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洪 水 灾 害

城市是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是工业比较集中的地方,而洪水对江苏城市历来为害严重。历史上江苏一些城镇被洪水淹浸的情况多有记载。早在唐宝历元年(825年),太湖大水,“六月,水坏太湖堤,水入州廓,漂民庐舍”(《同治苏州府志》)。南宋隆兴二年(1164年),淮河和太湖大水,“淮水入泗州城”(《淮系年表》);七月,苏州、吴县、吴江大水,“浸城廓,坏庐舍,操舟行市者累月,人溺死甚众”(《同治苏州府志》、《乾隆吴江县志》)。南宋嘉定十三年(1220年),“江、湖合涨,城市沉没,累月不泄”(《乾隆吴江县志》)。明清时期,洪水、暴雨、海潮等威胁城市安全的记载更多。明正统二年(1437年),“黄淮并涨,泗州城内,水与檐齐,淮安城里行船,漂溺人畜庐舍无数”(《江苏省近两千年洪涝旱潮灾害年表》)。“水淹泗州城”、“徐州城的沉没”,以及瓜洲坍入长江等等,都是比较突出的洪水对城市为害的历史见证。

古泗州城位于洪泽湖西南盱眙县城对岸古汴渠入淮河的入淮口,称作汴口的低洼地方。早在唐代中期,这座古城就开始受水威胁。唐大中十二年(858年),“淮北大水,八月,徐州、泗州等州,水深五丈,漂没数万家”(《淮系年表》)。到了北宋,泗州城经常受淹。南宋绍熙五年 (1194年)黄河夺泗夺淮和洪泽湖逐步形成后,洪水灾害淹城更甚。清顺治六年(1649年),淮河洪水冲破护城堤,冲入城内,群众淹死无数,房屋倒坍一半以上。清康熙十九年(1680年)夏,黄淮并涨,泗州城一带连续淫雨,洪泽湖水位猛涨,河堤溃决,洪水汹涌而来,泗州城从此湮没于洪泽湖底。

徐州市从30年代末以来,在进行城市建设时,不断发现“府下府”、“街下街”、“城下城”、“庙下庙”等。这是历史上黄河、汴、泗多次泛滥浸灌徐州后重建徐州城的结果。据历史记载,在晋安帝义熙十二年(416年),汴水暴涨,徐州城崩。明万历十八年(1590年),黄河大溢,洪水潴留徐州城中年余。《明史·河渠志》载:天启四年(1624年),黄河决口,“六月,河决徐州奎山堤东北灌州城,城中水深一丈三尺”。洪水到来之时,正值深夜,官廨民舍尽没,居民溺死者数万。八月,河水再度泛滥,水积城中三年未退,州治被迫南迁另建。黄河“石水六斗泥”,洪水灌城以后,古城被淤积的泥沙湮没。直到崇祯元年(1628年),居民才陆续迁回城内,重建家园,并在沙荒的废墟上重建徐州城。而城廓、街坊和主要建筑设施,都在原址按照原来的规模和形式建造,所以出现了上下城相重叠的奇迹。建国前的800多年中,黄河泛滥,曾三次涤荡徐州,或围城或漫灌,古城一再沉沦,而又崛起,记录着徐州城艰难的历史进程。徐州的 “城下城”,已作为历史上城市洪水灾难的见证而永沉地下。

建国后,全省曾发生1954年江淮并涨,1957年和1974年沂沭泗流域两次大的洪水,及1983年长江和太湖流域的大洪水等,都使沿岸城市遭受很大损失。虽然全省兴建了大量防洪工程,城市建设也搞了很多防洪设施,但就城市防洪的总体情况看,仍然是薄弱环节。1970年,新沭河行洪仅3000立方米每秒,当时蔷薇河流域也遭遇暴雨,结果临洪闸下新沭河水位5.36米,而闸上蔷薇河水位5.09米,造成闸下临洪河东堤和闸上蔷薇河堤多处决口,洪水直入连云港市新浦市区,直接经济损失达3000万元。80年代以来,全省有不少城市,每年汛期,一遇暴雨,就遭受洪涝灾害,致使一些工厂停产、仓库下水、交通中断、居民住宅淹水,受到严重损失。据不完整统计,1980年汛期,全省就有6个城市被淹,5万多户居民受灾, 360多家工厂停产或半停产。仅无锡市1980年就有9000多户居民受淹,71家工厂停产或半停产。镇江市这一年山洪暴发,洪水、涝水进入市区,有的地方水深1米多,41家工厂受淹。徐州、苏州、常州等市,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灾害。1982年7月,徐州市在长期干旱之后,突降特大暴雨,市区积水面积达6平方公里,积水时间在39小时以上,水深0.5~1.7米。市区废黄河水位猛涨1.72米,严重威胁市区人民生命财产和铁路运输的安全。全市停产、半停产的工厂175家,有75个商店、13个仓库进水,28877户居民受灾,倒塌房屋11255间,死4人,伤3人,经济损失达2000万元以上。南京市1982年和1983年,连续两年遭受水灾。市区内多处淹水,部分交通中断,工厂停工。仅1982年汛期,市区内就有18条主要交通干道一度交通中断,3000多户民房和一些仓库、工厂受淹。素有“天堂”之称的苏州市,除1954年和1962年两次城市遭受水灾外,80年代,市区又有4次受灾。1983年长江及太湖发生大水,市区积水一般水深0.3米,深的达0.8米,有1467户居民住宅淹水,35个工厂及车间、42个仓库受淹。许多地方是河水、雨水、污水、粪水“四水”横溢。

造成城市经常受淹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的没有防洪排涝规划;有的虽有规划,由于多种原因未能实施;有的洪水出路没有解决;有些城市发展较快,而市政建设缺口很大,防洪设施没有跟上;有的不适当的任意填塘填河,任意向河道倾倒废渣、垃圾、修建阻水码头、侵占河面建房;有的防洪排涝工程遭到破坏,而且城市管理多头,批、建、管脱节;有的新建工厂和居民新村,就建在洼地,防洪排涝设施未跟上,只管建房,不管排水管道铺设,既无下水道,又无地面排水渠,一遇暴雨就要淹水;有的部分地区超采地下水,导致地面下降,加重了灾情。沿太湖周围的苏州、无锡、常州等市、县的城镇,由于洪水出路至1987年还没有解决,加重了这些城镇受洪水灾害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