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太 湖 治 理

太湖流域包括上海市及江苏、浙江的苏州、无锡、常州、嘉兴、湖州市的全部及杭州、南京、镇江市的一部分,共43个县(市),总面积3.65万平方公里,耕地2500余万亩。太湖居于流域中心,湖水位3.14米时面积2425平方公里,水位2.5米时可蓄洪水约37亿立方米,为全国五大淡水湖泊之一。太湖流域也是全国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之一。太湖上游入湖水系有二:南路为苕溪水系,源于浙江天目山区,分东、西两支,在吴兴汇合,70%的径流量由小梅、大钱等口注入太湖,其余经杭嘉平原向东直接出海;西路为南溪水系和洮滆水系,源出宜溧山区和茅山山区,90%以上的水量经大浦港和百渎口附近各港渎流入太湖。太湖的洪水出路除小部分经各港分泄入长江外,80%以上的水量由黄浦江入海。

江苏太湖地区在流域的西北部,东与上海接壤,南与浙江为邻,总面积1.95万平方公里,耕地1300万亩,人口1380万人,包括苏州、无锡、常州三个市和南京、镇江市的一部分,共有16个县、市。境内湖泊众多,河网密布,水面积约占16%,圩区面积占1/3,尤其湖东地区,乃一碟形洼地,易遭洪、涝、台风等灾害。

太湖地区水利开发较早。远在春秋战国时期便有人工开挖运河的记载。至唐代,水利已具相当规模,成为全国最重要的粮食产区和社会经济、文化发达的地区之一。但古代限于历史条件,难以有效地控制洪水灾害。从南宋以来近1000年中,曾发生50多次较大洪水灾害。南宋隆兴元年至二年(1163~1164年),连续两年太湖大水,苏州城、吴江、吴县等,“浸城廓、坏庐舍”,“人溺死甚众”(《同治苏州府志》、《乾隆吴江县志》)。元至顺元年(1330年),苏州、吴江大水,“民饥疫,死者甚众”。一些特大洪水年份,如明万历十年(1582年)、十五年、三十六年和清道光三年(1823年)、十三年、二十九年的几次大水,波及范围广达80%的县份。尤其晚清至民国时期,水利失修,加之地形地貌等自然变化,洪水灾害加剧。当时的主要问题,首先是洪水没有专道宣泄,依靠湖泊、河网、洼地滞蓄后,缓慢迂回泄入江海;其次是太湖没有控制,通湖港,自由纳吐,湖河连成一片,高低不分,洪涝不分;再次是水系紊乱,有网无纲,大水年洪水倾泻,下游潮水顶托,内水排不出,洪水无法泄。民国20年(1931年)大水,太湖地区“水涨塘没,河港一片”,田中积水1~2米的重灾区达500万亩以上。

太湖的洪水出路,古有三江。《禹贡》载:“三江既入,震泽底定。”这是与太湖地区水利有关的最早记述。但《禹贡》三江之说,由于史迹很远,文字简奥,考证不一,莫衷一是,迄今尚无定论。今人认为:吴淞江、娄江、东江是太湖流域成陆过程中自然形成的三条排洪大河,它在太湖水利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据华东师范大学地理系通过对这一地区的地貌调查和表层沉积物的分析,发现太湖尾闾存在着三个显著的线形低沙地带,由太湖辐射出来,其中两个与娄江、吴淞江符合,另一个则穿过澄湖、白蚬湖后,由淀泖地区向东南至海盐附近入海。现代的科学调查,结合文献记载,证实了太湖三江的存在,也查明了东江的古代河迹。

吴淞江古名松江,亦称松陵江,是古代太湖排洪入海的主要干道。吴淞江故道,首尾与今所经路线无大变迁,而深广则远不如昔。当时排水畅通,郏称“吴淞古江故道,深广可敌千浦”,到宋末渐趋萎缩,上、中游发生淤淀,元代后期河口段潮泥湮塞,水溢为患,明、清更为严重。到光绪十六年 (1890年)疏浚时,河宽仅十丈,深一丈一尺,终于失去排泄太湖洪水能力。

黄浦江原是吴淞江近海一条支流,宽仅“一矢之力”(同治《上海县志》卷三),以后逐步发展成太湖的主要排水河道。吴淞江淤塞后,苏松水患严重。明永乐元年 (1403年)户部尚书夏原吉治水,提出开挖范家浜,新辟一条向东排洪入海之河道。范家浜在上海县东,据清嘉庆《上海县志》称:“古黄浦在其南,吴淞江在其北,浜居中流”。夏原吉利用地形选择了开挖范家浜出南跄浦口的路线。据《方舆纪要》载,范家浜开浚时,“河宽三十丈”,约百米左右,只及今黄浦江的六分之一。范家浜一开,淀泖之水,以建瓴之势,直奔黄浦,不到半个世纪,就自然冲刷成深广大河,使太湖流域排水河道起了重大变化。而在这一时期,由于吴淞江、浏河的淤缩速度加快,又给黄浦江以更多的水源。“三吴水势,东南自嘉、秀沿海而北,皆趋松江循黄浦入海”,清代应宝时称:“今湖水下注,以十分计,八分由庞山湖东南行,迤逦归黄浦。”清《三江说》称:“黄浦者,乃震泽之尾闾也。”黄浦江终于从普通一浦而逐步代替吴淞江成为太湖排水的主要出路,并为上海开埠提供了条件。

对太湖洪水的治理,在宋代以前的文献中,没有留下有关这方面的记载或专著,直至北宋以后,一些有识之士,纷纷著书立说,提出各种治水论述。概括起来,主要有三种不同的治水主张:一是郏强调治田,提出恢复唐、五代以塘浦为四界的大圩古制,“使塘浦阔深而堤岸高厚,塘浦阔深则水通流,而不能为田之害也,堤岸高厚则自固,而水可拥而必趋江(吴淞江)也”。二是单锷主张上游刹减入湖水量,中游扩大湖水出路,下游大浚入江、入海河浦。三是郏侨主张下游修圩治田与疏浚通江、通海港浦并重;力主坚筑吴淞江两岸堤防,将太湖洪水直接排入大海。“为今之策,莫若先究上游水势,而筑吴淞江两岸堤塘,不惟水不北入于苏,而南亦不入于秀,二州之田乃可垦治”。郏侨这一思想,是用洪涝分开、高低分开的排水办法来处理太湖下游地区的洪涝矛盾。

建国后,对太湖流域的治理,中央和有关省、市极为关注,特别在1954年大水后,仅江苏太湖地区这块 “鱼米之乡”就有400多万亩农田受灾,广大人民群众殷切希望解决太湖水利问题。水利部于1957年4月在南京召开太湖流域规划会议,初步确定了太湖流域规划的方针,并决定在南京成立太湖流域规划办公室,由淮委负责组建,有关省、市参加,开展规划工作。1958年7月淮委撤销后,太湖流域规划委托江苏省水利厅进行。1958年11月和1959年1月,中共中央上海局在上海召开两次会议,研究太湖流域治理初步意见,决定由江苏省组织开挖太浦河、望虞河,浙江省配合挖好太浦河浙江段。太浦河一期工程于1958年12月开工。太湖流域规划经江苏、浙江和上海市联合调查研究后,江苏省水利厅于1959年6月编报了《江苏省太湖地区水利工程规划要点》(简称“规划要点”)。1959年12月8日,水电部批准《规划要点》,提出开辟太浦河、望虞河,建太湖控制线、拓浚沿江各河并建闸控制为主要内容的“两河一线”的太湖蓄泄控制工程。1960年1月上海会议期间,经有关省、市协商,谭震林副总理指示:太浦河江苏省仍按计划标准河底宽150米继续开挖。江苏于2月10日进行太浦河一期工程第二次施工,到5月完成。

1960年以后,虽经多次规划,由于有关省、市对太湖流域规划有不同意见,迟迟没有确定,影响流域治理的实施。60年代,水电部上海勘测设计院和太湖水利局(1963年成立,受华东局和水电部双重领导),先后进行了一些专题调查和资料的分析研究工作,认为对水电部1959年批准的“规划要点”,要进一步协调和修正。1970年水电部上海勘测设计院撤销,太湖流域规划交长办负责。1974年,长办会同两省一市进行查勘、研究,历时3个月,编报了《太湖流域防洪除涝骨干工程规划草案》。1977年4月又提出《规划草案的补充报告》。1978年10月向水电部编报了《太湖水系综合规划要点及开通太浦河计划任务书》。11月,水电部在北京召开两省一市水利厅 (局)负责人会议,继续研究太湖治理,并决定先开通太浦河。江苏根据水电部和长办提出的要求和标准,又进行了太浦河的第二期工程。这期间,江苏组织力量进行太湖湖西水利规划,于1974年省水利厅编报《江苏省太湖湖西地区沿江引排骨干工程规划报告》,提出立足长江,设站抽水,排灌结合,从湖西抽排部分太湖洪水。并于1975年冬兴建大型谏壁电力抽水站工程。

1983年太湖大水后,中央、国务院十分关注,决定成立长江口及太湖流域开发整治领导小组负责太湖流域规划工作。江苏省水利厅于同年向水电部提出:要求开通太浦河、续建望虞河,打通太湖排洪出路;续建太湖控制线,实现洪涝分开;沿江设抽水站,减少湖西地区入湖水量;扩大拦路港,疏浚泖河,改善淀泖地区排水条件等。领导小组会同有关省、市,经5年的努力,太湖流域治理总体规划方案终于在1987年经国家计划委员会批准定下来。该规划方案提出的流域治理骨干工程10个项目中,江苏有太浦河、望虞河、环湖大堤、湖西引排、武锡澄引排和浙江杭嘉湖北排通道(江苏段)等6项。对洪水的安排,遇到1954年型洪水,要求太浦河排洪量22.5亿立方米,太浦河南岸不建闸控制,需排南岸涝水11.6亿立方米,望虞河泄洪量增大为23.1亿立方米。

建国后,经过38年的治理,江苏先后开挖了境内的太浦河、望虞河,兴建长243公里的环湖大堤,“两河一线”省境内工程初步成形。与此同时,江苏在山丘区兴建大、中、小型水库179座,其中蓄水1亿立方米以上大型水库有沙河、横山、大溪等3座,中型水库6座,总库容6.28亿立方米,可控制山丘区来水面积947平方公里。圩区实行联圩并圩,加固加高堤防,兴建大量机电排灌站。由于太浦河尚未全部开通,望虞河亦未与太湖衔接,部分控制涵闸有待兴建。因此,到1987年工程离规划治理要求实现“高低分开,洪涝分开,内外分开”的原则还有一段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