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善尽美写好概述——深度编纂中国名村名镇志之一

发布日期:2021-03-31浏览次数: 字号:[] 作者:王 晖 来源:《江苏地方志》2021年第1期

中国名村志文化工程和中国名镇志文化工程启动以来,已经分别出版四、五批志书。五年来,笔者从参与编纂方案论证到学术委员会终审会以及名镇名村志论坛,伴随两文化工程的成长一路走来,感触良多,这些志书体例不断完善、基本篇目相对固化、行文表述逐渐成熟、内容丰富多彩、名村名镇纷纷闪亮登场、社会反响越来越强烈,已经形成中国方志亮丽的品牌产品。

名志系列丛书编纂从最初设计就提出坚持志体,创新编纂,注重文采,增强可读性,以吸引社会受众的阅读兴趣。从编纂的实践来看,创新较大的是概述。已经出版的四、五批名志系列丛书,涌现出一批好概述,但也还一些问题值得注意克服。

一、端正文风,要文采更要史法

如果说志书是一座资料仓库,概述就是志书的门面,推介仓库里最美最好的东西。好志书必然有一篇好概述,较差的志书首先是概述出毛病。名志系列志书的概述有一个偏向,就是在文体上很多采用散文体,有的志书直接用当地已经发表的散文代替概述,有的转载个人的博客文章代替概述,这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触犯了章学诚所说“八忌”之二的“忌偏尚文辞,忌妆点名胜”[1]。因而少数概述被人嗤之以鼻,说不像志,像导游宣传册。造成这样的现象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片面追求文采,导致文风脱离志体;二是乡镇村志编纂人才缺乏,难以驾驭概述这高层次文献的撰写,找到类似文献就拿来主义以其代替。

质量是志书的生命。文风是影响志书质量的主要方面。名志系列丛书到底用什么样的文风?应该说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提供的方案原则没有错,史无文失其韵,“言之无文,行之不远”。名村名镇志的受众主要是社会各界,如果没有可读性,势必影响志书的传播力。但一味追求文采,用纯散文来代替概述,那就是自毁形象,有损志体,正如章学诚所说,“文人不可与修志也”[2]。当然,章氏说的文人不是广义的文人,而是特指那些文过饰非的浪漫文人,“不解史家法度”的文人不可修志。“志中文字,俱关史法,则全书中之命辞措字,亦必有规矩准绳,不可忽也。”[3]章氏所说的“规矩准绳”,我们应该继承发扬。良史莫不工文,注重文采与尊崇史法,二者是相辅相成的。“文章西汉两司马,经济南阳一卧龙”[4]。自古文章两司马指的是汉辞赋家司马相如和史学家散文家司马迁,司马相如是纯文学家,而司马迁是史学家兼文学家,鲁迅称《史记》“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史家之绝唱”是赞美《史记》的史学价值,它是历史著作中的“绝唱”;“无韵之离骚”是赞美《史记》的文学价值,文辞之优美堪比《离骚》。像这样史学与文学并长的在历史界也有两司马,除了西汉司马迁之外,北宋司马光堪称文史大家。司马光一生主要精力用在修史和从政上,由于学问博大精深,虽无意为文而文自工,所著《资治通鉴》被梁启超评价至高无上:“司马温公《通鉴》,亦天地一大文也。其结构之宏伟,其取材之丰赡,使后世有欲著通史者,势不能不据以为蓝本,而至今卒未有能愈之者焉。温公亦伟人哉!”[5]史学界对两司马的历史著作推崇备至,其著述文体被称之为历史散文体。“志属信史”。因此,我们可将名镇名村志概述的文体文风,定性为历史散文体,既要文采,更要史法,述史为主,据事直书,写实;以史带文,文以载道,夹叙夹议,略显文采,抒情;不偏不倚,把概述撰成史实与文采交相辉映的灿烂篇章。

中国名镇志(第五批) 

二、标题得体,措辞别言过其实

名志体例创新的一个典型标志是概述有一个画龙点睛的标题,利用标题噱头吸人眼球,能收到锦上添花的效果。好的概述名称往往也是编者、审稿者共同打造的结果。例如湘西的《芙蓉镇志》,初稿概述标题为《挂在瀑布上的千年古镇》。本审稿人认为《挂在瀑布上的千年古镇》比喻不着边际,瀑布上挂着古镇,自然逻辑不通。“镇”除了商业集市含义之外,镇本身字义就是镇定、镇压、镇抚,镇不是轻飘飘的挂件,与挂在瀑布上的意义恰恰相反,能挂得起来的不是镇,而是瀑布,于是建议改为《坐落瀑布之上的千年古镇》。

纵观几批名志概述,存在的问题也不少,有的落入俗套,此村《大美×××》,彼镇《魅力××》,出现一次尚可,集中到成批出版的全国志书中,“大美”“魅力”出现多了,也就失去了魅力。例如《博鳌镇志》,志稿概述名《博鳌魅力》,应该承认博鳌是有魅力,但用这个名字就太俗了,本审稿人将其改为《博览天下 独占鳌头》,平中见奇。

好概述需要一个好噱头名称,但噱头要恰如其分,不能大而化之,言过其实。如第五批的《德平镇志》稿,概述名《齐风鲁韵 人文古镇》,帽子太大。“齐风鲁韵”是指整个山东省的,在春秋时山东分属齐国、鲁国,临邑县及下属德平镇属于齐国,不属于鲁国,因此不能称“齐风鲁韵”。再如安徽的《鸦滩镇志》稿概述名《黄梅戏摇篮》。黄梅戏发源地涉及安徽、湖北两省,最主要的是安徽安庆地区,鸦滩镇仅仅是有一个草台班子,怎能成为黄梅戏摇篮?毕竟黄梅戏是一个影响广泛的剧种,而不是一首民间小调,不可能形成于一个小镇。根据《黄梅戏史》的记述,这个镇只能属于黄梅戏之乡地带,既然名称有争议,出版社让其返璞归真,就用体裁名《概述》罢了。这两个镇志概述名属于实说大话,还有的是引用诗句空口白话。如《唯亭街道志》稿概述标题为《好作中华掌上珠》,这是出自数学家苏步青院士的一首诗。作为文学作品诗歌,夸张是修辞手法之一,但把文学作品夸张手法用于史志就有失准确。好比我们要写庐山瀑布,如果就用李白的夸张诗句《飞流直下三千尺》作为志书瀑布的标题,显然是不妥的。“好作中华掌上珠”来概述唯亭街道不合适,首先这里的“作”字用得不规范,宾语“掌上珠”是名词,应该用这个“做”。其次掌上珠一般是形容一颗的,泱泱中华就这么一条街道为掌上明珠,大而无当。

三、横排竖写,结构形式应科学

概述结构也离不开志书的编纂特征横排竖写,主体内容一般都横分有四五个板块,大概率是自然、经济、政治、文化、社会,间或名特亮点板块。这些板块用什么形式标的,有的用了一、二、三、四、五……此种做法很普遍,没有异议。也有部分采用了条目体,一个板块一个标题,类似大事纪略,这样板块内容主题很醒目,人们也能接受。本人所主张的名镇名村志概述不明分板块,应暗分板块,即每个板块句首有个隐性标题开头,读到开头一句话,就知道本自然段题旨。村镇志规模不大,概述篇幅也不宜太长,三千字左右不明分板块更显得结构严谨,要点文采,云横九派;史笔庄重,浪下三吴,虎视古今,一气呵成,弹丸之地,尽收眼底,用不着四分五裂设置板块。

第五届全国名镇论坛

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概述的结构形式可以百花齐放,但万变不离其宗,不可超越“史家法度”,所不敢恭维的是出现了一种板块间距洞开,每个板块之前引用一段语录开篇。例如《××镇志》,概述分五个部分,每个部分开头独立一个自然段引用名人名言:

第一部分:丝路侨乡

天与佳山水,五姓初结庐。缔造六百载,富庶有谁如?

——民国元老李根源

第二部分:古建经典

远山莽苍苍,近水何悠扬。万家坡陀下,绝胜小苏杭。

——民国元老李根源

第三部分:人文圣地

地甲腾阳郡,人行阿瓦城。咸知商贾重,亦觉别离轻。

图史新开馆,温敦旧得名。富来施教易,日看进文明。

——云南名士王灿

第四部分:哲人故里

党在理论战线上的忠诚战士。

——毛泽东

第五部分:魅力名镇

大地复回新气象,故乡原爱旧温暾。风淳俗美周公赠,士善民良陈宰旌。二水潆洄滋灌溉,千峰历落供蔬薪。闾阎栉比连云汉,缔造艰难六百春。

——旅缅归侨尹兆荣

时光倒流半个多世纪,“文化大革命”就是这样的文风,首先高呼毛主席语录,然后再“继续革命”。而这篇概述中第四部分就引用了毛主席语录。这样一种机械模式的引用,与“史家法度”的志书概述相去甚远。当然,文章不是“文革”时期的大批判文章,但这种文体模式总感觉到像是一段段读书札记。无论引用的语录准确与否,都不是概述本地大势大略总览地情的需要。即便需要,引用的形式也应该是风行水面,自然成纹(文),与内容融为一体,而不是先竖立一块语录牌,然后再按照语录的笛音跳舞。内容决定形式。志书概述的内容是围绕板块主题叙事,而不是依照语录题意写心得体会。去掉这种机械引用形式,删除每个板块的语录,至少在形式上科学了,适当将引用的警句纳入文中,或许是一篇很好的概述。

四、首尾相顾,千万别虎头蛇尾

好的文章是讲究开头与结尾的,开篇如响雷,势如破竹;结尾如撞钟,余音绕梁,三日不绝。概述更是这样,不可草率收场。如湖南《浦市镇志》稿概述结尾:

2018年2月26日,下湾遗址入围2017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终评名单。

概述说到这里戛然而止,结束了。读到此一片茫然,这是结尾吗?结尾不需要总结经验,不需要展望未来,可以事毕言止,但不能这样悬崖式结尾,语气上总得让读者有个剧终的感觉。此概述属于虎头蛇尾。

2019年,湘西自治州为迎接全国名镇志论坛在吉首召开,经湖南省志办推荐,邀请本人参与了该州名镇名村志业务培训和志稿审读,并且到浦市镇实地考察,对著名作家彭学明的散文《我在浦市等你》尤感兴趣,审稿时对该志的概述从标题到结尾都作了认真地修改,当时运用作家的语言将该概述结尾修改为:

浦市,从远古走来,以古香古色和多姿多彩风韵,迎接国内外游客的到来。正如著名作家彭学明所说:“如果情有花期,我在浦市等你。如果爱有轮回,我在浦市等你。如果今生有缘,我在浦市等你。”

通过引用,撞响了结尾之钟,一吟三叹,千回百转,情深意切,韵味无穷。

(作者简介:王晖,原安徽省地方志办公室省志编纂处处长,中国地方志学会学术委员。) 


参考文献

[1]章学诚.修志十议呈天门胡明府 [M]//文史通义新编新注,仓修良编注.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05:856.

[2]章学诚.书《姑苏志》后[M]//文史通义新编新注,仓修良编注.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05:1056.

[3]章学诚.与石首王明府论志例[M]//文史通义新编新注,仓修良编注.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05:874.

[4]左宗棠.题卧龙岗诸葛草庐[Z].

[5]梁启超.新史学:“中国之旧史”篇[M].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