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水  位

省内主要江河高水位多出现在6~9月;低水位常出现在冬春季节。平原水网地区水位变幅较小;沿江、沿海地区受潮汐涨落变化等影响,水位变幅较大。

(一) 河 湖 水 位

省内各河湖多年平均水位,因受地形影响,高低不一。北部丰、沛、邳苍和赣榆山丘区在20~30米之间;新沂河南北平原坡水区在4~15米之间;京杭运河以西的濉安河地区一般在12.5米左右;里下河腹部及沿海地区水位较低,多在1~2米之间;苏北沿江地区在2米左右。苏南的太湖湖西丹阳、溧阳、宜兴、常州一线以内,多在3.5米左右;太湖湖东地区一般在2.8米左右;西南部宜溧山区、秦淮河流域及仪六山丘区多在5~8米,局部地区达15~29米。

河湖年最高水位与暴雨洪水、潮汐等有关。1954年汛期,长江和淮河流域发生特大洪水,洪泽湖、入江水道、长江干流、太湖流域等江河湖泊水位大多接近或超过历史最高水位。1974年8月中旬,受12号台风倒槽和冷空气综合影响,沂沭泗地区发生特大暴雨,致使骆马湖水位高达25.47米,为建国以来的最高水位。新沂河、沭河水位也猛涨,杨河滩闸、嶂山闸、石梁河水库及其下游各河湖水位均出现历年最高记录。1983年长江大水,南京站出现最高潮水位9.99米,仅次于1954年10.22米的最高水位;青弋江、水阳江水系各站出现超过1954年水位的最高记录。

河湖年最低水位多出现在冬春季枯水期,以12月至次年2月居多。干旱年份,夏秋季因农灌等用水量大,也可能出现最低水位。淮北地区枯水期常发生河道干涸。1978年大旱,全省江河湖库水位普遍下降。沂沭河出现干涸,洪泽湖蒋坝站水位降至10.27米,二河闸断流15天。沿江两岸由于大量抽引江水以维持航运水位和灌溉用水,使太湖及京杭运河等河湖的最低水位略高于历年最低值。

(二) 沿江、沿海潮水位

全省沿江、沿海潮水位主要受天体运行和月潮消长变化规律的支配,均属半日周期潮,一般每天涨、落各2次。异常高潮位的出现多与台风、大洪水等因素有关。

沿江各站潮位与河口潮汐的大小及上游来水量关系密切。1954年8月,长江大通站月平均流量达84200立方米每秒,约为正常年份的2.1倍,17日适逢农历七月十九日大潮汛,洪潮相遇,南京站出现历史最高潮位10.22米。

苏北沿海潮水位主要受两个潮波系统控制,旋转潮波影响北部海区,南部海区受来自东南方向前进潮波的制约,两潮波在港附近复合,使潮能集中,振幅加大。

沿海的风暴潮大多由台风和天文大潮汛引起,其增水高度与台风路径、风向、强度关系密切。有两种台风路径增水较大,一种是台风中心在长江口附近登陆并继续向西北方向移动的,可使苏北沿海的中、南部增水达2米以上,如1977年9月8号台风,使小洋口闸站增水3米多;另一种是台风中心到达北纬35度左右后,改向东北偏北方向并在朝鲜半岛附近登陆的,增水也较大。如1981年9月14号台风,沿江苏近海北上,适逢农历八月初大潮汛,沿海各站增水均在2米以上,除射阳河闸和新洋港闸外,闸外潮水位都超过历史最高潮位。建国后沿海曾出现了9次异常高潮位。

(三) 地 下 水 位

地下水位包括第一隔水层以上的浅层地下水和隔水层以下的深层(或承压层)地下水。省内平原区浅层地下水贮存于松散地层孔隙之中,大部分为潜水类型。苏北灌溉总渠以北地下水埋深一般为1~3米,局部地区4~5米;里下河腹部和太湖水网地区一般在0.5~1米之间;山丘区除局部碳酸盐溶岩地区贮存有较丰富的裂隙水外,其他岩类地下水很少。

浅层地下水的变化与降水关系密切。汛期降水量多,地下水位有较大幅度上升;非汛期降水量少,地下水位降低。丰水年地下水位增高,太湖地区及里下河腹部等地势低洼的农田常造成严重渍害。微山湖西的丰、沛和运西、睢宁等井灌区及苏、锡、常等经济发达城市,由于大量开采地下水,使水位持续下降,形成大面积的地下水漏斗,并发生较严重的地面沉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