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洪 涝 旱 潮

一、 洪  涝

江苏历史上洪涝灾害大体有三种类型:一是一、二次暴雨形成局部地区的洪涝;二是大江大河大洪水遭遇,如江淮并涨、黄淮并涨、淮沂沭泗并涨;三是洪、涝、风、潮遭遇。这三种类型以后二类带来的灾害最严重,损失最大。

苏北地区主要是受淮沂沭泗洪水的威胁。南宋绍熙五年(1194年)至清咸丰五年(1855年),黄河夺淮期间,黄水侵泗夺淮,使淮河下游直接入海的河道,逐步淤高为“地上河”,使淮河失去通畅的入海尾闾,广大淮北平原水系被破坏,排水无出路。清咸丰元年(1851年),洪泽湖礼坝冲决,淮水改道,主要由三河,经高宝湖、邵伯湖泄入长江。据淮委对淮河水系自明建文二年(1400年)至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的500年间水旱灾害统计,发生水灾350年,其中明建文二年(1400年)至清咸丰五年(1855年)期间,淮河流域(包括沂沭泗水系)共发生大洪水和特大洪水灾害45年,江苏受灾就达44年,灾害最频繁。洪泽湖大堤从明万历三年(1575年)至清咸丰五年(1855年)期间就因洪水溃决140多次。里运河在大洪水时开启归海坝,洪水直泻里下河地区,加剧该地区的灾害。民国27年(1938年)6月,国民政府为阻止日寇西进,在河南省中牟县花园口炸开黄河南堤,黄水以3.5公里宽度向南漫流,再由涡河、颍河达淮河入洪泽湖,把100亿吨泥沙带到淮河流域,使豫东、皖北、苏北共5万多平方公里土地成为沙碱赤地的黄泛区,1000万亩土地被淹,390万人外逃,死亡89万人,人为夺淮达9年之久。

沿江地区经常受长江洪水、江岸涨坍、潮汐、台风等江患和地区雨涝为害。据史籍记载,自魏黄初元年(220年)至1949年的1729年间,约发生江患110次(两岸同遭灾时并算为一次),其中东晋元兴三年(404年)、元大德五年(1301年)、明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民国20年等4次最为严重。据宋代以后江患记载:两岸都是年代愈近愈频繁,自宋、元、明、清至民国各时期平均一次相隔的年数,北岸分别为32年、13年、12年、10年、9年;南岸分别为80年、30年、13年、27年、9年。

苏南太湖地区,从10世纪至19世纪的一千年中,发生洪涝386次,平均每隔2.6年出现一次,其中前500年平均每隔3.8年出现一次,后500年平均每隔1.9年发生一次,主要发生在明清两代。从元至顺元年至民国37年(1330~1948年)太湖流域共发生特大水灾(受灾范围在20个县以上,灾情严重)有15年,即1330年、1481年、1510年、1561年、1587年、1608年、1624年、1651年、1670年、1680年、1708年、1804年、1823年、1849年、1931年。

建国后至1987年间,洪涝年共有24年。其中:水年15年,即1949年、1950年、1952年、1954年、1956年、1957年、1960年、1962年、1963年、1969年、1972年、1974年、1980年、1983年、1984年;水旱交错9年,即1958年、1961年、1965年、1968年、1971年、1977年、1979年、1982年、1986年。上述灾害中江淮流域普遍受灾的有1949年、1954年;沂沭泗较大洪水有1957年、1974年;苏北发生大涝的有1983年;夏秋连绵阴雨形成全省性大涝(受灾面积1700万亩以上)有1956年、1962年、1965年等3年;发生一般涝情(受灾面积1000~1700万亩)有1950年、1952年、1960年、1963年、1969年、1972年、1977年、1979年、1980年、1982年、1984年、1986年等12年。受灾类型有因洪致涝、洪涝并发,台风、水旱交错发生等。对全省威胁较大的洪涝有8年,即1949年(江、淮)、1954年(江、淮)、1956年(淮河)、1957年(沂沭泗)、1962年(全省)、1965年(淮河)、1974年(沂沭河)、1983年(江、淮)。1949~1987年洪涝灾情见表9-2。

20世纪以来的87年间,全省发生较大洪涝灾害的1921年、1931年、1949年、1954年、1956年、1957年、1962年、1965年、1974年、1983年等10年,灾害情况简述如下:

(一) 民国10年(1921年)大水

夏秋,淮河洪水大发,洪泽湖水位大涨,最高水位达16米。8月间大风损坏洪泽湖部分大堤石工,并将礼河口外南北直坝冲开两决口。5~7月先后开启归江草坝6处,8月淮、运水位大涨,又开启褚山草坝,水仍增涨,沙河坝漫决。又于8月下旬在里运河先后挖开高邮车逻坝、南关坝、新坝等3座归海坝分泄洪水,经里下河地区入海,里下河地区大水,盐城县境内的所有圩堤除千秋、青龙两圩堤外均破,一片汪洋。9月里运河水位继续上涨,又遇西风,东堤漫水10余处。9月19日洪泽湖淮水经三河南下最大流量14600立方米每秒,由张福河入废黄河最大流量559立方米每秒。是日里运河高邮最高水位达9.39米,淮水经归海三坝入海流量为4638立方米每秒,由六闸下泄入江流量为8733立方米每秒。淮河洪水归江约占60%,入海约占30%,拦蓄于高宝湖约占10%。

沂水在8月上旬亦大涨,8月10日中运河窑湾实测流量1518立方米每秒。中运河在8月水涨时,漫决刘老涧草坝,冲坏盐河口钳口草坝,淮、沂会流,奔注双金闸入盐河,双金闸倒毁。9月上旬泗水来量增加,微山湖水位高涨,9月26日韩庄水位达35.56米,湖口双闸泄量249立方米每秒,蔺家坝不牢河最大泄量135立方米每秒。至12月底韩庄泄量仍有126立方米每秒。

长江、太湖夏秋也出现大水。太湖因潮水倒灌顶托,宣泄不畅,7、8月雨水又多,积水成灾。据史料记载,该年夏秋之交,鄂、赣、皖、苏四省雨量均多,沿江各县泛滥成灾,江苏受灾尤烈。江南太湖和淀泖诸湖并涨。各河道的排水出路,年久失修,淤塞严重,加之江潮水位高,排泄不畅,以致沿江各县,破圩坍地,庄稼受淹者,比比皆是。

(二) 民国20年(1931年)大水

江苏江、淮、沂、泗并涨,洪涝并存,灾区遍及全省。江水来量大,历时久,沿江各县普遍受灾。淮水入江,漫入里运河,里运河东西堤溃决,淮南尽成泽国,里下河地区受淹。沂泗水入中运河,东西堤溃决,淮北一片汪洋。太湖地区亦遭大水,湖东还遭受海潮袭击,冲坏海塘,全省灾情较民国10年(1921年)严重。

淮河流域 6月17日至7月31日,连续三次暴雨过程。第一次在6月17~23日,18日一天降雨量河南息县228.6毫米、河南信阳141毫米、河南潢川162毫米,江苏淮阴120.5毫米;第二次在7月2日至12日,沿淮、淮南320~500毫米,江苏泰县、高邮等地区470~590毫米;7月18日至25日出现第三次降水,雨量100~300毫米。暴雨间歇期间阴雨不断,连续雨日长达40余天。大面积暴雨,造成淮河流域特大洪水,安徽蚌埠站6~9月径流总量503亿立方米,入洪泽湖最大流量19800立方米每秒,洪泽湖蒋坝8月8日最高水位16.25米,为黄河北徙以后最高值。淮河全流域淹地6400万亩,江苏灾害最重,从徐州到里下河广大地区受灾农田3200万亩。8月上旬里运河开归海三坝以后,运河水势或停或涨,8月15日运河高邮最高水位达9.46米。8月20日以后水势渐落。据《江苏水利全书》载:“25日即夕飓风自北来,终夜怒号,26日拂晓转大西风,浪高数尺,高邮、江都运河东西堤多处过水,东堤自挡军楼至六闸一带溃决二十七口。”《江北运河工程局专刊》载,是年,里运河西堤漫口26处,决口25处,东堤决口26处,合计有77处。《申报》载:“高邮御码头琵琶闸均决口,城闭,强者登城附屋,老弱漂没。”《新闻报》载:“28日邵伯镇虽亦退落数尺,市面水深没颈,然房屋倒塌,人物漂流。崩溃最大处万寿宫附近,已冲成大塘。”洪水“由上夹河穿过大街入里下河,男女浮尸,满街漂流,……由湾头至仙女庙一带运河中,浮尸盈河”。金陵大学《金陵学报》调查统计,民国20年洪水灾害,里下河地区即淹没耕地1330万亩,倒坍房屋213万间,灾民350万人,死亡7.7万人,仅高邮城北挡军楼一处浮尸2000多具。兴化县城东官庄(现属西鲍乡)100余户,只剩5人,其余全部淹死。

沂沭泗流域 7月中旬淫雨连绵,淮沂并涨。中运河刘老涧草坝漫溢过水,即行开坝,沂水由六塘河漫流,泛滥两岸。8月下旬微山湖水大涨,滨湖农田村落均被淹没。杨庄双金闸闸门启放未能彻底,水势益猛,中运河两堤多处溃决。不牢河、中运河两岸共漫决196处。淮北各县洪涝并发,灾害严重。

长江流域 7月份自汉口至镇江降雨较多,降雨中心在安庆、南京、镇江一带,雨量均在600毫米以上。长江最高潮位南京9.29米,镇江7.82米,江阴6.46米。江水和山洪夹击,沿江、沿湖低洼圩区淹没,圩堤、桥梁、水闸、涵洞多被冲毁。南京城内珍珠河两岸低洼地带及秦淮河自通济门至西水关均被水浸淫,城外钟阜以北、沪宁铁路以南,护城河沿及新马路,悉被水淹,深0.33米至1.33米不等,沿铁路草房均浸在水中,灾民全避于沪宁铁路车站月台上。秦淮河、滁河亦大水,沿河圩堤溃决或漫决。秦淮河淹田百数十万亩,庐舍荡然,村落如海中岛屿,人与虫鸟同栖树头。滁河因江浦刘康圩破圩,津浦铁路停驶54天,下游六合城内除北门外,其他三门皆进水,大街小巷尽为水阻。太湖地区受灾农田420余万亩。湖东地区还遭海潮袭击,冲坏海塘,仅太仓县共冲坏500余丈,桩木冲断1000余根,土石损失不计其数。

(三) 1949年洪涝

入汛以后,雨涝、台风、洪水交错发生。江淮地区6月25日入梅,7月15日出梅。长江流域阴雨连绵21天,苏州梅雨量303毫米,沿江低洼圩田受淹。7月25日,6号强台风过境时正逢大潮,沿江最大风力12级,风浪高3~4米,苏州等地降雨120毫米,长江干流的镇江、江阴站潮水位和沿海地区潮位超过1931年,沿江一带港支堤普遍漫决,苏南海塘、江堤决口501处,长2万米,损毁堤塘长15万米。高淳县固城、石臼、丹阳湖部分圩堤决口,县城60%民房被淹。苏南地区淹田540万亩,其中156万亩无收,倒房10.6万间,灾民41.7万人。松江、苏州两专区淹死4310人,海塘损坏87666米。南通专区的启东、海门、南通、如皋和南通市郊的江堤决口210处,港支堤决口482处,淹死294人,倒房4万余间,淹田326万亩。苏北淮河以南各县大雨累月,加上江潮倒灌顶托,海潮涨溢,排泄困难,雨涝灾害遍及全区,受灾农田857万亩,损失粮食26亿公斤。沂沭河8月上中旬大水,淮北各县连续大雨两个月,洪涝并发。沂河、中运河、不牢河、六塘河、沭河等干河共漫决150多处,徐淮平原南自废黄河,北至陇海铁路,受灾面积达927万亩,损失粮食3亿多公斤,淹倒房屋25万多间,仅泗阳、沭阳、宿迁、睢宁、淮阴等5县倒房10万余间,砸死60多人,伤300人。

全省因雨涝、台风、洪水受灾农田2757万亩,成灾2428万亩。

(四) 1954年江淮大水

汛期雨期早、雨量大、分布面广、持续时间长,江、淮、河、湖并涨,相继出现最高洪水位。

5月中旬,徐州一带开始降暴雨,雨区即扩展到沿江两岸和苏南各地。5月份沿江、苏南月雨量232毫米,是常年同期的2.3倍。7月初起,雨量又集中在淮河流域和苏北地区,直到7月底才趋正常。7月份淮河下游(不含沂沭泗流域)面平均雨量574毫米,是常年同期的2.5倍,淮北和沿江、苏南面平均雨量分别为376和359毫米,暴雨中心在海安一带,超过730毫米。5~7月面平均总降雨量沿江、苏南824毫米,江淮之间784毫米,均比常年多8成左右,淮北地区512毫米,也比常年多2.3成。加之上游洪水下注,下受潮水顶托,江、河、湖水位急剧上涨。长江大通来量8月1日最大为92600立方米每秒,南京高潮位6月18日8.57米,超过8.5米的警戒水位,7月13日突破1931年出现的历史最高记录9.29米,8月17日达10.22米,是有记载以来的最高值,至10月9日才退至警戒水位,有93天水位超过9米。淮河上中游7月份5次暴雨,面平均月雨量为525毫米,是常年同期的2.7倍。7月28日进入洪泽湖最大洪峰流量15800立方米每秒,洪泽湖滨湖的200万亩圩区滞洪,入江水道最大泄量超过三河闸设计流量8000立方米每秒,达10700立方米每秒情况下,8月16日蒋坝最高水位仍达15.23米。入江水道大流量行洪,7月30日宝应湖西吕良大圩破,8月6日山阳大圩破,8月7日金沟大圩淹没,高邮湖、邵伯湖湖西圩区也相继被淹,湖西一片汪洋。高邮湖在利用三河闸控制下泄量的措施下,8月25日最高水位达9.38米,里下河兴化最高水位达3.08米。太湖瓜泾口最高水位4.62米,超过3.5米警戒水位达108天,1954年入太湖水量为103亿立方米,80%以上水量由内部河网分散流经黄浦江排泄入海。由于河道淤浅,水系紊乱,流程曲折,又受潮水顶托,洪水来得快、去得慢,逼高河网水位,如江南运河苏州水位出现了1900年有水文观测资料记载以来最高值达4.37米,洪水泛滥漫溢。太湖地区仅江苏受灾面积达400万亩,死亡191人,伤120人,无锡市工业产值损失25%以上。滁河汊河集最高水位11.59米。秦淮河大骆村最高水位10.15米,南京飞机场进水,飞机被迫撤往芜湖。固城湖高淳最高水位12.45米,高淳县水阳江流域的134个圩子,除相国圩外全沉没或溃决。溧水县石臼湖和新桥河的131个圩子全部淹没。8月8日16时台风过境,高淳县撤出湖区内被水围困的群众,翻大小船只203艘,死伤、失踪106人。

严重洪涝,经全力抢护,江苏淮河主要堤防未发生决口。不少因洪致涝地区排而复淹,淹而复排,一般有5~6次,多的达8~9次,积水深一般67厘米,最深达3米多。长江江港堤决口1176处,圩堤漫决11864处,长江被漫决和淹没的江心洲达15个,仅剩下半个扬中,冲坏塘坝5773座,涵闸2600座,倒房近51万间,死1350人,伤1926人。江浦境内津浦铁路减速行车20天,南京中华门外宁芜铁路一度中断。据不完全统计,全省受涝农田达3252万亩,占全省耕地的三分之一以上,经过抢排,成灾面积为2036万亩,损失粮食12.4亿公斤,籽棉0.65亿公斤,重灾群众362万人。

(五)1956年洪涝夹击

6月和8月,淮河流域发生6次全流域暴雨,形成4次洪峰,6月19日蚌埠最大洪峰流量6940立方米每秒。汛期6~9月入洪泽湖的月平均流量都超过4000立方米每秒。9月5日蒋坝最高水位14.01米,全年由洪泽湖下泄水量达811.7亿立方米,接近1954年816.8亿立方米,7月18日入江水道中渡最大流量7630立方米每秒,高邮湖最高水位8.57米。

江苏淮河以南6月3日入梅,7月15日出梅。梅雨量沿江、苏南260~575毫米,江淮之间395~626毫米,淮北同期雨量364~613毫米。5~9月面平均降雨量,淮北876.1毫米,江淮之间1079.5毫米,沿江、苏南1082.6毫米。雨区范围广、雨量大、持续时间长,形成内河长时间高水位。里下河地区兴化水位从6月8日至10月23日,有97天水位超过2米,7月1日出现当年最高值2.57米。长时间雨涝加上淮河洪水压境,全省受灾面积一度达到2911.7万亩,成灾面积1613.1万亩,其中淮河流域受灾2246.41万亩,成灾1342.89万亩。淮阴地区是重灾区,受灾面积1247.8万亩,成灾面积809.7万亩。

(六) 1957年沂沭泗大洪水

6月底以后,冷暖气团交锋于江淮上空,苏南及南通地区连续暴雨,雨量最大的宜兴站6月30日至7月4日5天雨量476.8毫米,一般都在200~300毫米,形成了苏南及南通地区涝情。

7月6日以后,冷暖空气长期相持在沂沭泗流域,连续出现几场暴雨,7月6~26日累计雨量一般500~600毫米,暴雨中心700~800毫米,蒋自崖站达975毫米,超过常年年雨量,出现建国以来最大洪水年。自7月6~25日的19天内,沂河临沂出现8次洪峰,7月19日最大洪峰达15400立方米每秒。山东分沂入沭最大流量3180立方米每秒,江风口5次分洪,最大分洪流量3380立方米每秒,沂河华沂洪峰流量6420立方米每秒(不包括老沂河)。沭河也相应出现8次洪峰,7月11日彭古庄(大官庄)最大洪峰流量4910立方米每秒,经新沭河分泄2950立方米每秒。总沭河新安站最大流量2820立方米每秒,超过设计流量320立方米每秒。南四湖最大入湖流量约10000立方米每秒,南阳湖7月25日最高水位36.48米,微山湖8月3日最高水位36.28米。洪水来不及下泄,湖西大堤漫溢,南四湖周围出现严重洪涝,湖西一片汪洋,直到次年3月水才退尽。蔺家坝口门一度被洪水冲开,7月28日最大泄量840多立方米每秒,徐州市、贾汪矿区受到严重威胁。中运河承接南四湖和邳苍地区下泄的洪水,7月23日运河镇出现洪峰水位26.18米,相应洪峰流量1660立方米每秒。沂河、中运河洪水涌向骆马湖,16日下午当骆马湖水位到达22.84米时,尚有3.5亿立方米洪水即将进湖,气象预报沂河上游还将有大雨到暴雨。为确保骆马湖以下1000万亩农田及广大群众的安全,于17日凌晨主动开放黄墩湖和沿湖洼地滞蓄洪水,最大分洪入黄墩湖流量为3000立方米每秒,共滞蓄洪水5.6亿立方米,因滞洪受淹农田31.7万亩。在黄墩湖和沿湖洼地滞蓄洪水后,7月21日骆马湖最高水位仍达23.15米,超过当时设计洪水位0.15米。新沂河沭阳7月21日最大洪峰流量3710立方米每秒,超过设计流量210立方米每秒,相应水位达9.09米。

沂沭泗大水,经广大干群抢险,保住了沂沭河主要地段堤防的安全,但受洪水和因洪致涝以及黄墩湖、沿湖洼地滞洪的影响,受灾面积达798.15万亩,成灾面积663.44万亩,受灾人口209万人,死亡151人,倒房30万间。连同苏南地区雨涝灾害,全省受灾面积达1672.9万亩,成灾面积1049.4万亩,受灾人口366.5万人,死亡213人,倒塌房屋33.1万间,损坏圩堤4357处、涵闸418座,冲坏塘坝1141个、桥梁219座。

(七) 1962年先旱后涝

1961年入冬以后,苏北长期干旱,从1961年11月至1962年5月底,徐淮盐扬四专区降雨量仅90~240毫米。淮沂来水很少,6月22日洪泽湖水位降至10.61米,骆马湖5月30日水位只有18.63米,里下河兴化水位6月1日仅0.76米。7月1日入梅后,连续遭受台风、暴雨袭击,全省发生大涝。7月至9月3个月面平均雨量淮北地区688毫米,江淮之间930毫米,沿江、苏南743毫米,分别比常年同期多3.6成、8.6成和8成。里下河地区面平均雨量达1020毫米,是常年同期的2.5倍。9月上旬连续遭受两次台风暴雨袭击。9月1~2日受第13号台风影响,里下河普降大暴雨,雨量达100~200毫米,泰县溱潼1~2日晨降雨374毫米,兴化戴南公社降雨400毫米。9月5~7日又受第14号台风影响,全省多数地方降雨200毫米左右,大丰县草庙公社降雨达350毫米,苏州最大24小时(9月5日18时至9月6日18时)暴雨量368.6毫米。雨后,太湖瓜泾口9月6日最高水位达3.95米,里下河兴化9月19日最高水位涨至2.93米,加之台风大浪,里下河圩区几乎全面溃决沉圩。至10月10日,兴化水位仅退至2.65米,因退水慢,致使约占里下河地区耕地15%的麦田推迟播种或湿耕湿种,影响次年夏熟产量。

在台风、暴雨袭击下,全省共受灾2689万亩,成灾2013.3万亩,失收277.8万亩。倒塌房屋84万多间,死288人,伤5657人,死伤牲畜2113头。小水库倒坝6座,损坏桥梁7426座、涵闸279座。

(八) 1965年先旱后涝,南旱北涝

从1964年11月至1965年6月,8个月的降雨量比正常年份少4成。淮沂沭泗一度断流。镇宁山区塘坝大多干涸,蓄水量仅为灌溉库容的20%。全省广大干部群众正为抗旱忙得焦头烂额,从6月30日起,苏北地区骤降暴雨,旱涝急转。到8月23日先后连降8次暴雨,55天面平均降雨量:沿海垦区1202毫米,里下河腹部905毫米,洪泽湖、高宝湖地区970毫米。特别是8月19~23日由于第13号台风过境,带来狂风暴雨,造成苏北较大的雨涝灾害。暴雨中心的大丰闸8月21日最大24小时降雨量高达672.6毫米,最大36小时雨量882毫米,约有2万平方公里雨量在200毫米以上。7个县风力超过10级,泰州阵风12级。雨后沿海垦区和里下河地区水位猛涨,最高水位兴化2.90米,阜宁1.94米,盐城2.46米,大丰3.15米,均接近或超过历史最高水位,部分地区田河不分。渠北地区7月和8月雨量达950毫米以上,滨海达1012毫米,出现严重雨涝。

全省受涝面积1806万亩,成灾面积1186万亩,90%在苏北。倒塌房屋72万间,死127人,伤1400多人。

(九) 1974年沂沭河洪水

8月中旬,受第12号台风倒槽和冷空气结合的影响,沂沭河、洪泽湖地区发生暴雨和大暴雨。从8月9~13日,由洪泽湖向北到沂沭河流域出现南北向大片雨区,暴雨集中在12日和13日。12日暴雨量超过300毫米的达到1990平方公里,暴雨中心在洪泽湖淮北区间老濉河刘圩站,日雨量553.6毫米,骆马湖区间埝头站日雨量333.6毫米。13日暴雨中心北移至沂蒙山区的沂沭河上游。两天平均雨量沭河大于沂河,大官庄以上为241毫米,骆马湖区间304毫米,最大埝头站382毫米。这次暴雨量超过200毫米的雨区在明光以北直至沂沭河流域东西宽约100公里的范围内,大于300毫米的雨区面积17730平方公里,分布在洪泽湖淮北区间和骆马湖区间及邳苍地区。

大暴雨形成大洪水。沭河在上游决口漫溢68处和大中型水库拦蓄削峰后,大官庄洪峰仍达5400立方米每秒,经大官庄向东入新沭河,最大流量4250立方米每秒,石梁河水库最高水位26.82米,泄洪闸最大流量3490立方米每秒。由于新沭河行洪,蔷薇河临洪闸不能开闸排涝,蔷薇河最高水位涨至5.93米,沿河受涝严重。沂河临沂洪峰流量10600立方米每秒,由彭家道口分沂入沭,8月14日最大分洪流量3130立方米每秒,邳苍分洪道二次分洪,8月14日最大分洪流量1550立方米每秒,港上最大流量仍有6380立方米每秒进入骆马湖。中运河运河镇洪峰水位26.42米,相应流量3790立方米每秒。8月14日骆马湖最大入湖流量11450立方米每秒。当骆马湖水位涨至24米以上时,8月15日皂河老船闸被洪水冲毁,防洪战线退守宿迁大控制。8月16日最高水位达25.47米,为建国以来的最高水位。新沂河控制泄洪,嶂山闸16日放水5760立方米每秒,沭阳最大行洪流量6900立方米每秒,超过设计流量900立方米每秒,相应洪水位10.76米,为新沂河建成后的最高值。

是年,沂沭河大洪水侵袭江苏,由于抗御措施得当,避免了黄墩湖地区滞洪,保住了主要堤防安全。但外洪内涝夹击,全省受灾面积仍达1968万亩,成灾面积830万亩。其中沂沭河流域受灾面积834.47万亩,成灾面积355.45万亩,受灾人口340万人。

(十) 1983年南洪北涝

6~7月间,长江中下游地区发生大洪水。7月18日起,苏北地区出现大雨涝。

6月19日至7月18日梅雨期间,长江流域和苏南地区发生三次大范围暴雨,一个月降雨量200~400毫米,长江中下游和皖南、浙西山丘区雨量达500~600毫米,暴雨中心南陵904.8毫米,长江干流连续出现3次洪峰。7月19日大通最大流量达72600立方米每秒。南京、镇江7月13日最高潮位分别为9.99米和8.30米。青弋江、水阳江出现超历史大洪水,固城湖高淳7月15日最高水位12.57米,为历史最高记录。太湖西山、滁河晓桥和秦淮河东山最高水位分别为4.43米、11.50米和9.83米。江苏沿江、苏南河湖以及滁河堤防全线受高水位袭击,有1000万亩农田处于洪水包围之中,沿江城市不少民房被淹,一些工厂停产,沿江码头、铁路、公路受到洪水严重威胁。7月13日江宁县龙潭圩堤决口,淹地1.04万亩,洪水直达沪宁铁路,龙潭段有1公里铁路路基浸泡在洪水之中。7月14日南京市郊大厂区长芦圩滁河支流岳子河堤决口,淹没1.75万亩。经抢堵分别于19日、20日堵闭合龙。江苏长江、太湖流域受灾面积284.49万亩,成灾135.14万亩,死亡25人,倒房4.64万间。南京通往芜湖、郎溪、合肥、乌江和镇江通往江阴的5条公路干线一度中断,高淳县19条公路只有2条能正常通车。

7月18日起,副热带高压增强,雨区北移,淮北和里下河北部地区连续暴雨。18~25日降雨有19个县(市)33600多平方公里雨量超过200毫米,其中徐州市区、邳县、铜山、淮阴、泗阳、宿迁、沭阳、灌南、涟水、滨海、阜宁、射阳等12个市、县超过300毫米,暴雨中心涟水、阜宁县超过400毫米。雨区内河道水位猛涨,渠北和淮西等地五六百万亩农田受淹严重。骆马湖以上又有9亿立方米洪水下注,形成洪涝夹击。里下河兴化水位涨至2.11米。徐州、淮阴、盐城和连云港4市有1100多万亩农田受涝,部分城镇民房进水,少数工厂受淹。

1983年全省农田受灾面积1540万亩,成灾面积1206万亩,破圩301个,淹没农田89.4万亩,冲毁堤防969处,长7.2万米,冲毁桥梁685座、涵洞758座、电灌站31座,倒塌房屋47.13万间,死亡158人,伤2158人。城市居民受淹房屋4323户,7654间,进水的工厂、仓库、商店90个,沉船56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