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八五”期间专题选辑

(一) “八五”(1991~1995年)期间水利工作

“八五”第一年,即1991年,江淮流域发生特大洪涝灾害,出现了江淮并涨的严重汛情和险情,使全省直接经济损失达237.6亿元,仅苏、锡、常三市就达100亿元。面对特大的洪涝灾害,省委、省政府组织全省广大人民群众进行了防洪抗灾的斗争,把灾害造成的损失降低到了最小程度。大灾过后,国务院作出了《关于进一步治理淮河和太湖的决定》,根据这一决定,省委、省政府提出了“大灾后反思,反思后大干”的口号,经过认真调查研究,提出了“八五”期间以治淮治太为重点的水利建设规划。治淮方面主要老三项工程,即:入江水道加固、分淮入沂续建、洪泽湖大堤防洪抗震加固。还有洪泽湖周边治理、里下河四港整治,开挖怀洪新河。此外,还实施沂沭泗洪水东调南下工程,并争取在“八五”末上马淮河入海水道工程。太湖方面有五大工程:太浦河、望虞河、环太湖大堤、武澄锡引排和湖西引排。通过全省上下各有关方面的努力,到1995年底,除入海水道工程尚未实施外,其他工程按计划陆续上马,有的已开始发挥效益。治淮老三项进入扫尾阶段,怀洪新河和沂沭泗洪水东调南下工程已开工建设。治太工程望虞河、太浦河全线贯通,打开了太湖洪水出路;环太湖控制线基本形成;建成了魏村枢纽主体工程;白屈港工程也按计划实施。此外,通榆河工程完成了射北段总工程量的47%,泰州引江河一期工程在1995年11月25日开工试挖;加固了一些病险涵闸,开展了江河湖海及圩区堤防达标活动;农田水利工程建设方面,除继续推广苏南高标准农田水利建设外,又重点推广淮北重点地区中低产农田改造工程。

“八五”期间的治水高潮与前几个五年计划时期的治水活动相比,有几个显著的特点:

一是走出了“水利为社会,社会办水利”的新路子,水利投入大大增加。按照制定的治淮治太规划,中央投入38亿元,地方需配套18亿元。光靠省和地方各级财政出这笔资金有相当大的困难。为解决资金来源,省政府除规定各级可用财力的2%~4%用于水利建设外,组织有关部门进行了认真的调查研究,在此基础上出台了征收防洪保安资金和农业重点开发建设资金的政策,规定在全省范围内凡有生产、经营收入的各类企业、城镇个体工商户和有固定工资收入的在职职工,除符合免征条件外,都要按规定缴纳防洪保安资金。具体征收标准为:商业、外贸、供销、物资等流通企业,按上年销售收入的1‰征收;旅游服务业按上年营业收入1‰征收;工交企业按上年末固定资产原值的2‰征收;建筑安装企业按上年工程结算收入2‰征收;银行部门按上年利息收入的2‰征收;保险部门按上年财产保险费收入的1‰征收;各类信托投资公司按上年业务收入的2‰征收;个体工商户和私营企业,从事工交生产的按工交企业征收标准征收,其余按上年销售收入(或营业收入)的2‰征收;城镇定量户口中有固定收入的在职职工,每人每年一次交纳10元防洪保安资金,乡镇企业职工在每人每年10元标准内参照执行。这一政策出台以后,全省每年征收“两金”总额达5亿至6亿元,从而保证了治淮治太和省重点工程建设的顺利进行。同时也为全国建立“水利为社会,社会办水利”投资渠道探索出一条新路子。

二是水利改革有所突破。“八五”期间是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逐步建立和完善时期,在长期计划经济体制下的水利行业如何适应新形势的要求,取得新的发展,是一个新的课题。在此期间,我省水利行业注意改变计划经济条件下的思维方式和运行模式,积极按照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要求求生存、求发展。除了改变投入机制,建立多元化、多层次、多渠道的水利投入机制外,还建立了水利有偿服务机制,如在已开征水利工程水费基础上,开征了水资源费以及其他政策性收费,发展生产经营业务等;建立了“建设、管理、开发、经营、服务”一体化机制,按“五位一体”的要求,统筹安排主体工程和开发、经营、服务项目,分步实施;建立激励竞争机制,在建设中推行招投标制,实行监理制度,在机关和水利企事业中突破用人用工及分配上的旧模式,开展市县水利先进单位评比竞赛,激励创优争先。在建立上述四个机制的基础上,1993年又提出建立“四大体系”的改革方略。在水利部提出“五大体系”的方案之后,又及时把“四大体系”融入“五大体系”之中,深入组织实施。

三是水利经济有了长足的进步。根据“防洪保安为主,洪涝旱渍兼治,发展水利经济,创建基础产业”的指导思想,“八五”期间,全省水利行业开始把水利作为一个产业来办,坚持一手抓水利基础设施建设,一手抓发展水利经济,并制定了水利经济的发展路数:全力依托行业优势,大力发展一、三产业,调整提高第二产业,深度开发水土资源,不断兴建具有直接经济效益工程,强化规费征收力度,确保经济稳中有进。根据这一思想,全省水利系统一方面突破全社会喝“大锅水”的传统积习,按市场经济规律的方向和价值规律,进行了三次水价改革,水费征收额逐年上升。同时开征了水资源费、采砂管理费等其他政策性收费。各地还大力发展乡镇供水,到1995年,全省已建供水实体59处,日供水能力达28万吨。另一方面多层次、全方位发展水利综合经营,到1995年,全省水利系统组建大型企业集团13个,创办各类水利企业和经济实体5800多家,其中三资企业57家。综合经营总收入从1991年的16亿元提高到1994年的70亿元,1995年突破100亿元。有三分之一的县(市)水利综合经营总收入超过亿元。

四是不断改进行业精神面貌。一方面由于水利的地位不断提高,水利引起了全社会的广泛关注;一方面,水利行业管理得到加强。在此期间,省人大常委会颁发了《江苏省水资源管理条例》和《江苏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土保持法〉办法》;省政府颁发了第三次水费改革的《江苏省水利工程水费核订、计收和管理办法》、《关于进一步加强水利工作的决定》和转发省水利厅制订的《江苏省〈水政监察组织暨工作章程(试行)〉实施细则》。省水利厅还草拟了《江苏省河道管理实施办法(草案)》报请省政府审定,使水利管理逐步走上依法治水、依法管水的轨道。同时,提出了“行业脱贫,职工致富”的口号,大力发展水利经济,壮大行业实力,行业贫穷、队伍不稳的状况正在发生根本的改变。全省水利行业办公、生活条件以及职工福利待遇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另外,全省水利行业的精神文明建设也取得了很大的成绩,水利行业正在向全社会展示自己的新风采和新形象。

(二) 1991年淮河及太湖地区大洪大涝纪实

1991年江苏又遭受一次大洪涝灾害。特点是:梅雨早、雨量大、范围广。太湖、里下河、滁河、秦淮河出现了百年少遇的特大洪涝。六、七月份,全省人民经历了两个月的抗洪排涝斗争。全省大江、大河、水库安全无恙。但由于雨量大,水位超历史,太湖及里下河地区受灾严重。

是年6月底到7月上、中旬,雨区主要集中在沿江和太湖、里下河地区。18天内连续发生5次大暴雨过程。5月21日至7月15日的56天内,淮河以南总雨量达800至1300毫米,是常年同期雨量的4至6倍,超过了清光绪七年(1881年)有记录以来的民国10年(1921年)、民国20年和1954年三个特大洪水年份的同期雨量,全省64个县(市)中,有36个县(市)雨量超过800毫米。

在特大暴雨侵袭下,淮河以南地区河湖水位猛涨,大部分超过历史最高记录。太湖最高水位7月14日高达4.79米,超过1954年最高水位0.17米。里下河兴化水位7月15日达到3.34米,超过1954年水位0.26米。滁河晓桥水位6月14日和7月10日分别达到12.33米和12.63米,超过历史最高水位0.26米和0.56米。洪泽湖在采取“南下、东调、北分”的调度措施后,7月17日最高水位仍达14.06米,是建国以来仅次于1954年的第二个高水位。

全省在大暴雨的猛袭下,江苏省委、省政府及时进行抗洪抢险部署,决定把防汛作为当前压倒一切的中心任务,全党动手、全民动员。全省各级党政领导和人大、政协、纪委负责同志,亲临第一线,组织和带领群众实地指导抗灾。党中央、国务院十分重视。江泽民总书记、李鹏总理、田纪云副总理,在7月上旬到7月20日半个月内先后来江苏灾区视察,指导防洪救灾工作,极大地鼓舞了全省人民的抗灾斗志。中国人民解放军江苏省军区的广大指战员,承担急、难、险的关键任务,作出了突出贡献。驻江苏部队共出动12万人次,民兵324万人次,动用车辆28000台次,舟艇104艘次,飞机12架次,共抢救转移群众75万人次,抢运物资51万吨,加固堤坝1300余公里,抢收小麦11万亩。一方有难八方支持,全国各地区有关部门,及时调拨物资和资金全力支援。从内地各族人民到港、澳、台同胞和海外侨胞,以及许多国家政府和国际友好人士向灾区群众损款捐物。据不完全统计,江苏收到国内外捐款2.2亿元,物资5万吨折资1.15亿元。

1991年特大洪涝灾害具有两个显著特点:一是发生在关键时期,夏熟正值三麦黄熟、油菜登场之时,秋熟处于水稻栽插之际,反复遭灾。二是发生在经济比较发达的苏、锡、常地区和商品粮重要基地的里下河地区。有人称作“苏南漂了一个钱庄,苏北淹了一个粮仓”。

农业方面,全省夏熟粮油面积5108万亩,严重受灾1730万亩,绝收130万亩,损失三麦20亿公斤。秋熟作物受灾面积3389万亩。全省28个城市中有22个城市受淹,其中11个省辖市有8个城市新城区受淹面积在10%以上,苏州市达49%。工商、企业(含村办企业)受淹4.2万家,停产、半停产企业3.24万家。城乡有78万户居民住宅进水,倒塌房屋70万间,受损89万间,有18721个村庄被洪水包围,死亡307人,紧急转移安置灾民436万人。12条国道、干道公路时有中断。苏南内河航运基本停运,津浦铁路下行线晓桥段一度中断58小时。全省水利设施共毁坏桥、涵、闸、站3.9万座,破漫圩子3136个,圩堤出险4560多公里。流域性堤防出现不同程度险情的长500多公里。

(三) 1994年特大干旱纪实

1994年大旱是从4月下旬开始的。4月下旬至6月下旬的60天内,江苏淮北地区,累计面平均降雨量仅98毫米,比常年少5成左右。6月下旬,这一地区沟河基本干涸,井水位下降8至10米,机电井抽水量日渐减少,使150万亩旱作物无法播种,200万亩在田作物凋萎,水稻栽插遭受严重影响,50万人饮水发生困难。7月上旬,由于梅雨期雨量少,湖库水源基本未得到补给,洪泽湖、骆马湖、微山湖水位均已接近或低于死水位,46座大中型水库比常年少蓄水4至5成,70%以上的小水库及塘坝干涸。丘陵山区和沿海垦区旱作物大面积受旱。8月中旬,全省农田受旱达3103万亩,有355万人、155万头牲畜饮水发生困难。丘陵山区新栽的果茶桑苗大面积枯死,秋茶、秋桑基本无收。徐州、淮阴等地航运交通和电厂发电,以及一些企业因缺水,生产受到影响,有的甚至停产。8月下旬,受三次台风外围影响,全省大部分地区降雨量在100毫米左右,旱情基本得到缓解。由于降雨时空分布不均,丘陵山区旱情并未解除,一直延到汛后。但淮河上中游和江苏淮北地区雨后未产生大的径流,洪泽湖和淮河以南大部分水库蓄水严重不足,影响到1995年灌溉用水。

1994年干旱成因,主要有四个方面:一是降雨量少。自4月下旬到8月25日全省降雨较常年少4至5成,特别是6月下旬梅雨期间,降雨量仅20至40毫米,比常年梅雨量少8至9成。灌溉高峰期间的6月21日至8月25日,全省降雨量比常年同期少4至6.6成。同时降雨多呈雷阵雨形式,地区分布极不均匀,产生不了大的径流,湖库水源长期得不到补给。二是高温持续时间长。4月底最高气温突破30℃。5月份气温超过30℃的天数有4至11天,月平均气温比常年高2至3℃,为1905年有记载以来的最高值。由于受西太平洋副高控制,从6月底开始,全省出现了大范围、长时间的高温天气。以南京为例,35℃以上高温长达33天,仅次于1978年的35天和1966年的36天。三是上游来水少。7月初开始,长江干流大通来量一直在4万立方米每秒左右,比常年少1万立方米每秒,沿江潮位较常年低0.5至0.8米,致使沿江地区引水量不足。里下河地区的阜宁、盐城、建湖和沿海垦区的大丰水位降至大旱的1978年最低水位以下,不少河沟干涸,机泵吊空。淮河干流蚌埠闸7月8日起断流,洪泽湖水位跌到死水位以下一个多月。四是淮河上中游污水下泄。从7月20日凌晨起,蚌埠闸开闸排泄污水2亿立方米,形成该闸以下至洪泽湖130公里长的污水带。由于污水量大、浓度高、处理难,加之洪泽湖在死水位以下,大量污水排入,水质恶化,超过国家地面水五类水质标准,造成淮河下游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污染。淮河干流和盱眙县城有22万人生活用水极度困难。盱眙县自来水厂自7月28日至9月20日停止供水55天。石梁河水库也因山东临沭县向水库排污,水质遭到污染而不能饮用。

面对特大干旱的严重性,各级党委和政府对抗旱工作十分重视。国务院委派水利、环保等部门的领导来江苏淮河、洪泽湖视察污染情况、现场指导抗旱,研究对策。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也派工作组到江苏检查指导。省委、省政府从5月份起多次召开会议,研究部署抗旱工作。7月下旬,省委书记、省长陈焕友主持召开全省抗旱工作紧急会议进行部署。要求全省各级各部门树立抗大旱、长期抗旱的思想,坚持抗旱保生活、保航运、保发电、保农田作物,全力夺取抗灾斗争的胜利。8月4日,省委、省政府又召开市委书记、市长会议,进一步部署抗旱工作,并派出由各部、委、办、厅(局)领导带11个工作组,分赴各市现场办公,进行检查指导,及时解决抗旱工作中的关键问题,掌握抗旱主动权。

省防汛防旱指挥部为增加水源,早在1993年汛末,及时调度拦蓄沂沭泗地区秋汛尾水,较常年增加蓄水14亿立方米。同时,又抓了蓄水保水工作,使淮北的洪泽湖、骆马湖、微山湖和石梁河水库多蓄水11亿立方米,为淮北地区1140万亩水稻栽插提供了比较充足的水源。4月下旬,淮北旱象初露时,江都、泗阳等翻水站及时投入运行。6月初,向北送水各站全部开足,连续运行。到9月30日止,江都站翻水49.73亿立方米,泗阳站7.67亿立方米,皂河站0.65亿立方米。沿江涵闸也抓住时机,多引江水补充内河水源。全省沿江各类水利工程共抽、引江水160亿立方米。

第二,充分发动群众,抗旱保苗夺丰收。各地发扬艰苦奋斗,“千里百担一亩苗”的精神,决心只要长江不断流,抗旱抗到天低头。据统计,全省投入抗旱劳力1300万人,机电灌排动力29.2万台、378万千瓦,占全省机电灌排动力77.7%,其中柴油机16万台、167万千瓦,电动机13.2万台、211万千瓦。

第三,加强用水管理,科学调度水源。5月初及7月初,省防汛防旱指挥部先后发出节省水源,加强用水管理的通知。7月初,并派出工作组,深入里运河沿线各放水口门实施监督用水,协调用水矛盾,确保江水北送计划的落实。在骆马湖水位下降、中运河面临断航时,决定开启皂河站提取骆马湖低水,保证中运河的航运。在淮河污水尚未进入洪泽湖前,二河闸闸门全部提出水面,使二河灌区农田普遍灌溉一遍。淮河污水入湖后,及时关闭二河闸。淮阴站开机抽引江水入二河1.15亿立方米,解决了淮阴和连云港等市水厂、电厂、航运及农灌用水的需要。与此同时,利用沂沭泗流域后期雨量较多,湖库蓄水情况较好的条件,又实施了北水南调入洪泽湖11.3亿立方米,实现了水资源在全省江河湖库的互济互补,充分显示了水利工程的巨大效益。

第四,各行各业通力协作,全力以赴投入抗旱斗争。为支持各地抗旱,省各有关厅局先后紧急调度电力11万千瓦、化肥10万吨、平价柴油1万多吨,安排资金9000万元,全力保证江水北调各大站用电和资金的需要。另据统计,市、县两级财政用于抗旱的资金达5463万元,群众自筹抗旱资金11亿元。南京军区捐助柴油120吨,为盱眙县城架设18公里输水管道,缓解了10万居民的饮水困难。驻江苏部队先后组织600多个抗旱小分队分赴抗旱第一线帮助基层工作。省武警部队出动官兵1.2万人次,车辆2000多台次,支持地方抗旱。一些市县还发动群众捐款捐物支持贫困地区群众恢复生产。

1994年的抗旱斗争虽然取得了很大成绩,但也暴露出问题和薄弱环节。主要是:一是必须正确认识江苏水资源现状,加快水利建设步伐;二是必须加大现有水利工程的更新改造力度;三是必须强化供水事业的统一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