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1954年江淮大洪大涝

5月中旬起,由北向南连日暴雨,省政府5月中旬抽调干部90多人分赴重点地区检查。5月18~20日召开全省防汛防旱工作会议,部署1954年防汛防旱任务。从19日起,沿江和苏南地区连日阴雨,长江水位上涨。各地党政领导机关抽调大批干部,深入基层,发动群众,排涝抢险;并要求首先确保洪泽湖大堤、里运河堤,以及铁路交通和沿江重要工厂、仓库的安全。7月间,暴雨继续倾注,长江、淮河水位持续上涨,洼地积水成灾。在省委、省政府负责同志主持下,全面研究汛情和抗灾措施,提出“从最坏处打算,向最好处努力”的抗洪方针,对主要堤防,特别是洪泽湖大堤、里运河东堤、灌溉总渠南堤以及三河闸、高良涧闸,要求在任何情况下确保安全,并对人力物力作了相应部署,对难以确保的长江江心洲和部分圩堤,布置有计划地撤退群众。省委、省政府负责同志分赴重点地区领导干部群众抗灾。

(一) 抗御沿江、苏南洪涝

5月19日起,长江水位上涨,境内沿江南北和苏南地区连日阴雨,部分地区因雨量过多发生内涝。长江南京下关水位6月18日超过8.5米的警戒水位,7月13日突破1931年出现的历史最高水位9.29米,8月1日大通最大来量达92600立方米每秒,8月17日下关出现有记载以来最高水位10.22米。沿江数十万干部群众和解放军指战员在江堤上日夜加高培厚堤身。

5月下旬,扬州专区沿江各县堤防发现险段多处,专区和县的党、政负责人亲赴江堤领导防汛工作,大批民工上堤,加固江堤。7月26日又建立了长江防汛指挥部。江都县抽调干部20人分赴各区进行检查,每个涵洞做到有专人负责,及时启闭,已失去作用的予以堵闭,对险工隐患做好积土的准备,纠正无人负责的现象。

镇江地委5月20日召开紧急会议,部署抗灾斗争,抽调30多名机关干部组成9个工作组分赴灾区,地委领导分别到扬中、丹阳等县坐镇指挥抗灾,并决定沿江各县立即抢修江堤港堤,对已失去作用的涵洞、港汊予以堵闭。扬中县封堵港口93处,抢修江堤港堤,累计完成土方77万立方米,投入抽水机200余台,水车6795部。扬中猫沙港拦河堤裂缝漏水,有崩塌危险,民工惊慌失措之际,区委书记张国源、党支部书记丁盛根,毫不犹豫纵身下水,带领群众以身体挡住了缺口,经及时抢堵脱险。丹徒县委、县政府组织6万余人进行抗灾斗争,将沉漫的江心、世业、高桥三洲群众和物资安全转移到江南。丹阳县发动群众封堵港口20处,积极抢排,救出淹没稻田16.3万亩。

南京市江河防线长240余公里,有212公里江堤加高了2米,新筑二道防线临时性堤防30余公里。6月18日长江下关水位8.57米时,八卦洲小学附近圩子首先破圩。6月24日八卦洲七里乡泗新圩发现10米长的圩角向下坍塌,区乡组织400余人上去抢险,制住了坍塌。八卦洲、江心洲(当时分属六合、江宁两县)部分老弱妇孺由南京市政府派轮渡船协助及时撤到市区安置。南京城区7月1日、2日连降暴雨,两日雨量达133.6毫米,市内低洼地段遭水淹,有26447户居民家进水,一至六区(城墙以内以及下关区)淹水面积约11.32平方公里,积水最深达1.5米,道路损坏严重。淹水后城内部分房屋因浸泡过久,倒屋741间,城墙倒塌7处,中华门西城墙倒塌砸死15人,砸伤14人。7月22日,大校场机场在飞机和各项主要物资器材主动撤出后,因暴雨山洪,洪潮顶托,内圩决口,机场受淹。燕子矶化工厂圩子亦溃决。全市限期抢做二期工程,要求堤防子埝再加高50厘米,江堤普遍加做防浪设施。市负责干部分赴重点防区坐镇指挥,动员大批机关干部、工人和学生参加防汛,驻宁部队5000人直接担负险要工段的工程防护。7月26日,下关南京西站至挹江门间因积水太深,交通不便,沪宁线各次列车改在和平门停靠,向北去的列车在浦口发车,中山码头抢架浮桥接送旅客。在长江长时间持续高水位压力下,沿江的水厂、面粉厂、砖瓦厂等处堤堰出现渗漏、下沉和裂缝,有恒面粉厂靠江边地势低洼,江水从下水道倒灌,堤身一再发生险情。市工务局为阻止外水内浸,封堵了武庙闸、铜心管、武定门、琵琶湖等穿城墙涵闸。下关一带共堵下水道出水口60处,并处理八府塘等处大小涵闸、武定门城墙墙基漏洞等61处。为控制城内沟河水位,除加强东水关、西水关、铁窗棂、武定门等站抽水外,先后还在新民门、萨家湾、南伞港、石梁柱、惠民河等处安装临时抽水机25台1701马力(1251千瓦),使日抽水量达到92.71万立方米,还疏通养护主要明、暗排水沟20217米,使街道排水畅通,至7月底基本解决城区的淹没问题。

在长江大水的同时,青弋江、水阳江以及秦淮河、滁河流域亦发大水。水阳江洪水与长江倒灌洪水在安徽省宣城新河庄遭遇,固城湖、石臼湖高水位持续时间长达3个月。8月8日高淳县固城湖地区的相国圩在高水位下又遭大风袭击,情况危急,区长周德圩带领群众一起组成一道人墙,用身体当子埝防浪,站在水中坚持数小时,保住了圩子,但其他圩子基本淹没。石臼湖沿湖群众,在区乡干部的带领下积极抗灾。溧水县金坑圩6月24日大暴雨后出现决口,区乡干部下水与群众一起以人体挡水后进行抢堵,保住了圩子。后来,汛情发展,湖水位猛涨,8月22日石臼湖仓口最高水位达12.41米,沿湖圩田全部淹没。

秦淮河大水,大骆村最高水位10.15米,溧水县秦淮河沿岸倒、决圩堤10个,受灾农田13.69万亩,倒房1.23万间,死18人;江宁县受灾农田一度达68.4万亩,其中20.56万亩失收,损坏房屋3.74万间,死亡70人。

8月2日,在长江下关水位9.94米时,沙洲圩(当时属江宁县管辖)因秦淮河支流北河堤(白鹭村)上龙骨车排涝缺口填土不实而决口,初宽5米,内外水头差近5米,随即扩大为25米。次日凌晨零时电话报告市防汛指挥部请求支援,指挥部立即派负责人驱车前往,布置打桩裹头,保住缺口不再扩大。以后经省、市、县有关部门会同研究,决定采取打桩抛土袋的堵口方案。动员南京市建筑工人、运输工人、解放军及民工等经过三昼夜抢险,于8月5日堵住决口。在这次堵口中,有一位社员在黎明前抢打裹头桩时,被冲落水身亡。9月初,在长江水位涨到10.13米时,沙洲圩在第一次决口的南面白鹭闸又因漏水抢救不及于9月2日3时决口,当即再筹集器材,仍用原办法堵复,但因动作迟缓,人力、物力调度不及时,裹头亦未抓好,口门扩展到30多米,最后改用竹笼填土袋,三四相连,并用3分粗的麻绳系于对岸,至9日决口基本堵塞,但圩内外水位已持平。

滁河这一年上中游雨量大,山洪暴发,河水入江水位高于江水0.5米,洪水冲击使41公里江堤、170公里滁河堤受到毁灭性破坏,江、滁沿岸陆续沉圩。江浦县沿江除七星圩外,5个大圩皆破,沿滁河除刘康、草场、三合、张圩、陈南圩外尽破,北城圩(铁路圩)破圩进水,使津浦铁路减速行车20多天。

在面上抗洪救灾的同时,又展开一场保铁路通车的抗洪斗争。9月6日,由于江流冲刷及河势变化,龙潭大仙堂、新坝、焦洲圩等处江岸崩势加剧,并向南迅速发展,迫近堤脚。省防指、长江下游局、市建委、市工务局等部门及地方工程技术人员20余人自新坝沿江实地检查后,为保证铁路通车,决定采取除由地方发动3000名工人继续加固江堤及培修二道防线龙潭小河堤外,由铁路部门负责在龙潭三四股道间,抢筑子埝外戗1200米;同时在228号桥上游筑拦河坝,预防江堤一旦崩塌,江水不致立即进入龙潭车站,并经228号桥孔涌入铁路南侧的紧急措施。工程于7日开始,由铁路分局施工,12日完成。12日下午4时45分大仙堂崩江,江水当即冲向龙潭车站,228号新筑拦河坝也由于坝身断面不够,于13日下午22时左右崩溃,水头达1.5米以上。江水自桥孔涌入路基南侧向西直冲,228号桥(K277+801)至229号桥(K280+579)间南侧水位迅速上涨至路基面以上,并向北倒灌,路基受到冲刷,在K279+400附近形成60米长的坍线,228号桥在急流中也有冲垮可能。在省委统一领导下,立即由地方发动民工8000名自13日紧急抢修已成为第一道防线的龙潭小河西堤,铁路部门则负责抢修228号桥拦河坝挡水,并在228号桥至K279+240间路基两侧抛石护坡,用片石4200立方米,在已塌坡段打桩投片石防护,730名工人自14~17日日夜赶工,在省委规定的工期内完成任务。9月19日,栖霞山马廊圩附近江堤出险,主江堤距铁路仅300余米,万一崩溃,江水将直冲路基,有造成行车中断可能。市防指立即采取预防措施,将232号至233号桥间608米路基北侧全部用片石护砌,按9.3米标高修筑防漫子埝250米,在232号桥和河堤间三角地带按江堤标准加筑拦河坝,堵塞涵洞1座。加固232号桥东侧便民河堤,在232号桥北侧两翼堆砌防冲护岸片石110立方米。以上工程在20日下午调集沪宁线装卸工460人施工,至24日全部完成。9月24日下午3时南京地区突遭台风袭击,傍晚风力猛增,达8级以上,龙潭站路基浸水地段掀起高浪,防护工程几乎全遭破坏,路基被冲成锯齿形,深度4厘米,龙潭站四股道北面路基刷至钢轨下,股道不能使用。南京工务段再调集301名装卸工到龙潭及高资进行抢修。全体工人、干部用麻袋、草包盛石碴抢堵冲刷缺口,保证铁路交通不中断。25日,继续在K251及高资桥头间路边水面附近衬砌防浪片石,次日完成。由于栖霞、龙潭间马廊圩、三四段圩江岸崩塌仍然严重,江堤随时有倒塌可能,为维持铁路行车不间断,南京铁路分局按照省委指示,将路基K279至K282段全部用片石衬砌,28日晚调集装卸工402人,经过29日、30日两天抢修完成。

长江长时间高水位大流量行洪,使河势特别是狭段河势发生了变化,下关岸边形成深泓,严重威胁下关电厂的安全。10月份,浦口铁路轮渡栈桥上、下连续发生严重江岸崩坍,石油公司浦口储油所的码头栈桥原长131米,11月9日坍塌后只剩下24米。浦口火车轮渡码头岸壁被冲,木柱浮起。11月11日,发现13号码头固定栈桥桥端木柱离土上浮,使桥的前段下坍,活动引桥全部脱离下水,险情频频出现。经抛石抢护,共抛块石54400立方米,使险情暂趋缓和。国家水利、交通、铁道3个部立即派工作团来宁,经中、苏专家反复研究,决定在窄段沿岸兴建重型沉排护岸工程。经国务院批准,江苏省及南京市组建“浦口、下关抢险护岸工程指挥部”实施。1954年底筹备,1955年2月开始沉排,1957年完成。

太湖地区,5~9月太湖流域面平均降雨量达1160毫米,其中5~7月降雨量为938毫米,占5~9月降雨量的81%。河、湖水位居高不下,太湖瓜泾口最高水位达4.62米,超过3.5米警戒水位达108天。由于长江大水,潮水顶托,当时沿江口门很少有闸控制,江潮水倒灌,江湖并涨,堤防几年来虽有改善,但标准较低,沿湖小圩到处溃决,河湖不分,湖田难辨。

位于太湖下游的苏州专区,地势低洼,排而复涝,涝而复排。苏州地委、专署在6月20日大雨后,就专门布置,强调以防汛排涝为中心。6月28日大雨之后,各地内河水位超过民国20年(1931年)洪水位,苏州全区受涝面积骤增到133万亩。地委分别不同地区提出不同的防汛要求:沿江抢修江堤海塘,确保江防安全;内河圩堤加高加固,凡险要地段都做好防浪护坡和抢险的准备工作;半高田加高与新做的圩岸,要求水涨圩高,与水争地。并提出抢时间排除积水,抢莳秧等行动口号。7月下旬水位达到了最高记录,受涝面积达255万亩。低田地区抓住保圩主要环节,进行抗灾。苏州市郊区地势低洼,市里提出“水涨堤高,保持圩堤离水一尺”的口号,在部队、机关、工厂、学校等人力、物力的支持下,大小329条圩堤经日夜加高夯实,将小圩连为大圩,险要圩堤日夜巡逻,加做桩工,及时堵塞漏洞,使圩堤始终巩固在离水面33厘米的位置上,出现的多次较大决堤,都及时抢救脱险。一些受水威胁的工厂一般都采取筑坝、装置抽水设备等措施,基本保证了汛期生产任务的完成和安全生产。但也有一些单位,因对雨涝估计不足,水位陡涨,措手不及,工厂内部一度出现积水,造成一定损失。国营商业系统,对位于城外地势较低,汛期受威胁较大的食品、盐业、油脂专卖、花纱布公司等几个仓库进行全面排队,分别不同水位情况作出相应的预防措施,并先后建立了基层防汛组织,未发生较大的事故。苏州市区,在高水位时有4052户民宅被淹,最深积水达1.7米,一般在33厘米左右,尤以西南区棚户集居地更为严重。区政府组织动员受淹户和险房户迁移,并通过政府帮助和群众互助方式对迁移户妥善安置,解决了住房困难。

为确保太湖地区安全,省委派镇江地区副专员带一个警卫连,在东坝的石坝上垒起6层盛土麻袋,日夜武装守护,以防止固城湖洪水冲入太湖地区,加重灾害。

(二) 淮河抗洪斗争

为适应淮河下游防汛斗争需要,除苏北5个专区分别成立专区防汛指挥部外,省还成立省淮河下游防汛指挥部、洪泽湖大堤防汛指挥部、运河防汛指挥部、灌溉总渠防洪工程办事处和皂河防汛指挥所,直属省防汛防旱指挥部领导。7月4日淮河洪水到达洪泽湖,湖水位上涨,省洪泽湖大堤防汛指挥部根据省防指指示,运用三河闸、高良涧闸预降。6月,三河闸全部开启泄洪,同时拆除归江河道各坝。随着湖水位上涨,三河闸泄量逐步增大,至7月25日泄洪达7400立方米每秒,洪泽湖水位仍在上涨。为确保洪泽湖大堤的安全,曾提出必要时利用总渠以北地区临时分洪的预备方案,经省委、省政府慎重研究,决定扩大三河闸泄量措施,不考虑分洪。但这时长江水位亦不断增涨,江水顶托,加上入江水道上人工开挖的归江各坝残留的坝埂以及高邮湖、邵伯湖中的屋基、庄台、圩埂等阻水障碍仍影响入江泄量,为清除这些阻水障碍,省调用5艘挖泥机船浚挖,花了10天时间,清除了各坝坝基等障碍。随后又将挖泥机船调到六闸以下开挖茶庵、宝禅墩等阻水障碍,对水上部分的圩埂及草滩仍采用人工开挖、割草、锯树等办法,加大入江泄量。随着淮河汛情的发展,高邮湖水位8月3日涨至8.9米,直接影响里运河东堤安全,为加速排水,降低湖水位,省决定在瓦窑铺附近,新河与壁虎坝之间,开挖3条引河,并在瓦窑铺附近做切滩工程,采用挖泥机船、炸药爆炸和人工开挖相结合进行施工。原有的5条挖泥机船不够用,又向上海疏浚队急调海龙、海虎、海鲲3条大挖泥机船,通过清障增加了入江泄量,仅3条引河增加流量445立方米每秒。高邮湖水势平稳后,为使洪水早日下泄,争取沿湖湖田退水种麦,以人工和原有挖泥机船,继续清除芦柴、蒿草、圩埂等阻水障碍,开挖断头湖港,沟通各湖行水路线。三河闸泄洪量随着湖水位的上涨不断增加,8月1日闸上水位达14米,过闸流量达10200立方米每秒,洪泽湖水位还在上涨。为安全起见,8月2日8时,三河闸开始有控制的下泄,最大泄量在8月6日达10700立方米每秒,比原设计增加2700立方米每秒,避免了渠北分洪的损失。这时高邮湖水位已达9.1米,为确保里运河堤防安全,又对三河闸进行控制,泄量逐步减少到8000立方米每秒,以使三河闸下注量与入江泄量相当,使高邮湖水位不超过9.2米。后因三河闸下游引河波浪很大,下游拦河坝被浪击坍塌严重,为保护拦河坝安全,三河闸闸门又适当提高,使高邮湖水位又开始缓涨,8月25日最高达9.38米。在入江水道大流量行洪期间,为稳住高邮湖水位,省、地委决定放弃运西湖区部分洼地,扩大滞洪面积。淮阴地委从专区机关及有关县直机关抽出大批干部,集中大批船只和车辆到白马湖地区把那里的33011户15.5多万名群众以及粮食、牲畜、衣物、农具等转移到安全地带,妥善安置。

高良涧闸7月29日起超标准运行,8月16日闸上最高水位15.24米,最大泄量9月12日达803立方米每秒,超过设计103立方米每秒。当洪泽湖水位上涨到14米左右时,闸身剧烈颤抖,经对闸的设计进行核算,遇更高水位有滑动可能。据此省防指决定,立即采取在闸顶公路桥上加压钢轨增加闸上重量和在闸下筑束水坝一道的紧急措施,以策闸身安全。在中央和有关部门大力支持下,迅速从上海、杭州、广州等地调来钢轨2000多吨,当闸上加到700吨钢轨时,无法再加,又从当地和外地调来块石14万吨、麻袋42万只、草包66.7万只,在下游300米处筑束水坝一道,抬高闸下水位,以增强闸身稳定。

洪泽湖大堤除汛前检查发现条石墙倾斜、裂缝、错动、臌肚等现象90余处,找出隐患进行处理外,在淮河洪水到来之际,沿洪泽湖大堤架设了通讯线路和照明线路。7月间,随着淮河汛情的发展,大堤背水坡发现渗漏多处,洪泽湖大堤指挥部从7月28日起组织干部、工人、民工2.3万多人突击加固,主要地段铺设运土轻便铁轨,重点加固三河至蒋坝及高良涧以北的堤段,还抽调测量队和钻探队对洪泽湖大堤进行测量和钻探险工隐患情况。对堤身高度不足与险工地段,进行重点加高培厚,一般地段采取积土措施。对历史遗留下来的信、智、礼3个减水坝,按废坝还堤的原则,采取重点加固措施。石工部分,发现倾斜、臌肚、底脚空虚等工段,采取抛石戗和积石备料;对裂缝脱浆的,采取水泥浆勾缝,开沟导流,加做反滤层;对獾洞进行翻筑等措施。由于时间紧迫,采取边设防、边检查、边抢修,夜以继日的施工,有效地增强了大堤御洪能力。8月15日洪泽湖水位处于高峰期间,又遭遇大风袭击,洪泽湖大堤在五里牌处突然出现严重渗漏,形势十分危急,在场民工冒着生命危险下水堵塞,幸免出险。8月25日又遭受台风巨浪冲击,洪泽湖大堤的头河坝、黄罡寺,王大桥等处石工墙各被大风拔掉两块条石,蒋坝石工头块石护坡工程被风浪打掉3平方米,均由民工立即抢修脱险,附近群众也赶到堤上,筑起一道柳枝防浪“长城”,保住了大堤。

灌溉总渠堤防经过泄洪和连续暴雨袭击,堤身出现洇潮、脱坡、撕缝、跌塘等现象,沿线即组织2万多民工守护堤防。7月16日暴雨后,发现有大小跌塘3350个,塌坡570多处、堤坡洇潮长度15公里。省防指接到险情报告后决定立即加固,经过连夜赶修、加固,没有出险。淮河洪水续涨,形势紧张,省委、省政府决定立即突击加固灌溉总渠堤防,于7月下旬成立灌溉总渠防洪工程办事处,盐城、淮阴、扬州专区分别成立防洪工程指挥部和13个县的灌溉总渠防洪工程总队部,动员25.8万多人,8月2日到工,经10多天的紧张施工,完成灌溉总渠南堤全面加固,北堤重点加固。由于抢险加固及时,保障了行洪安全。

里运河堤在洪水到来之前,为确保防御台风安全,增大堤防御洪防浪强度,从界首到邵伯沿西堤堤顶上抢筑高宽各1米一道块石子埝,并在西堤临湖坡下沿湖边布设一道柳石枕和柴枕,并加做长4.3万多米的挂柳措施,以防风浪,效果很好,群众称为“柳石长城”。在运河东堤13处坐弯迎溜险段,插桩关枕,防止撕脱;在渗径长度不足的堤段开沟导渗,滤混引清,做引水沟长15400多米;对东堤上的旧式涵闸,洞身太短、渗漏严重而且洞(闸)身两侧的断面较小,御水强度不够的,采取以土包堵塞,并加做内外戗,有的还在闸(洞)下游加筑月堤,以增强闸身稳定安全。对闸顶偏低,抵御不住这次淮河大水的邵伯闸,采取突击加筑一道御洪坝,以防淮水漫溢。对高邮县境内的五里、新坝、车逻三座归海坝险段,为防止高水位时坝身滑动,在坝的背水坡各筑一道月堤,控制成二级水位,以策老坝安全。8月25日正值高邮湖水位达最高值时,午夜又遭8级大风袭击,高邮湖2米高的浪头冲向西堤,坐弯迎溜的险段上护堤防浪柳排、树棍被巨浪打断,铅丝被浪头绞断,树头流走,情势危急,守卫在西堤的抗洪大军纷纷跳入水中,以身挡浪,干部、民工在湖水中扣柳排,与巨浪夺树头。在风狂流急难以立足情况下,用绳子扣在腰间,连在石堰的树桩上,排成“人桩”,20余万防洪大军一次又一次战胜洪水和恶浪,一直坚持到风息雨停,保住了里运河大堤。

在抗洪斗争中,中央和省政府先后拨出防汛经费1900余万元。水利部和华东农林水利局先后从东北、上海调拨草包150万条,铁道部从上海、广州、杭州等地调运钢轨2000多吨支援高良涧闸加固。华东财委及时调派挖泥机船和拖轮协助清除入江水道行洪障碍,抢运防汛器材。淮委从安徽、山东调来大批块石,支援洪泽湖大堤和里运河堤防的加固。经过干部群众日夜奋战,解放军的支援和各部门协作配合,确保了洪泽湖、里运河大堤和里下河地区的安全,避免了1931年惨剧重现,取得抗洪斗争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