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滁  河

滁河古称涂水,位于江淮之间,地跨苏、皖两省,源于安徽省肥东县梁园,东流经2省12个县、区,于六合县大河口入长江,全长265公里(其中江苏境内长116公里)。流域面积7900平方公里(其中江苏流域面积约1700平方公里,占全流域面积的21.5%,而低洼圩区占全流域圩区的60%),山丘区占88.6%,圩区占11.4%。主要支流有安徽的襄河、清流河、来安河、沛河、大小马厂河和江苏的八百河、皂河和建国后新开的新禹河等共8条,均在北岸汇入,系一狭长地形,状似半幅树叶,干支流都发源于山区,沿河则是圩区。

滁河的支流源短流急,峰高势猛,而以清流河、来安河地形最陡,每遇暴雨,洪水直泻,下游出路不足,灾害频繁,特别对津浦铁路和六合县城的安全威胁很大。滁河入江河道有5条(1987年),即安徽驷马山河可泄洪500立方米每秒,江苏马汊河、朱家山河、划子口和大河口共可泄洪1842立方米每秒。但按1954年和1969年雨型计算,滁河洪水流量可达3400立方米每秒以上,洪水出路严重不足。历史上对滁河治理的记载很少,只有《续通考》载:“明成化十年(1474年)为旱引潦泄,议开朱家山河。”清光绪《六合县志》载:“明弘治、正德年间(1488~1521年)开挖朱家山河以石骨硬而止。”道光《来安县志》:“嘉靖三十年(1551年)开黑水河,以误凿石骨而止。”这几次均未开通。清代又多次开挖,前几次都开后旋塞,直到光绪九年(1883年)才开通,即今朱家山河。据光绪《六合县志》载:“两江总督左宗棠参用西法,以火药炸开山石,河道始通。”民国20年(1931年)大水,堤防多处崩决,刘康圩破圩,津浦铁路中断54天。六合县城河水陡涨一丈数尺,东、西、南三门进水,大街小巷尽为水淹。城南、城西一片泽国,共有49.6万亩农田被淹,倒坍房屋2.3万间,死亡358人,损失折合银元2200万元。民国24年,由于朱家山河河身复塞,两岸灌排尽失其利,故先修建老河口到浦镇东门段,浚深3.7米。建国后,1949年、1953年和1954年都遭受严重灾害,特别是1954年大水,汊河集最高水位11.59米,江苏沿河圩区受灾农田37.5万亩,其中六合县破圩受灾27.5万亩,受灾人口11.7万人,倒房1.7万间;江浦县北城圩破圩,津浦铁路减速行车20多天。

1955年全国人大第二次会议期间,苏皖两省代表联名提案要求治理滁河。国务院非常重视,次年由治淮委员会编制成《巢、滁、皖流域规划报告(初稿)》。规划要求兴建综合水库,整治河道,增辟分洪道和蓄洪滞洪工程等。在这个规划启示下,1958年全流域先后修建了黄栗树、沙河、城西、屯仓(以上均在安徽省)和金牛山5座大中型水库,分别拦蓄襄河、清流河、来安河和六合八百河的洪水。1959年改建六合县滁河公路桥。津浦铁路通过滁河的铁路圩,也逐年进行岁修加固,1962年并用块石防护,以提高抗洪能力。

1965年,苏、皖两省组成苏皖滁河规划小组,1969年初编制了《滁河流域规划报告初稿》,提出开辟驷马山、朱家山分洪道和在襄河口、东门、乌江口建水利枢纽工程。水电部批准安徽省驷马山河工程开工,以引水灌溉为主,结合排洪500立方米每秒,于1969年12月动工,1972年6月竣工。1969年大水,7月18日汊河集最高水位11.85米,超过1954年最高水位0.26米,江浦、六合两县20万人上堤抢险,36万亩农田受灾,六合城镇积水20多天,工厂停工,房屋进水,宁扬公路中断一个月,铁路圩的张圩、复兴圩几乎破圩,铁路路基坍坡,津浦铁路火车减速行驶4天。1970年,两省规划小组对1969年规划进行修正。江苏提出原规划的朱家山分洪道和东门水利枢纽不建,改为新辟马汊河分洪道,建红山窑、沛河口(后改在三汊湾)两枢纽。1971年经水电部同意,先兴建红山窑枢纽。1972年江苏省水电局编报《滁河中下游治理工程计划》,经水电部批准,开始全面实施以上工程。

(一) 红山窑河口枢纽

红山窑枢纽位于六合县瓜埠以东的钟家洼,是滁河入长江的控制工程,包括新建红山窑节制闸、船闸、抽水站。此外,还有六合城南门段滁河干流疏浚,建划子口节制闸,疏浚划子口河等项。红山窑节制闸8孔,设计泄洪流量550立方米每秒;船闸闸室宽12米、长100米;抽水站装机13台套、3740千瓦,设计流量50立方米每秒。划子口节制闸3孔,设计泄洪流量174立方米每秒。从1971年起,六合县动员8.85万人疏浚河道和建筑物土方等工程,省水利工程总队第三队负责建筑物施工,历时2年多,到1973年底工程全部完成。总共完成土方463万立方米、干砌块石3.2万余立方米、浆砌块石2万立方米、混凝土1.6万立方米,国家投资684万元。工程完成后,发挥了显著效益。1975年汛期,红山窑节制闸最大排洪流量544立方米每秒,划子口节制闸泄洪229立方米每秒,超过设计流量55立方米每秒。同时对灌溉、航运、供水都发挥了一定作用。但这一工程是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建成的,各项规章制度被破坏,不能按照基本建设程序办事,船闸连设计计算书、细部结构图纸等重要技术设计文件也不全,节制闸、船闸、抽水站等建筑物工程质量较差。工程完成后,到1987年,虽经多次加固维修,仍存在一些质量问题,有待继续改建加固。

(二) 三汊湾枢纽

三汊湾枢纽原计划建在沛河口苏、皖两省交界处,称沛河枢纽。1970年修正规划,改为下移5.5公里建在六合县三汊湾,改称三汊湾枢纽。工程包括节制闸及船闸各1座。节制闸6孔,设计泄洪流量400立方米每秒,船闸闸室宽12米、长105米。施工方式同红山窑枢纽工程。1973年11月开工后不久,因安徽省有异议,水电部通知暂停。经两省协商,水电部于1974年3月批准复工,5月起全面施工,1975年6月土建部分基本结束,1978年6月全部竣工。完成土方122万立方米、干砌块石5400立方米、浆砌块石近7500立方米、混凝土1.09万立方米,连同后3次维修,至1985年先后共投资453万元。1980年汛期节制闸泄洪358立方米每秒,经受了初步考验。

(三) 铁路圩加固

津浦铁路下行线建于清宣统三年(1911年),穿越滁河江浦县三合、草场、刘康、北城4个圩区。1958年增辟铁路复线时,因两线并列对地基不利,将上行线向西移,又穿越复兴、张圩2个圩。这6个圩总称“铁路圩”。圩堤总长61.5公里,其中滁河干堤35公里。圩内地面高程一般6.5米左右,上行线两侧地面略高于下行线。由于滁河流域地形陡峻,来水迅猛,一日可陡涨数米,如铁路圩破圩,将直接影响铁路行车安全。为保证津浦铁路畅通,每年汛期铁路圩防洪十分紧张。1954年北城圩破圩,津浦铁路减速行车20多天,1964年汛期汊河集最高水位11.85米,铁路圩成为全省防汛重点地区之一,也是滁河治理的一项重要内容。

铁路圩堤防系历年逐步修筑起来的,建国后逐年又进行加固。从1972年开始,有计划地进行治理改造,加固复兴圩、张圩堤,裁弯取直三合圩。1973年完成晓桥至汊河集段干河疏浚,退建和加固草场圩滁河干堤6.1公里,同时加固三合圩6.2公里,封闭毛坦桥,将北城、草场、刘康等圩,联并成一个大圩,缩短铁路圩防洪战线26公里。经过多年整治加固,至1987年铁路圩累计完成土方818万立方米、石方7.8万立方米,投资830万元。堤顶高程从11.8~12.3米,全面加高到13.2~14米,个别堤段达到14.5米;堤顶宽从2~3米增加到4~5米,消灭险工隐患120处。但由于受铁路路基的限制,铁路部门要求津浦铁路跨滁河的1146号上下行铁路桥的极限水位是12.358米和12.61米,而在它下游的汊河集,1975年8月已出现最高水位12.14米(同期晓桥水位12.17米),因此,铁路圩堤防与要求超高2米的标准还有距离,其中还有14公里超高仅1米,堤顶宽和边坡也不足,需要继续整治

(四) 马汊河分洪道

马汊河分洪道从滁河六合与浦口交界处的小头李起,向东经东新桥折向东南,穿冶南小铁路,切开山郑高岭,由周八家至长江边,在207造船厂东侧入江,长14公里。按照省水电局1972年7月编制的《滁河中下游治理工程计划》要求,小头李设计水位10.4米,入江口8.79米;河底高程0.5~1米,河底宽60~78米(切岭段底宽35米),青坎10~20米,河坡1∶2.5~1∶3,行洪流量1018立方米每秒,堤顶高程从12.4米逐步降到入江口10.79米。整个工程分两期施工,第一期工程按设计行洪流量留足堤距,先按500立方米每秒开挖分洪道,以达到当年工程当年受益;并挖河结合修建防洪堤,山郑切岭段360米因有红砂岩层,按设计行洪流量一次做足。

一期工程分上下两段进行,下段新桥至江边7.8公里,于1972年11月开工,由扬州地区的高邮、江都、兴化、宝应、六合、靖江、仪征、泰兴等8个县和南京市江宁、江浦、雨花、栖霞、浦口5个县、区,共7万余民工施工。上段新桥以上至滁河于1973年2月开工,由六合县和南京市组织民工2.5万余人完成。全部工程于1973年5月竣工,6月放水。由于马汊河土质复杂,地质条件变化较大,在施工过程中,有4处先后发生7次坍方,经放缓河坡,修筑平台,减轻上部压力,以稳定河坡。一期工程完成土方765万立方米,石方16万立方米,挖压农田7000多亩,拆迁房屋1200多间,并建成马汊河铁路桥、公路桥各1座,和葛新桥以及沿线配套建筑物和块石护坡2.8公里,国家投资1010万元。工程完成后,1975年最大行洪流量达673立方米每秒,1987年行洪最大流量达783立方米每秒,发挥了分洪效益。但山郑切岭段仍发生滑坡,后经1980~1982年改坡、卸载,河坡尚未完全稳定

(五) 干支流整治

滁河下游段,六合县早在1969年就进行干河杨家湾裁弯工程。以后又整治支河,1970年疏浚划子口河、新篁河和八百河,1974年开挖朝阳河,1975年开挖新禹河、延伸向阳河,1978年又开挖西凌河、疏浚耿跳河,1980年开挖程桥撇洪河、十里河和峨嵋河,堵闭内滁河。干流整治工程共完成土方530万立方米。

朱家山河口以上的滁河干流,结合铁路圩进行了整治。1973年完成晓桥至汊河集干河疏浚,河底扩大到70米,河底高程4米,河滩宽30米。1974年封闭南支,将毛坦桥洞改为高1.6米、宽1.8米的箱涵,涵洞底高程3.5米。同时于河的另一端建余家湾套闸及抽水站,套闸净宽5米,闸室长40米;抽水站装机泵12台套,总容量660千瓦,设计流量6立方米每秒。朱家山河口以下干流,从1976年开始,由南京郊区组织4万民工加固加高堤防,整治池湾、东湾、西埂余、后河濠4个河湾,裁弯取直,拓宽河道,河底宽70米、高程4~4.5米,堤距250米,堤顶高程12.5~13.5米、宽7~8米,到1979年完成。1980年春节后又组织1.8万民工治理桃湾河段,切滩开新河0.7公里(河底宽38米、高程4米),消除迎溜顶冲险工,1983年完成。以上工程共完成土方162万立方米。

至1987年,滁河在各支河兴建了一批拦洪水库,使洪水峰量有所减缓;初步治理了干、支河道,汇水、退水加快,缩短了洪水持续时间;干河上、中、下游修建了控制枢纽,开辟和扩大了几条入江分洪道,为洪水调度宣泄提供了条件;普遍加高加固和退建了堤防,规定了蓄洪区和滞洪区的圩区,提高了抗洪能力。但是,滁河仍存在防洪问题,主要是洪水出路不足,防洪标准低;干支流治理标准不适应,一些支流开挖的标准大大超过干流承泄能力,增加下游防洪压力,特别对津浦铁路和六合县城镇仍存在很大威胁,需要进一步解决。



  注:①1991年大水后,该段铁路于1996年改建成高架铁路。
   ②二期工程于1988年开工,1990年12月竣工,马汊河分洪道行洪能力达到设计标准1018立方米每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