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入 江 水 道

黄河夺淮后,淮河洪水出路受阻。每遇大水,洪泽湖大堤开坝减水或决口,洪水东泄冲破里运河堤,经里下河地区漫流入海。明万历三年(1575年),黄淮并涨,淮决高家堰,又决宝应、黄浦、八浅等湖堤15处;高邮湖决清水潭、丁志口等,“高、宝、兴、盐汇为巨浸”,经开扬州城东之沙河坝及芒稻河坝,水势才减。万历五年,给事中汤聘尹提出“导淮入江以避黄”。万历十年,河道尚书凌云翼主张“惟上流使入江,泄下流使入海”。但皆未实施。万历二十四年,总河尚书杨一魁实施“分黄导淮”方略,于高家堰建闸,开毛塘港、金家湾,建金湾及芒稻减水闸,始有少量淮水入江,是为入江水道雏形。

清初,里运河堤仍屡屡决口。从康熙元年至十二年(1662~1673年),有九年大水,八决运堤。在保漕运的同时,开始重视分淮入江。康熙元年,开入江河道的人字河(即今运盐河)。康熙十年,开石羊沟(今太平河),建东湾、西湾滚水坝等。到乾隆年间(1736~1795年),又拓宽凤凰河、壁虎河等归江河道,扩大入江泄量,并将里运河东堤上的“归海坝”改在高邮南改建和新建为昭关坝、车逻坝、五里中坝、南关新坝和南关坝等5座归海坝,又称“下五坝”,与洪泽湖大堤上的仁、义、礼、智、信5座减水坝相适应,当淮河大洪水,入江洪水过大、里运河水位太高时,即开“归海坝”,使洪水从里下河地区分泄入海。到道光年间,入江水道口门有6条河,即运盐河、金湾河、太平河、凤凰河、新河、淮扬运河(即里运河)。咸丰元年(1851年),淮河洪水冲开礼坝,经三河改道入江,从此,入江水道成为主要排洪水道。

咸丰五年黄河北徙后,朝野人士对淮河洪水入江、入海也提出过各种方案。苏北士绅丁显于清同治五年(1866年)首倡“浚复淮水故道”。裴荫森提出“减害之法不外分淮流以入故道”。左宗棠于光绪九年(1883年)奏请“开掘旧黄河中泓,引淮河水入海”,“循独行入海之旧”。南通张謇主张淮水“三分入海,七分入江”等等。这些方案,终因各种原因,均未实施。明清时期,为了排洪及蓄水济运,在入江水道下游各河道上建有归江草坝10座。民国期间,导淮委员会提出的“导淮工程计划”,认为淮水“全部入江,江难安全胜任,全部入海则工费浩大,财力有所不济”,决定采取江海分流、入江为主的方案。并在大水之后,对里运河堤防进行堵口、复堤,历年还进行一些岁修工程,兴建了邵伯、淮阴、刘老涧船闸,杨庄活动坝。在三河口曾开工兴建三河活动坝,不久即停工。但入江水道没有大的变化。

建国后,党中央和政务院及时作出治理淮河决策,入江水道先后兴建了一系列工程。

入江水道原经三河泄洪入宝应湖,而后多叉分流,北达白马湖,南入高邮湖、邵伯湖,迂回、曲折汇入长江。1950年大水后,按照政务院决定的淮河洪水“仍暂以入江水道为泄水尾闾”的要求,对入江水道的三河堤、里运河堤及沿湖圩堤进行全面复堤加固,疏通水道,清除行洪障碍。1953年7月建成三河闸,控制了入江水道的口门。1954年淮河发生特大洪水后,至1987年,先后三次大规模治理入江水道。

第一次治理:1954年大水后,按照水利部12月2日提出的“尽量扩大入江水道的意见”,于1955年4月开始,连续两年扬州专区组织近10万人,拓宽凤凰河,六闸附近切滩,芒稻河裁弯,廖家沟整治等。1955年11月,又编报《淮河入江水道第一期工程计划任务书》,按照泄洪流量11000立方米每秒进行设计。1956年冬因水利部通知入江水道推迟施工,沿线洪泽、高邮、宝应、江都、邗江等县组织民工,仍按照流量8000立方米每秒对入江水道堤防进行全面整修复堤,对宝应湖、高邮湖、白马湖、邵伯湖沿湖圩堤进行加固。1957年春兴建了长达23公里的白马湖格堤,使白马湖地区994平方公里实行洪涝分治。1969年建成阮桥闸。此外,按照国家批准的《里运河(西干渠)整治工程设计》和大运河整治计划,从1956年冬至1961年,由扬州专区先后分三期,动员7个县(市)约73万多人次,对里运河按照防洪、灌溉、航运要求实行拓建、改建,使东、西堤防洪能力普遍提高,临湖筑有30~50米宽的防浪林台。1958年冬,为了缩短防洪战线,动员2.1万人,对入江水道18公里长的金沟改道段东西大堤进行施工,共挖土方140多万立方米,后因劳力不足,中途下马,但已初具雏形。

第二次治理:从1969年11月开始,按照淮河流域规划行洪12000立方米每秒的水位相应超高2.5米的要求,对入江水道全面治理。省成立江苏省革委会入江水道工程指挥部,组织淮阴、扬州、六合3个专区24.7万人次,用两个冬春时间,全面加高加宽三河南北大堤,兴建堵断入宝应湖的口门长4公里多的三河拦河坝,完成金沟改道段东西大堤,在金湖县城东横跨入江水道处兴建漫水公路,并在东、西偏泓上各建一座漫水闸和西偏泓漫水套闸,新建大汕子格堤12.1公里和宝应湖大汕子退水闸,使淮河洪水由过去弯曲迂回经宝应湖再入高邮湖的状况,改由金沟直接入高邮湖,缩短洪水入江线路20多公里,并使宝应湖地区不再行洪,实现了洪涝分治。同时,加固了淮南圩大堤和里运河西堤,增做块石护坡,湖西圩堤加固,整治新民滩,清除行洪障碍,修建由新、老王港闸等6座漫水闸联结起来的高邮湖控制线。在六闸以下拓浚了金湾河,实施凤凰河切滩和下游芒稻河、廖家沟治坍工程,新建太平、金湾等大型水闸,连同1960年建成的万福闸和1965年建成的芒稻闸等,使入江口门全面得到控制,过去经常堵拆归江坝的历史结束。以上各项工程经过4个冬春的努力,于1974年全部完成,累计完成土方8152万立方米、石方87.57万立方米、混凝土7.06万立方米,国家投资1.06亿元。

第三次治理:由于第二次治理时,有些工段是在淤土上筑堤,水中倒土,时间紧,加之后来气候干旱,大堤普遍发生裂缝,仅金湖县境就发生纵向裂缝累计长20多公里,横向裂缝300多条,缝宽最大45厘米,一般20~30厘米,可见深度2米多。因此,从1974年冬开始对大堤裂缝重点进行翻筑,特别对三河堤、三河拦河坝、大汕子格堤、淮南圩等重点堤防,全面进行整修,普遍加做戗台,险要工段做块石护坡。对沿线建筑物逐座进行检查、加固。这次治理,一直延续到1980年,共做加固土方1006万立方米,石方24.8万立方米,混凝土1.25万立方米,投资1774万元。

经过30多年的治理,入江水道已成为上起洪泽湖三河闸、下至三江营,全长158公里,分上、中、下三段的淮河最大的泄洪道。主要堤防已由行洪8000立方米每秒提高到能对付12000立方米每秒,湖西主要圩堤能对付8000立方米每秒。白马湖、宝应湖地区百余万亩农田洪涝分治,部分湖田放垦,特别是对保障下游防洪安全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时建成三河闸控制、金湖控制、高邮湖控制和归江控制等四级控制、五级水位的以排洪为主,结合发展灌溉、排涝、航运等综合开发利用工程。

入江水道上段自三河闸到高邮湖长55公里,包括三河闸和金湖两级控制。这段堤防有:三河南、北堤,三河拦河坝,金沟改道东、西堤,淮南圩大堤和大汕子格堤等,共长147.7公里。堤顶高程,按照行洪12000立方米每秒超高3米施工,堤顶宽6~8米,并有二级平台,宽7~10米。盱眙县汪木排圩,金湖县衡阳圩、墩塘圩等圩堤,按照行洪8000立方米每秒,超高1.5~2.5米施工。

三河闸控制包括三河闸和1970年1月在蒋坝镇附近建成的500吨级蒋坝船闸1座,1975年1月在蒋坝船闸下引河口建成1座简易的蒋坝抽水站,装机260台套,可抽水130立方米每秒入洪泽湖。这三项工程形成入江水道的第一级控制。

金湖控制工程包括入江水道东、西偏泓两座漫水闸、西偏泓漫水套闸、三河拦河坝和石港船闸、石港抽水站等,主要为发展金湖县交通、航运、排涝和蓄水灌溉。兴建入江水道金沟改道段时,在金湖县城东建成横跨入江水道的漫水公路,东西偏泓上各建1座漫水闸,汛期排洪,汛后蓄水灌溉。入江水道北侧于1971年建成石港船闸,通过新辟的金(金湖)宝(宝应)航道,再经南运西船闸,沟通京杭运河,打开金湖水运出路。1974年7月又建成简易的石港抽水站,装机240台套,可抽水130立方米每秒。配合蒋坝抽水站,可将江都抽水站北送的部分江水向洪泽湖输送100立方米每秒,还可抽排宝应湖地区的涝水。

三河拦河坝是截断三河,洪水不再迂回宝应湖而由金沟改道段直接入高邮湖的关键工程。坝长4.4公里,在三河河床里筑坝。三河河底高程4.5米,淤泥很深,一般深2~8米,表层有0.1~0.3米流动浮淤。1969年冬大坝施工时,要在深软淤土上筑起10米高的拦河大坝,施工非常困难。施工方案经过多次比较论证,采用水中倒土、挤淤筑堤方法施工。共动员3.5万民工,在天寒地冻,所用土料含水率高达50%~60%,条件很差的情况下,采取放大边坡、多级平台、平衡进土、观测位移、控制进土等措施,经过三个月的苦战,战胜三次滑坡,完成土方164万立方米,终于建成拦河大坝。竣工后,大坝不断发生沉陷、渗漏、裂缝、塌塘等问题。虽经多次钻探灌浆、填塘固基、开沟导渗等,但到1979年累计沉陷量0.9米,最大达1.3米。为了确保大坝安全,1982年在坝下筑水碗,1983~1985年用挖泥机船向坝身背水坡脚下吹土80万立方米。1986~1987年翻运吹填积土,挑筑部分平台;用手扶拖拉机运土,加筑迎水面一级平台,吹填背水面二、三级平台;坝下整坡开挖排水沟,坝顶浇筑混凝土挡土墙2100多米。以上两期工程累计完成土方129万立方米,混凝土2100多立方米,灌砌和浆砌块石3800多立方米,干砌块石14800立方米,总工日34.4万个。到1987年形成多级平台坝体,坝顶高程14.5米,顶宽14.0米,混凝土挡土墙顶高程15.0米,宽30厘米。坝迎水面有二级平台,其中,一级平台高程10.2米,宽18.0~28.0米;二级平台高程8.0米,宽40.0~50.0米。坝背水面有三级平台,其中一级平台高程11.5米,宽10.0~15.0米;二级平台高程9.0~10.0米,宽25.0~40.0米;三级平台高程8.0米,宽18.0米。一、二级平台坡面设有纵向排水沟,二级平台设有横向排水沟。迎水面块石护坡顶高程14.5米,底高程6.0米。

入江水道中段自高邮湖至邵伯湖六闸长55公里,并建有高邮湖控制工程。这一段大部属于湖区。由于高邮湖湖面风浪较大,湖东即为里运河西堤,自大汕子格堤兴建后,宝应湖不再行洪。1956~1957年整治里运河时,自高邮界首镇向南26.5公里长筑新东堤,处理了清水潭、马棚湾等历史险工,成为“两河三堤”。1970年在西堤外侧下部筑灌砌块石护坡,上部建2米高的浆砌块石子埝,顶高程11.2~11.5米,标准仍偏低。1980年8月到1982年7月,用挖泥机船,结合京杭运河疏浚,挖水下方400万立方米,将中、西堤之间的老运河河槽进行吹填至高程7米以上,个别地段达8米,并植树造林,作防浪林台。在高邮以北马棚湾附近西堤,有1公里多长的试验段,建50米宽的平台和块石护坡。高邮以南至六闸,湖东均为新筑的京杭运河西堤,堤顶高一般均超过洪水位2.5~3米,顶宽6米。迎湖平台一般宽30米,并有干砌块石护坡。高邮湖、邵伯湖西几个大圩的圩堤顶高,一般超出洪水位2~2.5米,顶宽3.5~5米,迎风浪地段和险工地段均建有块石护坡。

高邮湖控制工程位于高邮湖至邵伯湖穿过8.8公里长、6.7公里宽的新民滩。滩面高程4.7~6.2米。有王港、毛塘港、新港等大小17条港汊将高邮湖与邵伯湖串通。东边为里运河西堤,西边有郭集、卫东等圩,滩高港浅,芦柴丛生,庄台林立,严重阻水,是入江水道的一个咽喉。历史上这里就有堵港济运、蓄水灌溉的记载。清光绪十七年至宣统元年(1891~1909年)就有5年堵港济运的资料。建国后,从1953年起,每年汛后用堵闭各港蓄水,并从运河西堤到湖西郭集大圩,在湖滩上建起一条11.3公里的控制线。汛期拆坝行洪,汛后堵港蓄水,堵堵拆拆,年复一年。据统计从1953~1969年,共拆堵291座次,花人工30多万工日。因此,1962年开始并港建闸。1969年兴建入江水道时,对新民滩进行了整治,以解决淮河排洪和蓄水灌溉、航运等问题。先后兴建和改建了老王港、新王港、新港、毛塘港、杨庄河、庄台河等漫水闸6座,漫水套闸1座,并将漫水闸和东西向堤埂联接成一道高程6.5米的控制线,统称高邮湖控制。1971年在小汕子河以东、距运河西堤1.3公里,顺水流方向结合开挖庄台河,新建一条南北长8850米、东西宽18米的庄台。庄台高程11~11.5米,高出设计最高洪水位1.5~2米,将分散居住在滩面上的5301人,全部迁至新庄台定居,原来分散的庄台、树木、坟墓、芦柴等均清除,以利行洪。1978年经过批准,又将庄台河与运河西堤之间的滩地,开荒造田,一水一麦,适当提高控制线上子埝的标准,但顶高不能超过8米,顶宽不得大于1米。当入江水道行洪,高邮湖水位达7.5米,并有上涨到8米趋势时,立即破圩行洪。但后来人口增加到1万人左右,庄台住不下,部分居民在庄台坡上和1.3公里的行洪道中重新建房。1984年群众又将子埝加高到9.5米,顶宽5米,并将块石护坡做到高程8米,严重影响行洪。

大汕子格堤是1969年冬兴建入江水道金沟改道工程时,兴建的隔断宝应湖和高邮湖的主要工程。格堤长12.1公里,其中金湖县7.4公里,宝应4.7公里,从金湖县德兴圩的张鼓墩到宝应县运河西堤的南运西闸,堤上建有宝应湖退水闸1座。该堤在两湖中间筑堤,堤基淤泥很深,一般2~3米,最深的达4米。当时施工时满湖是水,没有滩,无土可取,连一块民工住宿的地方都没有。生活在里下河圩区的上万民工,带上几千条农船,开进芦苇荡,以船为家,搭起“水阁”,安营扎寨,号称“水军”。民工在水中取土上船,然后运至大坝两侧,突击抢筑格堤围埝。湖面上万舟竞发,穿梭进土。全部工程共动员6万多民工,经过一个冬春80多天的奋战,克服三次塌坡,于1970年春初步筑成。竣工时,堤顶高程13米,宽8米。由于冬季施工筑堤土含水量大,碾压不实,经过一年沉陷,大堤中段沉下1米左右。之后,堤顶又发生裂缝,缝宽15~35厘米,深2~4米。1974年后,陆续进行压力灌浆,堤脚填石固基,使堤基固化程度明显提高。1987年格堤现状为:堤顶高程11.5~12.5米,顶宽7~8米,在高程7.5~8米处,内外均筑有平台,宽10~20米;在高程5.5~8米筑块石护坡9.3公里,背水坡高程5.5~6米,有宽50米的青坎。

入江水道下段自邵伯湖六闸以下到三江营长48公里。这一段由归江河道分流入江,并建有归江控制。运盐河、金湾河汇入芒稻河;太平河、壁虎河、凤凰河、新河汇入廖家沟。再由芒稻河、廖家沟汇入夹江至三江营入长江。1987年这段堤防的现状:江都段堤顶高程7.5~8米,堤顶宽2.7~3米,万福闸下和芒稻河堤顶高程为8.5~7.5米,顶宽2.5~3米。并有部分块石护坡。

归江控制位于入江水道在六闸以南的归江河道上,历史上就建有很多坝、桥、闸。这些归江河道和坝、桥、闸,是随着淮水入江而兴,随着归江控制建成而废。由于“归江十坝”的废坝建闸,形成淮河入江水道最后的一级归江控制。明末,归江河道已有金湾河、凤凰河、壁虎河、芒稻河,并建有桥、闸。到了清代,多次挑挖归江河道,修建坝、桥、闸等。康熙元年(1662年)开人字河(即今运盐河)。乾隆十四年(1749年),建石羊沟、廖家沟三合土滚水坝各1座。嘉庆十一年(1806年),扬州盐商挑沙河,重修沙河坝石闸。道光八年(1828年),“新辟新河”。咸丰年间,内外交困,经济衰败,闸坝失修。咸丰四年(1854年)“废扬州、运河、壁虎三桥,改为草坝”(即柴土坝)。咸丰十一年,因归江河道上的闸、坝、桥年久失修,又无力修复,遂废闸、坝、桥,全部改用芦柴筑柴土坝,计有沙河坝、老坝、壁虎坝、新河坝、凤凰坝、拦江坝、褚山坝、金湾坝、西湾坝、东湾坝等10座,史称“归江十坝”。这些柴土坝每年汛期根据淮河洪水水情,决定拆坝规模,汛后堵闭蓄水。

建国后,随着治淮工程的开展,对归江各河道进行了多次拓浚和治理。并实行废坝建闸,灵活控制。1959年10月,首先开工兴建淮河入江的最大归江口门万福闸,以代替壁虎坝、新河坝、凤凰坝。1964年5月建成邵仙闸洞,之后又建了褚山洞,以代替褚山坝。1965年7月建成芒稻闸,1966年5月建成运盐闸,代替拦江坝。1972年8月建成太平闸,取代东湾坝、西湾坝;1973年6月建成金湾闸,代替金湾坝。而老坝、沙河坝早已废除。至此,“归江十坝”由万福闸、芒稻闸、太平闸、金湾闸、运盐闸、邵仙闸洞、褚山洞等取而代之,形成了排洪、挡潮、引水、蓄水、补给航运用水,控制灵活的淮河下游归江河道梯级控制,结束了历史上归江坝拆拆堵堵的历史。



  注:①摘自《江苏省近两千年洪涝旱潮灾害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