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安 全 管 理

历代治水劳力,都以民夫、士兵为主,秦汉时期还征发“徒”(犯人)参加,他们的人身安全以至生命都得不到保障。但是封建王朝中有的官吏也采用一些缓和矛盾的办法,如提出“禁鞭挞,问病苦,躬抚慰,劳饮食”,“每役五日与休息一日”。有的规定每州县的修河队伍要配备一名医生,“随夫调治”,这对民夫们有一定的鼓励作用。民国时期,对一些动员劳力多的工程,均配有医务人员。如民国23年(1934年)整治废黄河,组织巡回医疗队,为工地民工防病治病。

建国后,国家把保护劳动者在生产过程中的安全与健康作为一项重要政策。1949年导沂工程施工时,为了保护劳动力,把安全生产和民工生活卫生放在一起管理。导沂司令部成立卫生处,各县总队成立卫生科,大队设立急救站,中队推选卫生保健员。有时医务人员不够,还动员各地的中医到工地,为民工服务。工地卫生工作贯彻预防为主、治疗为辅的方针。工地卫生方面订立八条规定:(1)工棚选用高地,棚舍向阳;(2)铺草常晒常换;(3)建立公共厕所;(4)每棚选设卫生保健员;(5)发现疫病时立即报告卫生机关;(6)卫生保健员保证民工10天中要烫一次衬衣,不使生虱子;(7)不吃冷饭,不饮冷水;(8)工棚住地四周要清洁卫生。施工期间,基本完成了数十万民工的卫生防疫任务。在以后的大型土方工程施工中,进一步健全安全卫生组织,制定安全生产的具体操作规程和民工生活卫生的各项措施,加强安全生产,防止伤亡事故。

50年代,全省水利系统认真贯彻执行国家颁布的《建筑安装工程安全技术规程》、《工人职员伤亡事故报告规程》等,以及水利部1954年颁布的《水利工程技术安全操作规程(草案)》,组织职工学习,遵守操作规程,保证安全生产。在射阳河闸和新洋港闸工程工地,工程指挥部专门设立安全技术科,负责编制各种安全操作规程,检查安全措施计划的贯彻,并在检查与布置生产工作的同时,布置安全工作。除安技和卫生专职机构外,工程指挥部还设立由安技、卫生、工会、监察及生产单位组成安全卫生委员会,统一领导工地安全生产和卫生工作,各队成立分会,并逐级推举安技员、安全员,形成系统的安全管理网络。工地还开展安全榜和安全红旗竞赛,对有显著成绩者进行表扬奖励,对忽视安全、不遵守劳动纪律、违反操作规程而屡教不改者给以批评或惩处。

1958年后,有一段时间,由于抢时间、争速度,片面追求“快、省”,对安全工作有所放松,事故时有发生。在60年代,全省发生两起比较大的事故,一次是1960年嶂山闸工地失火,另一次是1964年江都西闸浇筑公路桥时,6号孔大梁随脚手支撑倒坍,后果严重,震动全省。

1960年5月2日,嶂山闸工程进行8号底板闸墩钢筋点焊时,因违反操作规程,电焊火花燃着芦笆伸缩缝,抢救不及,发生大火。灾后检查,8号底板闸墩模板和四孔总跳脚手架全部烧毁。大火还殃及相邻的7号、9号底板和14、17两孔墩和胸墙混凝土。这些部位的混凝土,有1~5厘米,局部达6~7厘米被火烧酥,胸墙底梁并有发丝裂纹。受损部分事后经过处理,但这样的失火事故过去从未发生过,损失又很大,给全省造成极深的影响。

1964年1月17日,江都西闸工程公路桥6号孔大梁因脚手支撑不牢,造成突然坍塌。桥面上正在施工的30人,以及浇好的混凝土和部分平仓振捣机具,从14.5米的高空坠落到闸底板上,造成9人死亡,21人受伤。这次事故损失惨重,政治影响极坏。事故责任人员受到严肃处理,主要责任人被依法判刑,对全省震动很大。

“文化大革命”前期,受极左思潮的干扰,安全工作受到很大削弱,但这期间大型工程兴建不多,未发生大的问题。1970年,为了保护劳动力,省治淮指挥部颁发了《治淮工程安全施工暂行规定》,要求各地加强安全管理,防止伤亡事故发生。

1972年嶂山切岭实行常备民工和机械化、半机械化施工。工地层层建立组织,利用各种宣传工具,发动群众,建立健全各项规章制度。工地除印发省治淮指挥部《安全施工暂行规定》外,并结合工地实际情况,制订《安全生产须知》。

1978年1月,省水利局颁发了《水利工程安全暂行规定》,提出安全管理五项制度,即安全责任制度、安全教育制度、安全措施计划制度、安全检查制度、事故逐级上报制度。《规定》对土石方工程、高空作业、水上作业、机电设备吊装、防火防爆防尘防毒防止自然灾害等,都作出了具体规定。

1980年国家规定每年五月为“安全月”,省水利厅和各地(市)水利局及施工机构均成立“安全领导小组”,开展安全月的宣传活动,对全省水利系统的安全生产起了推动作用。1985年后,国家对安全生产要求经常化、制度化,不再进行“安全月”的活动。全省水利系统在建立安全生产机构、加强岗位责任制、签订安全承包协议、实行安全生产目标管理、坚持特种作业人员持证操作以及压力容器等管理方面,比以前都有改进和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