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情 报 预 报

(一) 水 文 情 报

古时由地方“长民者”、“较水者”或“津吏”测记水情报送官府。明代黄河(上自潼关、下至宿迁)的水情,开始用快马传递。明洪武三年(1370年)信令各州县吏“日奏雨泽”。清代由河官将洪泽湖高良涧、黄罡寺,里运河高邮御码头等地水情转报朝廷,作为开启洪泽湖减水坝、里运河归海坝的依据。民国19年(1930年)4月,长江流域各报汛站开始用电报传递水情,规定各站每日上、下午两次向中央气象研究所电报水位。民国22年4月,南京等地设无线电收音扩大器,于指定时间收听扬子江水道整理委员会逐日在中央广播电台播送的沿江各站水位。汛期,《申报》、《新闻报》等报纸刊载南京、镇江站的长江水位。民国23年,国民政府交通部民政司通知各报汛站所在地电信局负责拍发水位电报,使电报报汛制度化。民国25年,全国经济委员会制订各流域报汛办法16条。民国36年,水利部颁发全国统一的《报汛办法》,于民国37年起执行。

建国后,随着经济发展和防汛防旱、生产建设的需要,水情传递、资料处理都得到了系统、全面的发展。1949年汛期,苏北水利局派人携带无线电台前往中渡、蒋坝设立水情报汛站,掌握洪泽湖水位。1950年6月,政务院成立防汛指挥部,苏南、苏北行署和流域机构亦相应建立防汛机构,并在水文站网的基础上选设水情报汛站。嗣后,全省报汛站不断发展和调整,至1987年全省报汛站有296处。水情拍报任务和办法,由省防汛防旱指挥部制订,下达各市防汛防旱指挥部、水文分站、省属闸坝管理处及报汛站。各项测报要求和技术规程,按水利部(水电部)历次颁布的《报汛办法》、《水情电报拍报办法》、《水文情报预报规范》等规章执行。水情传递方法,开始由报汛站派人送到当地邮电部门向各防汛防旱部门发电报,经常深夜冒雨涉水送报。随着通讯事业的发展,报汛站以电话与邮局传报水情发电报。三河闸等少数偏僻的重要水情报汛站,设专用无线电台。70年代小塔山水库上游站始用对讲机,连云港市防汛指挥部始用电传机,加速传递速度。1975年后,开始建立水利防汛专用通信系统。至1987年,已建成长江、滁河、秦淮河南京地区段防汛水情无线电测报通信网,以及南京至江都、总渠、淮沭新河管理处,扬州、淮阴市水利局,兴化、宝应、晓桥等站水情无线电测报通信系统。

雨情水情的收集处理,由省防汛防旱指挥部按水电部1964年《水文情报预报拍报办法》接收川、湘、鄂、豫、皖、赣、浙、鲁、沪9个省、市和省内各水文报汛站的雨情、水情,由专人值班,电传机收报,人工翻译、登记、填表、填图、复写,以“简报”形式分发。1985年汛期开始正式应用微型计算机处理,做到接收、翻译、存储、打印、检索、实时预报等自动化,节省人力,提高工效和传递质量。

(二) 水 文 预 报

早在16世纪即有萌芽,《治水筌蹄》载有:“凡黄水消长,必有先兆,如水先泡,则方盛;泡先水,则将衰。”这是根据水势作洪水预报的原始经验方法。清代,水情的观测预报有所发展,不仅在黄河中下游的重要河段,设“水志”,观测水位,验度洪水,如在徐州北门外黄河边设有“水志”,以控制上游减水闸坝的启闭运用。同时,开始对一些重要的支流设立“水志”,建立干、支流水位的逐日同步观测和水情传递制度,以掌握支流洪水汇入和洪峰叠加情况。但水文预报工作长期以来没有正式开展。

建国后,1954年淮河开始水文预报,1955年沂、沭、泗河相继预报。1960年,省水文总站预报南京站水情,研究受潮水和洪水混合影响的预报方法,并于1963年对外发布。嗣后编制镇江、江阴、南通等站的潮位预报。镇江、苏州、淮阴、盐城站区采用趋势法或上下游站相关法编制北固山、江阴、浏河站长江潮位预报,以及燕尾港、陈家港、响水口、射阳河闸、六垛闸、东台河闸等站沿海潮位预报方案。徐州、连云港、镇江站区采用降雨径流关系法、蓄率中线调洪演算法等编制大中型水库预报方案。1972年,省水电局委托华东水利学院举办水文预报进修班,并编制了省内淮河、沂沭泗以及长江干流、南京、镇江站等三个水文预报方案。此外,苏州、盐城站区分别编制太湖、里下河地区的水位预报方案。上述方案的编制与实施,促进了水文预报事业的发展。在历年防汛中,及时、准确的水文情报、预报,结合工程科学调度运用和防洪抢险措施,最大限度地避免或减轻了洪涝灾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