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下 属 台 站

(一) 青岛观象台

沿革和设备 紫金山天文台青岛观象台的前身,是德国在青岛建立的气象测天所的天文研究部份。

1898年,青岛的胶澳商埠沦为德国的租界。德国海军港测量部在青岛馆陶路设立了气象台,1900年,气象台改为气象天测所,成为独立的机构。1904年,天测所分为天测室和报时球台。1905年天测所迁址于青岛观象山。从1909年3月起,天测所陆续增置了地震、地磁仪器、赤道仪、子午仪等天文仪器。

1911年,天测所改名为德国皇家青岛观象台。

1914年,日军侵占青岛后,日本海军要港部霸占了青岛观象台,并将其改称为测候所。

1922年12月10日,青岛测候所由我国的胶澳商埠办公署接收,改称为测候局。1923年,我国有关部门将测候局又复称为测候所。1924年5月,测候所改称为观象台,下设天文磁力科、气象地震科和事务处,1928年增设海洋科。

1929年5月2日,青岛特别市政府成立,又改称为青岛特别市观象台。

青岛观象台在德国人管理的时代,配置有一些基本的仪器设备。在日本人管理的时代,仪器设备有所增添。1924年由我国政府接收后,又陆续添置了部份仪器和设备。

主要天文仪器设备有:天图式32厘米折射赤道仪、16厘米折射赤道仪、子午仪、经纬仪6具、等高仪、分度仪、水平仪等。

1937年12月,日本再次侵占青岛,观象台第二次被日本占据,归属日本海军司令部管辖,改称为青岛测候所。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青岛测候所先由我国海军接管,同年12月,交由青岛市政府管辖,同时恢复青岛观象台的名称。

1949年6月2日,青岛市解放。6月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青岛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文教局接管了青岛观象台,当时有职员33名。1950年3月,青岛观象台改属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空军司令部气象处管辖,10月,又改属于海军青岛基地司令部。

1951年9月,青岛观象台正式命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青岛基地观象台。

1957年3月,海军青岛基地观象台,将其天文部份移交给紫金山天文台,成立了“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地球物理研究所青岛观象台”。1958年5月21日,青岛观象台的地磁、地震工作结束,改名为“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青岛观象台”,单一进行天文研究工作。

1958年10月,青岛市成立了人造卫星观测站。

1960年7月5日,青岛观象台移交给山东省科学分院领导。1961年9月山东省科学分院撤消,青岛观象台归属于青岛市科委领导,但其业务工作仍然受紫金山天文台指导。1962年9月,青岛观象台又归属于紫金山天文台的建制。同时,青岛人造卫星观测站合并入青岛观象台。

1978年4月22日,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青岛观象台撤销,房屋、设备移交给中国科学院青岛海洋研究所。

天文研究 青岛观象台在德国人管理的时代,研究工作有气象观测、授时、地磁观测、潮汐记录和地形测量等5项。在我国政府接管后,青岛观象台除继续以前的工作外,于1928年增设了海洋科,专门从事洋流探测、海水分析、海产调查等工作。

1932年,青岛观象台建立了我国第一个天文观测用的圆顶,安装了直径32厘米的赤道仪,1934年又添置了超人差子午仪。

青岛观象台从1925年5月1日起,对太阳黑子及光斑作摄影观测。每日绘制黑子图1张,遇到大黑子时,另加摄影并保存底片。这是我国获得的第一批太阳黑子记录。

1926年,青岛观象台参加了国际经度联测,这是我国第一次参加国际经度联测。1933年,青岛观象台再次参加了国际经度联测。

从1956年起,青岛观象台加入了国内太阳黑子联合观测网,这项工作一直进行到1978年青岛观象台撤消时为止。

青岛观象台先后用直径16厘米的小赤道仪和直径32厘米的折射赤道仪开展过行星和小行星的观测工作。

1962年6月20日至1971年11月8日,青岛观象台进行了人造卫星及其运载火箭的目视观测工作;1965年5月,参加了前苏联的微星星表工作;1973年,作过彗星照相定位观测。

(二) 昆明天文工作站

筹建、建筑和设备 抗日战争爆发后,天文研究所于1937年8月23日撤离南京,1938年4月18日迁抵昆明。

天文研究所迁到昆明后,计划在昆明建设一座天文台。经过考察和选择后,最后选定位于昆明东郊的凤凰山为台址。台址决定后,所长余青松亲自设计、绘制出建筑蓝图,由上海内迁到云南的陆根记营造厂承筑。

1938年11月,凤凰山天文台正式动工开建,1939年11月建成。同月,天文研究所迁入办公。

凤凰山天文台位于东经102度47分,北纬25度02分,海拔2014米。建筑有研究室3间,办公室、图书室、会客室、变星仪室、太阳分光仪室、摄影暗室等各1间。生活用房有职员宿舍9间,下房6间。总造价为3万元。

抗日战争胜利后,天文研究所于1946年5月28日离开昆明迁返南京。在此前后,经天文研究所与云南大学协商,正式成立了“国立中央研究院天文研究所、国立云南大学理学院凤凰山天文台”,由天文研究所和云南大学共同管理。

1950年2月,昆明解放。8月,凤凰山天文台改称为凤凰山观测站。

1951年7月,中国科学院将凤凰山观测站改名为“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云南大学昆明天文工作站”。

1958年8月,昆明天文工作站脱离了云南大学建制,改名为“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昆明工作站”。

1960年7月,中国科学院将昆明工作站划归中国科学院云南分院领导,但名称不变,业务仍受紫金山天文台指导。1962年6月,昆明工作站重新划归紫金山天文台领导。

1972年2月2日,中国科学院决定将昆明工作站改为中国科学院云南天文台,并加以扩建,自此直属中国科学院领导。

昆明天文工作站除了在天文研究所时期所建的300平方米建筑外,于1956年至1957年,扩建各类建筑共828平方米。

凤凰山天文台的主要仪器设备有海尔单色光观测镜、罗氏变星照相机、折光小赤道仪、赤道式太阳色球望远镜、多波段太阳光谱仪、口径为10厘米的航空照相机1架和广角望远镜15架。

队伍和科研 昆明天文工作站在天文研究所时期,有职工10人左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58年为6人,1962年为10人,1972年扩建为云南天文台前为20人。

昆明天文工作站的主要工作为太阳的观测研究、变星摄影,后期增加了人造卫星观测。

天文研究所迁回南京后,昆明天文工作站自1946年1月到1948年6月,进行了太阳黑子投影观测。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昆明天文工作站首先恢复了太阳黑子的观测。1957年恢复了变星摄影,并摄得两颗大彗星照片。同年,根据紫金山天文台的预报,对人造卫星进行目视和照相跟踪观测。

1959年后,昆明天文工作站将太阳黑子描迹观测列为常规工作,这一工作进行到1972年,为研究太阳活动周期、黑子形态演变和日地关系提供了有价值的资料。

1967年初,昆明天文工作站开始用新安装的口径为14厘米的色球镜,作太阳色球巡视观测。1968年9月22日,昆明天文工作站派人赴新疆参加了日全食偏食过程的照相,并取得成功。1971年,昆明天文工作站安装了多波段的太阳光谱仪后,开始进行多项性能参数的测定和试观测。

(三) 徐家汇观象台和佘山观象台

沿革和设备 上海徐家汇观象台和佘山观象台,在解放前称为徐家汇天文台和佘山天文台,均由法国天主教会创建。徐家汇天文台建立于1872年。佘山天文台隶属于徐家汇天文台。

徐家汇天文台早期以气象工作为主,并从事天文、地磁工作。1900年,为拓展天文工作,徐家汇天文台在上海西郊建立了佘山天文台,作为徐家汇天文台的一个分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其气象部份分出,由紫金山天文台和地球物理研究所成立联合工作站,共同管理这两座天文台。

1954年6月,这两座天文台改称为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徐家汇观象台和佘山观象台,成为紫金山天文台的分支机构。

1960年7月,徐家汇观象台和佘山观象台划归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的建制,但业务仍受紫金山天文台的指导。1962年7月,这两座观象台合并后组成中国科学院上海天文台,归中国科学院华东分院领导。

徐家汇观象台和佘山观象台的测时仪器有中星仪、等高仪和天文测时记录仪等。天文仪器有直径40厘米的赤道折射双筒望远镜、小赤道仪、彗星照相仪等。

科研工作 徐家汇观象台和佘山观象台在时间、天文等方面开展的工作有:

1926年和1933年,徐家汇观象台两次参加了国际经度联测,同时是国际经度联测的3个基地之一(另外两个是阿尔及尔和圣地亚哥)。1957年至1958年,徐家汇观象台参加了国际地球物理年的工作。从1957年7月1日起,按照国际地球物理年的统一规定,进行经度测定工作。

1939年,徐家汇观象台参加了巴黎国际时间局的工作,每个季度根据自己的天文观测结果,按时寄送观测资料。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这一工作继续进行,直到1959年9月,我国退出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后,这一合作中断。与此同时,进行测时、守时、收时、播时、时号稳定度、频率标准、时政网工作。其时间工作在20世纪30年代前期,已进入国际先进行列。

徐家汇观象台进行的天文工作有:太阳、小行星、恒星、双星、新星、彗星的观测研究。

从1903年开始,徐家汇观象台每年出版天文年历1卷,到1933年止,共出版了31卷。从1907年开始,徐家汇观象台出版《佘山天文年刊》,1942年停刊,共出版了42卷。从1951年起,徐家汇观象台承担天文年历的编算。1955年底,这一工作重新交给紫金山天文台进行。

除此之外,徐家汇观象台还对中国科技史作过不少研究。在这方面发表的论著有:《中国古代太阳黑子观测》、《郭守敬的球面三角学》等。

与此同时,佘山观象台开展了小行星、太阳、恒星、星团、星云、彗星和月掩星的观测研究。

1953年,佘山观象台恢复中断10余年的小行星照相定位观测。1954年,参加了国内3个台、站的太阳黑子联合观测,资料由紫金山天文台整理后统一发布,其中佘山观象台的观测质量最高。1955年后,专门从事微星的星表工作。1953年恢复了与英国格林尼治天文台合作的月掩星观测,直到1959年我国退出国际天文学联合会时中断。从1955年下半年开始,应苏联天文委员会微星委员会的邀请,参加了微星的星表工作。1956年1月,与南京大学天文学系建立了小行星观测的合作关系。1958年9月,与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建立了小行星工作的合作关系。

在这一时期,佘山观象台利用40厘米的大赤道仪对星云、星团、彗星等进行照相观测,到1957年时,已拍摄到星团、星云和彗星照片211张。同时在球状星团中发现了几颗变星。

佘山观象台还利用过去留存的星团、星云底片,与现拍的底片作对比计算。于1954年发表了《关于五个星团的方位与自行的研究》,其中,包含了5个星表和13736颗双星表。这一工作开创了我国的星团研究工作。

在中国近代科技史中,徐家汇观象台和佘山观象台给我国带来了较为先进的科学技术,对中国近代的天文、气象、地磁、地震等学科,曾产生过影响。

1960年8月,徐家汇和佘山观象台脱离紫金山天文台,移交给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时,共有职工136人。

(四) 北京天文台筹备处

按照国家天文发展规划,于1957年10月开始筹建北京天文台。由紫金山天文台成立了筹备工作组。1958年2月,中国科学院批准成立了“中国科学院北京天文台筹备处”,属紫金山天文台领导。5月,筹备处用北京西郊的地球物理所地磁台,在苏联专家的帮助下,安装了苏制的太阳色球镜,随即开展了日面观测活动。6月完成台址普测任务。12月,中国科学院批准了紫金山天文台在北京建立天文台和授时台的计划。

1958年12月,筹备处的行政机构为:办公室下设秘书、人事、器材、总务4个组。业务研究机构为:昌平区七里沟工作站(授时、射电)、白家瞳太阳组、天体物理台选址组及附属天文仪器修配厂。人员从当年初的7人增加到年底的250人。

1959年8月,筹备处召开选址工作会议。选定离北京城65公里的杜家庄南坨山为天体物理台台址。后因该处与军事设施有冲突,改选河北兴隆山为台址。北京授时台台址选在昌平县沙河。

1962年7月,中国科学院决定北京天文台筹备处为院直属单位。

(五) 天津国际纬度站

1956年我国《天文学十二年规划》中提出:“1957年在天津郊外北纬39度8分处(国际纬度线上)建立一个纬度站,用天顶仪测定纬度,参加国际合作研究纬度变化”。1956年12月,紫金山天文台向中国科学院报告:经中国天文学家充分讨论,一致同意苏联专家的建议,在天津曹庄建立纬度站。

紫金山天文台于1957年初开始筹建天津国际纬度站。7月1日,中国科学院将这座纬度站定名为“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天津纬度站”。9月完成各项基建施工。

1958年3月,天津纬度站购置1架苏制新式大型天顶仪,8月中旬开始正式观测,到当年底,共观测了417个纬度。1958年至1959年间,利用国外台站纬度观测资料,开展了“极点坐标的计算和相邻台站纬度变化的分析”、“1956。0-1957。2年地球移动的推算”等项分析研究工作。1960年起,开始运用观测结果试验提供和预报极点坐标值的工作。

1960年7月,天津国际纬度站划归河北省科学分院领导,但业务方面仍受紫金山天文台指导。1962年7月,天津国际纬度站划归北京天文台筹备处。

(六) 南京天文仪器厂

1958年5月,中国科学院决定筹建南京天文仪器厂。由紫金山天文台抽调技术力量,在中国科学院江苏分院和南京教学仪器厂共同领导下进行筹建。

南京天文仪器厂原属中国科学院江苏分院领导,后属江苏省科委领导。1962年6月划归紫金山天文台的建制,成为该台的一个下属仪器厂。

1966年1月1日,南京天文仪器厂与中国科学院“216”办公室合并,成立了中国科学院天文仪器厂,直接由中国科学院领导。

(详见本志天文仪器研制章中“南京天文仪器厂”一目)

(七) 青海天文观测站

1982年9月,中国科学院决定成立紫金山天文台青海观测站筹建处。

观测站的具体位置在青海省海西州德令哈市蓄乡境内的泽令沟,东距德令哈市34公里,海拔3200米,经度为97度30分,纬度为37度15分。

青海天文观测站于1982年开始选址,基本建设于1984年开始破土动工。1986年交付使用。

站区基本设施有:

天文观测室、计算机房、实验室、金工车间、办公室、深井泵房、锅炉房和附属生活用房。总建筑面积为3040平方米。职工生活区建在德令哈市区,面积为4360平方米。

青海站13.7米毫米波射电望远镜的研制工作于1982年正式启动。1986年在青海站安装成功。

1987年6月20日,青海观测站首期工程竣工验收。同年9月,青海站13.7米毫米波射电望远镜的主体部分完成后进入调试阶段。

1987年3月,紫金山天文台任命韩溥为青海站筹建处主任,同时任命了行政、业务秘书若干名。