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文化的具象

发布日期:2021-03-24浏览次数: 字号:[] 作者:叶正亭 来源:《江苏地方志》2021年第1期

(一)

文化,是一个国家、民族、地区千百年来累积下的精粹,它包括了水土、风物、民俗、建筑、工艺、生活等等。文化具有地域性,它是由一方水土孕育而成,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水土也育一方物”。文化是精神,精神源自物质,这也是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

江南文化源自江南水土。江南,自古便是鱼米之乡。江南文化之水土、之风物,最核心的是一条鱼、一颗稻谷、一片水。

三千多年前,泰伯、仲雍告别“周”(陕西、宝鸡、岐山),奔吴而来。这个“吴”,在吴方言中,读作“en”,与一条鱼的“鱼”是同音,江南人把鱼也称作“en”。其实,与其说泰伯奔吴而来,不如说“奔水而来”,有水的地区才适合人居。江南有太湖、阳澄湖等众多湖泊,是水网地区。泰伯“断发文身”,深深爱上江南,他把他生活的地方称作“吴地”,建勾吴。泰伯是吴地始祖,是吴地文化的创始人之一。

在江南,人们不仅把“吴”与“鱼”读成一个音,而且在吴人的心目中,吴就是鱼。一个“吴”字,江南人把“口”视作鱼头,把中间两横视作鱼骨,把个“人”字视作鱼尾。从象形文字来看,吴就是鱼。古代吴国可以称鱼国,所谓吴文化,可以视作鱼文化。鱼离不开水,吴文化自然便是水文化。

江南之鱼,我们作以上解释。那么米呢?米在哪里?

苏州有个唯亭镇,那里有座草鞋山(形如草鞋的土墩),那里发现了六千年前人工栽培的水稻。在这之前,日本发现了四千年前的水稻,似乎日本是世界“水稻之父”了 。苏州草鞋山遗址一共挖掘了四次,后两次,我们邀请日本专家参与了,日本专家在中国草鞋山遗址出土的水稻种子(碳化物)面前,全体跪倒,说:真正的世界“水稻之父”是中国。

苏州草鞋山遗址发掘到的文化土层共11米,展示距今6500年至4200年各时期的文化特质,包含马家浜文化、崧泽文化、良渚文化。在六千年前文化土层中,寻觅到了江南人人工栽培水稻的沟渠、工具、碗罐和种子。

沧浪亭演出昆曲《浮生六记》

江南、苏州、吴地,是全世界最早人工栽培水稻的基地之一。

至此,在江南,我们找到了“鱼米之乡”的关键性风物,就是一条鱼、一颗稻。鱼和稻都离不开水,因此,江南文化之根是水。说江南文化是吴文化,吴文化是鱼文化,是稻作文化,更是水文化。

江南之水是智慧之水、灵动之水。灵动之水孕育了一座座灵动的城,一个个灵动的镇,养育出一代又一代灵动的人,灵动的江南人。

(二)

江南文化是一条鱼、一颗稻、一片水,这么说似乎有点玄,如果将其内容进一步具象化的话,可从声化、硬化、艺化、软化四个方面概括为四句话。

江南文化,声化成昆曲、评弹。

江南文化是一口丹田之气,它唱出来的便是昆曲、评弹。昆曲,六百年历史,中国的“百戏之祖”,她发源于昆山,源头叫作“水磨腔”,顾名思义,她是水里磨出来的。昆曲,是中国列入世界“非遗”名录的第一批种子。评弹,有“中国最美声音”之称,她唱出的是江南的甜糯,琵琶声声,大珠小珠落玉盘,仿佛把听众带进了雨巷,天下着蒙蒙雨,弹石路上湿漉漉的,粉墙黛瓦下有个姑娘,打着把油纸伞,在雨巷里驻足,她抬头看伸出院墙的丁香花,她侧耳细听,花园里传出仙乐般的评弹……

江南文化,硬化成园林、建筑。

国人梦中的江南,是粉墙黛瓦、小桥流水、私家花园、观音兜风火墙。这是灵动的江南人的硬化了的文化作品。太湖水孕育出了“香山帮”,以蒯祥为代表的江南工匠把作品写在了国都——紫禁城、天安门。香山帮匠人在自己家乡则留下了最具东方美学意境的一把珍珠:一座座私家园林、叠山理水、亭台楼阁、花木盆景;一条条小巷、一座座小桥、一家家民居……苏州园林,江南民居是江南劳动人民文化的物化、硬化。

江南文化艺化成苏作、苏工。

苏州园林狮子林水假山

在中国文化史、工艺史上,有很多很多作品姓“苏”(江苏的“苏”),姓“吴”(吴地、吴文化发源地之“吴”),它们分别是苏作、苏工、苏绣、苏灯、苏裱、苏扇、苏罗等;吴门画派、吴门印派、吴门书派、吴门医派等。我曾整理写成57篇文章,在报纸上开过一个专栏,最后出版了一本《苏州风物》。中国的玉石雕刻最高水准称“苏作”,以陆子冈为代表的苏作工匠将文人字画在一件玉雕件上表现了,称作“子冈牌”,成为中国玉雕的巅峰之作。陆子冈也成为中国玉雕艺人的祖师爷。中国的硬木家具,最高峰便是明代苏作家具,史称“苏工”。中国的木家具分为三大流派,苏工(江南)、京工(北京)、广工(广东),追根溯源,应该说是苏工带出了京工和广工。有道是“苏州样,广东造”,江南出的作品,外帮人仿制。江南制作的明代硬木家具也是世界家具史上的顶峰之作。究其原因,文人参与。和园林、玉雕等艺术品一样,有了文人的参与,有思想的文化人与当地能工巧匠的结合,才形成了江南文化作品的“精、细、雅、净、韵”。

江南文化,软化成四季风俗。

江南文化不是空对空,不是高大上,江南文化就化在了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一年有四季,四季有六节,加起来便是一年中的24个节气。每一个节气都有一些日积月累而堆积起来的风俗,比如“立夏见三鲜”“端午食五黄”,比如“春来香雪海”“谷雨三朝赏牡丹”“牡丹纷谢看殿春”等。又比如,轧神仙、腊八粥、冬酿酒。每一项节气活动,累加起来叫民俗,清代文人顾禄写过一本《清嘉录》,可以称是一本实录,记录的就是一年之中的江南风俗,这些活动每一项都有文化内涵。比如江南人说“冬至大如年”,冬至夜,苏州人一定要喝冬酿酒。都说江南美食最大特点是“不时不食”,即吃讲时令,而有一样美食,它的时令仅一天,那就是冬酿酒,过了冬至夜,人们再也不喝冬酿酒了,这是为什么?2019年,我为冬酿酒写过一句广告词,“一杯冬酿酒,江南人喝了三千年”。三千年前,泰伯奔吴,泰伯来自陕西之“周”,他们那里用的历法与江南不同,他们把冬至作为一年起始,冬至夜即大年夜。江南人尊重吴地始祖,冬至夜,吴人就像春节一般隆重,要敬老、要团圆、要喝酒。这难道不就是文化吗?

(三)

习近平总书记教导我们,对于中华优秀的传统文化,需要“转化、发展”。江南文化,在新时代,要考虑传承与创新,要守住江南文化之魂,但必须要“艺随时代”,所谓“针随时代”“刀随时代”“器随时代”。创新,是一个民族生生不息、永续发展的不懈动力。

十余年前,苏州要建新博物馆,选址选在了拙政园旁。当时曾掀起一阵轩然大波,担心拙政园风貌被破坏。这个项目,苏州请到世界著名建筑大师贝聿铭。贝老是苏州人,他精心建造了苏博,其基本特点是六个字,“中而新,苏而新”。中,是中国风格、中国特色、中国建筑;新,则是全新创意、全新作品。所谓“苏而新”,苏,是苏州元素、苏州符号、苏州色彩。而这个“新”,则是全新演绎、全新创作。贝聿铭建造的新苏博,可以称是苏州文化传承、创新的一面旗帜。他的理念,影响和带动了整个江南文化的转化与发展。

新时代的苏州文化人与苏州工匠们没有在明朝人的肩膀上沾沾自喜、睡大觉,他们站得更高、看得更远、做得更好。

苏作红木家具——千拼宝座

“苏绣”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姚建萍,作品四次荣获“山花奖”,十余次获国际大奖,作品多次作为国家领导人出国访问时的国礼,被《光明日报》称作“国绣手”。她的两位女儿从海外学成归来,将其苏绣艺术品牌升华为“姚绣”,走向世界。将姚建萍获奖的苏绣精品截取局部,深度开发,衍生产品,与国际大牌合作,开发出苏绣精品手表、饰品、苏绣精品沙发等,受到年轻人的欢迎。

“苏作”红木家具江苏省大师宋卫东将明式家具做到极致,又开发出新明式系列红木家具,他守住了明代苏作家具的魂,又运用现代美学、现代人体学等,将多重艺术融合,让苏作明式家具融入了新时代。

明代的苏州人创作了“核舟”,一颗橄榄核雕刻成一艘船,船有八扇窗,船有四个人。今天的核雕,可以在一艘核舟上雕刻出56个民族人、56套民族服。核雕艺术家陆小琴还将橄榄核剖开了雕,打开了核、引进了光,拓展了核雕方寸天地,让传统工艺焕发出创新的魅力。

“苏扇”国家大师邢伟中创作了“一扇百工”。

“苏作”工艺的创新,江南“非遗”的活化,便是江南文化在新时代传承、转化、发展的具象。

(作者简介:叶正亭,中国作协会员,苏州市地方志办公室原主任,苏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