之蕃《金陵四十景图考诗咏》之“长干春游”等图册,都将金陵胜迹长干里的意境跃然纸上。到了清代中后期,长干里繁华悄然褪下,乾隆巡游南京时曾写下一首诗《长干里》:“延属长干最古区,兴亡曾几阅吴都。只今唯有春前柳,依旧青青入画图。”与清末长干里客的《金陵四十八景》之“长干故里”中的“故”字一起,都间接表达了对长干里的兴衰之叹。

[清]长干里客《金陵四十八景》之“长干故里”

越王和范蠡可能没有想到,当初择地而筑的越城,引领了千年南京城的历史变迁,越城长干里成为集繁盛商贸、佛教文化、六朝风采、南唐雅韵、大明雄风的繁华宜居之地。如今,无论是行走在青瓦白墙的城南旧巷,徜徉于巍然屹立的大明城墙,还是泛舟碧波荡漾的秦淮河,都能感受到脚下这块土地深厚的文脉,一幅绚丽无比的南京历史文化长卷徐徐在眼前展现。

千年光阴匆匆如梦,然而越城长干里的美景却将幽梦融尽,化作不尽的乡愁,如温婉的秦淮河水,汩汩流淌,永世流传。

〔作者简介:顾苏宁,南京市海上丝绸之路遗产研究中心(非遗中心)主任,研究馆员;丁津津,南京市海上丝绸之路遗产研究中心(非遗中心)馆员。〕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