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固城湖、石臼湖地区

固城湖、石臼湖地区位于青弋江、水阳江的下游,在江苏分属高淳、溧水、江宁三县,上承皖南山区来水,下循姑溪河、青山河经安徽当涂县太平口、芜湖入长江。东有胥溪河横穿山岗腹地,与太湖流域相通,北有胭脂河与秦淮河相连。明正德七年(1512年)在胥溪河上改石闸为大坝(俗称东坝或上坝),和太湖水系隔断。由于这里地形条件复杂,洪涝灾害频繁。据统计,高淳县自明弘治四年(1491年)到建国前的457年中,共发生水灾105次,平均4年多发生一次。“民国20年(1931年)6月大水、台风袭击,圩区尽成泽国,尸散水浜”。建国后到1987年也曾发生大洪水6次。1954年,皖南山区洪水压境,长江江水倒灌,固城湖最高水位12.45米,超过东坝坝顶1.26米。为了顾全大局,高淳县动员民工在东坝上叠加装土麻袋6层,不使洪水东泄。而高淳县157个圩子,除相国圩外,其余156个圩子全部破圩,23万亩水稻失收,灾民15万人,死100多人,倒房5万多间。溧水县石臼湖和新桥河的134个圩子,也全部淹没。1983年汛期从6月23日至7月24日,水阳江全流域连降暴雨,高淳县同期降雨527毫米,山洪下泄,江水顶托,形成特大洪水。固城湖出现建国后最高洪水位12.57米,超过1954年洪水位0.12米,高淳县81个圩子破圩43个,淹没农田5.9万亩,倒房屋1.4万多间。

固城、石臼两湖原系古丹阳湖分化解体而成,地势低洼。建国前,固城、石臼和丹阳三湖水面积有481平方公里,其中固城湖76平方公里,石臼湖263平方公里,丹阳湖142平方公里。经不断围湖造田,丹阳湖已几无水面,固城湖仅存35.7平方公里,石臼湖水面还有201平方公里。由于这里地处苏皖边界,既有历史遗留问题,又有江湖排洪引水矛盾,加之青弋江、水阳江流域水利规划长期没能审定,矛盾较多。建国初期,江苏高淳和安徽当涂两县为丹阳湖捞水草、摘菱藕、捕鱼虾等发生纠纷,1952年11月经华东军政委员会主持,两省协商签订了协议书。之后,由省、地水利部门参加又作了多次增补修订。1955年11月,安徽郎溪县定埠乡在胥溪河两省交界附近河上筑抽水机垛,妨碍原排水系统,引起纠纷。经两省省、地、县协商,1957年10月签订协议书,提出建小河涧陈家坝闸,拓宽改建中桥、下桥为双曲拱桥。1972年5月,水电部为解决两湖地区邻省之间的水利和围垦问题,召集苏皖两省和芜湖、镇江两地区及高淳、当涂两县代表赴京,明确在统一规划未完成前,水阳江流域不再围垦,并协商拟定《关于杨家湾闸几个问题的纪要》。1975年2月,两省省、地、县代表又为两湖地区水利问题赴京谈判。国务院责成水电部派工作组到现场协助,并指示两省要照顾大局,发扬风格,妥善解决问题。

对这一地区的治理,曾进行多次规划,但都没有落实。1951年,由长江下游工程局牵头,皖南和苏南水利局参加制定了《水阳江、青弋江流域查勘报告》。1958年,安徽省提出了《皖南流域规划简要报告》,江苏亦进行了固城湖、石臼湖地区的有关规划。1969年,华东水利学院提出了开发东坝的“东坝规划”。1979年,长办会同两省,经过多年调查研究,广泛征求意见的基础上编制了《青弋江、水阳江综合利用规划意见》,提出青弋江改道,使青弋江、水阳江分流,水阳江下游扩大裘公河,缩短排洪流程,使洪水不再在低洼圩区弥漫盈溢,形成高水高排的布局。1981年,长办提出《青弋江、水阳江、漳河流域综合利用规划报告》,改变了扩大裘公河作为排洪出路的安排,把洪水引向西部圩区,增加了实施的难度,规划未能落实。

由于青弋江、水阳江流域水利规划尚未审定,两湖地区30多年来均依靠局部的治理,对付洪水灾害。

(一) 联 圩 并 圩

这一地区圩区的圩子,历史悠久,历来是防洪的阵地,但圩子小、标准低。建国后,高淳、溧水两县在圩区实行联圩并圩、固堤防洪,修筑块石护坡,加强圩内排水条件。高淳县将建国前134个圩子联并成18个大圩,缩短防洪战线54公里。堤防高程达13.5~14.5米,超高1.5米,堤顶宽6~8米,边坡1∶2~1∶3米,堤脚扩宽到40~50米。临水阳江、固城湖等主要堤段,修筑块石护坡61.36公里。建排涝站101处。共完成土方1.35亿立方米、石方119万立方米,投资1789万元。溧水县将73个圩子并为8个大圩,缩短防洪战线20.75公里。堤防超高一般达2米,顶宽5~6米,迎水坡1∶3,背水坡1∶2,全部用抛石或干砌块石护坡,裁并涵闸22座,建排涝站4处。共完成土方1000万立方米、石方32万立方米,投资约300万元。

(二) 建 库 蓄 水

丘陵山区建水库,开引河,削减下泄洪峰。溧水、高淳两县共建成老鸦坝、姚家、赭山头、龙墩河等4座中型水库、84座小型水库,总库容8835万立方米。同时整治漆桥河、新桥河等排水河道,减轻沿河圩区洪涝矛盾。

(三) 整治河道及东坝枢纽

疏浚胥河,挖开东坝。胥河(原称胥溪河)在两湖地区南部高淳县固城镇至安徽定埠之间,向西穿固城湖、石臼湖可通长江,向东经东坝接南河—南溪河通太湖。胥溪河相传是周敬王九年(公元前511年)伍子胥为吴王伐楚运粮而开凿,迄今已近2500年。自明代改石闸为土坝到建国时近550年中,修建与加固达12次之多。明永乐元年(1403年)改闸建坝,称东坝,亦称上坝;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在下坝镇增建下坝。由于东坝上下游水位差达10米左右,历史上矛盾多,明代筑坝堵断禁开。清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东坝上游水位达13.25米,圩民把坝掘开,洪流奔腾东下,苏、锡、常受灾严重。道光三十年改筑为石坝,用花岗岩条石铺砌坝壳,以黄土、砂石、石灰、糯米汁浇筑坝腹,坝长38米,高程11.19米,顶宽4米,底宽40米。民国20年(1931年),洪水位11.51米,东坝坝顶漫水3次,最深达6寸,过水7天,当时“政府派重兵驻守”。建国后,曾拟议开辟芜沪运河,计划自芜湖到东坝胥河穿太湖直达上海。1958年大旱,高淳、溧阳、宜兴、金坛等县旱情严重,镇江专区提出开通东坝引水抗旱的要求,经省抗旱工作会议研究决定,于1958年7月初,由镇江专区组织溧阳、高淳两县8000劳力开挖,到7月底开通东坝,并计划兴建节制闸、船闸及水电站等东坝枢纽。1959年冬,开工兴建茅东进水闸,引胥河水灌溉。11月26日,芜沪运河开工,高淳县组织3万人施工,至1959年4月,由于多种原因,工程停办。但东坝已经开通,东坝枢纽一时又不能上马,为防止水阳江洪水可能东袭,经报请水电部同意于1959年在下坝上游1.2公里处增做封口坝一道,结合下坝以资防护。封口坝工程由高淳县负责施工,于1959年4月17日开工,到6月底土方全面完成。封口坝长125米,坝顶高程14.5米,顶宽6.5~7米;坝顶上游面筑浆砌块石挡浪墙,墙顶高程15米;坝坡1∶3,并分别在上、下游坝坡高程10米、9米处设25米及30米宽平台。1959年7月,封口坝验收后不久,省水利厅厅长陈克天和镇江专区领导陪同省委第一书记江渭清到高淳县实地检查了封口坝工程,指出:护坝的块石要全面护砌到顶,确保太湖地区安全。80年代,为沟通太湖流域、秦淮河流域和水阳江流域航运,发展苏、浙、皖、沪三省一市航运,交通部门提出兴建下坝船闸工程。1986年经省计经委批准兴建。下坝船闸位于封口坝与下坝之间,按一级防洪建筑物和五级航道标准设计,闸室宽15米、长160米,于1987年9月开工

(四) 固城湖控制

控制工程是在联圩并圩以后,为拦蓄径流,调节湖、河水位,防御汛期洪水而建的。主要工程从1972年陆续开工兴建,到1982年完成,包括杨家湾节制闸、蛇山闸、漆桥港闸、槽塘闸、永红闸等,其中杨家湾节制闸和船闸规模较大。

杨家湾节制闸建在官溪河北段杨家村圩埂外滩,与东边船闸下闸首、西边的桥闸西大坝成一线,7孔,每孔宽3.3米,1972年初开工,1973年初完工。后经1973年、1981年两次维修加固,至1982年地基沉陷渐趋稳定,共投资226万元。

30多年来,随着工农业生产的发展和水情、雨情的变化,两湖地区广大群众兴建了大量的防洪排涝工程,抗御了多次洪水灾害。到1987年,累计完成土方1.45亿立方米、石方151万立方米,投资2085万元(其中国家投资1206万元)。其201公里长的主要堤防标准,堤顶高程达13.91~14.41米,超高1.5~2米,顶宽3~10米,坡比1∶3~1∶2。但是,由于两湖地区特定的地理位置和条件,历史遗留水利问题较多,而水阳江流域规划尚未审定,历史性的占滩圈圩,使湖泊面积逐年缩小,“文化大革命”期间,两省群众又一次任意围垦,丹阳湖已全部废湖为田,固城湖、石臼湖也大大缩小,洪水来量未减,洪水出路仍未解决,洪水威胁严重存在。



  注:①下坝船闸于1989年10月建成。之后,拆除封口坝和下坝,拓浚中河,配合1960年9月已建成的茅东进水闸等,形成新的东坝枢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