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水 情 调 度

为充分发挥水利设施效益,按照江苏“大引、大排、大调度”的治水战略思想,制定蓄、引、提、调的水情调度方案。根据历年水情特性和农作物生长季节以及航运等要求,全年水情调度划分为4个阶段。第一阶段从上年10月到次年2月的枯水期间,重点做好河、湖、库的蓄水、保水。第二阶段,从3~5月的桃汛期间,做好两手准备、两种安排,既防御大桃汛的危害,又注意桃汛来水少或不出现桃汛,控制使用河、湖、库的蓄水。第三阶段,6月份农灌用水高峰期间,一般年份常遇干旱,用水矛盾十分尖锐,需要大量引用外来水源补给灌溉和航运之用。第四阶段,7~9月主汛期,用水矛盾基本缓和,一般年份水源能得到保证,而防汛排涝成为调度重点。湖库蓄水位按汛期限制水位控制,留有调蓄库容,同时结合上中游来水情况和天气趋势,及时做好预降,后期又注意拦蓄尾水,使主要湖库在汛末达到计划兴利水位。个别大旱年份,汛期无汛,则充分利用沿江现有涵闸自流引江水及抽水站抽引江水,保秋熟作物用水;汛后及早制定补湖补库的抽水方案。

水情调度的权限,江、淮、沂沭泗及太湖各大流域跨省的洪水控制调度,由水利部及其流域机构负责;全省流域性河流的水情调度由省防汛办公室直接掌握,编制调度方案,报经省防指批准后,根据当地当时雨情、水情、工情情况,具体控制运用。一个地区(市)、一个县范围内的水情调度,在服从省统一调度的前提下,各自负责调度。

(一) 洪 涝 调 度

根据雨情、水情和工情的变化情况,不断提出洪涝调度方案,充分发挥工程的作用,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效益。建国初期,水利工程较少,一般只提出保证历史上近期出现的洪水位堤防不溃决的要求。之后随着工程的兴建,制定汛期洪涝具体调度方案,并逐步调整完善。1950年防汛抗灾中,提出淮河流域确保1931年洪水堤防不溃决;沂河确保河堤不溃决,注意排洪系统的整理,保证300万亩良田受益;长江确保1949年洪水江堤不溃决。1953、1954年根据工情,提出:淮河水系的保证任务是洪泽湖大堤高良涧闸上(1954年为蒋坝)水位15.32米,里运河高邮湖水位9.46米,灌溉总渠保证安全行洪700立方米每秒,骆马湖堤保证水位22.92米,皂河闸安全行洪650~700立方米每秒;长江历年最高洪水位和8级台风不出险;苏北南通、盐城海堤下明闸最高潮位4.4米和8级台风,苏南海塘遇1949年最高洪水位及10级台风不决口;太湖流域瓜泾口水位4米和10级台风不溃决。同时还制定三河闸、高良涧闸和沿海各闸的控制运用办法,并规定淮河归江各坝的拆堵原则。沂沭泗地区1953年确定黄墩湖为非常滞洪水库,在骆马湖水位超过22.5米时,由预留的滞洪缺口漫水入黄墩湖,1954年改为22.7米时才能放水入黄墩湖。在1954年7月间汛情紧张时,省委、省政府全面研究分析当时的雨情、水情的发展,特别是有关长江、淮河情况,及时提出了对有关铁路交通、城市、工厂安全的江、港堤和关系到苏北千百万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洪泽湖大堤、里运河东堤、灌溉总渠南堤及高良涧闸、三河闸等,要求在任何情况下确保安全。1955年以后,随着水利建设的发展,抗洪保证任务进行相应调整。1957年洪泽湖大堤要求确保蒋坝水位15.5米和8级台风,里运河堤要求确保高邮湖水位9.46米和8级台风;长江南京和永利宁厂段保证1954年南京下关最高水位10.22米和8级台风;一般干堤,镇江以上保证1931年水位,争取1954年水位和8级台风,镇江以下1949年水位和8级台风;苏南海塘1949年型潮位和9~11级台风;苏北海堤1951年型潮位和8~9级台风;里下河兴化水位3米。同时拟定三河闸、高良涧闸控制运用办法,在特大洪水情况下,洪泽湖水位控制不超过16米,当湖水位涨至15米时,视上游水情预报经上级批准向渠北分洪。

60年代,随着水利设施的加强,各流域堤防确定了以历年最高洪水位作为最低保证任务。其中淮河流域的洪泽湖大堤,里运河堤仍要求在任何情况下确保安全。骆马湖大堤保证安全御洪水位23.5米(皂河闸水位),争取安全御洪水位24米,骆马湖以下新沂河保证安全行洪4500立方米每秒,中运河皂河以上安全行洪3000立方米每秒,皂河以下保证安全行洪1000立方米每秒。据此,制定工程控制运用原则。1965年、1966年淮河流域还要求在发生特大洪水情况下,三河闸泄洪11000立方米每秒,高良涧闸泄洪800立方米每秒,废黄河泄洪450立方米每秒;1965年还规定当洪泽湖水位达13米,应做好迁移淮沭河滩地居民和修筑淮沭河堤的民力动员等准备,当湖水位到达14米,上游有较大洪水出现时,突击修筑淮沭河堤防,创造分洪500立方米每秒的条件,在湖水位到14.5米时开始分洪。在具备了行洪500立方米每秒条件后,采取边行洪边筑堤,逐步增加分洪流量。洪泽湖沿湖圩堤当湖水位超过14.5米时,根据水情趋势,由省防指决定,有计划地破圩滞洪。当骆马湖水位达到23米时,根据预报,上游来量较大,湖水位仍有上涨趋势时,立即做好退守宿迁控制的准备,当湖水位达到23.5米,预报水位仍将继续上涨时,运用三角地带滞洪退守宿迁控制。在退守宿迁控制后,骆马湖水位达23.5米时,根据预报有超过24米趋势时,应即做好黄墩湖的滞洪淮备工作,在骆马湖水位达到24米以上,由省防指根据水情趋势决定滞洪。当发生内涝时,对黄墩湖、渠北及白马湖地区的洪涝矛盾也规定了处理原则。

70年代初期和中期,根据工程变化,对部分河道的防洪任务作了调整。1971年规定淮河入江水道发生1954年型洪水时行洪流量提高到12000立方米每秒,废黄河由于河床淤塞,行洪流量减少为350立方米每秒。骆马湖以下新沂河安全行洪流量提高到6000立方米每秒,骆马湖以上中运河提高到5000立方米每秒。1972年又提出在任何情况下,增加确保骆马湖大堤(宿迁控制)、新沂河大堤不出险。根据1974年处理沂沭河大水的经验及工程加固情况,1975年黄墩湖滞洪方案改为:当骆马湖水位达24.5米时,黄墩湖要做好滞洪准备,当水位达到25.5米时,如果上游继续来水,预报将超过26米时,由省决定滞洪。1976年提出骆马湖水位超过24.5米时,退守宿迁大控制。黄墩湖滞洪后,预报湖水位仍将超过26米时,要求山东省韩庄闸控制,确保宿迁大控制安全。骆马湖的其他调度方案不变。对淮河流域提出:当洪泽湖水位达到14米,预报湖水位将超过14.5米时,做好淮沭河分洪准备,并在湖水位达到14.5米和淮沂洪水不遭遇情况下,开始分淮入沂;如遇特大洪水,预报洪水位超过16米,则应采取进一步的分洪滞洪措施。沿江地区堤防要确保1954年和1974年型最高潮位不决堤,超过历史最大洪水时,水涨堤高。海堤在历史最高潮位和10级台风同时出现时,保证不出险。随着江都抽水站第一、二、三站的陆续建成,对江都站抽排里下河涝水的起抽水位,1973年规定:“在一般情况下,里下河兴化水位超过1.7米时,江都站就要开机排涝。”1975年又规定:“江都站排涝的起抽水位,按兴化水位涨至1.7米,并继续暴雨时,开机抽排。”

70年代后期到80年代,江都四站建成并陆续完成了大运河沿线的配套工程,淮沭河堤防标准逐步提高,水情调度方案增加了进行大范围跨流域调度的内容。1978年提出淮河如出现大洪水并与沂沭泗洪水不遭遇或沂河来水不大时,当洪泽湖水位超过14.5米,上游来水仍继续上涨,分淮入沂1000~3000立方米每秒。这一年水电部又批转淮委关于“淮河流域洪水调度意见”,对主要抽水站的洪水调度作了具体规定,解决了上下游洪水调度的矛盾。对江都站抽排里下河涝水的起抽水位,改为根据水情灵活掌握。提出滁河流域当汊河集水位达11.7米,上游来量继续增加时,沿河滞洪区要滞洪,滞洪后当预报水位继续上涨,将超过12.5米时,要有计划破津浦铁路下行线的铁路圩滞洪,确保铁路上行线安全。1980年起,将汊河集11.7米水位改为11.8米,其他不变。这一年又进一步明确提出,淮河流域在出现洪泽湖水位超过16米的特大洪水时,扩大入江、入海泄量,控制洪泽湖水位不超过17米,渠北分洪3000~5000立方米每秒。秦淮河遇1969年型洪水不破圩。太湖地区,太浦河开挖后1984年提出当太浦闸上游水位超过3.8米时,请中央防总统一调度,太浦闸开闸排水。1986年11月《江苏省淮河流域修订规划》中,提出“废黄河……因地势高,险工多,河道弯曲,土质沙,河床冲淤多变,极不稳定,扩大泄量技术上和经济上都不可行。只能作为排灌河道,不再行洪。”据此,废黄河不再行洪。

(二) 水资源调度

50年代,里下河地区农田灌溉由高良涧闸和三河闸放洪泽湖水进灌溉总渠和里运河,并通过沿里运河东堤、灌溉总渠各涵闸及通扬运河输入里下河。1954年由中共华东局决定洪泽湖灌溉蓄水位12.5米。沂南旱谷地区,在武障、龙沟河以西各河和盐河上筑临时土坝减少水量流失。苏南、沿江一带有水源地区加强涵闸的控制运用和通过提水工具以及浚深河沟引水,或筑坝拦潮蓄水灌溉。受卤潮威胁地区,打坝御卤蓄淡灌溉。

60年代,自流灌溉面积不断扩大,加强了灌区管理,制定了水量分配方案。微山湖地区用水按中共中央1960年4月9日批准的“江苏、山东两省微山湖地区水利问题的协议书”规定微山湖水量在南水北调前,上级湖曲房枢纽建成后,湖西江苏境内在蓄水位影响范围以内的20万亩农田,灌溉水源应由上级湖供水解决。两省在下级湖范围以内的灌溉区,当下级湖水位至32米时,为保证韩庄电厂用水及湖产需要,即不再引用微山湖水灌溉,以便使水位最枯时不低于31.5米。1962年水电部同意微山湖正常蓄水位32.5米。江都抽水站视旱情适时开机补水。沿江、里下河、太湖地区充分利用涵闸抢大潮纳长江水。1965年规定里下河插秧前兴化水位为1.2米。大中型水库逐个制定控制运用方案。

70年代,为适应淮北大面积旱改水的需要,在用水季节前的湖库蓄水位,按洪泽湖12.7米、骆马湖23米、石梁河水库24.5米控制。并制定了相应的水量分配方案,每年用水之前召开有关地区用水会议。1971年规定骆马湖水源按徐州、淮阴两地区各半分配,并成立管水小组执行。江都抽水站视水情适时开机抽水补给。1975年作出在雨季一过抓好洪水尾部拦蓄水量的安排。当洪泽湖水位降到12米,蚌埠闸又关闭、旱情继续发展时,沿里运河、灌溉总渠渠南自流灌区采取“砍尾巴”措施(即灌区尾部低田改为提水,用里下河水灌溉),江都站抽引江水供里运河和灌溉总渠自灌区高地灌溉,洪泽湖水全部供淮北地区。太湖湖西和通南高沙土地区充分利用现有抽水站抽江、湖、河水补塘、补库,必要时增加临时站抽水,通江河道通过清淤扩大灌溉引水量。

70年代后期到80年代,江都四站于1977年3月建成,京杭运河沿线配套工程逐步完善,具备了大范围跨流域调水的条件。干旱时,江都站抽水400立方米每秒北送,除保证淮安站抽水150~180立方米每秒,经斜河大引江闸送灌溉总渠50~70立方米每秒,其余水源由扬州市调度。洪泽湖水位12.5米以上,水源由省统一调度,12.5米以下,除送连云港20立方米每秒,蔷北地涵20~30立方米每秒和废黄河15~20立方米每秒外,其余由淮阴市调度使用。1982年4月8日省政府召开有关地区负责人的用水会议,对骆马湖用水作了调整,宿迁县原骆马湖灌区在保证调给淮水和江水的基础上,将骆马湖水给徐州地区使用(包括京杭运河和徐州电厂用水)。自作了上述规定后,每年都按此执行,不再召开分水会议。石梁河水库,由于库区受淹后涉及山东部分土地处理问题未解决,1983年蓄水位又回到按22.5米控制。1986年7月国务院国发(1986)78号批转水电部上报的《关于“七五”期间治淮问题的报告》,规定洪泽湖近期蓄水位为13米,防洪限制水位为12.5米,远景蓄水位将抬高到13.5米。南四湖水源分配自1982年起,按水电部1982年5月13日(82)水电水规字第28号文规定执行,规定“分水时以汛末(指9月30日)蓄水位为依据,上级湖以山东用水为主,当汛末蓄水位为34.5米时,江苏可引用水量1.5亿立方米,蓄水位低于34.5米时,江苏引用水量按比例相应减少。下级湖以江苏省用水为主,当汛末蓄水位为32.5米时,山东可引用水量1.5亿立方米,蓄水位低于32.5米时,山东引用水量按比例相应减少。9月30日以后入湖水量(包括引黄退水和湖内蒸发、渗漏等损失),不再重新分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