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淮河及洪泽湖控制

淮河源于河南桐柏山,东流经河南、安徽、江苏至涟水云梯关(现属响水县)入海。流域面积18.6万平方公里,其中江苏境内面积3.79万平方公里。《禹贡》载:“导淮自桐柏,东会于泗沂,东入于海。”古代淮河独流入海,利多害少,河槽宽深,海潮可上溯到盱眙县城。淮河下游水灾,主要受黄河改道影响。历史上黄河经历了多次大小改道。南宋绍熙五年(1194年),黄河决河南阳武,由徐州东南流经淮阴以北与淮河合流入海,导致黄河长期夺淮。

在元至元十六年到至正二十八年(1279~1368年)的89年中,黄河溃决泛滥达38次之多,淮河水系频遭扰乱,水灾为害更烈。明清时期,黄河长期经徐州南下夺淮,大量泥沙淤积,淮阴以下的淮河被淤成“地上河”。

清咸丰元年(1851年)淮水异涨,冲毁洪泽湖三河口礼坝,使淮河洪水改由三河南下,穿高宝湖、邵伯湖,至三江营入长江。至此,淮河上、中游15.8万平方公里的来水,由原来入海为主改为入江为主,更加使苏北和里下河地区水灾重重。咸丰五年(1855年),黄河北归,于山东利津入海,结束了长达661年的夺淮历史。淮阴以下的淮河故道,由于河槽泥沙淤积太高,淮水不能重回故道,形成现在的废黄河一段。

民国27年(1938年)6月,国民政府为了阻止日军西侵,在郑州花园口炸开黄河南堤,使黄河水又一次泛滥于淮河流域,直到民国36年(1947年)堵复花园口,黄泛达9年之久,使流域内5万多平方公里的地区深受其害,成为黄泛区。

黄河夺淮后,历代曾提出多种治理措施,也举办一些工程,但由于受历史条件的限制,不可能解决洪水灾害问题。建国后,淮河才得到大规模治理。1950年淮河水灾严重,毛泽东主席当即指示:“从长期的远大的利益着眼,根本地解决淮河问题。”周恩来总理主持召开了治淮会议,制订了“蓄泄兼筹,以达根治之目的”和豫、皖、苏“三省共保、三省一齐动手”的方针。10月14日政务院发布《关于治理淮河的决定》,拉开了大规模治淮的序幕。

1950年冬,江苏就抓紧进行里运河复堤、洪泽湖大堤培修、入江水道毛塘港切滩、疏浚淮阴以下废黄河等。1951年11月20日,中共苏北区党委和苏北人民行政公署发布了《苏北治淮总动员令》,要求苏北的党政军民紧急行动起来,组织一切可以组织的力量,投入治淮斗争。1951年11月苏北灌溉总渠开工,开挖一条横贯苏北长达168公里,灌溉结合排洪的人工河道,给淮河新添了一条入海尾闾。接着陆续建成了高良涧进水闸、淮安运东分水闸、六垛南北闸、里运河淮安节制闸,连同三河闸等10多座大中型涵闸,并疏浚了张福河,修复杨庄活动坝。

1954年淮河发生特大洪水,洪泽湖最高水位达15.23米。三河闸、高良涧进水闸及苏北灌溉总渠都超标准行洪,已建工程标准明显偏低。汛后即加固洪泽湖大堤、里运河堤和三河堤防,并进行入江水道六闸切滩、凤凰河疏浚,加固高良涧进水闸等。1957年冬开始兴建“分淮入沂”工程,利用新沂河相机分泄淮河洪水3000立方米每秒。1959年兴建邵伯湖入江口门上的控制工程万福闸。

60年代中期,全面加固洪泽湖大堤,完善洪泽湖控制工程,并建成入江口门的芒稻闸。60年代末到70年代,全面整治和扩大入江水道,相继兴建了三河拦河坝、大汕子格堤,续建了18公里长的金沟改道段东西大堤,进行凤凰河切滩、里运河西堤加固。并陆续建成邵伯湖入江口门上的太平闸、金湾闸等,使淮河入江得到全面控制,同时废除归江十坝。还续建了“分淮入沂”工程,使淮河洪水入江、入海两大系统工程进一步完善。

到了80年代,由于原来对淮河洪水计算偏低,特别是1975年8月河南大水以后,防洪要求不断提高,洪水出路严重不足。国务院于1982年12月和1985年3月两次召开治淮会议,认为淮河下游洪水威胁,仍然存在着很大的风险,要求在“七五”期间按3000立方米每秒的规模修建入海水道,以提高洪泽湖的防洪标准。先按简易通水的要求,修建必要的工程。但到1987年尚未实施。

经过连续38年的治理,淮河流域兴建了大量蓄洪、滞洪、泄洪工程,使淮河洪水得到了初步控制。洪泽湖防洪能力可对付五十年一遇洪水,入江入海流量由原来8000立方米每秒扩大到13000~16000立方米每秒。其中入江水道设计流量从8000立方米每秒提高到12000立方米每秒;苏北灌溉总渠和废黄河泄洪1000立方米每秒,“分淮入沂”按照设计要求相机行洪3000立方米每秒。在一般洪水情况下,可以保障洪泽湖大堤和里运河大堤的安全,保护淮河下游广大人民生命财产。但是自1954~1987年的33年内,淮河中下游没有发生大的洪水,洪泽湖大堤还没有全面加固,入江水道工程尚需进一步完善,“分淮入沂”块石护坡工程没有全部建成,计划中的入海水道尚未实施,防洪标准较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