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护 岸 治 坍

长江下游江苏两岸共有坍岸长400公里,由于河势不稳,南涨则北坍,或北涨则南坍,治坍、保节点,一直是江苏治江工程的重点,从1950年到1987年,先后共建护岸工程240多公里、丁坝230多座,抛护块石1900多万吨,共投资2.7亿元,使原来一些剧变的河段逐步得到初步控制。

(一) 南 京 河 段

据历史记载,19世纪中叶江苏境内南京以上江宽9公里,下关、浦口江宽7公里(均包括江心洲)。清末民初,下关、浦口两岸,由于港埠开发,兴建码头,大量占用滩地,江岸人为束狭,从原来的7公里逐渐束狭到当时的1.1公里,形成长约3公里的束窄段。这一情况引起下游河道剧烈的变化,尤其是下游八卦洲洲头迅速崩退,百年来共崩退约5公里左右,逐渐成鹅头形,使洲尾的汇流角从百年前的45度增大到90度左右。同时左右汊完成了主支汊交替过程,右汊从支汊发展成主汊。在演变过程中,对沿岸工厂企业、港口码头影响很大。下关、浦口段江岸,多次发生严重坍江。民国36年(1947年)初,下关2号码头发生剧烈崩坍,沿江马路坍陷长88米、宽14米。民国37年浦口三民码头1~3号码头全部坍毁。

建国后,南京河段护岸治坍工程,50年代主要搞沉排等抢险工程;60年代,不断总结经验教训,开始制定全河段整治规划,并逐步改进抛石护岸方法;70年代在全面规划的指导下,对几个重点地段进行护岸工程;80年代初完成全河段整治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和重点地段的初步设计。

1949年大水,再一次发生险情,浦口铁路码头全线崩坍,南京市防汛指挥部立即组织力量,抢修下关、浦口江堤,进行抛石抢险,对尚存的突出土嘴抛石裹护,以保护下游段江岸。1950年初,交通部会同铁道、水利两部,邀请中苏专家现场勘察,决定采用“整流为主、护岸为辅”的治理方案,用导流趋中的办法来解决浦口、下关的崩坍。从上游白沙洲到新生洲北3公里的浅滩中,开挖一条深15米、底高程-12米、宽200米的中心航道。工程于1950年2月20日开始,经两年时间,陆续挖除白沙洲江心航道的泥沙和部分白沙洲及上游碍航的潜洲,共疏浚泥沙1132万立方米。码头护岸工程于同年2月18日开始,经几次试验后,采用沉龙(柳辊)、沉树、抛石护岸和块石护坡。护岸工程于5月20日结束,共完成沉龙4209个,沉树265株,抛石6万余立方米,砌石坡2565平方米。疏浚和护岸工程共投资1500万元。浚导工程虽然暂时维持了浦口、下关江岸稳定,但到1954年长江大水后新槽淤平,反形成更大潜洲,未能得到预期的效果。

1954年汛期,长江发生大洪水,浦口、下关局部护岸工程被大洪水冲掉。上游新生洲刷去一半,浦口火车轮渡栈桥及下关电厂前江床均冲深15米以上。汛后浦口火车轮渡栈桥、石油公司浦口储油所及5号码头先后发生江岸崩坍。国务院特派交通、水利、铁道等部组成工作团到南京,经中外专家研究决定,先在浦口火车轮渡栈桥和下关电厂两处进行抛石、沉树等紧急抢险工程。从1954年12月到1955年1月共抛石2.7万立方米,沉树枝300多吨。同时研究确定下关、浦口段采用沉排整治方案。从1955年2月1日开始试沉柴排成功后即实施整治,整个工程分三期进行。第一期工程完成浦口方面5号码头至老江口和客运码头至铁路水泵房两段,下关方面中山码头至2号码头一段,共长1935米。第二期工程完成浦口方面矶头至客运码头和泵房至5号码头两段,下关方面自记台至中山码头和2号码头至南京纱厂两段,共长3914米。第三期工程完成自记台至三汊河一段,长约700米。以上工程到1957年初完成。后又在八卦洲3处共沉排护岸9070米,沉排88.9万余平方米,抛砌石方81万吨,国家投资1700万元。这项工程,长办在《长江下游河道演变及护岸工程效果分析》中给予很高的评价。当时浦口、下关沉排时一般水深30米,最大水深45米,最大流速1米每秒,最大排体面积6000平方米,工程规模在国内是空前的,通过工程实践,取得了许多宝贵的经验。工程竣工后,经过多年来较大洪水的考验,江岸稳定,工程效果显著。

1964年底发现下关沉排有散坏险情,当即抛石于排脚外,并延伸到深槽;排体上也加抛块石,从原来块石厚0.3米左右,增加到0.75米至1.5米;又在散排地区采用抛石补空等措施,使沉排区加固成沉排和抛石结合的护岸型式。这一工程施工两年,抛石80余万吨,耗资600余万元。

1966年浦口上游九袱洲发生崩岸,并向下游浦口港区发展。当即抢险抛石40万吨,延伸抛石护岸1.5公里,但险情仍继续发展。1969年汛后,浦口码头护岸空隙段近岸严重冲刷,靠船墩倒坍,同时煤码头、木码头间发生大规模坍崩,通向木码头铁路线及仓库大楼陷落入江,由于13号煤码头上侧出现大崩窝,煤港被迫停产,木码头上下游江岸大幅度坍崩。木码头形成凸嘴伸入急流之中,凸嘴附近冲刷坑高程达-47米,直接威胁浦口整个港区安全。1970年5月,自动化煤码头、棉麻码头、九袱洲退建的主江堤接连坍方,经20天抢险,抛石约40万吨,继续延伸护岸1公里,浦口未沉排区抛石抢险共投资600万元,才安渡汛期。

1969年12月,长办南京河床实验站编制《长江南京河段整治规划报告》,根据南京河段20年的抢险和整治工程经验,提出:“为求得浦口、下关江岸的稳定,在加固本地段护岸工程的同时,必须控制上游有关河湾的原则。”因此,从70年代起南京河段开始了有计划的治理工程。1970年在梅子洲试做一条丁坝挑流未成,1971年开始抛护洲头,以后向下游延伸并陆续加固,到1984年共护长4.7公里,抛石74万吨。1971年在江浦七坝石碛河口下游开始抛石护岸,1972年向河口上游延护,以后又经加固延伸,到1987年共护岸长3.9公里,抛石40万吨。梅子洲夹江口以上的大胜关,1975年开始自下而上抛石护岸,至1981年共护长3.1公里,抛石24万吨。

八卦洲汊道整治。八卦洲段的变化,直接影响下游栖霞、龙潭河段,右岸最大处崩退2公里,从而冲刷下游三江口节点。70年代,省水利部门曾多次提出全面治理三江口,否则将导致镇扬河段剧变。从1971年到1983年,在八卦洲南汊燕子矶头附近、新生圩、天河口等处抛石护岸,共护长5.4公里,抛石约90万吨。保护八卦洲头的工程,1983年经国家计委批准,作为整治应急工程的重点项目来实施,经1984~1986年三年在洲头共抛石护岸1.7公里,抛石约37万吨,迅速控制了洲头崩退局面。八卦洲汊道下游汇流段,为保南岸炼油厂码头前沿水深,在其上游北岸西坝头节点进行护岸工程,从1972~1981年共护岸长2.8公里,抛石约90万吨。

栖霞、龙潭弯道南岸,1971年进行了间隔抛石护岸。1973年间隔的空白处冲成10个大崩窝,当即进行抛石补崩窝和向下游延伸护岸,到1985年共护岸长11.1公里,抛石约140万吨。三江口的护岸工程共护岸5.6公里,抛石70万吨左右。

为了加快南京河段的治理,1982年省政府和长办联合向国家计委和国务院报告,提出长江整治涉及国民经济许多部门,建议根据使用岸线的范围和受益的大小,合理分摊投资,以利及早组织实施。1983年经国家计委批准,开始由沿江电力、交通、航运、工业等沿线受益单位集资兴建治江工程。1985年,省政府和长办向国家计委编报《长江下游南京、镇扬河段整治工程设计任务书》,1986年4月经国家计委转报国务院批准“七五”期间南京、镇扬河段整治工程所需1.45亿元(其中南京河段7742万元)由沿岸受益企业合理分摊,集资解决,分期实施。到1987年,南京河段共做护岸工程54公里,沉排89万平方米,抛石957万吨,连同疏浚等累计投资1.06亿元。

(二) 镇扬、扬中河段

镇扬、扬中河段在春秋战国以前为古长江口,由于海岸不断向东延伸,秦汉以来,江面逐渐收缩,河口从镇江向江阴延伸,唐宋期间河口已在江阴附近。江面原宽23公里,唐代时宽10公里,明末清初宽3.5~4公里,目前江面宽2~3公里。江面的演变过程,也是江心洲逐步发展和合并阶段。江中大量沙洲,大部分逐步向北岸并成现在的江都、泰兴、靖江江岸,只有太平洲逐渐合并附近沙洲而未并陆,成为江苏长江中最大的沙洲,即扬中县。

镇扬、扬中河段江岸淤坍,河床摆动变迁很大。秦汉前后左岸江岸淤长,三国时期崩退,唐宋前后又淤长,瓜洲不断增大后与北岸相连。清康熙以后,右岸主要是金山至焦山间淤长,高资附近受冲;左岸瓜洲开始坍江,到雍正年间,瓜洲坍江逼近城垣。“雍正八年(1730年),开挑瓜洲正人洲引河,建筑夹江大坝”,“分溜南行,以保北岸”。“雍正九年五月十八日开放,大溜直趋引河,及开拦潮尾坝,冲刷更为有力,一时众口欢呼”(《河渠纪闻》),效果很好,半个世纪后,坍江才危及瓜洲城。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瓜洲全城坍入江中,居民搬到城北的四里铺,即今日的瓜洲镇。民国20年(1931年)大水后,弯顶从瓜洲下移11公里,并北移3.4公里。直到20世纪70年代通过逐步治理,江岸才渐趋稳定。随着这段弯道向东向北推移,南岸的征润洲的淤长极为迅速,一直延续到1987年。靖江江岸在嘉庆年间坍江危及城垣,开始用筑塘治坍、打排桩和竹笼装石沉放等应急措施,均未堵御。最后采用抛石止坍,筑石堤防刷挡浪的方案,用银十余万两,稳定了靖江江岸,对形成目前扬中河段尾部的有利河势起了积极的作用。

建国后,1954年大水,都天庙炮台节点坍入江中,左岸开始失去凸嘴控制,主流直冲和畅洲北汊,到60年代初,北汊从支汊演变成主汊。长办、省水利厅均提出:必须“稳定江床,抑制都天庙、和畅洲的崩坍,使都天庙以下主流仍归和畅洲南汊”。1969年都天庙凸嘴全部崩失,主流顶冲点由六圩下移到沙头河口,原处于弯道凹岸的镇江,变成了广宽的征润洲凸岸边滩。到70年代初,由于上游弯道凹岸进一步崩坍,导致主流有利于南汊的发展,北汊北岸的人民洲迅速淤长,挤压主流偏向南汊,和畅洲北汊从主汊又变成支汊。同时右岸征润洲尾向下延伸10公里,镇江港被洲尾包围,良港变成靠挖泥机船疏浚才能通航的港池。和畅洲洲头已移至焦山东6.3公里。

镇扬河段治理。60年代前主要搞些查勘、调查研究整治规划,70年代起才对六圩弯道、和畅洲、嘶马弯道等几个重点坍岸地段进行整治。1983年,镇扬河段与南京河段经国家计委批准为应急工程整治。1986年起,整治工程采取由沿线受益企业集资重点抢做和畅洲头北汊东段护岸工程。在规划研究时,曾提出在和畅洲北汊做潜坝控制工程,但由于北汊河底已从70年代的-4米冲深到80年代的-25米,使工程增加了很多复杂因素,尚需进一步研究。

六圩弯道凹岸治理。从1970年12月起到1971年,京杭运河入江口以西约5公里长的岸边兴建7座丁坝。经过1974年、1975年的连续加固,同时在丁坝上下游两侧进行平顺抛石护岸,保护了这部分江岸的安全。1975年起护岸工程向下游进展。到1987年共建护岸工程长约10.5公里,抛石203万立方米,沉软体排6.6万平方米,护坡1000米,投资2134万元。

和畅洲汊道治理。1972~1976年对左汊崩岸地段分别采取平抛、沉排平护、沉排、沉梢结合平护等工程形式共护岸长2公里,右汊做了2323米的块石护坡、护坎工程。1977年开始以稳定河势为主进行治理,在左汊弯顶鹅头颈切开导流,流程缩短,汊道长度从15公里缩到11公里,同时征润洲洲尾下延影响右汊进水口门,使左汊发展,右汊衰退,并在左汊进口段搞沉梢束流工程,共沉梢19万平方米。1978~1980年在左汊孟家港崩岸段抢护918米,抛石6万余吨,并对洲头护长540米。但由于当时经费所限,工程进展缓慢,标准较低,有的工程尚未完成,即遇到1980年大水,沉梢束流工程被洪水冲垮,孟家港护岸坍入江中648米,洲头崩退380米,540米护岸全部坍入江中,既失去了70年代中期控制河势的有利形势,又形成当时的危急局面。1984年应急工程开工,对洲头进行强护500米,使和畅洲头剧烈崩退、左汊不断发展势头得到明显控制。到1987年底,和畅洲汊道护岸工程共建13公里,抛石156万吨,投资1777万元。

嘶马弯道崩岸治理。嘶马弯道的强崩岸段位于左岸弯顶,弯道长约14公里,1969年弯顶大坍。1970年开始,进行嘶马弯道崩岸治理,采用丁坝间断护岸方法,至1972年先后修建9座丁坝和1座守嘴。以后在丁坝两翼和前沿进行抛石护岸和部分软体排护岸。到1980年共建护岸长约6公里,先后投资1000多万元。丁坝建成后基本上制止了嘶马段坍岸的发展,岸线相对稳定了10年。但进入80年代后,弯道近岸河床因冲刷而刷深,江岸岸坡失去稳定,因而弯顶又险情迭起。1980年冲失软体排2万余平方米,1981年起东1号丁坝和东2号丁坝均多次出险,东3号守嘴以下江岸不断出现碎崩。1983年大洪水,使东2号丁坝前的水深达24米,险情更为严重。先后进行了3次较大的抢险工程,共抛石40万吨。1984年7月21日,东1号坝与西1号坝间又发生特大崩坍,63小时坍失土地11.5万平方米,于是采取守住弯顶,延护两翼的措施,力争弯顶不再发生大的变化。但至1987年这段岸线尚未稳定。

扬中河段治理。扬中夹江有4个弯道,崩岸长约10余公里。左岸扬中县,从1970年起建短丁坝23座(丁坝长7~40米),其中夹江14座。1973年后采用块石平抛和沉梢平护等护岸工程,至1987年共建成护岸长约13公里,护坡29公里,抛石40余万吨,投资590余万元。右岸属丹徒、丹阳、武进3县,从1970年起共兴建抛石护岸长9公里,块石护坡长12公里,用块石52万吨,共投资587万元。左岸泰兴县崩岸主要是永安洲段,崩岸长约2公里,70年代起建抛石护岸长800米,抛石4.5万吨,块石护坡1.6公里,用块石7.3万吨,共投资140余万元。靖江县崩岸主要在八圩段,崩岸长约9公里余。70年代中期起兴建丁坝和平顺抛石护岸工程,由于崩岸发展较快,每年均增建。至1987年底,共建丁坝和抛石护岸长7公里余,抛石56万吨,护坡长11公里余,用块石4万余吨,投资563万元。

(三) 澄通、河口段

澄通、河口段是江苏境内长江变化最频繁、治理难度最大的地段。该段最早成陆的是海安县西部。“如皋西北部在汉初成陆”,“如皋北部在六朝期间(222~589年)才接涨大陆。唐末(907年),南通市、县一带才涨连大陆”(长江志季刊1988年1期《南通地区成陆过程的初探》),形成近代长江北岸的雏形。最晚成陆的海门、启东等县只有近300年历史。

澄通、河口段有两次较大的崩坍。一是隋代如皋南部江岸大坍,将临江(如皋西南)、蒲涛(通州以西)两县坍没;二是明正统年间起,旧海门的坍废。两次崩坍均延续200年左右。另有两次较大的淤涨。一是明天启年间(1621~1627年)江中马驮沙与北岸泰兴县接壤,形成现今的靖江县;二是清末段山东边各沙洲与南岸相连,涨出了现今张家港市的北部。

据《舆地纪胜》载,崇明岛在“唐朝武德初年,有东西两块沙,后来渐积高广,渔樵者依之,遂成田庐,西沙又叫顾俊沙,五代杨吴改置崇明镇”。北宋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西沙北五十里的地方又出现了一块沙洲。由于三次叠涨,因名“三沙”,也叫崇明沙。元至元十四年(1277年)建为崇明洲。随着崇明岛的诞生,入海处分为南北两支。元至正元年到二十七年间(1341~1367年)长江近海段主流从北支入海,到明代末年,和附近一些小沙合并成一南北长40余里,东西阔40余里的“居民艺植悉成沃壤”之地(《读史方舆纪要》卷二四)。17世纪中叶起,长江主流开始向南摆动,到民国4年(1915年)北支缩狭成上口宽6公里、下口宽13公里的喇叭形,长江主流改由南支入海。

澄通、河口段的“大门”是江阴鹅鼻嘴和靖江炮台圩形成的节点。炮台圩在清代原有3座炮台,已有2座坍入江中,还有1座控制着1.25公里宽江面的节点,随时有冲掉的危险。70年代在江阴围垦江滩兴建澄西船厂时,大量占用江滩,影响炮台圩节点的安全。70年代末,通过各方面的努力,炮台圩由交通部先后拨款400万元进行抛石护岸,但标准很低,坍岸继续向下游未护段延伸,一旦这个节点“失守”,将全面影响河口段的稳定。

如皋沙群是河口段变化频繁、影响较大的地区。民国5年刘海沙与南岸相联,江阴、常熟两县沿江部分地区(现张家港市)从民国12年起在十圩港到十三圩港兴建了9座丁坝。北岸的海北沙民国28年淤涨靠岸,民国37年又来沙形成,江流分为北、中、南三个水道(北水道1983年基本断流。中水道到1985年分流量达长江总量的27.5%,还在发展。南水道成为这一段的长江主流)。1954年特大洪水,长江南岸已建的9座丁坝全部坍入江中,河道冲深扩大,加快了南岸的崩坍。当老海坝大量崩退时,原刘海沙东端迅速淤长,建国后共长出土地9万余亩。1958年又来沙的下游,长出了长青沙,这两个沙洲均有靠岸趋势。据统计,至1978年,南岸先后坍掉农田3.5万亩、7个集镇,3次退建的江堤共50公里。从70年代初起,对南岸严重坍江段进行重点治理,先后在东段老海坝17公里长和西段拦门沙7公里长的地段,共修建丁坝15座,平抛块石护岸5公里多。至1987年底,累计护岸11公里,抛石231万吨,投资1500多万元。

1979年和1987年,省水利部门在华东水利学院参与下,会同有关市、县,先后对如皋沙群进行了4次全潮流量测验及整治初步规划。

通洲沙是20世纪初因南通市区江岸坍塌而形成弯道凹岸,坍塌的大量泥沙,在环流作用下在凸岸淤积而形成,使长江分东、西两条水道。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张謇先后聘请英国工程师葛雷武、方维因和鲍维尔,比利时工程师平爵内,荷兰工程师奈格、贝龙猛和特来克等规划设计南通沿江的治理方案。民国4年,长江主流走东水道,南通市天生港到狼山一线江岸崩塌。民国5年至15年在天生港至姚港段兴建18座丁坝。民国20年长江大水,这18座丁坝有6座坍入江中,随之天生港老港和4个乡镇也相继坍入江中。民国25年如皋段主流弯曲,主流走通洲沙西水道。民国37年主泓又回到东水道,西水道逐渐淤浅,这样反复变迁,造成狼山以下江岸不断崩坍。60年代江岸崩塌区达南通农场闸下10公里。由于狼山东水道的不断发展,严重崩坍区不断下移,新开港以下到南通农场坍江比较严重。自1974年起到1981年在该段兴建丁坝15座,并在丁坝群的上下游建沉排抛石护坎4公里,共护岸9公里,抛石67万吨,投资976万元。但崩岸仍未停止,80年代达东方红农场,到1987年东方红农场凸角处已崩退1550米,5200余亩土地坍入江中。东方红农场从1980~1983年搞的抛石护滩抢险工程也全部坍入江中。

民国29年长江口北支产生涌潮后,水头直指北岸,海门县青龙港一带迎溜顶冲。到1949年,长江径流从崇明西沿流入,直指青龙港,使青龙港区江岸坍江严重。1952年,靠青龙港的江中小沙和崇明相连,整个河床向北移动。到1954年,江岸北移1.05公里,青龙港镇也坍入江中。而整个青龙港附近从民国29年到1954年共坍进2.05公里,坍掉农田5.1万亩,青龙港附近江面宽从民国4年的6公里缩狭为1954年的2.05公里。因此,经报请水利部批准,于1954年1月到1956年6月份进行五期青龙港沉排护岸工程。经过多次试验,采取沉一块排相应抛石护一段江岸的方法。五期工程共完成护岸3072米,初步稳定了青龙港口的坍势。在施工过程中,1955年汛后,工程两端继续坍塌,又采用间隔沉排护岸方法,向两端延伸,直到1963年9月才渐趋稳定,共护岸长5公里。1964年,海门县开始建丁坝群。从1965年起,启东、海门两县有计划分期建丁坝护岸工程。但因为海门前期所建丁坝太短,长仅30米,护岸作用不太显著。从1969年起兴建土芯丁坝,长度达100米以上。两县共建成丁坝138座,护岸长86公里,共用去石方200余万立方米,投资5800万元。以后,南通县和南通市郊区也建成丁坝36座。

控制长江口南、北支进口的徐六泾节点,早在60年代初就发生较大变化,节点向上游移到野猫口。70年代初,北支进口处江心洲并岸,使径流流入北支只有崇明西沿一条通道,北支深泓直逼北岸,永隆沙与崇明岛涨连,江面从12公里缩狭到4.5公里。1978年后南支的涨潮流先期到达北支上口,会潮点移到青龙港以东,加快了泥沙的淤积量,使北支进一步衰退。北支从20世纪初开始衰退以来,北岸共坍失土地30余万亩,坍入江中48个集镇。其中启东县江岸后退2.6公里,海门县江岸后退1.7公里,虽已建护岸工程,但河势仍不稳定。

澄通、河口段到1987年底共建保坍护岸工程155公里,丁坝191座,抛石约500万吨,投资约8700万元。北岸的护岸较多,但河势变迁剧烈;南岸严重崩坍段只护了45%的长度,未护地段仍在崩坍;而上段如皋沙群很不稳定,中段东方红农场崩坍严重,原有的抛石护岸工程大部坍入江中,危及下游南、北支的节点。因此,河口段虽经多年治理,河势还没有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