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一贯重视并致力于治水兴利,发展生产,为民造福。

20世纪30年代末,苏南、苏北部分地区先后建立抗日根据地。人民政府组织群众,一面进行敌后抗日战争,一面进行治水工程。民国30年,为保障群众免遭海潮侵袭,阜宁抗日民主政府县长宋乃德组织民工2.4万人,在顽军骚扰、特务暗杀、淡水奇缺的困难情况下,兴筑海堤45公里,群众誉为“宋公堆”。民国32年,淮宝县干部群众,白天避开敌军侵袭,夜间培修洪泽湖大堤,抢修石工墙。民国35年春,苏皖边区人民在进行解放战争的同时,整修加固运河堤防,填战壕,平碉堡,修护坡,曾遭到敌机扫射轰炸,死难民工29人。

1949年5月,江苏全境建立人民政府。长江流域自6月25日入梅,阴雨连绵21天。7月25日6号台风入境,江堤海塘受狂风暴雨大浪冲击,严重损毁,长江两岸洼地普遍被淹。8月上中旬,沂沭河洪水暴发,堤防决口150多处,淮北平原洪水漫流。在洪水、台风、海潮、雨涝的袭击下,全境有2750多万亩农田受淹,倒塌房屋100万间以上,有360多万人外出逃荒。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出现了波及全省的严重水灾。各级党委和人民政府领导全省人民迅速投入到抗洪抢险、救灾救民的紧张斗争之中。当年秋,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电告中共苏北区党委和苏北行政公署,指出:我们党“对在革命战争中作出重大贡献的苏北人民所遭受的水灾苦难,负有拯救的严重责任”,要求“全力组织人民生产自救,以工代赈,兴修水利,以消除历史上遗留的祸患”。11月13日,中共苏北区党委、苏北行政公署和人民解放军苏北军区司令部联合发出《苏北大治水运动总动员令》,要求把治水作为压倒一切的中心工作,号召全体党政军民“动员起来,以紧张的战斗姿态,组织一切力量,投进这一巨大的运动中去”。同一时期,中共苏南区党委和苏南行政公署发出指示,号召群众抢修江堤海塘,战胜水患,恢复发展生产,支援解放战争。从此,江苏广大干部群众像在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时支援前线那样,在缺吃少穿的困难情况下,推车挑担,奔赴工地,开始了大规模的治水斗争。

江苏水患历来以洪水危害最烈。开国之初,首先集中力量治理洪水泛滥,这不仅是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和社会安定所必需,也是江苏治水必走的第一步。1949年汛期过后,全省抢修救灾、安置灾民、恢复生产等工作尚未结束,治水斗争就从堵口复堤、修复水毁工程,很快转入集中治理洪水的工程建设。

“导沂整沭”是建国后全省大规模治水的第一仗。1949年8月,苏北行政公署组织干部和水利专家,深入灾区调查,拟订了导沂整沭、开辟新沂河的实施方案,并成立了苏北导沂整沭工程司令部、政治部。新沂河于11月25日全面开工。同月,华东水利部在徐州召开“沂、沭、汶、运治导会议”,确定“先沂沭而后汶运”、“沂沭分治”的治理方针。1950年1月,又在上海召开沂沭治导技术会议,确定开挖新沂河,以骆马湖、黄墩湖为临时拦洪水库,议定了沂沭治导的规划设计原则。

新沂河从华沂经骆马湖至燕尾港入海,全长186公里,其中嶂山以下至燕尾港长146公里,从当时实际情况出发,采取“筑堤、束水、漫滩”的行洪方式,第一期工程设计排洪流量3500立方米每秒,作为排洪专道,采取以工代赈的办法,到1950年5月20日完成。1950年汛期,新沂河胜利地通过了5次洪水,保住了两岸1万多平方公里地区免受洪水涤荡,大部分农田收获晚秋。汛期过后,周恩来总理在全国水利会议上,听到江苏导沂整沭工程汇报时,爽朗地笑着说:“一旦人民当了家,作了主,在建设祖国的事业中,必然会发挥出无穷无尽的力量。苏北人民这样干是正确的。”

1950年,淮河流域又遭受水灾。8月25日,政务院召开第一次治淮会议,贯彻执行中共中央关于根治淮河的决策,提出了“蓄泄兼筹,以达根治之目的”的方针,豫、皖、苏“三省共保,三省一齐动手”的原则。10月14日又作出《关于治理淮河的决定》,确定:“下游,应即开辟淮河入海水道,加强运河堤防及建筑三河活动坝等工程”,“一九五一年先完成第一期工程,一九五二年汛期放水,在入海水道开成放水以前,仍暂以入江水道为泄水尾闾,洪泽湖入江最高泄量暂以8500秒立方米为度。”在此前后,进行了入海水道查勘测量。11月12日,治淮委员会(简称“淮委”)第一次全体委员会议,决议指出:“惟因目前资料缺乏,时间迫促,勘测需时,加以苏北人力调度困难,因此需呈请中央批准,本期工程暂缓开辟入海水道及缓办三河活动坝”,确定当年把重点放在入江水道疏浚,培修洪泽湖堤、运河堤,修建运河12个涵洞等6项工程。1951年8月,水利部召开的第二次治淮会议,根据当时的水文计算成果,决定不开辟入海水道,改为兴建苏北灌溉总渠,结合排泄淮河洪水入海。

1951年5月,毛泽东主席发出“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号召。11月20日,中共苏北区党委和苏北行署发布了《苏北治淮总动员令》。首先兴修苏北灌溉总渠,接着,洪泽湖的大型控制工程三河闸于1952年10月开工。与此前后,兴建了高良涧进水闸、运东分水闸、淮安节制闸以及骆马湖拦洪控制工程中的皂河闸、皂河船闸、杨河滩闸等十几项大中型工程,均在1952年或1953年汛前分别按计划完成。在此期间,苏南、苏北全面整修加固江海堤防,沿海进行治水兴垦。至1953年,北自赣榆县,南至长江口,全长680多公里海堤的新建和加固工程初步完成;长江堤防和苏南海塘普遍进行了整修加固,初步形成沿江沿海防洪防潮屏障。平原地区开挖整治了房亭河、五图河、张福河、香草河等通运、通江、通海的排涝河道;丘陵山区开塘筑坝,蓄水灌溉;水网圩区添置“三车”,修复机电灌排设施,加强机电灌排的组织管理。1951年在无锡县兴建了杨家圩电力灌排区,1952年在扬州市兴建了瘦西湖电力灌溉站,1953年在丹阳县建成面积达11.5万亩的珥陵电力灌溉区。同时布设水文站网和农田灌溉试验站;组建了1000多人的勘探测量队伍和5000多人的水工建筑队伍;并按照省、地(市)、县分级管理的原则,从上到下建立工程管理的组织和制度等,为更大规模地开展水利建设作准备。

1952年,世界工会联合会各国代表、出席亚洲和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代表先后共185人,参观了苏北灌溉总渠、高良涧进水闸、运东分水闸及三河闸工地,对新中国开国之初进行如此规模巨大的治水工程,无不敬佩赞扬。

全省连续4年的治洪工程,为保障防洪安全奠定了初步基础。后来的实践表明,国务院确定的淮河下游以泄为主,在利用入江水道泄洪的同时,增辟入海水道泄洪入海的决策是正确的。当时限于水文资料缺乏,对洪水来量估计偏低,因而未能开辟入海水道,这是一大失策。

50年代中期,随着农业增产要求的提高,在继续治洪的同时,逐步强化除涝防旱。1953年,苏北沿海和丘陵山区发生干旱。1954年,江淮并涨,暴发大洪大涝,全省动员439万人,抗洪排涝100多天,保障了大面积农田和城镇安全,但仍有2036万亩农田减产或失收。汛期过后,全省从上到下普遍进行了水利工程大检查。在总结经验教训的基础上,从1954年冬到1957年,分层次地全面进行水利规划,使全省水利建设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在两年多的时间里,除参加淮委统一组织的淮河、沂沭泗流域规划以及编报太湖流域治理规划外,省水利厅组织各专区、县水利局,共同进行了微山湖西地区、沂北沂南地区、里下河地区、通扬运河以南地区、苏北沿海地区以及苏南地区的分区分片治理规划,并分别针对丘陵山区、平原地区和水网圩区进行了不同类型地区的农田水利规划。通过规划,全省初步形成了流域性、区域性和农田水利的三个层次的总体规划布局。

1956年1月,中共中央颁布了《一九五六年到一九六七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要求从1956年开始,在7~12年内,基本上消灭普通的水灾和旱灾。就在这年汛期,徐淮地区(今为徐州、连云港、淮安、宿迁等省辖市地区,以下同)遭受大涝。淮阴专区受灾严重,全年粮食产量比上年减产三成,计4.5亿公斤。7月,中共江苏省第三届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作出根治徐淮地区的洪涝灾害,帮助徐淮人民彻底摆脱贫困的决议。省委负责同志亲自带领调查组,深入实地进行综合调查,确定“洼地必须结合除涝、治碱,改旱作物为水稻”,即“旱改水”的治理路子,并提出三麦冬春灌溉、旱作物水浇的要求。实现这个目标,开发水资源是首要任务。

江苏水资源的特点是,时空分布差异大,余缺并存。一般说,南部水多,北部水少,入境水量较丰,本地水资源不足。一方面淮北地区大量缺水,另一方面淮河每年有大量余水流入长江,长江每年又有近万亿立方米的过境水流入大海。在开发水资源的艰难探索中,逐步确立了“面向长江,向长江要水”的新思路,形成了突破流域界限,几大河流互调互济,既能调度水源,又能伺机调度洪水的跨流域调水的规划蓝图。

与此同时,为了逐步提高抗旱排涝能力,全省有重点地兴建了一批引水排水骨干工程和农田水利工程,先后建了射阳河闸、新洋港闸、阜宁腰闸,整治了里运河、焦港、复新河、七浦塘、东台河、栟茶运河,开挖了新开河等引水排水河道。1954年春,经水利部批准,将洪泽湖作为拦洪蓄水库,沿湖兴办蓄洪垦殖工程。1957年,确定将骆马湖改为常年拦洪蓄水库,沿湖发展自流灌溉。早在50年代初,农田水利建设即分别不同类型地区进行试点。先后在常熟县白茆乡、昆山县石牌乡、高邮县车逻灌区、阜宁县灌溉总渠灌区、赣榆县夹谷山、江宁县索墅乡、沛县敬安集、睢宁县朱楼圩等地,分别进行丘陵灌溉、圩区除涝、平原打井、自流灌区改造、山区水土保持、淮北沟洫畦田等试点工作。到50年代末,陆续总结出不同类型地区的治理措施和工程规格,并以点带面,广泛组织现场参观和经验交流,指导农田水利迅速健康地发展起来。

在治理旱涝过程中,不断出现洪与涝、排与灌、高地与低地、地表水与地下水相互影响的矛盾。到50年代末,逐步探索出“洪涝分开、排灌分开、高低分开、内外分开、控制地下水位”(即“四分开一控制”)的治理路子。按照这个思路,在淮北地区、里下河地区、太湖地区治理以及乡村农田水利建设中,因地制宜地加以实施,取得了明显效果。以里下河地区为例,这个地区有耕地1000万亩,是一个四周高、中间低的碟形洼地,按照“四分开一控制”的原则,坚持进行了20多年的连续治理,把历史上“四水投塘”、“十年九淹”的易灾地区,建成了旱涝保收的商品粮基地。

从50年代末到70年代,全省水利建设实行洪涝旱统筹兼治的方针,经历了一个曲折的发展过程。

1957年,沂沭泗流域暴发洪水,已建工程发挥了抗洪效益,但由于洪水来量远远超过规划设计标准,除黄墩湖临时滞洪外,骆马湖以上的中运河两岸严重受灾。以后,按照沂沭泗流域修正规划,增强防洪工程措施,扩大嶂山切岭,兴建嶂山闸和宿迁大控制工程。新沂河按行洪6000立方米每秒的工程标准分期进行续建加固,提高了拦洪泄洪能力。

1957年冬,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大规模开展农田水利和积肥运动的决定》。中共江苏省委随之于1958年1月先后分四片召开了水利现场会,具体确定全省按照不同地形特点和水利条件,分四片十二类地区,洪涝旱兼治,广泛开展农田水利建设,重点兴建大中型工程,形成以梯级河网为中心的新的水利系统。

1958~1960年,全省水利建设按照沟河成网、分级控制的梯级河网布局大规模展开,骆马湖大控制、淮沭新河、入江水道、新通扬运河、通榆河、京杭运河苏北段以及太湖流域的太浦河、望虞河等八大工程先后开工。此外,还开挖了浏河、常浒河、丹金溧漕河、张家港、如泰河、九圩港、邳洪河等一批引水排水干河。在丘陵山区,动工兴建水库442座,设计总库容30亿立方米,其中蓄水1亿立方米以上的大型水库有石梁河、小塔山、安峰山、大溪、沙河、横山等6座。在建设骨干河网的同时,经过不同类型地区67处、约130万亩的河网化试点,逐步修建大中小沟、灌溉渠系、梯级控制建筑物和田间工程等,使之配套成龙。后来的30多年实践表明,在总结太湖和里下河地区老河网改造经验的基础上,取长补短,逐步发展形成的梯级河网布局,有利于大、中、小工程形成系统,分区分级加以控制,因时因地灵活调度,发挥各类水利设施的整体效益和综合能力。规划构思和总体布局符合江苏实际情况,是全省水利发展中的一个突破。

在这个时期的水利建设中,广大干部群众发挥了高度的社会主义积极性和创造精神,兴建的工程,特别是大型骨干工程,超过以往任何时期,为全省水利发展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但在“大跃进”期间,由于对治水的客观规律认识不足,夸大了主观意志的作用,急于求成,不切实际地提出了“大干一冬春,挖土172亿方,基本实现河网化”的计划。由于步子过大,有些工程中途被迫下马,以致工程不配套,留下“半拉子”;有的水系被打乱,建筑物质量差,不少移民尚未得到妥善安置,给防洪保安和群众生产生活带来了不少问题。60年代初,全省贯彻“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认真总结这些经验教训,集中进行续建配套,处理遗留问题,工程效益逐步发挥,水利建设重新走上稳步发展的轨道。

1964年,毛泽东主席发出“农业学大寨”的号召。在周恩来总理亲自主持制订的“大寨精神,小型为主,全面配套,狠抓管理,更好地为农业增产服务”的水利方针指导下,工程续建配套速度大大加快,水利建设稳步发展。“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水利工作受到严重冲击,一度陷于混乱状态。但是,由于连年旱涝,已建工程显示出巨大效益,“水利是农业的命脉”的思想深入人心,水利建设仍按原定规划布局继续发展,先后进行了“江水北调”,“分淮入沂、淮水北调”,入江水道,新沭河扩大等工程,兴办了一批引排骨干河道和大量农田水利及机电灌排工程。

“分淮入沂、淮水北调”和“江水北调”是跨流域调水的系统工程。早在50年代后期,在探索开发水资源的过程中,工程规划即逐渐形成。1958年1月,水利部批准分淮入沂综合利用规划及淮沭新河建设任务书。1960年1月中央召开的上海会议期间,周恩来总理亲自批准兴建苏北引江灌溉工程,建5万千瓦电力抽水站。这些工程的实施以及跨流域调水工程系统的不断完善提高,使苏北水利全盘皆活。

“分淮入沂、淮水北调”是旨在解决淮北工农业用水,并相机辅助淮河分泄部分洪水,在淮河和沂沭泗河之间进行跨流域调水的大型工程。其关键工程淮沭新河,全长172.9公里,从1957年冬着手兴建,到70年代河道土方工程基本完成,同时相应兴建了二河闸、淮阴闸、沭阳闸、沭新闸等。在建设过程中即初步发挥灌溉、排涝、航运效益。正常年份的灌溉季节,淮沭段保持送水400多立方米每秒,其中100立方米每秒送达沂北,有效地缓解了淮北用水及连云港淡水缺乏的困难

“江水北调”,是扎根长江,抽引江水,利用京杭运河苏北段,多级提水北上,串联洪泽湖、骆马湖等,将长江水送达淮沂沭泗地区的系统工程。1958~1987年分期续建了京杭运河,初步建成9个梯级、19座泵站,基本形成调水工程系统,调水远程达400多公里。扎根长江的关键工程江都水利枢纽,以4座大型电力抽水泵站为主体,连同13座水闸、船闸和变电所,能灌溉、能排涝、能引水、能调水、能发电、能通航,综合效益相当明显。全站总装机33台套,容量49800千瓦。全站设计抽水流量400立方米每秒,加上备机抽水流量为473立方米每秒。自1961年兴建第一站,到1977年建成第四站,历时17年。1983年被评为国家优质工程,获得金质奖。

为使“江水北调”做到多源头开发,1958年同时动工开挖新通扬运河、泰州引江河以及引江东送开发苏北沿海地区的通榆河,后中途停建。1959年淮河断流,新通扬运河旋即复工,经三次续建,与江都抽水站相联结,并与里下河地区内部河网相串通,既能自流引江550立方米每秒,又可由江都抽水站抽排里下河地区涝水400立方米每秒。

洪泽湖是淮河下游第一大湖,建国后沿湖拦洪大堤虽经初步维修,但隐患尚多。1965年,二帝宫段大堤石工墙突然倒塌。经过多方案加固试验和论证,1966年冬趁洪泽湖大旱干涸之机,动员苏北6万民工和3000名石工,彻底翻筑加固洪泽湖大堤23公里险工堤段。经3个冬春施工,将直立石工墙改筑成水泥灌砌的石工斜坡,迎湖面加筑宽50米的防浪林台,植树40多万株,并加固了高良涧闸和三河闸。从1969年冬开始全面整治入江水道,经过两个冬春24.7万人次民工施工,堵筑了三河拦河坝,完成了金沟改道段大堤及大汕子格堤,使白马湖、宝应湖地区100多万亩农田实现了洪涝分开。在穿湖兴筑大汕子格堤之初,6万民工分乘几千条农船,开进芦苇荡,以船为家,搭起水阁,水中取土,用船运土,筑成施工围堰,仅用80多天,建起了湖中大堤。与此同时,普遍加固入江水道堤防,并兴建金湾闸、太平闸,连同已建的万福闸、芒稻闸,使淮河入江口门全面得到控制,代替了历史上拆拆堵堵的“归江十坝”。

1970年国务院召开北方地区农业会议以后,全省普遍开展了以建设旱涝保收、高产稳产农田为中心的“治水改土”运动,总结推广了涟水县大飞大队治水改土的经验,农田水利发展较快。随着“千斤田”、“双纲田”、“吨粮田”的建设,全省进一步制订了农田水利“六条标准”,后发展为“八条标准”,县、人民公社、生产大队普遍修订规划,搞了“三张图”(原状图、现状图、规划图)。全省万亩以上大样板发展到370多个,总面积达1500多万亩。运用典型,以点带面,有效地推动了农田水利向高层次发展。同时,随着“旱田改水田”、“一熟沤田改两熟田”等耕作制度改革,机电灌排建设相应加快,从1967~1976年,全省十年间共发展机电灌排206万千瓦(280万马力),1971~1976年平均每年增长28.5万千瓦(38.8万马力),在山区、平原、圩区兴建了一大批固定灌排站(包括翻水站和圬工泵站),提高了抗御旱涝的能力。在丘陵山区,采取蓄、引、提、调相结合的治水措施,沿江沿湖兴建抽水站,翻水上山,并开展水土保持和水能利用。在徐淮、沿海等缺水地区,积极开发利用地下水。至1979年,全省共打井5.9万眼,其中机电井4.4万眼,解决了364万亩农田的灌溉用水和253万人的生活用水。在北方地区农业会议推动下,全省先后开挖整治了黄沙港、新洋港、焦港、通吕河、通启河、滁河、秦淮新河、浏河、娄江以及“江水北调”的徐洪河,进行了长江护岸和太湖复堤,兴建了淮安、皂河、谏壁抽水站等水利枢纽,骨干工程有了相应的大发展。

80年代到90年代中,在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新时期,水利工作进一步明确水利为农业服务、为国民经济各部门和社会发展服务、为实现经济翻番服务的指导思想,积极进行水利改革。

80年代初,在国家大幅度压缩基本建设投资的情况下,江苏积极改革水利投入方式,实行分级负担,依靠社会力量多层次、多渠道集资办水利的办法,并全面恢复基建程序和技术论证制度。针对当时存在的问题,加强已建工程的配套和更新改造,狠抓经营管理和相应工程的同步实施,着力推进系统水平和综合能力的提高。农田水利继续依靠集体经济和群众劳动积累,每年完成六七亿立方米土方工程、四五万座配套建筑物。基本建设方面,全省先后进行了新沂河和里运河除险加固,续建太湖大堤,长江南京镇扬段整治,入江水道三河拦河坝加固,以及兴建淮阴、皂河抽水站,改造芝麻、房山抽水站和新建渠北大套翻水站等防洪保安、扩大水资源工程;浚挖了总六塘河、叮河、胜利河、烧香河、北凌河、张渚西河等区域性引水排水河道。

京杭运河江苏段是南北航运和江水北调的大动脉。早在1956年,水利部开始整治里运河(京杭运河)。1958年,水利部门又配合交通部门整治京杭运河苏北段。3个冬春进行了404公里河道的全面拓浚和部分改道,兴建了施桥、邵伯、淮安、淮阴、泗阳、刘老涧、宿迁、皂河、刘山、解台、蔺家坝等水利枢纽。从1982年起,交通部又进行续建工程;到1985年,共拓浚了淮安至界首段、淮阴至泗阳段和不牢河段的河道,兴建了9座复线船闸,并结合兴建8座抽水站等补水工程,提高江水北调能力,补充航运用水,开始向微山湖及沿线灌区补充水源。对京杭运河苏南段,交通部门也先后进行了扩浚浅段和镇江、无锡、常州等城市河段的改道工程。

通榆河是苏北沿海地区引水、航运、综合开发的关键工程。早在1958年就断续开挖了阜宁至海安157公里河道,中途停建。后配合射阳河、黄沙港、斗龙港整治,形成部分河段,发挥了排涝作用。从1984年底开始,按照综合开发沿海农业和滩涂资源的要求,重新进行总体规划

依法治水、依法管水得到进一步加强。从1982年起,用3年时间,水利部门对全省4199处国家管理的工程分期分批进行了“三查三定”(查安全、定标准,查效益、定措施,查综合经营、定发展规划)。对农村水利设施,全面进行普查、建档、发证,落实管理责任制。按照法定程序,经过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或省政府批准,先后出台了《江苏省水利工程管理条例》、《江苏省水利工程水费核订、计收和使用管理办法》、《关于分级负担合作兴办水利工程的暂行办法》、《江苏省保护水文测报设施的暂行规定》等,使治水逐步纳入法制轨道。

80年代,全省水费征收和综合经营稳步发展。征收水费从1982年全省实收800多万元增加至1990年10265万元。水利综合经营从种植业、养殖业、维修业扩延到农副加工、工业、商贸、旅游、运输、服务等众多行业。1990年,全省水利综合经营总产值达13亿元。

“八五”期间(1991~1995年),由于气候异常,1991年、1993年遭到洪涝袭击,1992年、1994年发生干旱。特别是1991年江淮流域和太湖地区发生严重洪涝灾害,灾情严重。抗御洪涝斗争中,水利工程发挥了巨大作用,但也暴露出水利建设上一些弱点和不足,特别是农业高产和工业较发达地区更是淹不得,淹不起。灾后,省委、省政府提出“大灾后反思,反思后大干”。国务院于1991年11月19日作出《关于进一步治理淮河和太湖的决定》,要求用5~10年时间完成治理淮河、太湖的骨干工程。根据这一决定,省政府成立了江苏省治理淮河、太湖领导小组,进一步修订“八五”水利建设规划,确定以防洪排涝为主,洪涝旱渍兼治,以治淮治太为重点,加强大江、大河、大湖流域性防洪排涝建设,全面提高抗灾能力,确保城乡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同时继续大搞农田水利建设,做到大中小并举,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提供重要的水利保障。至1995年底,治淮工程除入海水道尚未实施外,入江水道加固、洪泽湖大堤防洪抗震加固、分淮入沂续建等3项工程已全面进入扫尾阶段;沂沭泗洪水东调南下工程已开工建设;洪泽湖周边除涝、里下河“四港”整治和黄墩湖滞洪保安工程均进行了初步治理。治太5项骨干工程全面实施,望虞河、太浦河全线贯通,打开了太湖洪水出路;环太湖控制线基本建成;湖西引排工程中魏村水利枢纽已建成;武澄锡引排工程中新夏港河道和枢纽已建成,白屈港河道及枢纽以及澡港工程正在实施。水源工程的通榆河、泰州引江河以及大型泵站改造均全面开始实施。长江节点控制和滁河防洪应急工程、句容河整治等3项属于省的重点工程也按计划实施。在兴建大中型工程的同时,各地坚持不懈地围绕改造中低产田,建设高产稳产农田,大搞农田水利建设,五年内改造中低产田1127万亩,治理水土流失面积739平方公里,发展旱改水300多万亩。各地统一规划,定高起点,使农田水利不断向深度发展,出现了“苏南展示方向上台阶,苏北连片治理上规模”的好势头,涌现了一批适应现代化农业和社会主义新农村需要的样板,并在治理模式和治理方法上,为今后农田水利建设探索了新路子。

“八五”期间进一步加强了水利法规的建设,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先后审议通过颁发了《江苏省水资源管理条例》、《江苏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土保持法〉办法》,修订了《江苏省水利工程管理条例》。省政府制发了新的《江苏省水利工程水费核订、计收和管理办法》,批转了省水利厅《江苏省水政监察组织暨工作章程实施细则》,为依法治水、依法管水提供了法律保障。根据《细则》规定,各地抓紧组建执法队伍,全省有8个省辖市、34个县(市、区)组织了水利监察专业队伍。为保证治淮治太工程筹集足够的资金,省政府于1991年12月出台了《关于筹集防洪保安资金的暂行规定》和《关于筹集农业重点开发建设资金的暂行规定》,面向社会筹集部分水利建设资金,为“水利为社会,社会办水利”开辟了一条新途径。在水利工程管理工作方面,加快了现有工程除险加固和更新改造的步伐,加强了湖荡违章围圩、清障和工程管理规范化、制度化建设,全面进行了国有水利工程管理范围的确权划界工作。水利工程水费按省政府新颁发的《办法》组织征收,1995年实收水费1.66亿元,比1990年增长66%。全省水利综合经营快速发展。至1995年,已组建大型企业集团13个,各类水利企业和经济实体5874家,其中“三资”企业57家,从业人员11.4万人,拥有固定资产52.7亿元,经营总收入101.7亿元,利税8.7亿元,分别比1990年增长6.7倍和4.8倍。锡山、武进、吴江、宜兴、常熟、江阴等6市被水利部评为1995年全国水利经济10强县(市)的前6名。



  注:①1991年淮河大水,淮沭河在块石护坡尚未完成的情况下,分淮入沂最大流量1210立方米每秒,分泄洪水达8.78亿立方米。
      ②1990年10月,通榆河工程经国家计委批准,利用日本海外协力基金贷款兴建。于1992年冬开始实施中段工程,主要工程有海安至北六塘河的河道工程、灌溉总渠枢纽、废黄河枢纽、响水枢纽、北六塘枢纽、海安枢纽以及沿线配套工程等,总投资10.88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