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里下河地区

里下河地区北至灌溉总渠、南迄江淮分水线、西抵里运河、东界通榆河,面积11892平方公里(扬州6562平方公里、盐城4114平方公里、淮阴798平方公里、南通418平方公里),1965年统计,湖荡面积995平方公里,耕地935万亩,其中易涝面积780万亩。境内湖荡密布、沟河纵横,为四周高中间低的碟形洼地。周边地面高程3~8米,2.5米以上土地4900平方公里,中部2.5米以下土地5997平方公里(其中2米以下2900平方公里)。兴化、溱潼、建湖三块洼地高程一般1.5~2.5米。“登堤而望,内若釜底,外若建瓴”。遇暴雨,四水投塘,洼地迅速涨水,迂回缓慢下泄,排水困难,极易成涝。

距今6000年前,长江、淮河分别在扬州、涟水一带入海。随着长江、淮河三角洲的伸涨,在里下河东部滨海浅滩形成沙岗,海水不再漫浸。境内广袤水面分割成大小湖泊和沼泽洼地,最大者为射阳湖,长150公里,宽10公里。公元前5世纪末开邗沟自江都穿射阳湖至末口(今淮安)入淮;公元前2世纪又开运盐河自茱萸湾通海陵仓至如皋磻溪,里下河西缘及南缘始有人工水道贯通。唐大历元年至四年(766~779年)沿沙岗筑常丰堰御潮,煮盐业迁至堰外,区内农业开发渐盛。北宋末,东部沿常丰堰加筑范公堤并在盐城北门、东门置闸挡潮泄水;西部里运河堤防全线形成并建石10余座;中部多次拓浚自高邮经兴化至盐城的南北塘,并筑堤围田,区域四界渐趋明确,陆续整治内部河道,加快了筑堤围田的步伐。

黄河夺淮初期,黄淮洪泛较少溃入里下河。射阳河排水通畅,新洋港、斗龙港形成,运西来水通过运堤闸东汇地区涝水入海。明万历年间,黄河开始南泛射阳河。淮水逐渐南下,高堰、运堤时有溃决,里下河区逐步成为淮河下游滞洪泄洪区。虽然里下河地区水面广阔,耕地仅占四成(清靳辅估计),调蓄余地大,但入海渐趋不畅,曾多次浚治射阳河及其支河,疏导牛湾河、龙开河(斗龙港)、姜家堰(新洋港)以及白驹、小海、丁溪、草堰等入海口,先后在范公堤上建成18座涵闸。清初,高堰、运堤决溢日频,不得不建减水闸坝,导淮入江、入海。由于固定口门向里下河泄放淮河洪水,湖荡河沟淤淀严重,加之海涂东伸海口高仰,退水入海更为困难。清康熙、乾隆年间,不断开挖归海坝下引河、疏导泄水河道、浚治入海口门、扩建挡潮涵闸,以备泄水归海。拓浚的东西向河道有蚌蜒河、梓辛河、车路河、白涂河、海沟河、兴盐界河、东西塘河、虾须二沟(杨集河及海陵河)、渔滨河、北溪河、涧河、泾河、子婴河、澄子河等,并由串场河贯通调节各河水量。运堤开泾河附近归海坝,洪水大致由射阳河经庙湾入海;开子婴等坝大都出天妃闸由新洋港入海;开五里、车逻等坝则由草堰、白驹入海;开昭关等坝则由何垛河、丁溪入海。每遇开放归海坝,里下河地区“巨浪拍天、波高及屋”,“鱼游城关、船行树梢”,诸河无力宣泄,积水数月不退。为此,结合浚河,修筑圩堤,以保局部民田。清乾隆、嘉庆时,大力圈筑圩围,疏通沟洫,以求形成“表里相维、高深相就、经纬相制”的圩田布局。乾隆五年(1740年),大修山阳、阜宁、盐城、江都、甘泉、高邮、宝应、兴化、泰州等九州县河渠两岸田圩,堤高四尺、底阔八尺、顶宽二尺;八年筑盐城合陇堆圩、护陇堆圩,每个圩的面积均在10万亩以上。嘉庆十九年(1814年),高邮兴建圩围,兴化创合塔圩,围百余里。光绪十三年(1887年),修高邮6圩、盐城82圩、兴化8圩,盐城筑新圩12处、兴化筑新圩2处。

民国初,多次测量里下河地区归海河道,并局部疏浚。民国10年(1921年)淮河大水,开归海三坝,大水壅积不消。汛后开挖王港尾闾新河、浚新洋港天妃闸下浅段。民国20年再发大洪水,开归海坝后,里运河东堤又决口26处,兴化(梓辛河)水位高达4.6米。里下河淹没农田1330万亩,灾民350万人,淹死7.7万人。当年冬开始举办疏浚里下河各港工程,先后局部疏浚了新洋港、何垛河、竹港、王港、斗龙港、黄沙港等入海河道。民国22年建川东闸、下明闸。民国23年建王港闸、竹港闸。各县相继疏浚了内部干河。抗日战争期间,内部河港曾多处打坝阻断交通。民国32年,抗日民主政权曾发动群众贷款修圩浚河。归海坝虽不再开放,但里下河地区涝灾仍十分严重。废黄河以南、通南地区及垦区南部高地来水均汇集洼地。当时腹部虽有51个湖荡(0.5平方公里以上湖荡,计1024平方公里)及圩外河沟(505平方公里)共1529平方公里面积可供滞蓄涝水。但主要排水干河射阳河、新洋港、斗龙港弯曲淤浅,海口不畅,潮水顶托,泄量不足,加上垦区来水抢占河槽,退水缓慢。1949年7月连遭暴雨台风,兴化水位涨到2.93米,积水时间在3个月以上,到10月10日仍维持在2.42米,淹没农田857万亩。

建国初,1950年加固里运河堤、封闭归海坝,初步解除了外部洪水威胁。1951年11月开挖苏北灌溉总渠,1952年 5月完成,截走了渠北地区来水;内部清除明坝暗埂2000多处,疏通水系。1954年汛期普降暴雨,江淮流域发生特大洪水,高邮湖最高水位9.38米。在省委、省政府发出确保里下河地区的号召下,不但全力防守运河大堤,避免了洪水东犯,而且堵闭了通扬运河北岸及串场河南段西岸口门,“滴水不入里下河”。由于梅雨量达646毫米,兴化水位高达3.08米,而且退水缓慢,到10月10日兴化水位还有2.33米,全区农田被淹744万亩。

1955年,治淮委员会编制了《淮河下游里下河区域排水挡潮规划》,并列入《淮河流域规划报告》,该地区除涝进入了全面治理阶段。规划提出:减少腹部地区受水面积,滨海临江地区直接排水入海入江;疏浚射阳河、斗龙港、新洋港,兴建挡潮闸,增加排水量,必要时增辟黄沙港;尽量利用河湖水面调蓄涝水,兴化水位汛前降至1.2米,控制汛期最高水位2.3米;整治内部河道,普修圩堤,提高抗涝能力等4个方面工程措施,随即陆续实施。在普遍加高圩堤过程中,兴化县联圩15处,缩短了防洪战线。1955年,扬州专署水利会议总结联圩并圩经验,提出在不妨碍流域规划和不打乱原有水系的原则下适当联圩并圩,圩内分匡隔岸,高低分开,全区陆续开始实施。1956年,建成射阳河挡潮闸,1957年建成新洋港挡潮闸。垦区大规模调整水系、挖浚河道,改原来向西排入里下河地区为向东直接出海,为实行与里下河地区分区排水创造了条件。1958年开展水利河网化,改造老河网,建立新水系,大规模联圩并圩。先后开挖靖盐河、渭水河、雌港、二里大沟、南关大沟、野田河、三阳河、新通扬运河、通榆河等骨干河道。通榆河计划自南通至赣榆全长415公里。该河于1958年冬开挖南起新通扬运河北至阜宁县射阳河段长157公里,动员15万人开挖土方2800万立方米,陈家圩至何垛河28.7公里基本成河,底宽35米、底高程-2米,何垛河至射阳河128.3公里未能成河,宽窄不等,高低不一。新通扬运河以南、通榆河以东以及渠北共截走4500平方公里高地来水,改变了里下河四水投塘的局面。但内部河道及联圩工程规模较大,1960年贯彻国民经济调整方针,工程相继停工,新河网未成,部分老水系被打乱。

1960年在研究苏北引江灌溉工程过程中,提出了利用江都站抽排里下河涝水的方案,省水利厅编制了《里下河水利规划补充资料》。1961年1月,江都抽水站第一站开工。1962年9月1~9日连续遭遇13号、14号台风袭击,暴雨中心溱潼雨量483.6毫米,全区7日面雨量304毫米。9月2日,兴化水位由2.2米陡涨到2.93米,由于圩堤基础薄弱,圩堤口门未能及时堵闭,全区80%的圩子破圩,沿圩“水连天、天连水、水天一色”,773万亩农田受灾。退水入海速度缓慢,到11月17日兴化水位才降至2米,平均每天下落1.6厘米。9月中旬,省委书记江渭清在兴化召开里下河地区县委书记会议,研究水利治理措施。11月,省水利厅编制《里下河地区水利规划报告》,提出涝、淤、旱、盐综合治理,解决内涝和水源统一规划,引水冲淤保港,扩大干河入海泄量和抽水外排能力;修圩浚河,恢复内部水系,控制兴化最高水位2.5米,防御1962年型涝灾。当年冬季,全区开始大规模修复圩堤,浚河通水。圩区治理提出“高筑圩、深挖沟、机电排”,圩堤顶高程按兴化3.6米(超过1954年水位0.5米)、顶宽1米的标准加固。到1965年,机电排水动力增加到13.5万马力(9.92万千瓦)。原有2.3万个小圩经联圩并口,减少到1.35万个。1963年3月江都站第一站建成,抽水能力64立方米每秒,当年开机20天,首次抽排1.02亿立方米涝水入江。1964年,江都第二抽水站建成,1965年拓浚新通扬运河,形成抽排涝水120立方米每秒的能力,使里下河南部1250平方公里地区排水不再迂回曲折入海。全区外排能力增加到880立方米每秒,其中三港排水入海760立方米每秒。由于排涝条件的改善,为大面积“沤改旱”创造了条件,到70年代初全区400余万亩(包括射阳河两岸)一熟沤田基本改造为水旱两熟田。

1965年,里下河地区旱涝急转。从6月30日起36天梅雨量683毫米;8月19日13号台风过境,大丰闸24小时降雨672.6毫米(三日雨量917.3毫米),兴化水位由2.42米上涨到2.90米。300多万民工发扬“三车六桶”精神抢排圩内积水,江都站开机82天排水9.66亿立方米。退水速度加快,涝灾大为减轻。由于逐年加修圩堤,仅破圩966个,全区受涝面积比1962年少200余万亩。1966年12月,省水利厅提出 《苏北里下河地区水利修正规划报告》,在治涝方面强调以圩堤为基础,巩固排涝阵地,发展机电排水,扩大入海入江出路,降低圩外水位,做到“挡得住、排得出、降得快”。按照规划,全区圩堤顶高程按兴化4米、顶宽1.5米的标准逐年进行加固,联圩并圩继续进行,开始兴建圩口闸,发展机电灌排,兴建低扬程圬工泵站。1965年11月开始进行斗龙港整治,对斗龙港上游进行改造,将原西团至头总河段成为斗龙港支河,称作老斗龙港。整治后的斗龙港从盐城县孙同庄兴盐界河至斗龙港闸全长55.5公里,底宽45~90米、河底高程-2.5~-3.5米,分两期施工,动员扬州、盐城专区10个县民工15.9万人次,于1967年3月竣工,完成土方2650万立方米。同时,为减轻西部来水对大丰的压力,疏浚三十里河至斗龙港的通榆河18.36公里,作为斗龙港的支河。1966年建成斗龙港闸,共8孔,每孔净宽10米,闸底高程-3米,设计流量(消能)1164立方米每秒。斗龙港整治后,日均排水量由1965年的50立方米每秒增加到200立方米每秒。1969年江都第三抽水站建成,新通扬运河又进行了第三次拓浚,江都3个站可达到抽排涝水250立方米每秒。同年东台县在通榆河东建成安丰抽水站,可结合抽排里下河涝水36立方米每秒经垦区入海。此后,又相继建成通榆河东的富安、东台、草堰三座抽水站,结合抽排涝水60立方米每秒。在扩大外排能力的同时,内部骨干河道陆续整治,先后拓浚了宝应潼河下段、向阳河、芦氾河、大溪河;高邮六安河;兴化雄港;江都赤练港、龙耳河;泰县卤汀河下段等。1971年冬全面整治黄沙港。黄沙港原为垦区排水河道,自上冈向东至黄沙港闸长40.5公里。黄沙港整治工程西自黄土沟经上冈至黄沙港闸,长88.9公里,河底宽40~90米、河底高程-2.5~-3.5米,开挖土方3758万立方米。同时建黄沙港新闸,共16孔,总净宽83米,闸底高程-3.5米,设计日平均排水流量200立方米每秒,设计流量(消能)1418立方米每秒,成为里下河地区的骨干河道,汇水面积865平方公里。70年代初,里下河地区已形成射阳河、新洋港、斗龙港和黄沙港的四港排水入海格局,其外排能力扩大到1677立方米每秒,其中四港入海1427立方米每秒,江都站抽排250立方米每秒,另通榆河东安丰等站还可辅助抽排涝水。到1974年,圩区内部排水动力增加到30万马力(22万千瓦)。

1974年,江苏省治淮指挥部再次对里下河治理进行全面规划,提出《里下河地区水利规划报告》。规划采取上抽、下排,扩大入江入海出路,分清水系,分区分级控制,预降内河水位,控制地下水位等措施,遇1962年和1965年雨型,兴化水位不超过2.5米,建湖水位不超过1.5米,麦作后期控制兴化水位0.8米、盐城0.5米、建湖0.4米、阜宁0.3米。骨干工程计划举办一河、三片、三线、三站,即:新开三阳河;建三阳河、淮阜、海安三个控制片;整治射阳河、新洋港、斗龙港;建江都、大汕子、泰州三座抽水站。1975年开始建江都第四抽水站;浚治三阳河(北至三垛镇)排水300立方米每秒;1979年11月,第四次拓浚新通扬运河,到1980年2月完成,排涝能力达500立方米每秒。里下河西片涝水可直接由三阳河南下进入江都站抽排入江。

新洋港原起盐城天妃闸接串场河,向东至新洋港闸,长63公里,汇水面积2478平方公里。1950年、1957年、1958年、1971年曾进行局部裁弯疏浚。1975年开始,又连续3年进行新洋港整治。整治工程西自盐城九里窑,东至射阳新民河口,长23.4公里,河底宽80~200米,河底高程-4~-6米,开挖土方2343万立方米,拆除天妃闸。后因压缩基本建设投资,上段九里窑至大纵湖及蟒蛇河,下段新民河口以下河段未能拓浚。

射阳河是里下河地区排水入海的最大河道。该河历史上虽进行过局部治理,但河道弯曲,潮水顶托,泄量不大。民国10年(1921年)实测最大流量2044立方米每秒,日平均净泄量为140立方米每秒,1952年实测日平均净泄仅24立方米每秒。1956年建射阳河闸时结合裁弯2公里,次年实测最大过闸流量为2170立方米每秒。此后闸下河道淤积加剧,泄量逐渐减少。1965年阜宁水位1.5米,闸下水位1米时,最大过闸流量为900立方米每秒,日平均流量410立方米每秒。1979年相同水位最大过闸流量为604立方米每秒,比1965年减少296立方米每秒。1980年对闸下东小海段作了裁弯,开新河7.5公里,使闸下引河长从31公里缩短为15公里,使日平均流量恢复到380立方米每秒。射阳河经整治后,干河全长161公里。流域面积原有7000多平方公里,开挖苏北灌溉总渠、运棉河、黄沙港后减为4036平方公里,仍然是里下河地区最大的排水干河。两岸支河,主要有戛粮河、海陵河、西塘河、串场河、通榆河、运粮河、串通河、通洋港等。

在扩大外排能力的同时,内部拓浚了唐港、渭水河、雌港、雄港、黄沙河、二里大沟、澄潼河、南关大沟、宝射河、大溪河等干河,继续以河定向、调整圩口,按兴化圩堤顶高程4米,顶宽3米的标准加固圩堤。到1981年,全区圩子合并为2400个,圩内动力增加到59万马力(43.4万千瓦);外排出路增加到2017立方米每秒,其中四港自排1427立方米每秒、抽排590立方米每秒。

至80年代初,里下河地区经30年系统治理,圩区除涝标准不断提高,外排涝水能力有所扩大,上抽下排格局基本形成,但内部河网滞蓄能力严重下降。据1965年调查统计圩外湖荡和河网滞水面积有1700平方公里,1981年调查仅剩下800多平方公里,减少一半。其中湖荡被围500平方公里,联圩占圩外河网300多平方公里。滞水面积减小,加上圩内动力迅速增加,一遇暴雨,圩外水位由历史上的“下一涨三”变为“下一涨六、涨七”。针对这种情况,1981年省水利厅在《里下河腹部地区修订水利规划报告》中提出“上抽、中滞、下排”的治理原则,在加固加高圩堤、巩固排涝阵地的同时,扩大滞蓄面积,减缓圩外水位上涨速度。此后,圩堤加固和圩口闸建设步伐加快,上抽下排骨干工程由于国家基建投资压缩,未按计划实施。扩大滞蓄面积的计划非但没有实行,湖荡围垦开发却有发展。1986年省水利厅在进行淮河流域修订规划过程中,对里下河除涝状况进行了分析,认为在增加上抽590立方米每秒(高港300立方米每秒、大汕子200立方米每秒、沿总渠小站90立方米每秒)、扩大下排380立方米每秒(射阳河184立方米每秒、新洋港196立方米每秒),安排湖荡滞蓄面积600平方公里的情况下,遇1965年雨型兴化水位要涨到3.15米,如扩大上抽下排工程没有实施,则兴化水位将达3.38米。为此,省水利厅规定现有348平方公里(扬州240平方公里、盐城83平方公里、淮阴25平方公里)湖荡不准再围垦,已围垦的643平方公里面积中划出247平方公里滞涝(余396平方公里作为特大涝年预备滞涝区),合计湖荡滞涝面积595平方公里;滞涝围垦区作为副业圩,采取矮圩高网和圩口网坝两种型式,兴化水位2.5米、建湖水位2.3米时开始滞涝。矮圩高网的圩顶高程不得高于滞涝水位,圩口网坝要求每平方公里面积留足30米宽的进水口门,坝顶高程不超过1.7米,1987年开始实施,副业圩滞涝工程进展不快。在此期间,兴化还开挖了茅湾河、车路河,宝应、盐城开挖向阳河、西塘河,泰县整治了唐港河,并开始机电排水设备的更新改造。

到1987年,里下河圩区有圩子2487个(扬州1390个、盐城909个、淮阴63个、南通125个),圩田面积679万亩,圩堤长1.66万公里,建圩口闸5444座,80%的圩堤能防御历史最高水位,但圩口闸配套不足60%。内部骨干河道达到兴化水位0.8米引水通航要求,并基本形成五纵六横布局。纵向河道有三阳河—大三王河—潮河;卤汀河—沙黄河—戛粮河;茅山河—唐港河;靖盐河;泰东河—通榆河等5条。横向河道有白马湖地涵引河—射阳河;宝射河—黄沙港;潼河—蟒蛇河—新洋港;潼河—兴盐界河—斗龙港;北澄子河—车路河;新通扬运河等6条。入海四港由于闸下引河淤积5000万立方米,泄量下降,兴化水位3米时排水能力为1427立方米每秒(射阳河457立方米每秒、新洋港388立方米每秒、黄沙港339立方米每秒、斗龙港243立方米每秒);兴化水位2.5米时为1078立方米每秒(射阳河345立方米每秒、新洋港281立方米每秒、黄沙港267立方米每秒、斗龙港185立方米每秒);抽排涝水能力为590立方米每秒,全区排水模数每平方公里0.14~0.17立方米每秒。



  注:①“三车六桶”即人力车、牛车、风车;水桶、脚桶、粪桶、吊桶、面盆、洗澡桶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