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供  水

江苏水资源,包括地表水、地下水和外来水,总量比较丰富。但省内水资源少,外来水量大。降水量在年际、年内、地区之间差距也很大,由于自然条件所限,调节能力低。据近40年实际出现的情况,全省丰水年的最大径流量为1956年的471亿立方米,最枯年为1978年的6.65亿立方米,淮河和沂沭泗流域,不仅丰水年、枯水年差别很大,有时甚至长期断流。淮河中上游来水多年平均为325亿立方米,而1978年仅为20亿立方米,特别是这一年淮河入洪泽湖的干流,曾经连续断流达8个月之久。沂沭泗多年平均来水106亿立方米,而1968年只有24亿立方米,且经常断流。长江水量虽丰,但开发利用条件有限。38年来,着力于开发利用水资源,浚河、建闸、建抽水站,在保证农业持续增产的情况下,开发水运,提供工矿企业和人民生活用水,发展水力发电,开展水产养殖,同时加强水质保护等,力求水资源得到综合利用。

(一) 城 镇 用 水

70年代末期以后,工业迅速发展,需水量大量增加。据1986年资料,全省工业总产值1210亿元,按照万元产值耗水量782吨计算,工业总用水量为94.6亿立方米。沿江和太湖地区城镇和工业用水,一般是通过抽引长江水补充的。1956年到1979年平均每年抽引长江水102亿立方米,大旱的1978年,全省地表水资源量只有6.65亿立方米,而当年抽引长江水达302.2亿立方米。其中苏北抽引江水190.2亿立方米,苏南抽引江水112亿立方米。使沿江两岸城镇和工业用水得到补充,特别是京杭运河苏北段的江都、高邮、宝应、淮安、淮阴等城镇,通过江都抽水站,抽引江水北调,极大地缓解了供水问题。自淮沭新河贯通后,对常年缺水的连云港市送水至少达到20立方米每秒。干旱年分徐州的徐塘、茅村等电厂、徐州火车站及城市工业用水,都是通过京杭运河苏北段和“江水北调”抽水站的多级翻水,解决用水,送水路线近400公里。1978年大旱,徐州孟家沟工业区仅靠三眼水井供水,当年徐州市工业产值损失3000多万元;徐州市火车站机车用水需用油罐车到山东薛城装运。装机10万千瓦的徐塘电厂,停发5万千瓦,茅村电厂当时共12.5万千瓦,全部停产。为了解决这一问题,省电力部门还专项安排投资900多万元,与80年代京杭运河续建工程共同投资建设江水北调补水工程,可以输送50立方米每秒水量供给徐州地区电厂、徐州铁路枢纽和数千家工矿企业的用水,以及100多万人口的生活用水。1987年全省工业生产和城镇生活实际用水量约116亿立方米。

(二) 航 运 用 水

历史上通航河道的航运里程,多是随着气候、雨量、水位的变化而增减。雨水多的年份航程就长一些,遇到干旱,河水枯竭,就缩短航程。为了挡洪、排洪、蓄水和里运河航运供水,淮河下游归江十坝每年开开堵堵。建国后,为了充分利用水资源,逐步废坝建闸。从1959年开始兴建万福闸起,继而又建芒稻闸、运盐闸、太平闸、金湾闸,形成了灵活运用的控制工程,使京杭运河里运河段航运用水的水源、水位得到了控制。苏北灌溉总渠开挖后,可以藉灌溉总渠引洪泽湖水补充里运河的航运水源;从60年代以后,又兴建了江都、淮安、淮阴、泗阳、皂河等大型抽水站,沿海沿江各港口都修建了闸坝,通航河道建了配套船闸,使航运水源得到更好控制。当通航水位不足时,即用抽水站抽水,补给航运用水。每遇干旱年份或春夏之交农业大用水时,都把“保航运、补给航运用水”作为一项重要工作。1982年,沂沭泗流域长期干旱,骆马湖接近死水位,皂河以上中运河有断航危险。为了保证中运河航道运输煤炭等重要物资,中共江苏省委、省人民政府于5月19日发出《关于确保中运河航运的紧急通知》,要求在确保中运河航运的前提下,兼顾农灌用水,并要求航运部门组织小船队到中运河运输,做到低水位时也能通航。到万不得已时,骆马湖的底水也只能用于中运河的航运。据统计,从70年代到80年代,全省水利工程每年为航运提供水约10亿立方米。其中仅沿江、沿海船闸耗水每年就需供水达2.5亿立方米。1982年春,仅通过泗阳、刘老涧、井儿头、民便河等抽水站,就向皂河以上中运河翻水补给航运用水2.13亿立方米。为了解决航运供水的费用问题,省人民政府1982年4月2日颁发的《江苏省水利工程水费收交使用和管理使用办法(试行)》规定:现行船闸收费标准不变,由交通部门每年在航运工程养护费中拨给省水利部门50万元,解决农灌季节航运补水费;在非农灌季节,航运补水经费,由水利、交通部门报请省人民政府安排。

(三) 缺水地区人畜饮水

江苏农村人畜饮水困难主要分布在徐淮地区、沿海垦区、丘陵山区等缺水地区以及高氟病区。建国以来,江苏结合水利建设,多方设法解决农村人畜饮水。

五六十年代,在干旱年份由政府部门采取临时性应急措施解决并逐步开始有计划地开展人畜饮水工作。50年代初,华东农林部特派凿井组到江苏沿海垦区的射阳、东台县打深井3眼,解决部分群众吃水问题,深受群众欢迎。50年代中期,在徐淮缺水地区开始打井,利用地下水,发展灌溉结合解决人畜饮水。

1956年春,省水利厅于徐州专门召开徐淮地区打井工作会议,推动打井工作。这期间大部分是浅井、简易井。从50年代后期到60年代,有计划地组织和指导群众,结合农田水利建设,发展灌溉的同时,兴建蓄水、引水、提水等工程解决人畜饮水。

70年代,人畜饮水工作纳入农村水利工作计划内,进一步加强领导。在国务院召开的北方地区农业工作会议后,全省开展以改土治水为中心,建设旱涝保收、高产稳产农田。缺水地区大力兴修蓄水、引水工程,加快机电灌排和机电井的建设,发展灌溉和解决人畜饮水。并从1973年开始专项统计人畜饮水进展情况资料。1978年大旱,镇扬宁丘陵山区,扎根长江,翻水上山,先后兴修13条翻水线抽引江湖水上山,补库补塘,缓解丘陵山区农业用水和人畜饮水困难。据1979年统计,全省已解决253万人、80万头牲畜的饮水困难。80年代,根据水利部1980年召开第一次的全国农村人畜饮水工作会议精神和此后国务院相继颁发的《关于农村人畜饮水工作暂行规定》(1983年)和《改水防治地方性氟中毒暂行办法》(1984年),江苏进一步加快解决人畜饮水困难的步伐。在各项水利建设经费中专项安排一定的经费,支持有关地区兴建人畜饮水工程。1985年根据第二次全国农村人畜饮水工作会议的统一部署,全省开展人畜饮水工作的全面普查,并在普查基础上制订人畜饮水工作规划和计划。80年代中期,苏南一些县开始建设乡镇供水工程,打深井建自来水厂。据吴县、无锡、常熟、张家港、江阴、吴江、昆山、太仓、宜兴等9个县(市)的城镇调查,共打深井1077眼,每年开采地下水总量1.55亿立方米,改善了城镇供水状况。有些县城由于河湖水质污染,改从临近的大中型水库取水,解决县城群众饮用水。如溧水县从中山水库取水,并计划再从方便水库引水;溧阳县从大溪水库取水,句容县从句容水库取水等等。

1987年,按照国务院批准颁发的《规定》、《办法》,对照人畜饮水困难的范围和标准,全省需要解决人畜饮水困难的有902.06万人,391.62万头牲畜,主要分布在淮河流域的徐、淮、连、盐等4个市,共有638.38万人,占70.8%;牲畜148.93万头,占37.9%。其中氟病区需改水的有187.54万人,分布在徐、淮、连等3个市,徐州市各县(市)就有107.87万人,占57.5%。至年底,全省农村人畜饮水困难地区已经解决了425.35万人,占47.2%;牲畜196.57万头,占50.2%,包括氟病区已经改水的26.05万人,占14%。


注:①国务院批准的《暂行规定》中,关于人畜饮水困难的标准,指取水点距村单程1~2公里以上,或至取水点垂直高度在100米以上的村;饮水量标准,在干旱期间,南方每人每日40千克以上,每头大牲畜每日供水20~50千克,每头猪、羊每日供水5~20千克。江苏省规定氟中毒病区指当地出生的8~15岁人群中氟斑牙患者率在30%以上,且出现氟骨病人的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