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发展

发布日期:2017-12-29浏览次数: 字号:[]

点击查看江苏省历年十项经济数据GIS图表数据

点击查看江苏省各地历年家庭收入GIS图表数据

【古代经济】早在距今七八千年的新石器时代,现江苏地区就诞生了原始农业、原始畜牧业和原始手工业。但由于境内临江沿淮濒海,早期缺乏防洪排涝设施,洪患可以恣意为害先民,洪水过后土壤又极易盐碱化,经济水平很低。在中国现存第一部文献汇编《尚书·禹贡》中,徐州(包括今苏北等地)的土壤肥力和田赋贡献率名列全国中游,扬州(包括今江南等地)竟排在最后。秦统一全国后,随着铁器农具的普及和生产技术的进步,今江苏地区与全国一样,经济呈总体发展的历史走向,同时也表现出历史阶段性和区域差异性的自身特点。

西汉惠帝、文帝、景帝时期,是江淮之间和苏南地区经济发展的第一个高峰。汉高祖末年,吴王刘濞利用富有铜矿和沿海地缘优势,采铜铸钱,煮海为盐,国库充裕,遂在全境取消税赋,民间经济发展获得强大的动力,国强民富,富可敌国(汉王朝),《汉书·枚乘传》称其“富于天子”。

东吴、东晋及其此后的宋、齐、梁、陈,相继在今南京建都,境内江淮和江南成为东南政治中心。加之北方陷入长期战乱,中原精英纷纷渡江南下,大部分定居在今苏南及其周边地区。在此期间,六朝政权偏安一隅,江南地区得益于长江“天堑”屏蔽,数百年间没有发生大的战事。中原人口的持续迁入,带来北方先进的生产技术。另一方面,人口密度的增加也迫使人们开辟荒野,扩大耕地,在原有的土地上精耕细作,南京、镇江、常州、苏州成为当时重要的都市。但同时,淮河流域由于处在南北争夺的交错地带,受到战争的反复破坏,生产力遭到极大摧残,经济发展逐渐落后南方。

隋代南北大运河的开凿,为江苏的经济腾飞提供了千载难逢的契机。广大乡村借水而兴,许多城镇因河而盛。位于长江和大运河交汇处的扬州,成为南北交通、经济、文化的枢纽,繁华程度在长江流域与成都并驾齐驱,人们谓之“扬一益二”。到了唐后期,经济地位已超过长安、洛阳,雄踞全国之首,成为最为繁华的工商业大都市,史称“天下之盛,扬为首”。安史之乱以后,五代十国纷争,北方战无宁日,江淮地区相对安定,北方人口第二次大规模南迁,再次推动江苏经济崛起,并逐渐发展为国家的财赋重地。《新唐书·权德舆传》谓之“江淮田一善熟,则旁资数道,故天下大计,仰于东南”,杜枚《崔公行状》谓之“三吴,国用半在矣”,苏州刺史白居易谓之“当今国用,多出江南;江南诸州,苏最为大”。

宋代范仲淹在今南通、盐城地区修建捍海堰,使得农田和盐场免受海潮袭击,史称范公堤。太湖地区兴治的圩田形成由人力控制的排灌体系,成为当时领先全国的旱涝保收良田。宋金对峙期间,北方人口又一次大规模南迁,为江苏经济带来第四次发展高峰,并最终超越中原,成为全国的经济重镇。当时流行民谚说“苏常熟,天下足”,后演变为“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至此,江苏经济通过深厚的历史积淀,形成一股巨大的惯性力量,持续发展。但在苏北地区,自公元12世纪末黄河夺淮入海,大片农田被淤埋,村庄被摧毁,水系被破坏,进一步拉大了与苏南地区的差距。

代太湖流域成为全国的植棉中心和棉织业中心。明初定都应天(今南京),明代后期资本主义开始萌芽,进一步推动了江苏发展。据不完全统计,明后期地域面积只占全国的0.33%、耕地面积只占全国的2.85%的苏州、松江、常州三府,农业财政贡献率却占到全国财政总收入的23.96%。其中,苏州府在洪武二年(1369)向朝廷缴纳的粮食竟然占全国总额的11%,超过当年四川、广东、广西和云南四省的总和。迄于清代,苏州、南京和浙江的杭州成为全国三大丝织业中心,扬州成为淮盐运销中心,无锡成为全国四大米市之一。

【近代经济】江苏是中国近代经济起步较早的地区之一。鸦片战争后,清王朝签订《南京条约》等一系列不平等条约,江苏被迫对外开放。洋务运动开启了江苏经济近代化的进程。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等人提倡发展近代经济,先后创办苏州洋炮局、金陵制造局等“洋务”实业,并“仿用西法”,开矿设厂,兴路同航。光绪九年(1882),徐州利国驿矿务局成立,这是江苏第一个近代民用企业。甲午战争后,一些爱国官绅、商民投身实业,短短几年中,先后兴建无锡业勤纱厂、苏纶纱厂、大生纱厂等9家近代企业。光绪二十六年(1900)后,清政府实行“新政”,江苏民族工业得到快速发展,工厂总数达50多家,其中棉纺、缫丝、面粉3个行业最为发达。民国建立后,江苏逐渐成为全国的政治中心。民国政府先后颁布一系列经济法规和政策措施,推动经济发展,江苏涌现出南通张謇、无锡荣氏为代表的近代工商业集团。以棉纺织、缫丝、面粉三大行业为支柱的轻纺工业形成具有江苏地方特色的近代工业格局,并呈现出“南强北弱”的区域经济特征。抗战爆发以后,在日军的侵略和占领下,江苏民族工业遭受重创,经济凋敝。抗战胜利后,江苏经济得到恢复和发展。据1946年统计,全省共有76家棉纺织厂,拥有纱锭122.26万枚,比战前增长98.6%。缫丝业发达的无锡,以6000部丝车、6.2万名丝工的实力,居全国首位。

【现代经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江苏经济取得长足的进步,建立起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农村改革率先突破,拉开江苏各领域改革的大幕。乡镇企业从苏州、无锡、常州起步,开辟了中国农村工业化、农村城镇化的新路,形成特色鲜明的“苏南模式”,江苏实现“由农到工”的转变。20世纪90年代,省委确立经济国际化发展主战略,昆山走出 “昆山之路”,苏州工业园区成为国际合作的成功典范。全省经济国际化水平显著提升,实现“由内到外”的转变。进入21世纪,以加入世贸组织为契机,江苏推动开放型经济向更高层次更宽领域拓展,国企改革取得突破,民营经济蓬勃发展,呈现出国有、民营、外资“三足鼎立”之势。江苏在全国率先发展创新型经济,开启“由大到强”的转折。党的十八大以后,全省展开“两聚一高”新实践、建设“强富美高”新江苏,推动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建立起全国规模最大的制造业集群,经济结构实现“三二一”的历史性转变。江苏以全国1.1%的土地、0.9%的海域、5.8%的人口,创造了超过10%的经济总量。2019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99631.5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6.1%。其中,第一产业增加值4296.3亿元,增长1.3%;第二产业增加值44270.5亿元,增长5.9%;第三产业增加值51064.7亿元,增长6.6%。全省人均地区生产总值123607元,比上年增长5.8%。

(苏 鉴)

资料来源《江苏年鉴》,截止至2019年12月31日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