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1966年抗旱

1966年江淮并枯,夏旱接秋旱,严重干旱波及全省。全省出动1000多万人抢做抗旱工程,挖河撩浅,打井挖塘,共做土石方2000多万立方米。镇六山区,辟山开渠,建成600多个临时翻水站,翻引江水和水库底水灌溉。镇江专区出动上百万人,架起6万多部水车,疏通河道,引水抗旱。秦淮河流域山区群众,用水车接龙翻水,把四五十公里外的江水翻上山灌溉,武定门临时翻水站装机170多台套4412千瓦,仅用10多天时间抢建好,于10月16日建成投入翻水。沿海和淮北平原在河底挖河、塘底挖塘、井下打井,“三车”一齐上阵抢救禾苗。丘陵山区群众用7道、8道、10多道水车,把河库水翻上山冈。盱眙县清水坝地区群众用六七天时间抢做相当几个月工程量的抗旱工程,8级翻水把洪泽湖水抽上山,救活了4万多亩水稻。

在抗旱紧张时,省、地、县组织检查组到第一线指挥抗旱。赣榆县北部5个公社旱情严重,水源即将断绝时刻,各级领导深入各地与群众商量,作出了南水北调翻水抗旱的决策,组织1万多名群众,突击4天4夜,完成20多公里长的渠道,把石梁河水库水引到北部山区。

沿江地区37座主要涵闸,5~9月引进江水50多亿立方米,其中江都闸自流引江水13.3亿立方米,江都抽水站5月26日开机,至年底共抽水20亿立方米抗旱,保证了沿运140万亩水稻等抗旱用水。洪泽湖、骆马湖的蓄水供淮北300多万亩水稻抗旱。丘陵山区46座大中型水库,在大用水季节开始前比上年多蓄水3亿多立方米,对保证山区水稻栽插有很大作用。高亢地区2万多眼井,井水浇灌的旱作物,一般增产3~5成。全省100多万马力(73万多千瓦)机电抽水设备,日夜运转,灌溉3300万亩农作物。

在抗旱斗争中,出现很多的感人情景。高邮县将高邮湖水放入邵伯湖,支援下游70万亩水稻抗旱。仪征县大仪公社燕塘生产队,自己用7道水车抗旱,把电灌站抽水让给邻队。句容县天王公社许家生产队,自已宁愿用机器抽水,把塘里蓄水让给毗邻的官塘生产队,官塘生产队又把塘水让给旱情更严重的落水桥生产队。

各行各业大力支援抗旱。城市工矿企业、基建工地调集和突击生产6万马力(4.4万千瓦)抽水机和1400多台水泵支援抗旱。人民解放军紧急出动支援抗旱,有的部队把鱼池的水放给生产队;有的抽出技术人员,组成抗旱器材修理队,到田头巡回修理。商业、供销部门及时供应抗旱物资,到抗旱第一线服务。交通部门组织车船日夜抢运抗旱物资,卫生部门到抗旱工地巡回医疗。

经过各种措施,太湖、里下河地区始终保持正常灌溉水位,沿海挡御了卤水倒灌,江水供给了南到茅山地区,北到灌溉总渠,纵横二百多公里的广大地区。全省受旱农田减少到1067万亩,实际成灾面积只有316万亩。旱情较严重的镇江地区粮食产量还超过了历史最高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