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大洪大旱年工程控制运用

(一) 1954年淮河洪水

1954年7月,淮河发生大洪水,在7月1日淮河暴雨开始就预降洪泽湖水位,腾空库容,7月1~6日三河闸与高良涧闸排水11.1亿立方米,7月6日湖水位降至11.09米。随着上中游洪水下泄,7月6日以后洪水位又迅速回升。为了迎接更大洪峰,确保洪泽湖大堤、里运河大堤安全,三河闸7月6日起63孔闸门全部提出水面,8月6日最大泄量为10700立方米每秒,超设计流量2700立方米每秒;高良涧闸最大泄量890立方米每秒,超过设计标准190立方米每秒,两闸仅7月份就排洪152亿立方米,7~9月共排洪600多亿立方米。8月6日高邮湖水位上涨到9.05米,为了减轻里运河堤防压力,三河闸又控制下泄流量,由10700立方米每秒减少到8000立方米每秒,8月25日高邮湖最高水位达到9.38米,但没有超过1931年的9.46米。8月16日洪泽湖蒋坝最高水位为15.23米,同预报水位15.25米接近。水情的正确调度和保堤军民的努力,保障了1954年洪泽湖大堤、里运河大堤的安全。

(二) 1957年沂沭泗洪水

7月6日,沂沭泗流域开始普降暴雨,骆马湖水位急剧上涨,省指令骆马湖已建的水利枢纽泄洪腾空底水,皂河闸泄量从6日的48.6立方米每秒逐步增加到7月23日最大下泄909立方米每秒,7月份共泄洪14.9亿立方米;六塘河杨河滩闸泄量从6日的14.1立方米每秒逐步增加,7月21日最大下泄784立方米每秒,7月份共泄洪12.6亿立方米;新沂河的嶂山口门当时还未建闸,出流随着骆马湖水位不断上涨而增大,7月21日最大泄量1490立方米每秒,7月份共泄洪20.2亿立方米。以上三个出水口7月份泄洪总量47.7亿立方米,有效地降低了骆马湖水位上涨幅度。随着洪峰的接踵出现,上游山东省进行分洪,除分沂入沭外,江风口5次分洪8.4亿立方米,大大减轻了骆马湖负担。骆马湖防洪设计水位为23米,7月16日凌晨沂河第四次洪峰刚入湖,水位上涨到22.7米,预报仍继续有暴雨,骆马湖水位将大大超过设计水位。经省委、省政府批准,于7月17日凌晨破中运河西堤利用黄墩湖滞洪,滞洪流量1700~3000立方米每秒,18日两湖水位相平,最多时滞洪5.6亿立方米。在此同时,省根据预报骆马湖水位有可能达到23.3米,决定将骆马湖防洪水位提高到23.5米,7月21日骆马湖杨河滩实际最高水位达23.15米,没有超过预报值。水情调度在取得这次抗洪斗争胜利中发挥巨大作用。

(三) 1974年沂沭河洪水

8月11~13日,由于台风倒槽形成暴雨,沂沭河发生大洪水,省防指预报16日8时骆马湖最高洪水位可能达到25.5米。当时根据预报分析了以下三个因素:第一,暴雨成因是台风倒槽,不同于锋面气旋性降水,从环流形势看短期内没有继续降雨的可能;第二,在一二天内没有大风,海口潮位不高,可以加大流量强迫行洪;第三,不是连续降雨,行洪时间不会太长。报经省委、省政府研究决定,在水情调度上逐步加大出湖泄量,嶂山闸从16日2时的3250立方米每秒,到12时增加到5760立方米每秒。16日22时新沂河沭阳站出现最大洪峰流量6900立方米每秒。新沂河6000立方米每秒以上行洪时间达47小时,经沿河军民全力防守,堤防安全御洪。8月份嶂山闸共排洪量56.8亿立方米。皂河闸也尽量多排,8月13日19时到15日3时泄量从300多立方米每秒增加到1240立方米每秒,8月份共泄洪5.1亿立方米。两闸共泄洪61.9亿立方米。由于皂河闸下泄流量较大,而洪泽湖水位不高,采取了向洪泽湖调水,从8月14~31日调入洪泽湖2.6亿立方米,8月16日二河闸入湖最大流量达617立方米每秒。同时,还要求微山湖出口韩庄闸与伊家河闸实行倒控制,在骆马湖高水位期间减少下泄量,8月16日、17日全部关闭,减少泗水泄入骆马湖。采取以上防洪调度措施,杨河滩水位虽高达25.47米,终于使省关于在黄墩湖不分洪的条件下夺取抗御沂沭河洪水斗争胜利的决策能够实现,黄墩湖滞洪区35万亩耕地、20多万人口免于受灾。

(四) 1978年全省大旱

1978年,全省发生近百年少见的大旱。在预报淮沂上游来水极少的情况下,决定依靠长江的丰富水源,尽管当时长江水位比较低,但运用建成的江都4座抽水站的强大动力,抽提江水北调,在苏北大范围内进行跨流域的水量大调度。江都抽水站33台机组、49800千瓦功率,从4月中旬开机,持续运行222天,4座抽水站每台机组运行27715~32629小时,抽提江水总量62.8亿立方米;1~10月,全省沿江涵闸和其他抽水站,抢潮自流引水和抽提江水达215亿立方米,相当全省灌溉需水量410亿立方米的52%。江都站抽引的江水除保证里下河地区的灌溉外,还通过淮安、石港等梯级翻水滔滔北送,江水向东北直到连云港,灌溉了当时干旱的淮河流域大面积农田,还保证大运河通航和沿线工业、城市用水,发挥了重要作用。8月份,当沂沭河来水较多时,又通过中运河的皂河、宿迁、刘老涧、泗阳等闸南调近9亿立方米的水量到淮水灌区,补给淮水灌区农田的灌溉水源。

(五) 1983年淮北大涝

7月18~25日,淮北和里下河北部地区连续降暴雨,雨量超过200毫米的有19个县(市),其中徐州城区、邳县、铜山、淮阴、泗阳、宿迁、沭阳、灌南、涟水、滨海、阜宁、射阳等12个县(市)超过300毫米。雨区内河道水位猛涨,涝情严重。通过工程正确控制运用,科学调度排泄涝水,大大减轻灾害。在骆马湖地区,针对雨前湖水位较低的条件,通过适当控制骆马湖出水口的嶂山、皂河等闸,将骆马湖上游的铜山、邳县涝水短时间滞蓄于骆马湖。7月26日新沂河流量已减少到500立方米每秒,骆马湖水位已接近23米时(汛期控制水位为22.5米),嶂山闸才开闸放水。在这之前让出新沂河为各县排涝。7月22日在嶂山闸未放水的情况下,新沂河沭阳站最大流量为2060立方米每秒,有效地加快涝水退水速度。同时,还通过中运河,将黄墩湖涝水南调入洪泽湖排泄,使淮沭河、盐河、废黄河沿岸农田的涝水能迅速排泄。各地区同样在该地区范围内运用各类工程,减轻涝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